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26章 崔小涛

正文 第126章 崔小涛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清闲的这段时间,冬梅也学会了享受生活。

    由于卫国工资的提高,以及冬梅之前卖药的结余,她感觉生活压力轻了好多。

    再加上冬梅给亲戚借出去的那些钱,现在的冬梅卫国夫妇,已经晋级万元户行列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不大的钻一家属里面,卫国和冬梅通过不断努力和省吃俭用,不知不觉中就把小日子过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卫国和冬梅的家庭财富,已经超过了大部分的职工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孩子们上学去之后,冬梅和红霞,王雪娥,宋年媳妇,四个人悠哉悠哉的在大院里面逛着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炎热,几个人在龚鹏妈的冰柜前停了下来,准备一人买一瓶饮料,解解馋

    红霞是可乐的忠实粉丝,当仁不让的买了一瓶可乐,一口气下去,喝了一半,差点噎住

    王雪娥胃不好,也不爱喝甜味的东西,便花一毛钱买了一个冰棍,吃了起来,消消暑

    宋年媳妇是个嘴很馋的人,她看红霞喝着可乐很爽的样子,便也要了一瓶可乐。

    可是她只喝了一口,就吐了出来,惊讶的说:“这饮料,怎么里面全是气啊,一点也不好喝“

    而冬梅在把所有饮料都看了一遍之后,对一瓶全身透明的液体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

    她看着哇哈哈矿泉水,心说,这个是什么东西

    在这之前,陕北小镇的基地里面,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矿泉水,所以冬梅也从来没有见过包装在塑料瓶子里面的矿泉水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把普通的水装进瓶子里面,不加糖,不加色素,没有任何味道,跟白开水一样的东西,也能卖出去,也有人喝

    好奇心驱使冬梅拿着哇哈哈矿泉水对龚鹏妈说:“我就喝一瓶矿泉水吧。“

    龚鹏妈听到冬梅要买矿泉水,也很诧异,这可是她自进货以来,卖出去的第一瓶矿泉水

    冬梅内心里面充满了好奇,她轻轻的拧开瓶盖,然后把鼻子贴到上面闻了闻,又再次仔细看看了,终于喝了一口矿泉水下肚

    当冬梅喝下矿泉水后,她一脸惊恐的看着龚鹏妈说:“这不就是白开水吗?怎么也能当饮料卖,这不明白着骗人呢吗“

    冬梅没有想到,白开水装在瓶子里面,竟然也能卖,要是这样的话,自己买了瓶子,直接把水龙头里面的水装进去,不是也可以当饮料卖了吗

    龚鹏妈也是一头雾水,她在进货的时候,一般都会听取批发部老板的意见

    而今天,老板告诉龚鹏妈,这个东西是新到的玩意,矿泉水,在国外和大城市,大家渴了都会喝这个,而不喝饮料

    对老板深信不疑的龚鹏妈,便进了矿泉水

    可是她没有想到,矿泉水竟然真的是白开水,甚至是凉水。

    龚鹏妈接过冬梅手里的矿泉水,把头使劲昂到后面,给嘴里倒了一大口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下矿泉水的龚鹏妈,瞪着大眼睛,看着冬梅说:“真的是凉水,狗日的批发店老板,竟然敢骗我,看我不去找他讨个说法。“

    闻言,旁边的王雪娥,宋年媳妇都好奇的把冬梅手里的矿泉水接了过来,一人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不由的,两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冬梅说:“你还别说,真的是凉水。“

    面对四个女人的惊讶,旁边的红霞,她显然是见过世面的人,她突然一阵哈哈大笑,然后告诉冬梅,王雪娥,宋年媳妇,龚鹏妈,矿泉水就是白开水,只不过是装进了瓶子,然后起了个比较高雅的名字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批发部的老板没有骗龚鹏妈,矿泉水这东西,真的在大城市卖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试想,如果你汗流浃背,口干舌燥,你会选择喝一瓶饮料呢,还是选择喝一瓶矿泉水呢?

    冬梅当即说:“我会选择自己带水。“

    红霞说道:“现在人家大城市的人,谁还像咱们一样土老帽,出去逛的时候,随身背个军用水壶,难看死了,人家都是空手而去,如果渴了,就在街边买一瓶矿泉水一喝,多解渴,多方便。“

    虽然红霞的话,足够有说服力,但是冬梅还是无法理解,心想,大城市的人都是钱多的烧的慌,没事了花钱买凉水喝,要是放到自己,根本不会去喝这种没有味道,而且还不便宜的水。

    生活就是这样,随着新事物的出现,不断地冲击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陈旧思想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之后,冬梅对卖冰棍市场的判断,果然应验了。

    原本七八家卖冰棍的冰柜,最后淘汰的只剩下三家卖冰柜的冰柜。

    一家位于学校门口,始终占据着学校门口这个人流量比较集中的地方。

    第二家位于基地院子里面的一条主干道上,那里人来人往,比较频繁。

    第三家就是龚鹏妈家了,她家的冰柜主要放在几栋家属楼之间的柏油路上,算是占据着生活区的黄金位置。

    每到晚上的时候,三个家属都会把冰柜,不约而同的推到灯光球场里面,面向所有打篮球,打门球,踢足球,和运动的人们。

    而那些因为竞争而被淘汰的家属们,只能赔钱把冰柜推回了家里,当做冰箱来用了。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情,红霞很是佩服冬梅,觉得冬梅一定是通过市场调研,才得出正确的预见。

    其实,说实话,冬梅并没有搞什么市场调研,这一切的判断,都是她随口而出的判断,可以说是天赋使然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孩子们的暑假很快就来了,冬梅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的冬梅,整理着两个孩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是,让冬梅没有想到的是,竟然在涛涛的衣服口袋里面,发现了十块钱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至少对冬梅来说,十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自己卖冰棍辛苦一天,也就赚个十块钱。

    冬梅很纳闷,这个涛涛,哪里来的这么多钱,自己和卫国好像没有给过他压岁钱吧?

    于是,冬梅怀疑涛涛偷了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是个很细致的人,几乎每一笔支出,她都会用一个小本子给记上。

    冬梅翻开小本子,拿出她藏在床底下的零钱,好好的数了数,好好的算了算,发现自己的钱,一分钱不少,一分钱不多,刚刚好。

    <

    br />  可是,这涛涛的钱,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,冬梅的心里充满了狐疑。

    至于涛涛的钱是怎么来的,时间还要推后到一个礼拜前。

    一天,涛涛和樊伟,崔小涛,柳涛,皮东,几个小伙伴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可是玩着玩着,几个小伙伴完全忘记了回家吃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错过了饭点,又不敢回家,大家都饿的肚子咕咕叫。

    这时,崔小涛突然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块钱,带着大家来到了大院里面的商店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一块钱的购买力,还是相当给力。

    崔小涛拿着一块钱,买了好多零食,带着大家来到了草坪上。

    几个小朋友,围坐在草坪上,把零食放在中间,开心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凭着这一块钱,五个小朋友,竟然吃饱了四个。

    比较胖的樊伟没有吃饱,他看着崔小涛说:“小涛,你爸爸出差的时候,给你留的钱多不多,再拿出一块钱来,让我也吃饱得了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一边从口袋里面拿出来食堂的饭票,一边告诉樊伟说:“樊伟,我爸走的时候,给我留的都是饭票,让我在食堂吃饭,从来不给我留现金。“

    闻言,周围几个小伙伴好奇了。

    皮东个子最高,也最瘦,他好奇的问道:“那你这一块钱是从哪里来的?“

    闻言,崔小涛很神秘的笑了笑,就是不回答皮东的问题。

    旁边的柳涛替崔小涛说道:“他肯定是把饭票便宜卖了,所以才有了现钱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反驳柳涛说:“一块钱的饭票,才能换五毛钱的现金,我才没有那么傻呢?“

    听到崔小涛的钱不是靠卖饭票得来的,涛涛想了想说:“崔小涛,既然你的钱不是靠卖饭票得来的,那一定是你偷你爸爸的钱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不屑的说:“我才不偷家里的钱呢,谁像你。“

    樊伟好奇了,崔小涛的钱既不是偷来的,也不是卖饭票得来的,那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于是,樊伟便追问崔小涛说:“那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,告诉我,我也去搞点钱。“

    钻一基地大院里面,只有双职工的孩子有零花钱,而眼前的这几个孩子,都是单职工的家庭,所以平时根本没有零花钱。

    而樊伟的哥哥樊荣,因为小时候得过肾病,更是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所以樊伟的经济条件,相比几个小伙伴,是最差的,他迫切想知道崔小涛搞钱的办法。

    崔小涛给大家卖了个关子说:“我的钱,一不偷,二不抢,是靠辛苦劳动换来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几个小伙伴更诧异了,心想,难道这附近有招收童工的地方,不然,崔小涛的钱是这么来的呢?

    樊伟因为打架比较厉害,所以是几个小伙伴里面的老大。

    他有点不耐烦了,带点威胁口气的对崔小涛说:“小涛,你到底是这么搞到钱的,快点告诉我,不然我对你可不客气了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是几个小伙伴中个子最低的一个,他在面对身体很强壮的樊伟的时候,是绝对没有抵抗力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马上招了说:“实话告诉你们吧,我这一块钱,是我昨天捡废铁,然后交给宝魁妈妈,去农民村,卖给收废铁的老太婆换来的。“

    宝魁也是涛涛的同学,但是因为宝魁爱干净,所以不太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玩。

    闻言,几个小伙伴终于明白了崔小涛来钱的途径。

    大家不禁羡慕的看着崔小涛,也想跟着他去捡废铁,然后换点零花钱。

    而樊伟最激动,他直接说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捡废铁的,不如现在就带我们去捡废铁,换点钱,买吃的吧。“

    崔小涛因为父母离婚,从小没有妈妈,而爸爸崔东北,又比较粗心,疏于对崔小涛的管教,所以崔小涛基本处于散养和无人管教的状态。

    有一天,崔小涛一个人独自在小车队附近玩耍。

    他突然看到,几个当地村民的孩子,偷偷的钻进了小车队里面。

    小车队里面停放着大量废旧汽车和维修零部件等等金属固体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几个村民的孩子,便抱着大小不等的铁块从小车队里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崔小涛很好奇这帮孩子,偷这些废铁干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回家也没有父母的崔小涛,便偷偷跟随着这些村民的孩子,进了附近的农民村。

    跟踪到最后,崔小涛发现,这些村民的孩子,把废铁卖给了村口附近的一个收废铁的老太婆,并且拿着钱走出来。

    受到启发的崔小涛,便也干起了偷废铁的事情。

    尝到甜头的崔小涛,也不知道自己干的事情是好是坏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从偷废铁,到偷好铁,偷零件等等,只要是能卖出去的金属,自己可以拿动的金属,他都偷。

    刚开始,崔小涛都是偷了金属之后,自己去农民村卖。

    可是,好景不长,崔小涛的行为,很快被几个同样偷废铁的农民村孩子发现。

    他们拦住崔小涛,黑吃黑,打劫了崔小涛几次。

    吃了亏的崔小涛便不在去农民村卖废铁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崔小涛去宝魁家里玩,当他把废铁送给宝魁玩的时候,发现宝魁妈竟然把废铁给卖了,并且把零花钱给了宝魁。

    得到启示的崔小涛,便拿着废铁经常去宝魁家。

    他把废铁送给宝魁,而宝魁妈把废铁卖了之后,会给宝魁零花钱,宝魁则会把零花钱分给崔小涛一半。

    这样,一个完整的利益链便出现了。

    崔小涛听到樊伟很想跟着自己去捡废铁,于是便问了问其他的小朋友,有没有愿意和自己去捡废铁的。

    结果,除了柳涛之外,其他几个小朋友都愿意跟着崔小涛去偷废铁。

    就这样,柳涛在保证绝对不泄密的情况下,回了家。

    而皮东,樊伟,崔涛便跟着崔小涛来到了小车队里面。

    进了小车队,涛涛才知道,这哪里是捡废铁啊,明明是偷废铁。

    当几个小孩,把废铁从小车队里面偷出来后,第一时间便去了宝魁家。

    而宝魁妈,觉得小孩子小,偷点废铁也没什么,反正单职工都穷,

    ,单职工的子弟都没有零花钱,便帮忙把废铁卖了。

    而卖的钱,宝魁妈在给宝魁留一部分外,剩下的全部给了崔小涛。

    而崔小涛在拿到钱后,马上交给了老大樊伟。

    樊伟通过计算谁的功劳大,谁的功劳小,将这些钱平分。

    虽然涛涛知道偷东西不对,但是在利益面前,在金钱面前,没有分辨意识的涛涛,竟然跟着崔小涛偷遍了钻一基地里面的小车队,机修站,锅炉队,管子站……

    分到的钱,也从两毛,五毛,一块,五块,到最高的十块钱。

    而涛涛所做的这一切,冬梅竟然还都蒙在鼓里,浑然不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