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23章 伤痕

正文 第123章 伤痕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黄土高原的春天,寒风夹杂着黄土,看不到一丝春的盎然。

    冬梅已经在家闲呆了一段时间,正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发愁。

    突然,她看到涛涛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很是纳闷,平时都走路好好的涛涛,今天怎么就突然变瘸了呢?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叫到跟前,摸了摸他的屁股说:“涛涛,你最近好像没有打针吧,为什么走路一瘸一拐?“

    涛涛冲着冬梅一笑说:“妈妈,没事,就是腿有点疼,过两天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显然,涛涛并没有把自己走路一瘸一拐当做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如鸭子浮水般,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涛涛,皱着眉头想,这孩子,要是这么一直瘸下去,将来媳妇可怎么找?

    不行,自己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冬梅从凳子上坐了起来,走到涛涛的卧室说:“涛涛,你告诉妈妈,你的腿是这么回事,为什么疼?“

    涛涛支支吾吾,显然在隐瞒事实。

    他说道:“我和樊伟柳涛打沙包的时候,不小心碰了一下,过几天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,小孩子在一起打沙包,仅仅碰一下,能把腿碰的走路一瘸一拐?

    再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来,冬梅总会在涛涛的身上发现一些细微的伤痕,比如脸蛋青了,脖子红了,手心突然肿了等等。

    联想到这些,突然觉得,一定是在涛涛身上发生了什么,不然涛涛为什么会出现一连串的事情?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正准备仔细的追问下去的时候,涛涛却借口出去玩,一圈一拐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时,刚好红霞没事过来串门子,冬梅就把涛涛的情况告诉了红霞。

    红霞一听,立刻迷信的断定是涛涛是鬼打身。

    她忙一本正紧的告诉冬梅说:“冬梅啊,听了你的描述,我准确无误的判断,你家涛涛一定是被鬼打身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红霞又来搞封建迷性,冬梅摇摇头说:“哪里有什么鬼打身,那都是胡说。“

    红霞坚定的认为自己判断的没错,她郑重其事的警告冬梅说:“上次,咱们还住平房的时候,你不是告诉我,涛涛常常在火墙边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孩吗?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是啊,那是因为隔壁马妹子给涛涛讲鬼故事,吓的涛涛睡不着觉,白天产生的幻觉。“

    红霞捂住了冬梅的嘴,然后神秘兮兮的看看周围,诡异的说:“冬梅,你错了,上次缠上涛涛的小鬼,这次又过来找到你们的新家,又缠上涛涛了,你赶快请个阴阳,给涛涛拾掇拾掇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根本不相信红霞那一套,她说:“红霞,你那都是害人的迷信思想,都是假的骗人的,千万别信。“

    红霞却认为自己的想法千真万确,她装神弄鬼的说:“为什么一个小孩子身上,会莫名其妙的出现红肿,青印子,显然不是人为的,谁会那么狠心,去打一个小孩子呢?所以,冬梅,你一定要听我的,去找个阴阳给涛涛拾掇拾掇,不然这个阶段过去了,到了下个阶段,这个小鬼,还会过来,找上涛涛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感觉和封建迷信思想严重的红霞聊不下去了,她说:“我看,涛涛身上的伤痕,就是人为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冬梅竟然不相信自己的话,红霞有些生气的说:“好吧,那你去找凶手吧,到时候找不到凶手,别怪我红霞没有提早提醒你去找阴阳过来。“

    话毕,红霞就甩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冬梅也没有客气,直接说道:“不送。“

    下午放学,等涛涛一回来,冬梅就把涛涛叫到了自己的房子,问老半天,见涛涛都不肯说出,自己最近总是受伤的原因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直接命令涛涛道:“好吧,既然你不说,那么妈妈自己来调查你的伤痕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涛涛的裤子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见,当冬梅把涛涛的裤子脱下里的时候,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。

    涛涛的大腿外侧和大腿根部,被踢的红一块,青一块,而且还有淤血。

    冬梅仔细查看着涛涛的伤势,很快就判断出,涛涛的伤,一定是大人殴打造成的,因为小孩子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,可以把涛涛踢成那样子。

    冬梅从柜子里面,拿出红花油,给涛涛擦拭着伤口,问涛涛说:“涛涛,妈妈知道,一定有大人打你了,你把这个人告诉妈妈,妈妈找他去。“

    当红花油擦拭到伤口上后,钻心的疼痛,让涛涛哭了出来说:“妈妈,老师不让我说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感觉更诡异了,什么事情老师不让说?

    于是,冬梅马上断定,肯定是给涛涛代课的老师打了涛涛。

    她忙问:“涛涛,你实话告诉妈妈,是不是老师打了你?“

    涛涛一边流着眼泪,一边说:“是我们的数学老师姚基德老师打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是老师打了涛涛,冬梅很是生气,心想,作为一个老师,是阳光下受人尊敬,传道授业解惑,并且桃李满天下的人,怎么能如此暴力?

    就算是老师体罚孩子,也不能体罚的如此之重啊?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体罚孩子了,简直就是虐待。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说:“姚基德老师,是不是那个秃头的老头儿。“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说:“就是。“

    冬梅确定了凶手,气愤的骂到:“这帮没素质的前线工人,既然当了老师,还秉性不改。

    原来,姚基德一直是钻井队最一线的工人。

    由于姚基德算盘打的很好,并且是双手打算盘,外加他年龄有点大了,无法从事重体力活儿,便把他调到了学校,成为了一名小学数学老师。

    因为姚基德并不是师范学校出身,也没有受过严格的教师培训,所以他很是粗糙,性格暴躁,动不动就打学生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,既然姚基德能打涛涛,那么他肯定也打其他同学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便问涛涛说:“涛涛,妈妈问你,姚基德老师除了打你之外,还打了谁?“

    涛涛不假思索的说:“姚老师,每次上数学课,都是先打坐在我前面的鸭子,打完鸭子打樊伟,打完樊伟再打柳涛,最后才打我和常大雷,可是却从来不打苟娟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气愤至极,心说,作为孩子的父母,再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,必须行动起来,将这个不称职的老师姚基德给赶下台,不然,还会有更多的学生,遭到他的毒手。

    冬梅好奇的问涛涛说:“鸭子是谁?“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楼上的老杜家说:“鸭子就是老杜家的二女儿,杜鹃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,心想,既然你姚基德敢这么重的体罚学生,那么也就不要怪我们学生家长联合起来,去学校罢黜你了。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来到了杜嫂家。

    在杜嫂家,冬梅同样看到了被打的一瘸一拐的杜鹃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给杜嫂说明了情况之后,心想,作为一个家长,孩子被老师打成这样,一定会和自己去学校,抗议这位老师,争取孩子的权益。

    可是,杜嫂的反应,却让冬梅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杜嫂把老师体罚孩子看的很淡,她尴尬的笑着说:“既然姚基德老师打我们家杜鹃,那么肯定是她学习不好,我作为家长,没有话说。“

    冬梅被杜嫂的话给惊呆了,心想,难道学习不好的孩子,一定就要被老师给打,而且要打的一瘸一拐吗?

    现在是二十世纪了,还有七八年就进入二十一世纪了,新时代里,老师体罚学生,难道就没有人管管吗?

    冬梅看到杜嫂不为所动,于是又来到了和涛涛关系最好的柳涛家。

    柳涛父母都是陕南山里人,口音方言很重,冬梅和他们沟通起来,十分的困难。

    但是,冬梅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事情的经过和想法,给柳涛父母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但是,出乎冬梅意料之外的是,柳涛父母的态度格外冷淡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想去学校抗议,也不想罢黜姚基德,因为那样对他们的孩子柳涛来说,一点好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说不定,姚基德没有被罢黜,自己孩子反倒被报复。

    冬梅就不信这个邪,她始终相信,正义一定会站在善良人的一边,邪肯定压不过正。

    接着,冬梅又来到了樊伟家里。

    樊伟父母都是陕北当地人,在听到冬梅的诉说后,看着同样被打的一瘸一拐的樊伟,樊伟爸爸果断站了出来,要跟着冬梅去学校讨个说法。

    可是,樊伟妈并不同意冬梅罢黜姚基德的做法。

    她觉的老师是很崇高的职业,即使犯了错误,也可以原谅。

    但是,冬梅却始终认为,之所以不能原谅,就是因为姚基德在培养祖国的花朵,他应该是辛勤的园丁,而不是一个暴力分子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园丁不称职,不仅没有把花朵培养好,还抹杀了花朵,那么家长在面对这种素质的老师,一定要将他罢黜出教师的队伍。

    冬梅和樊伟妈两个人意见不统一,在争吵之下,樊伟妈也选择了放弃,选择了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心说,既然你们都怕得罪人,不肯背这个锅,那我冬梅来背算了。

    一不做二不休,冬梅便带着被打的一瘸一拐的涛涛,来到了学校里面,直接找到了校长。

    显然,校长对家长的来访,已经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他在听取了冬梅的诉说之后,一边安慰冬梅,一边替姚基德开脱,说涛涛被打只是个别行为,并不是普遍行为。

    而且,姚基德道德高,希望冬梅能够原谅和理解。

    冬梅对于校方的偏袒很是不满,她直接告诉校长,被姚基德打伤的学生,除了涛涛之外,还有杜鹃,樊伟,柳涛,常大雷等等学生。

    校长笑笑说:“既然这么多孩子被打伤,那为什么只来你一个孩子呢,难道其他孩子的家长都是瞎子吗?“

    校长的话问住了冬梅,并且说的冬梅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校长,心说,既然你们校方如此不负责,不仅不维护学生的利益,还保护犯错者,那么我冬梅在你这里还不反应了,我直接去基地里面的教育科反应问题,看他们受理不受理。

    校长斯钢珠看到冬梅悄无声息的走了,长舒了一口气,心说,还好自己又替姚基德这个老头搪塞了一个家长,不然姚基德这个老师的位置,肯定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知道的是,虽然自己在学校里面搪塞走了冬梅,可是却把冬梅给搪塞道了比学校更高一个级别的教育科去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