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32章 冬梅的攻击

正文 第132章 冬梅的攻击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早晨,天还没有亮,卫国早早就从被窝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坐在桌子上,像往常一样拉开了电灯。

    由于卫国家里没有台灯,所以卫国要看书的话,必须得把二十瓦的灯泡给拉着。

    往日里,当卫国开灯看书之后,冬梅都会把头蒙在被子里面,继续睡觉,丝毫不影响卫国看书学习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当卫国刚翻开书的时候,冬梅就发飙了。

    她冲着卫国喊道:“这么早起来,还把灯给拉着,让不让人睡啊?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抱怨,卫国一愣,心想,自己之前不都是每天早起开灯看书的嘛,她都没有抱怨,怎么今天突然就有意见了呢?

    卫国赶紧把手指头放在嘴边说:“孩子还睡着呢,你说话小声点。“

    冬梅天生就是大嗓门,很难控制声音分贝。

    她伸长脖子朝外面的孩子卧室看了看,发现没有吵醒孩子,于是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每天,天还不亮就起来,也不怕影响别人睡觉啊,你就不能再睡会,等天彻底亮了之后再看书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是这么说,言外之意是让卫国关注自己的存在,重视自己,最好现在就钻进被窝,然后搂着自己睡觉。

    可是,呆头呆脑的卫国完全没有理解冬梅的意思,他只按照字面意思理解,是自己开灯,影响了冬梅的睡觉,于是卫国果断起身,熄了灯。

    看到卫国熄灯,冬梅还挺高兴,心说原来卫国不傻啊,知道自己的心里意思。

    就在冬梅期待卫国重新回到被窝,搂着自己睡觉的时候,卫国竟然翻箱倒柜,找出半截蜡烛,然后借着蜡烛微弱的灯光,在床头看起了书。

    看到卫国宁愿点着蜡烛看书,也不来被窝搂着自己睡觉,冬梅叹了口气,心说,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了,找了这么一个呆若木鸡的老公。

    孩子起来后,冬梅给孩子做了早餐,照顾孩子吃完饭,然后送走孩子去上学之后,她故意没有给正在看书的卫国端饭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看看,如果她不给卫国端早餐的话,他能否意识到自己,因为最近的看书学习,而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冷落了自己的妻子冬梅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,眼看马上都要吃中午饭了,卫国仍旧沉寂在书海里面,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吃早饭。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看着卫国沉寂在书海中的样子,心说,这个傻老公,不吃早饭,也不知道饿啊?

    中午,孩子们放学回来了,冬梅做好了午饭,故意说道:“卫国,吃早饭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声音,卫国这才放下手中的书,伸了个懒腰,扭了扭颈椎,摸了摸额头上日渐稀少的头发说:“今天的时间,过的好慢啊,终于等到吃早饭的时间了,感觉好饿。“

    话毕,当卫国走到饭桌前后,看到冬梅的早饭竟然是拉条子,他诧异的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,平时的早饭都是稀饭馒头和咸菜,今天早上怎么直接整拉条子啊,早上吃这么硬的面,会不会胃疼?“

    两个孩子听到卫国竟然把午饭说成是早饭,笑的前仰后翻的说:“爸爸,已经到午饭了,你怎么还吃早饭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愣,跑到窗户跟前,眯着眼睛,看着天空中高悬着的太阳说:“不会吧,真的到中午了,我还以为这会还是早上呢?“

    冬梅把油盐酱醋拿到了桌子上说:“卫国,我看你是学习学傻了吧,早上和中午都不分了?“

    卫国喝了一杯水,润了润嗓子说:“不疯魔,怎么能成功,我当初高三的时候,就是靠着这股子看书的劲,才考上学走出农村,最终成为了一个工人阶级。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叮嘱孩子们少给拉条子里面放盐和辣子,一边调侃卫国说:“人家饶里同样是考学出去的农村孩子,我看人家怎么就没有你这么死读书,读死书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喝完了水,感觉瞬间食欲倍增,他端起一大碗面,就上西红柿炒鸡蛋说:“饶里那是智商高,咱智商不高,只能靠勤奋来弥补了,不然,人家为什么是领导,而我却是一般的技术员呢?“

    随着生活水平的慢慢提高,相比以前,冬梅家的饭桌上,已经出现了炒菜,而不像以前那样,只是一人一碗面,再其他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听了卫国的话,冬梅反驳卫国说:“那不是智商高不高的问题,而是情商高不高的问题,为什么你和饶里同是一个学校毕业,而人家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爬上去,而你却一直在原地踏步呢?“

    卫国狼吞虎咽的吃着面说:“我怎么知道,饶里每天都在努力工作,而我也每天都在努力工作,可是他就是上去了,而我却在原地踏步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孩子和卫国的饭都吃到嘴里后,才去给自己弄饭,她说:“饶里见了领导,都是热情的迎上去,有说有笑,而你呢,凡是见了领导,不论大小,都是绕着走,能躲多远,就躲多远,你说你能上去嘛?“

    听着冬梅的话,卫国很是感慨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一旦和领导在一起,就感觉浑身不自然,不仅紧张,不会说话,而且还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卫国吃完了一碗面,舔着嘴唇说:“也许咱就是天生一副下苦的命吧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就是咱上不去,当不上领导,但是咱也可以在这个最基层的岗位上,发挥自己的光和热啊,为企业,为社会,为国家,尽自己的一份力……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要吟诗一首。

    冬梅赶紧挡住了卫国说:“别人作诗要钱,你作诗要命,还是打住为好。“

    相比冬梅和卫国的吵吵闹闹,两个孩子倒是安静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但是,涛涛明显发现了饭桌上的异样,他觉得以前吃饭的时候,妈妈好像没有说过这么多数落爸爸的话,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妈妈竟然说了这么多数落爸爸的话,难道妈妈要和爸爸离婚?

    不由得,涛涛幼小的心灵里面,差生了一丝恐惧。

    而冬梅却很满意自己今天早上和中午,对卫国的行动攻击,她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事儿,就是个傻子也能想明白为什么,一个女儿为什么突然对一个男人开始找茬,还不是嫌弃这个男人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冬梅甚至想,通过自己的找茬,可以让卫国改变一下,让他变的温柔体贴,阳刚霸气,

    甚至能猜出自己那颗浪漫的心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