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30章 手心痒痒,有人要来到

正文 第130章 手心痒痒,有人要来到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从樊伟家出来,冬梅很是失望,她只是想让家长们跟着自己,带着孩子去给失窃的单位道歉,然后顺带教育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是,自己的来访,竟然给皮东和樊伟带来了如此巨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冬梅也曾感慨过自己,说自己有时为了教育孩子,而打孩子的时候没有分寸,可是今天见了皮东父亲和樊伟母亲打孩子,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,让冬梅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而旁边站着的涛涛,在见识了皮东和樊伟的遭遇后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他战战兢兢的站在冬梅的旁边,词不达意的说:“妈妈……回家之后……你也会……像他们一样打我吗?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说:“父母打孩子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只要你知错就改,保证从此以后,再也不偷东西,并且跟着我去给偷东西的那几个单位真诚的道歉,我就不打你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半信半疑的看着冬梅说:“妈妈,如果我知错就改,你真的不打我?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带着涛涛朝那些单位走去,一边点点头说:“这次是真的。“

    完了,冬梅带着涛涛依次去那些曾经被涛涛偷过东西的单位道歉,并且对单位的损失进行赔偿。

    因为涛涛他们偷的东西,大多数都是废品,根本不值什么钱,所以冬梅的赔偿,基本都被单位给婉拒了。

    在婉拒冬梅的同时,单位领导倒是对冬梅教育孩子的这种方式非常的赞赏,赞扬冬梅身体力行,让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并且以身作则,让孩子彻底悔改。

    完事之后,回到家里,涛涛的心里依然充满了巨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按照自己的判断猜测,妈妈即使口中答应不打自己了,但是回到家后,妈妈还是会以其他借口,将自己暴打一顿,所以涛涛还是做好了挨打的准。

    晚上,涛涛洗漱了之后,躺到了床上,在妈妈熄灯的那一刻,涛涛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想,等了大半天,妈妈竟然还没有打我,这不可能吧?

    难道妈妈要半夜起来打我?

    心中的恐惧,迫使涛涛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半夜,冬梅已经睡的很香甜了,她的门突然被涛涛推开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还是打我一顿吧,完了,我就能安心睡觉了。“站在冬梅床前的涛涛说道。

    冬梅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听不懂涛涛说的是什么话。

    涛涛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,冬梅这才听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她一脸狐疑的看着涛涛说:“你这个臭小子,大半夜的不睡觉,跑妈妈卧室来干什么,负荆请罪啊?“

    突然,涛涛抽泣的说:“妈妈,你还是现在就打我吧,不然,我躺在床上,老是担心你会进来打我,这种担心和恐惧,甚至比你打我一顿还可怕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突然笑了出来,她从床上坐了起来,抚摸着涛涛的脑袋说:“好端端的,妈妈打你干什么呢?“

    涛涛流着眼泪说:“以前,凡是我做了错事,回到家里,都是要挨打的,所以今天我一直再等着你打我……“

    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,冬梅就接上了涛涛的话说:“所以,你想让妈妈像从前一样,也打你一顿,然后你就能放下所有思想包袱,然后安心睡觉了?“

    涛涛委屈的点点头说:“嗯!“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抱在怀里,安慰涛涛的说:“虽然你做了错事,可是妈妈在回来的路上,不是已经说了吗,这次偷窃的事情,虽然你做的不对,但是鉴于你道歉的时候陈恳,并且真正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所以妈妈不会打你的,你还担心什么呢?快去睡觉吧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从冬梅的怀抱里面挣脱开来说:“可是,以前你也是这样说的啊,但是最后,还是会打我一顿。

    听到涛涛发自肺腑的话,再看看涛涛恐惧的眼神,冬梅突然意识到,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,所犯的一个巨大错误,那便是言而无信,欺骗小孩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觉得这没有什么,可是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面,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创伤,甚至阴影。

    冬梅低头沉思了片刻,充满歉意的给涛涛,郑重其事的道了个歉,然后象征性的在涛涛的屁股上拍了两把,说:“好了,妈妈你已经打过你了,你快去睡觉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涛涛抱进了房间,然后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她抚摸着涛涛的脑袋,看着涛涛的眼睛,给涛涛轻声的说着话儿,没有过几分钟,已经疲惫到极点的涛涛,便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从涛涛的卧室出来,冬梅深深的自我检讨着自己在教育孩子方面所犯的错误。

    自己曾经以一味的埋怨卫国,埋怨卫国的教育方式,可是现在,她发现自己的教育方式,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自己必须改正自己的教育方式,不然肯定会在涛涛的成长之路上,起到阻碍他性格成熟和发展的作用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事情的教育,冬梅是成功的,她彻底让涛涛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认识到了偷东西的行为是被大家所深恶痛绝的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彻底改掉了小偷小摸的习惯。

    而皮东父亲和樊伟母亲对孩子的暴力教育,则非常的不成功,导致了樊伟继续在小偷小摸的路上走了下去,以至于他除了继续偷废铁之外,还在小卖部偷钢笔,在书摊偷书,在饭店偷零钱……

    而崔小涛就更是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由于崔小涛父母离婚,父亲崔东北疏于对崔小涛的管教,崔小涛在这歧途上,越走越远,以至于最后坐进监狱,浪费了人生的大好光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而冬梅闲置在家的时间,则超过了大半年。

    这天,给涛涛和娜娜洗完衣服的冬梅,突然感觉手心痒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使劲挠着手心说:“该不会有哪个亲人,要过来家里面了吧,不然手心为什么无缘无故这么痒?“

    只见,冬梅还没有感叹完,一个熟悉的身影便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站了起来,看着走进门的卫国说:“卫国,你怎么回来了?“

    卫国一脸诧异,看着冬梅说:“难道我就不能回来了?“

    />

    冬梅上前接过卫国手里的包,给他倒了一杯水说:“我每天都算着你的休假日期,按道理,好像还有两个多月你才到假,这次怎么提前回来了?“

    冬梅在疑问声中,带着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卫国口干舌燥,一口气就喝完了一杯水说:“怎么,怕我突然回来,发现你金屋藏男?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就假装满屋子寻找一样,逗冬梅开心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先是眉头一皱,然后马上喜笑颜开的说:“你怎么这么聪明,这都让你给猜中了,就允许你们男人金屋藏娇,就不允许我们女人金屋藏男了?“

    卫国哈哈大笑说:“藏吧,只要你有时间,你就去藏。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看着冬梅刚洗完的衣服,在看看很小的房子,再想想两个孩子,心说就是让你去偷汉,估计你都没有时间和空间去偷汉。

    冬梅笑着问卫国说:“这次提前回来了,是不是休假的时间就要缩短啊?“

    卫国笑完,告诉了冬梅一个好消息,他说:“冬梅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“

    听到好消息,冬梅的第一反应就是搬房子,因为卫国每次说到好消息的时候,就是搬房子。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说:“难道又要搬房子了?“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说:“我不到四十岁就住上博科搂了,你还不满意啊?“

    冬梅朝着四周瞅了瞅说:“满意是满意,人不都有想法呢吗,我还以为我们又要搬去一般的楼房住了呢。“

    一般的楼房比博科搂稍好,它面积比博科楼大,而且房子里面配备有卫生间,可以大小便和洗澡,不像博科楼,虽然也是楼房,但是上厕所还得去外面,洗澡还得去公共澡堂,还是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卫国卖着关子对冬梅说:“你再猜猜,要是猜对了,有奖。“

    冬梅开动脑筋,想了好多个自己认为的好消息,但是都一一被卫国否定。

    直到卫国说出答案,冬梅也没有想到,卫国要告诉自己的好消息,竟然是这么个好消息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