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29章 涛涛招了

正文 第129章 涛涛招了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在等待涛涛玩耍回来的时间里,冬梅坐立不安,她联想到了一系列严重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想到,涛涛可能加入了扒手集团,被坏人们幕后操纵,强迫孩子拿着镊子去偷钱。

    她想到,涛涛可能偷偷的爬入了某个商店,然后从放钱的地方,偷出了钱。

    更甚者,她想到涛涛偷偷的潜入了银行,从保险柜里面偷出了巨额现金

    想着想着,冬梅感觉自己神经质了,一个四年级的小孩,哪里有那么神通广大,何况孩子又不是江洋大盗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设想了很多种可能,但就是没有想到涛涛的钱是通过偷废铁卖废铁得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事,冬梅把原本和好的面也放下了,从竹篮里面拿出馒头,凉拌了两个菜,让娜娜先吃。

    娜娜很不高兴,因为妈妈不给自己做拉条子吃,但是她从妈妈的表情里,隐约知道了哥哥涛涛闯了大祸,所以也就没有闹脾气。

    中午,涛涛终于在饭点回来了,并且带着崔小涛也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冬梅在看到涛涛和崔小涛一起进来的时候,两人那种勾肩搭背,狼狈为奸的样子,冬梅心想,如果涛涛是主犯,那么崔小涛一定是从犯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进来后,非常的淡定自若,一点惊慌的样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涛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对冬梅说:“妈妈,你让我把崔小涛邀请到咱家里来吃饭,我邀请过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虽然想直接把娜娜找到的那六十多块钱拿出来,摆在涛涛面前,问他个所以然,但是她怕这样直接吓到涛涛,便循序渐进的问涛涛说:“涛涛,如果这钱是你偷的,或者是你从其他地方得来的,只要你实话告诉妈妈,并且物归原主,那么妈妈还是会原谅你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冬梅严肃的表情,马上用胳膊肘戳了一下旁边的崔小涛说:“崔小涛你告诉我妈,这钱是怎么来的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上前一步,娓娓道来说:“阿姨,我亲眼看见了,这十块钱是涛涛从桥那边的垃圾堆里面捡来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再次问道:“涛涛,妈妈再问你一遍,你老实告诉妈妈,这钱是怎么来的,真的有那么幸运吗,可以一次性捡到十块钱。“

    要知道,在的那个时代,农民工工作一天,也就赚个十块钱,谁会大意到,把一天的工钱丢到垃圾堆呢?

    再说了,钻一大院里面,有专门负责清理垃圾的人,难道他们没有发现,而被两个小孩子给发现了吗?

    涛涛继续狡辩道:“妈妈,我和崔小涛给你保证,这十块钱真的是我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,冬梅才意识到,孩子的天真和狡猾是并存的,如果纵容了孩子的狡猾,那么他的天真也会变成狡猾,长大后,狡猾则会变成犯罪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涛涛没有说话,她觉得不亮出底牌,看来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这时,涛涛淡定的对妈妈说:“妈妈,饭好了没有啊,我和崔小涛吃完饭,我们还要出去玩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长舒了一口气,然后把早上,娜娜找到的那六十块钱从口袋掏了出来,看着涛涛说:“涛涛,既然你那十块钱是捡来的,那么妈妈现在问你,藏在花盆后面,旧鞋里面,床垫子下面的这些钱,也是你捡来的吗?“

    看到冬梅手里的那些皱皱巴巴的钱,正是自己昨天才藏起来的钱,怎么今天就被妈妈给发现了呢?

    涛涛一下子乱了手脚,慌乱的说:“妈妈,这钱也是我捡的,哦,不对,这些钱不是我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的?“

    话毕,涛涛赶忙转过身去,给崔小涛使着眼色,想让崔小涛帮忙给自己说话开脱。

    而就在涛涛转身的时候,冬梅看到了涛涛穿的那件衣服的侧面,一个醒目的大洞。

    冬梅皱着眉头,仔细看着涛涛衣服上的大洞,心想,难道涛涛真的是被人给胁迫偷钱的,不然他的衣服上,怎么会有被人抓破的大洞?

    这时,崔小涛开口了,他想着法子蒙骗冬梅说:“尹阿姨,这些钱是我送给涛涛的,因为我们关系好,所以我才送给涛涛了这么多钱。“

    孩子毕竟是孩子,崔小涛的话,明显和涛涛的话形成了出入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涛涛说:“涛涛,你说这些钱不是你的,为什么崔小涛说这些钱是他送给你的,到底这些钱是怎么来的?“

    涛涛本想着,让能说会道的崔小涛,帮助自己在妈妈面前解脱,可是没有想到崔小涛竟然帮了倒忙。

    他的脸一下红了,心情紧张到了极点,有口难辨的说:“妈妈,这钱,确实是崔小涛送给我的,因为我们的名字很像,就差一个小字,所以他才送给我这么多钱。“

    冬梅从涛涛的眼神里面,看出来了涛涛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将计就计,看着崔小涛说:“小涛,既然你一个小孩可以送给涛涛这么多钱,那么等你爸爸回来了,我就去找你爸爸崔东北,问问,他每次出差的时候,给你多少钱吃饭,你竟然能送给同学这么多钱?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要去追问自己的父亲,崔小涛一下子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如果父亲知道自己的钱来路不明,一定会打折自己的狗腿。

    崔小涛紧张至极,非常的害怕,看着冬梅说:“阿姨,其实这些钱,就是涛涛的,不是我送给涛涛的,求你了阿姨,不要去找我爸爸,不然他会打死我的。“

    看到崔小涛为了利益出卖了自己,涛涛转头,怒视着崔小涛说:“小涛,你怎么能出卖我呢?“

    崔小涛害怕的说:“如果你妈妈去找我爸爸,我爸爸一定会知道我偷废铁,到时候他一定把我吊起来打。“

    话毕,崔小涛就夺门而逃,扔下涛涛一个人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崔小涛跑了,知道事情已经败露。

    他想妈妈一定会爆打自己,于是也准备夺门而逃。

    冬梅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涛涛的胳膊,说:“涛涛,只要你告诉妈妈,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坏事,只要你跟着妈妈去给人家道歉,并且把偷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,那么妈妈就保证不打你。“

    虽然冬梅已经告诉涛涛,自己不会打他,但是涛涛,还是条件反射般的,蹲了下来,然后举起双手,护住自己的身子说:“妈妈,我全招,只要你不打我,我把事情的经过,全部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从地上拉了起来,然后让他坐在凳子上,看着他说:“我不打你,你现在赶紧告诉我事情的经过,我们亡羊补牢还来得及,不然过了补救的时间,我们哭都来不及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非常的害怕,他战战兢兢,一五一十的,把整个事情的经过,全部告诉了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在听完全部的过程后,惊讶的合不拢嘴,额头上不由的滴下了冷汗。

    她心说,现在的孩子,跟她们那个时代的孩子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点的孩子,竟然已经有了强烈的金钱意识,并且通过一系列有计划,有预谋,复杂的配合,精确的算计,得到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冬梅不由的想到了她们那个时代,大一点的孩子都跟着父母在地里干活,小一点的孩子都是背着弟弟妹妹玩耍,大的孩子照顾小的孩子,哪里有时间去干这些歪门邪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着涛涛说:“走,现在你就带我去收废铁的那个老太婆家里,把你们卖出去的钻头,再赎回来,不然,丢了钻头那么贵重的东西,你们都得坐牢。“

    听到坐牢,涛涛被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说:“老师不是说,只有年满十八岁,犯了罪之后才会坐牢的吗,我才虚岁十二岁,也要坐牢吗?“

    冬梅吓唬涛涛的说:“就算现在不让你坐牢,等你高中毕业了,到十八岁了,一样让你坐牢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吓的面色铁青,赶紧带着冬梅来到了收废铁的老太婆家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老太婆,正准备提着最近一段时间收的废铁,去县里的废品收购中心,加点钱卖掉,却碰见了进门的冬梅带着涛涛。

    冬梅在给老太婆说明了情况之后,老太婆还是非常通情达理的把钻头还给了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也为此付出了四百块钱的代价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废铁,冬梅在确定没有贵重物品的情况下,只赎回了一些比较新的零件,而其他的废旧物品,冬梅准备赔偿给机修站,管子站,锅炉队等等机构。

    冬梅在去还钻头的时候,觉得这起事件是孩子们的团伙作案,必须所有作案的孩子家长们,跟自己一起,带着孩子去道歉,哪怕最后自己一个人把这些损失全部垫付了都行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才能让所有孩子明白,偷废铁换钱,这种行为是不对的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涛涛一孩子去了,那么涛涛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而其他的孩子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他们一定还会继续犯下去,那么不仅害了孩子,也害了孩子的家长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带着孩子,挨家挨户的去说明原因。

    首先,冬梅带着涛涛,来到了皮东的家里。

    恰巧这个时候,皮东的父亲从钻井队轮休回来,在家里呆着。

    皮东爸不识字,是最前线最基层的工人,当他听到冬梅的诉说后,嘴里大骂着皮东,老子不在,你还翻天了,竟然敢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完,皮东爸就不分青红皂白,拉住皮东一顿暴打,直到打的皮东皮开肉绽,躺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皮东爸竟然把皮东往死里打,她在旁边,一边拉,一边劝说:“我过来给你说这个事情,并不是让你暴打孩子,而是让你带着孩子,跟着我去道歉,让孩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并且悔改“

    皮东爸根本听不进去冬梅的话,他就是一个劲的暴打,并且觉的只有暴打,才能解自己恨铁不成钢的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皮东爸没有半点带皮东去跟自己给单位道歉的意思,便又来到了樊伟家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皮东家的事情在樊伟身上重演,冬梅在说话的时候,还是非常委婉的饶了个圈子,才把事情的真相给樊伟妈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樊伟妈只上过小学二年级,跟樊伟爸从农村出来的时候,基本已经把学过的字忘光了。

    和冬梅这个高中生相比,她显然要简单粗暴很多。

    出乎冬梅意料之外的是,樊伟妈依旧像皮东爸一样,将樊伟打的遍体鳞伤,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冬梅,却怎么拉也拉不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