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54章 上天眷顾老实人

正文 第154章 上天眷顾老实人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李建军走后,卫国非常的为难,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按照李建军教给自己的办法,自己必须提着烟和酒去趟队长毛存和副队长张行那里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还要找到队上最老实,最软弱,最好欺负的某个工人,然后通过给队长和副队长送礼,让那个老实巴交的工人,来替换自己被调走。

    虽然,卫国感觉李建军的这个办法非常不尽人情,而且有失正义,可是,他还是去附近最近的一个村子,买回来了烟和酒。

    因为李建军告诉他,人生就是一场博弈,如果你不负别人,那么别人就要欺负你,与其让自己受伤害,还不如让别人受伤害。

    这是李建军的处事哲理,而且李建军靠着这个处事哲理,以一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文化水平,一路扶摇直上,飞黄腾达。

    而卫国的人生哲理就是,不拉帮,不结派,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,我不欺负任何人,哪怕这个人再老实,再软弱,而任何人你也不要想着欺负我。

    相比李建军的飞黄腾达,卫国靠着这个人生信条,原地踏步了十几年,直到最近才升了一级,成为了一名工程师。

    卫国把烟和酒都包上报纸,然后塞进了宽大的工作服里面,迈着踉跄的步子,朝着队长和副队长所在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卫国绞尽了脑汁,几乎将整个797钻井队里面,所有的人都在脑海里面过了一遍。

    终于,他找到了一个最老实的人,张靖。

    张靖四十多岁,身高不到一米六,体重最多只有九十斤左右。

    他关中农村出生,部队转业之后才来到有油田。

    张靖干活踏实,从来不偷懒,也不耍奸流滑,身为最底层的工人,在钻井队中最危险的岗位工作十多年。

    并且,张靖一直在原地踏步,他徒弟的徒弟都当上了司钻,他仍旧在干井口。

    而且和张靖在一起配合干井口的年轻工人,看到张靖老实,经常找借口开溜,让张靖一个人在井口干两个人的活。

    而体重不到九十斤的张靖,楞是一个人操作着两把超过百斤的钳子作业。

    要是有谁欺负了张靖,他也不会还手和还口,总是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卫国甚至觉得,张靖是这个世界上最老实的人,比自己这种大家都认为老实的人,还要老实一百倍。

    可是,让卫国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张靖虽然老实,而且总是被别人欺骗着去干最脏,最累,最危险的工作,可是张靖在这个最危险的岗位上,却没有出过一次事,更没有受过一次伤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那个钻井队没有液气大钳,只有b型钳,而且必须拉猫头的时代,平均每年都有几个精壮的劳力,因为拉猫头,而死在猫头上。

    而张靖却是整个797队里,拉猫头时间最长,拉猫头工龄最长,而且没有出过事的人。

    猫头是钻井绞车上的一个部件,它安装在绞车的猫头轴上,主要用来上旋绳拉b型钳,上扣用,但是由于出事较多,以及液气大钳的普及,现在已经很少用了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抵达队长的铁皮房子了,卫国心里七上八下,矛盾至极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他扪心自问道,难道我卫国真的要听李建军的话,去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,把队上最老实的人,张靖给拉下水,然后把他调到固井队去?

    卫国知道,张靖由于老实,一直找不到媳妇,直到四十大几了,才找了个瘸腿的女人结了婚。

    现在,他家里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,如果张靖调到了效益差到极点的固井队,那么他一个人,肯定无法养活四口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已经走到队长铁皮房子跟前,手已经放到门上的卫国心软了,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在内心里告诉自己,吃亏是福,宁可天下人负我我卫国,我卫国也不负天下人,因为那样晚上睡觉踏实。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打消了拿张靖当替死鬼的念头。

    可是,当卫国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,队长毛存的铁皮房子门却打开了。

    毛存打开门,被门外的阳光刺的睁不开眼睛,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,看到了站在门口,面色铁青的卫国。

    毛存不由的吓了一跳,一个激灵说:”卫……国,你……怎么在……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打消念头,准备离开的卫国,看到队长毛存出来了,更是尴尬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的卫国,已经做好了被调走的准备,所以心里已经没有负担了,更不会胆怯眼前这个队长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自己一旦调走后,就和他是路人了,所以卫国放的很开,而且没有丝毫畏惧的说:”没事,溜达溜达。”

    看到卫国像变了个人一样,队长毛存很是纳闷,心说,卫国这个人,平时见了自己,吓的话都不会说,站都站不正,今天怎么说话如此轻松,难道他知道自己将要被调到固井队的事情了?

    于是,队长毛存支支吾吾的说:”溜达好,没事走走,有益身心,胜于吃药。”

    卫国不屑的看了一眼毛存,然后昂着头,不把他当回事的说:”队长你在,我继续溜达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就大摇大摆的走了。

    毛存看着卫国走路嚣张的样子,心说,这个卫国,平时和我说话都是低着头,走路的时候,更是稳扎稳打,今天怎么在我面前如此嚣张,完全不把自己这个队长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自尊心做崇的毛存,心里很不爽,于是,他准备折磨一下卫国。

    他冲着卫国喊到:”卫国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毛存叫自己回去,卫国偏不回去,他站在原地,要死不活的说:”毛队长,找我有嘛事儿啊?”

    毛存是797队的土皇帝,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没礼貌过。

    他隐者着内心的气愤,对卫国说:”卫国,你过来,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卫国朝地上吐了口痰说:”什么狗屁消息,快放。”

    闻言,毛存气的跳镚子,心说,妈的,还没有哪个员工竟然敢在我跟前说脏话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为了最大限度的折磨卫国,还是忍住内心的愤恨,心平气和的对卫国说:”我呢。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是……”

    毛存的话还没有说完,卫国便接上了他的话茬说道:”你要把老子

    子调到固井队去,是不是,告诉你,老子还求之不得呢?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就以自己特殊的凌波微步式的走姿,离开了毛存所在的铁皮房子,并且踩出了一阵尘土,呛的毛存咳嗽了半天。

    由于卫国得罪了队长,本来还能在队上再呆一个月的卫国,被通知提前离队,而且驻井车已经在门口等待卫国了。

    卫国慢慢悠悠的在铁皮房子里面收拾着东西。

    他心想,自己从长庆石油学校毕业后,就进入了钻井队,从一名最基层的场地工开始干起,一直干到工程师,本以为自己就这样一辈子在钻井队干下去了,直到干到自己老去,干到自己退休,可是没有想到,在自己三十九岁这一年,竟然被迫离开了钻井队,真有点依依不舍,毕竟这里是自己工作和奋斗了十几年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卫国收拾好东西,从铁皮房子里面出来的时候,他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井架,不由的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在这个井架下,卫国不知道工作了多少个日日夜夜,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血和泪,往日里嬉笑怒骂的场景,一次次浮现在卫国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卫国擦干净了眼泪,哽咽了一下,提着行李上到了驻井车上。

    在汽车开动的那一瞬间,卫国知道,这次的离开,将是自己和钻井队永远的别理,也许从此以后,就再也无法回到钻井队,回到这个自己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当卫国坐的车开到井场门口的时候,正在钻台上工作的张靖突然冲了下来,追着卫国的车道别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张靖竟然来送自己,赶紧让车停下来说:”师傅,停下车。”

    卫国的车停下来后,张靖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瓶子女儿红,递给卫国说:”崔工,我知道你得罪了队长,今天就要走了,我张靖穷鬼一个,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,这瓶我珍藏了十年的女儿红你拿着。”

    卫国知道,张靖虽然老实,可是他却是个酒鬼,没有一天不喝酒的。

    酒鬼竟然能把自己最爱的东西送给自己,卫国非常的感动,他打开了车门,看着张靖说:”张师傅,谢谢你,你年龄比我大,资历比我老,我应该叫你声哥,谢谢你了哥。”

    张靖不舍的看着卫国说:”崔工,当我们知道你今天要走的时候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准备给你送行,可是队长不让,说如果谁给你送行,下来了就弄死他,所以没人敢过来给你送行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愣,心说原来自己也没有混的那么差,临别的时候竟然没有人送自己,只是队长毛存这个畜生在背后使坏。

    卫国感动的看着张靖说:”既然队长扬言要弄死过来给我送行的人,那你为什么还敢过来给我送行啊。”

    张靖笑笑说:”崔工啊,我张靖命硬,多少人和我一起拉猫头,都被缠进猫头里面绞死了,可是我拉了一辈子猫头了,不仅没有死,反而一点伤都没有,我活的好好的嘛,我就不信了,那么危险的猫头都弄不死我,他一个破烂队长能弄死我?”

    听到张靖的话,卫国拍拍张靖的肩膀,还是提醒他说:”张师傅,我知道你老实,可是也不能老实到,让整个队最危险的工作,都由你来干吧?您还是要长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张靖听了,淡然的说:”上天眷顾咱们老实人,你看那些干活偷懒,装疯卖傻,貌似精明的人,不是受了伤,就是被猫给绞死了,而像你我这样的老实人,虽然天天都在干最危险的工作,可是却从来没有受过伤啊,你说不是上天眷顾我们老实人,是什么?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呆了,张靖说的对啊,自己也算是个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人了,而且自己也干过不少危险的活,可是自己却和张靖一样,不要说受伤了,就是连个皮也没有擦破过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