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43章 冷战

正文 第143章 冷战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吵了架之后,夫妻两人竟然冷战了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冬梅就开始在厨房里面叮叮当当的忙碌,而卫国从床上爬起来后,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冬梅,心想,昨天都冷战成这个样子了,怎么她今天还照样出摊啊,看来冬梅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啊。

    看着冬梅辛苦,卫国想着走进厨房,去帮帮冬梅,干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活。

    可是,当卫国走进厨房,看到冬梅依旧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做厨房娘,对自己依然没有好脸色的时候,卫国也执拗了一次脾气,假装看不到正在忙碌的冬梅,转身走进卧室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正在卧室里面看书的卫国,突然听到冬梅朝着自己大吼:“还呆在卧室里面干什么呢?快出来帮忙搬东西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使唤自己,卫国不但没有觉得被冬梅呵斥掉了尊严,反而觉得挺高兴,因为冬梅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,这说明冬梅已经开始低头了,也预示着两人的冷战马上就要结束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便屁颠屁颠的从卧室跑了出来,准备与冬梅和好。

    可是卫国发现,冬梅在面对自己的时候,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抱着锅碗瓢盆往出走的冬梅说:“我搬什么东西啊?“

    冬梅冷冷的说:“你长的眼睛出气的啊,没有看到液化气罐和煤气灶啊,快点往出搬。“

    卫国看着沉重的液化气罐,很难想象冬梅每天都是要把这么重的玩意儿搬出搬进。

    他看着冬梅说:“这个也要搬出去啊?“

    冬梅大声说道:“废话,这个东西不搬出去,难道钻木取火啊?“

    瘦弱的卫国上前,试图单手提溜起液化气罐,结果竟然失败了。

    卫国叹了口气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:“不信还整不起来你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使出吃奶的力气,把液化气罐给扛了起来,直接架到了肩膀之上,就往出走。

    冬梅走在前面,卫国跟在后面,一副妇唱夫随的样子。

    卫国为了缓解和冬梅之间的冷战,他努力找着话茬对冬梅说道:“冬梅,你在前面搬锅碗瓢盆,我在后面扛液化气罐,真是你挑水来,我织布,一副世外桃源的感觉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卫国扛着的液化气罐,一副老腰都快折断的样子说:“时间来不及了,在十二点之前就要把所有东西都搬到位置上呢,你能不能加快速度,少说点废话。“

    卫国的热情贴了冬梅的冷脸,他摇摇头,心说,往日里,凡是自己和冬梅吵了架,只要自己给冬梅下个话,她一般都会主动和解,这次到底是怎么了,冬梅竟然脾气这么大?

    卫国不知道的是,自从冬梅创业成功后,她就告诉自己不必像以前一样,总是把卫国当老大,当家庭的顶梁柱一样看待,自己完全也可以挑起家庭的重担,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,何必为了迁就卫国,而为他的错误做出让步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又怼了自己,便替自己开脱着说:“你天生就是快性子,我天生就是慢性子,我知道咱们始终就不在一个频道上,我就想说你的快节奏,能不能等等我的慢节奏啊。“

    还没等卫国的话说完,冬梅已经开始搬第二样东西,留卫国一个人放下液化气罐,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还没等卫国反应过来,冬梅已经搬着第二件家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在原地发呆的的卫国说:“你楞在这里干什么呢,家里还有一大堆东西等着往出搬呢?“

    卫国忙行动了起来说:“催的这么着急干啥呢,平时不是你一个人搬家吗,今天多了我给你帮忙,你还嫌我慢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没好气的说:“平时我一个人搬东西的时候,可比你快多了,现在有你帮忙了,反而慢了下来。“

    听了冬梅的数落,卫国心里很不是滋味,心说,昨晚吵了架,我已经拉下面子,主动找你妥协了,你冬梅不但不领情,反而还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心里在反驳冬梅,可是他仔细一想,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怒怼冬梅,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肯定就要白费了,与其功亏一篑,还不如再忍辱负重一会算了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没有说话,便默默地走回家,往冬梅的饺子摊点上搬着东西。

    两个人搬家,倒是快过一个人。

    远处,正在一个人搬家的谭嫂,看到冬梅的老公卫国回来了,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的心想,要是自己的老公还活着就好了,自己也不用这么辛苦,天天起早贪黑的的工作,也不为如何养活三个还没有长大的女儿而发愁。

    很快,冬梅就搬的只剩下最后一个桌子。

    卫国为了让冬梅高兴,火速的搬起桌子,朝着冬梅的摊点前奔跑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卫国马上就要抵达冬梅的饺子摊点时,他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是别人,真是这次和自己一起考上工程师的常大雷父亲常工。

    卫国高高的举起桌子,挡住自己的面目,试图躲过常工。

    可是,事与愿违,卫国独特的走路姿势,还是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常工远远的就看到了走路拐来拐去的卫国,他喊到:“卫国。“

    听到常工竟然认出了自己,卫国不好意思的放下了手里的桌子,看着常工说:“常工,你好啊。“

    常工看着卫国手里抱着的桌子,惊讶的问卫国说:“卫国,你们家又搬家了吗?“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说:“没有啊。“

    常工问:“那你搬着这个桌子干什么去呢?“

    卫国看了看不远处摆摊的妻子冬梅,觉得她应该听不见自己和常工的对话,便灵机一动说:“我一个亲戚在那边卖饺子,我过来给她帮忙搬东西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常工回头看了看,笑着对卫国说:“你还有这么个亲戚啊,真是幸福,那你每天都有饺子吃了啊。“

    话毕,常工便忙去了,留卫国一个人忐忑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卫国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卖饭的妻子说成是自己的一个亲戚?

    难道自己心里真的很自卑,很脆弱,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卖饺子的,而看不起自己吗?

    卫国看着远去的常工背影

    ,心说,虽然自己虚荣了一回,虽然自己刚才说错了话,不过还好,冬梅没有听见,这就是万幸。

    不然,冬梅要是知道自己告诉同事,冬梅不是老婆而是亲戚,非弄死自己不可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卫国侥幸的时候,他却看到身体右后面站着一个熟悉的女人,她手里正提着两个装满开水的电壶。

    卫国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,看着身后的冬梅说:“冬梅,你不是正在饺子摊点前卖饺子吗,什么时候又回来提水来了?“

    路过的冬梅,正好听见了卫国和常工的对话,她心里很是难受,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,竟然被丈夫说成是亲戚?

    冬梅眼睛里面含着泪水,看着卫国说:“卫国,如果你嫌弃我,你可以当面给我提出来,你也可以当即和我离婚,去找你喜欢的女人,你也用不着告诉别人我是你的亲戚啊,卫国,我问你,我冬梅是你的什么人,到底是你的老婆,还是你的亲戚?“

    卫国瞪大了眼睛,仔细看到,原来站在冬梅摊点前,帮忙给冬梅下饺子的是谭嫂,并不是冬梅,自己竟然看错了。

    卫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光,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,如果自己看清楚前面的人是谭嫂,而不是冬梅,自己哪怕被常工嘲笑,或者看不起,自己也不会告诉他在帮亲戚搬东西啊?

    卫国看着已经哭出来的冬梅,赶紧给她解释说:“冬梅,你误解我的意思了,你听我解释“

    冬梅扔下来一个电壶,擦拭着夺眶而出的眼泪,扔下一句:“卫国,你好好考虑下,我们到底合适不合适,如果不合适就算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便提着一个电壶,走到了自己的饺子摊位前,强忍着泪水,开始出摊了。

    而一路小跑,追上去想给冬梅解释的卫国,还没等他开口,却又看到了迎面而来的朱工。

    卫国一愣,好不容易追上了上去,又被迫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躲进了身边的博科楼的楼道里面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卫国骨子里面是个极其自卑和害羞的人,就像他每次遇见领导都要躲开一样,完全是处于自卑和害羞。

    卫国对于老婆冬梅卖饺子一事,他也搞不清楚是自己的自卑在做崇,还是其他的原因,他就是很害怕别人看到唐唐一个工程师的老婆,竟然在外面摆摊卖饺子?

    而他更害怕别人当着面问他,卫国,你老婆为什么在外面卖饺子啊,是不是你没有本事养活不了这个家了?

    冬梅赶到摊点后,对谭嫂说:“谭嫂,谢谢你给我照看摊点。“

    谭嫂是个很细心的人,她一眼就看到了冬梅眼睛里面的泪水,便好奇的问冬梅说:“冬梅,你怎么了,哭什么呢?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有客人过来了,忙擦干了眼泪,看着谭嫂说:“没什么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没什么,怎么哭鼻子啊?“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已经隐藏起来的卫国,对谭嫂说:“谭嫂,你听过自己的老公,把摆摊卖东西的老婆说成是亲戚吗?“

    闻言,谭嫂也被震了一下,她不明白冬梅的老公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但是,谭嫂作为过来人,而且作为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,远比冬梅要看的透彻,她安慰冬梅说:“男人不像女人那么细致,也许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并没有考虑很多,随口而出而已,你不要太往心里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他绝对是故意的,他一直嫌弃我是个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,让他没有面子,让他拿不出手,让他带不出去“

    谭嫂拍着冬梅的肩膀,安慰着冬梅说:“就算男人再怎么嫌弃你,那也总比我这个没有男人的女人强,总比我这个没有依靠的女人强一百倍吧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惊讶的看着谭嫂,才知道谭嫂在年轻的时候,老公因为车祸走了,留下她一个女人,无依无靠的带着三个女儿生活。

    冬梅在震惊之余,看着始终保持笑容,永远乐观的谭嫂,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个寡妇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