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18章 不想跟卫国过了

正文 第118章 不想跟卫国过了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冬梅妈家里,冬梅正在给父母烧炕。

    冬梅被烟熏的睁不开眼睛,冬梅妈站在旁边说:“你瞧你,才进城多长时间,都不会烧炕了,还是妈来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妈就把冬梅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刚站起来,就看到村西口的小红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高兴的和小红打着招呼说:“小红,你过来了。“

    小红满头大汗,表情紧张的说:“冬梅姐,不好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不好了,冬梅一愣,看着小红说:“怎么了小红,谁出事了,你慢慢说,不要着急。

    小红指了指远处,通往崔家村的方向说:“冬梅姐,我刚才在城背后拦柴火,远远瞧见卫国哥,正在爆打涛涛呢,而且打的特别厉害,直接把孩子从路上,给踢进了渠里面……“

    听到小红的描述,冬梅眼睛瞪的如两个铜铃一般大,不可思议的说:“刚才走的时候,还好好的,卫国他为什么要打涛涛,而且还打的这么狠?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在小红的带领下,朝着渠边上冲去。

    小红个子低,跑在前面,冬梅个子高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跑出去一会儿,冬梅就听到了涛涛的哭喊声,声音之大,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,不远处站在一对父子,父亲正在一边教训孩子,一边殴打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跑的更快了,她确定不远处的人正是卫国和涛涛。

    抵达了跟前,冬梅才清晰的看到卫国正像在锤麻袋一样,锤着身体单薄的涛涛。

    而涛涛已经被打的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一幕,冬梅像守门员扑球一样冲过去,抱住了涛涛,用自己的整个身体,护住涛涛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,涛涛的小脸上,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,头发上满是尘土,胳膊上流出了血,就连鞋子也飞的不知道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来了,已经打红了眼的卫国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他试图拉开冬梅,继续教训涛涛,道:“冬梅,你给我让开,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这个逆子,太不像话了,简直要翻天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紧紧的抱住涛涛,一把将卫国推到一边,眼睛里面含着泪骂到:“卫国,你还是人吗?孩子已经打成这样了,你还要打?“

    卫国喘着粗气,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,他气愤的说:“这么小的孩子,就开始骂人,而且还诅咒自己的父亲,你说,如果我今天不教训这个逆子,将来他一定得坐监狱,吃枪子儿……

    冬梅护着涛涛,不让卫国靠近说:“虎毒还不食子呢,你作为一个有知识,有文化,有学历的企业的技术员,把一个孩子打成这样,你还是人吗?“

    卫国丝毫不认为自己错了,他和冬梅据理力争道:“冬梅,你常说棍棒底下出孝子,子不教父之过,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训涛涛一顿,你别拦着我。“

    此时的涛涛,渐渐恢复了意识,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死死的抱住冬梅大哭着说:“妈妈救我,爸爸要打死我。“

    冬梅擦拭着眼泪,哽咽着说:“卫国,你说的没错,那些话都是我说的,可是教训孩子也要有个分寸,有你这样的父亲吗,简直把孩子往死里打?“

    这时,小红也跟了上来,帮着冬梅说话道:“卫国哥,孩子可以打,但是不能往死里打啊,你这是犯法的。“

    小红的话,似乎点醒了当局者迷的卫国。

    他长舒了一口气,静了静说:“冬梅,不是我要打死孩子,我只是想教育教育他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塞到小红的怀里,一个箭步冲到卫国跟前说:“卫国,你平时不打孩子,我说你管孩子管的太松,今天可好,打就要把孩子往死里打,卫国,我算是见识你了,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真的……“

    说完,冬梅就抱着孩子,朝着娘家走去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远去的冬梅,扔掉了手里的棍子,转身抱着哭泣的娜娜,朝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抱进家门口,第一句话就对母亲说:“妈,我真的不想跟卫国过了,跟这种脑袋机械的人生活在一起,真的太痛苦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已经烧好了炕,正在准备晚上洗漱的水,她看着冬梅说:“又怎么了,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,怎么说不过就不过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,一一列举卫国的恶行。

    一来舍不得给孩子拿清油做饭,用羊油替代清油。

    二来,带着孩子去买鱼,不禁不给钱,还让孩子偷鱼。

    自己出去买户口,走了才短短的几天,涛涛的脸和鼻子摔成了一样平,娜娜更是脏的像是从垃圾堆里面捡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在水渠边上,卫国说自己在教训孩子,竟然差点把孩子打死。

    冬梅妈凑近了涛涛,看了看涛涛脸上和身上的伤痕,忙拿出跌打损伤药,一边给涛涛擦拭着,一边安慰冬梅说:“男人家,虽然是一家之主,但是男人骨子里面其实是个小男孩,根本没有我们女人细心,没有我们女人考虑的多,卫国虽然有好多不是,但是总体上讲,还是个好男人,你可以和他吵,也可以和他打,但是婚不能离。“

    冬梅心疼的抱着涛涛,气愤的说:“卫国还算个好男人吗,家里的灯泡都换不了,水管都修不了,干什么事情都和人不一样,不走寻常路,你说这日子怎么过?“

    冬梅妈建议把孩子抱着去村里的卫生队看一下,然后对冬梅说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哪里有十全十美的男人,只要卫国出去工作,能把钱拿回来,保证你们一家三口的温饱,让日子小康的过下去,就可以了,别要求太高。我问你,会换灯泡,会修炼水管,能当饭吃吗?能当钱用吗?男人的志向一定要高远,我看卫国就是志向高远的男人。“

    冬梅擦拭着脸上的泪水,心不甘的说:“怎么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,咱们乡的饶里就是那样的男人,当着大官,不仅在家里做饭,而且还干家务,把老婆张丽心疼的跟个小女孩一样。

    冬梅妈敲击着卫生所的门,对冬梅说:“那样的男人毕竟是少数,你觉得你有那么幸运,可以遇见吗?“

    冬梅不服气的哼了一声,和母亲抱着孩子进了卫生队。

    经过医生细致的检查,涛涛除了有些皮外伤之外,并没有什么大碍,估计三四天,身上的所有伤就能够恢复。

    晚上,冬梅把涛涛抱在怀里,轻拍着涛涛,才让孩子安心的睡着。

    而冬梅妈为了不让冬梅离婚,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冬梅半个晚上。

    其实,在冬梅的心里,她说要跟卫国离婚,也是由于一时之气,心里并没有实打实的想跟卫国离婚。

    而对于卫国的这次殴打孩子,冬梅实在无法理解,卫国一个成年人,为什么要跟一个孩子较劲。

    由此,冬梅总结出来一个道理,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,都不能把孩子独自留给卫国带,那样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口口声声,反对父母殴打孩子,反对父母对孩子施暴,但是卫国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暴力分子。

    在涛涛成长的日子里,虽然自己打了涛涛无数次,但是每次都是点到为止,因为自己知道教育的意义,远大于体罚的意义。

    可是卫国呢,虽然从来没有打过涛涛,可是一打就是把孩子往死里打,用冬梅的话来说,施暴的卫国简直就是禽兽不如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