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20章 地位提升

正文 第120章 地位提升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在娘家呆了几天,还不见春梅过来看自己。

    她估计春梅所在的闫村,由于信息闭塞,根本不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,所以冬梅决定去趟闫村,看看妹妹春梅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于是,春梅骑着家里的二八加重自行车,梁子上坐着娜娜,后面的座位上坐着涛涛,一前一后,带着两个孩子朝闫村出发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刚骑出村口,突然迎面撞上了过来看孩子的卫国。

    冬梅单脚着地,把车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卫国算着日子,心想已经三天了,不知道涛涛还记恨自己不?

    他百感交集的看着涛涛,心想,自己把涛涛打的那么狠,涛涛一定没有忘记那天里恐怖的场景。

    卫国刚准备开口给涛涛道歉,没有想到涛涛在看到卫国后,倒是先开口了:“爸爸,我们要去春梅小姨家,你去吗?“

    其实,涛涛身为一个孩子,早已经忘记了父亲对自己的殴打,更没有记恨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几天,冬梅每天都给涛涛买鸡蛋糕吃,每天都在实现了他的人生理想,所以当他看到父亲后,又恢复了之前的感情。

    听到涛涛叫自己爸爸,卫国心里压着的一块石头,终于落地了。

    他感动的上前摸了摸涛涛的脑袋说:“爸爸不去,你们去吧。“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,也原谅了卫国,她瞪了卫国一眼说:“孩子让你去,你就跟着走呗。“

    卫国一愣,没有想到冬梅也原谅了自己这个冒失的人。

    他看看冬梅骑着的自行车说:“一个车子最多坐三个人,你们都已经坐满了,我还哪里有地方坐啊?“

    冬梅从自行车上下来,按了按自行车的轮胎,感觉胎压很足,一点也不缺气,于是便把自行车交给了卫国说:“还能怎么走,你骑车子,把我们母子三人都带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愣,心想,一个二八加重自行车,同时承受两个大人,两个小孩,一家四口人的重量,能行吗?

    卫国报着自行车被骑散架的风险,硬是骑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抱着涛涛坐在自行车的后面。

    这样,在卫国的骑行下,一家四口人便朝着春梅所在的闫村出发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自行车,质量真的很过硬,即使在超载的情况下,也能顺利的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卫国一路铆足了劲,不论是上坡还是下坡,都努力的骑行,仿佛只有自己的付出,才能赎罪一样。

    冬梅坐在后面,看到卫国累的满头大汗的样子,心里别提有多爽了。

    她心说,就该把卫国这样好好累一累,谁让他打孩子一点分寸都没有。

    等卫国载着一家四口,骑行到闫村的时候,整个人都快虚脱了。

    他浑身湿透,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看着不远处的春梅家,感慨道:“谢天谢地,终于到了,要是再有个几千米,我卫国的老命就没有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两个孩子从自行车上放了下来,提醒卫国说:“这只是来,别忘了还有回呢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个踉跄,差点一头载倒在地。

    冬梅走进春梅家,看到春梅正忙着收拾院子,整个人看上去,无论是精神状态,还是气色,都非常的好。

    冬梅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心说,看来冬梅的情况,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之前给闫宁的教训,是起到作用了。

    春梅看到姐姐一家子来了,忙放下手里的扫把,激动的说:“姐姐,我真是盼星星,盼月亮,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,真的太想你们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上前,拉住春梅的手,虽然她的双手依旧粗糙,但是脸上却绽放着笑容。

    冬梅慈祥的目光看着春梅说:“好长时间没有见你了,我也想你了。“

    春梅招呼着姐姐和姐夫,还有两个孩子进屋,坐上了炕,说:“你们先坐着,我给你们张罗臊子面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赶紧拉住了春梅说:“先别着急,坐在炕上,让姐姐先看会儿你再说。“

    春梅笑着说:“亲姐妹的,有啥好看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从包里拿出自己给春梅准备的礼物说:“春梅,这些擦脸油和毛巾你拿着。“

    春梅看到冬梅拿出了几桶高级的润肤露,还有几条洁白干净的羊肚肚毛巾送给自己,赶紧推开冬梅的手说:“姐,这么贵的东西,你留着用吧,给我一个庄稼人用,真的是浪费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东西塞到了春梅的手里说:“春梅,你拿着,这些擦脸油和毛巾都不是花钱买的,而是你姐夫单位作为劳保用品,发给工人们的,我们用不完,拿回来给你用,你瞧你的脸皴的,该好好给脸上摸油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的单位竟然发这么好的东西,春梅羡慕的说:“真羡慕姐夫,在这么好的单位,什么东西都给工人发。“

    话毕,春梅拿着冬梅给自己的劳保油仔细看着,而且还顺口念出了上面写的说明书。

    冬梅告诉春梅说:“这个劳保油其实质量也非常一般,单位的双职工都不用,嫌弃它擦了脸黑,只有像卫国这样的单职工家庭才用,你就别嫌弃,拿着好好用就是了。“

    春梅惊讶的说:“这么好的东西,我这么会嫌弃呢,就算它不好,也比村里人用的,几毛钱的雪花膏要好很多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春梅放在桌子上,那一纸盒子简陋的雪花膏,心说,怪不得春梅的脸已经皴的不像样子,那几毛钱的雪花膏,在冬天里面,根本起不到滋润肌肤的作用,更别提护肤了。

    春梅虽然都接受了冬梅送给自己的礼物,可是她只把劳保油拿出来用了,而把洁白的毛巾,折叠的方方正正,平平整整的放到了箱子底下,准备将来,自己的孩子大了,上大学的时候拿去用,而她自己根本不舍得用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春梅对自己极其节省的样子,心里不由的感叹,以前没有结婚时候的春梅,简直爱美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,不要说擦脸油了,就是唇膏都用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,不仅擦脸油舍不得买好的,就连毛巾也舍不得用。

    看来,婚姻真是女人的坟墓啊。

    如果说嫁错了郎君,那么婚姻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啊。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,在炕角落里熟睡的婴儿,问春梅说:“孩子乖着吧,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吧。

    春梅在箱子里面找着什么说:“孩子乖着呢,吃了就睡,而且还不哭,很好带。“

    冬梅弯下腰去,亲了一口小婴儿说:“好带就行,不然你一个人带娃娃,真心很累,对了,你儿子旭鹏呢?“

    春梅指了指外面说:“他爷爷带出去玩去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关心的问:“他们父子两,现在还欺负你吗?“

    春梅指了指枕头底下的剪刀说:“自从姐姐,你把这个剪刀放到我的枕头底下,闫宁就乖了许多,现在他有气了,都给他老爸身上撒,根本不敢给我身上撒。“

    冬梅欣慰的说:“那就好,让他们父子两个恶霸自相争斗去。“

    春梅笑笑说:“姐,我给你说了你可别笑话,就在昨天,闫宁还和他老爸在院子里面打架呢。“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卫国,听到儿子竟然和父亲打架,不由的火冒三丈说:“要是我有那样的儿子,还不如生下来,直接扔到火坑里面算了,白养活这么大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看到冬梅正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转头看看涛涛,想想自己前几天的恶行,不由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冬梅说道:“闫宁父子两能这样,也是他们自找的,你不要参与,看打的实在厉害了,上去拉拉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春梅点点头说:“我知道了姐。“

    话毕,春梅突然从箱子的最底下,拿出来两百块钱,还给冬梅说:“姐姐,我欠你的钱,没有能力一次性还清,所以就零碎的给你还。前几天出去卖玉米,赚了几个钱,一部分留家用,一部分我先还你,毕竟你们一家四口,也要吃饭和生活。“

    冬梅知道春梅那两百块钱非常的得来不易,她坚决不要说:“春梅,你不知道,姐姐现在卖药呢,赚钱很轻松,不需要你这点钱,你就拿着,等什么时候,日子过宽裕了,再还也不迟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姐姐卖药,春梅惊讶的说:“姐,你难道跟卫国弟弟学了医生,也开了诊所?“

    卫国弟弟保国,所开的诊所位于南阳镇,而南阳镇刚好就在闫村的不远处,所以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,是冬梅姐姐的老公的弟弟,在镇上开了诊所。

    并且,由于保国的医术非常的高明,十里八乡的病人,都慕名去保国那里看病,就连附近山上的人,都宁愿去保国那里看病,也不去镇上的指定卫生队看病。

    这样,由于保国的竞争,镇上的卫生队门可罗雀,根本没有人去看病了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我只是一个家属,哪里来的那种本事去开诊所,我只是卖药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姐姐只卖药,不看病,但是她还是觉得姐姐很神奇,竟然能干上这么专业的工作,简直就是特殊技能人才啊。

    同时,由于保国和春梅沾亲带故,所以春梅在整个闫村的地位,也一下子提高了。

    许多以前看不起春梅的人,都因为保国而对春梅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在那个医疗资源比较匮乏的年代里,大家对医生是非常尊重的。

    也因为保国和冬梅的原因,春梅在闫家的地位开始稳步上升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