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16章 回娘家

正文 第116章 回娘家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像每次回老家一样,冬梅和卫国两口子在卫国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,便开始了走亲戚。

    因为卫国和冬梅相比村里的人,已经算是城里人了,所以周围的亲戚们,都很期盼卫国和冬梅的来访。

    因为每次两人过来,都会给亲戚们带一些礼物。

    冬梅的娘家和卫国家距离很近,两个村子之间仅仅相隔几百亩地。

    回娘家的时候,卫国给岳父带的礼物分别是,两个铁锹头,一把小榔头,一个钳子和一把改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都是卫国所在的钻井队,用剩下的东西,但是依然锋利可用,卫国便修旧利废,把它们给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代,那些东西看上去非常的不起眼,甚至有点寒酸和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但是,在那个时代,对常年劳动,而又没有多余的钱去购买农具和工具的庄稼汉来说,还是弥足珍贵的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的父亲已经六十多岁了,但是依然活跃在庄稼地里的一个可靠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带着两个孩子,沿着那条他们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的小路,朝尹家村走着。

    这条路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走了,周围又增添了不少新建设的房屋,非常的漂亮。

    卫国的走路速度一直很快,他始终和冬梅不在一个调子上。

    冬梅领着两个孩子走在后面,卫国一个人走在前面,像是带路党一样,走走等等。

    走过一段不长的土路,卫国和冬梅又沿着水渠旁边一条踩出来的小路前进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只要始终沿着这条水渠前进,那么就能走进尹家村,抵达冬梅的家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调皮的跟在冬梅的旁边,时不时的拽着水渠里长出来的枯草。

    涛涛更是好奇的问冬梅,这个水渠是用来干什么的?

    冬梅告诉涛涛,这个水渠叫做北干渠,是整个乡里灌溉用的一条主干水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条水渠,那么这里额成千上万亩良田就得不到灌溉,庄稼就不能丰收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这条水渠的修建,彻底阻挡了南山上狼群的路径。

    冬梅小时候,附近经常有狼出没,而且会隔三差五的听到某个村子的小孩,又被狼给吃掉了,所以大家总是生活在一种未知的恐惧当中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条水渠彻底阻挡了狼群,保证了村民的安全,小孩子们再也不怕被狼叼走,父母们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孩子被狼给吃掉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冬梅和卫国也感叹,国家真是越来越好了,咱们一代比一代幸福。

    此时,冬梅妈正坐在房子里的缝纫机前,缝补着卫国爸穿破的衣服。

    而卫国爸则刚从地里回来,拍着身上的尘土,从水缸里面,用马勺舀出一瓢凉水,一股脑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走进门的冬梅,看到父亲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,还在大冬天里面喝凉水,忙上前阻止说:“爸,你怎么喝凉水,屋子里面没有开水吗?“

    冬梅爸看冬梅和卫国,带着两个孩子来了,忙放下了马勺,抹了一把嘴说:“我知道你们快来了,每天干完活了,我都要在村口看一看,等了好一段时间,终于等到你们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忙上前,恭敬又客气的说:“嗯,爸,我们回来了,你身体还好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听力不好,把卫国的话听了个一知半解说:“我天天喝凉水,庄稼人嘛,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说完,冬梅爸一阵爽朗的大笑。

    卫国一愣,知道岳父没有听明白自己的意思,便笑笑,然后从包里掏出来了,带给岳父的礼物,什么铁锹头,小榔头,钳子等等。

    冬梅爸看着卫国给自己带的礼物,高兴的不得了,当即找了一个笔直的木头棍子,把铁锹头给装上,走到院子的墙角,照着土地里就铲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说:“这铁锹头子不错,应该是不锈钢的,锋利。“

    卫国看到岳父高兴的样子,便又拿出来了一个圆头的铁锹头子说:“方锹头子你试了,完了你再试试这个圆锹头子。“

    庄稼人干活,相比方铁锹头子,圆铁锹头子用的更多一点。

    冬梅爸高兴的接过卫国的铁锹头子说:“前段时间,我正好用坏了一个铁锹头子,你真是及时雨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笑着,又给冬梅爸拿出了小榔头和钳子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走进了房子里面,看着佩戴着老花镜缝补衣服的母亲说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回来了,忙停止了缝纫,并且摘下了老花镜说:“我算着时间,你们要回来,没有想到,今天你们来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妈就要出去和面,压面,给冬梅一家做臊子面吃。

    冬梅忙拉住了母亲,告诉母亲,自己和卫国以及孩子都是吃过饭才来的。

    顺便,她让母亲以后再不要给衣服打补丁了。

    冬梅妈把打补丁的衣服,从缝纫机上拿了下来,笑着对冬梅说:“现在的衣服,只缝补两次,过去我们把一件衣服缝补几十次呢,扔了干什么,多可惜,穿不成的衣服,我还能给它做成鞋子。“

    冬梅从包里掏出来给父母新买的衣服说:“现在都什么社会了,你们还穿打补丁的衣服,城里见不到一个穿打补丁衣服的人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城里竟然没有人穿打补丁的衣服,冬梅妈诧异的说:“难道城里人,都把衣服穿破了,直接扔了?“

    冬梅把衣服展开说:“穿旧了就扔了,谁还能把衣服给穿破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听到城里人竟然这么浪费,她可惜的摇摇头说:“真是浪费啊,真是操罪啊,种个棉花多不容易,棉花纺成线更难,做成衣服就更花时间了,真是不懂得珍惜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解释说:“现在的人,穿的衣服不光有棉花,还有化纤,塑料等等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听不懂,反正就是觉得衣服扔了就是可惜。

    冬梅把衣服披在母亲身上,高兴的说:“妈,你看这衣服多适合你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给自己买的衣服竟然是红颜色,连忙拒绝说:“我都五十几岁的人了,老太婆一个,哪里还敢穿红颜色的衣服?“

    冬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把红颜色的外套给母亲穿上说:“人家外国人,五十岁的女人了,还谈恋爱呢,怎么到我

    们这里,五十几岁的女人,就连个红衣服都不能穿了呢?“

    听到五十几岁的女人还谈恋爱,冬梅妈差点惊掉大牙,她不敢相信的说:“五十几岁的女人还在谈恋爱,那也太作孽了吧。“

    母亲的话,说的冬梅哑口无言,她知道母亲这一辈人所接受的思想和事物,根本没有办法和自己这一辈人相比。

    于是,她也没有为难母亲,母亲愿意了就穿,不愿意了就暂时放着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长了个心眼,准备下次再给母亲买衣服的时候,不能只注重漂亮,而要注重母亲会不会接受,会不会穿出去,这个才是关键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