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04章 遇险

正文 第104章 遇险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为了省钱,冬梅准备坐公交,她来到了公交站牌前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对省城的公交车并不熟悉,她看着站牌,找寻着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。

    半晌,终于在站牌上找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上车前,她提前把零钱准备好,好上了车之后,买票方便。

    那时的省城,基本没有天然气公交车,基本全部都是电车,而且是那种很长,很老的广州牌公交车。

    坐车的人很多,冬梅拿出全部的力气,才算是拥挤了上去。

    冬梅站在公交车的最里面,一只手抓着杆子,一直手摸着装钱的地方,生怕一不小心把钱给小偷偷走了。

    相比周围的城市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冬梅是一个从乡下进城的人。

    她穿着布鞋,的确良裤子,花布上衣,腰间还背了个水壶,跟进城务工人员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人都穿着牛仔裤,冬梅也想给自己买一条牛仔裤。

    可是,她始终觉得牛仔裤太贵,舍不得买。

    冬梅在车上站着,随着大家的不断下车,冬梅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窗外的风景,感觉省城真好,真现代化,比自己呆的山沟沟里面,不知道先进多少倍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冬梅就突发奇想了一下,心说,有生之年,自己要是能住在省城里面,生活在省城里面,那该是多好?

    想完,冬梅轻轻的在胳膊上拧了一下,告诉自己说,冬梅啊冬梅,你就别做梦了,你一个家属,算是社会最底层的人,怎么可能住在省城里面呢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再说了,单位怎么可能把职工住宿的房子,建设在省城里面,然后再分配下去呢?

    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,省城还没有开始商品房的买卖,大家的住房,完全靠企业的分配。

    所有职工按资排辈,该住楼房的住楼房,该住平房的住平房,没房的混资历,继续等待。

    虽然,冬梅觉得自己是在异想天开,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住在省城里面,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,以及企业的大发展,还有党中央国务院不断地推出的一系列改革,伴随着经济的发展,冬梅在四十五岁的时候,和卫国在省城买了房子,并且在冬梅四十七岁的时候,真的住进了省城里面,成为一名真正的城里人。

    冬梅在公交车上坐了很久,她突然发现,怎么车里面人的越来越少,甚至到最后,就剩下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自己所要去的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怎么还没有到?

    冬梅看着开车的司机和售票的女孩,不好意思的走了过去,轻声问道:“师傅,请问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,还有几站路才能到啊?“

    司机专心开着车,没有回答冬梅的话。

    售票的女孩愣了一下,看着冬梅说:“你坐车也不看清楚,你坐反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自己坐反了,冬梅惊讶的啊了一声说:“不会吧,怎么会坐反呢?“

    售票女孩说:“你要去的是西郊,这车发往的是东郊,你快下车吧。“

    司机一边转弯,一边开口说道:“马上就到最后一站了,干脆让她坐到最后一站下得了。

    司机的话说完没有一会儿,便抵达了最后一站。

    冬梅被公交车摇的七零八散,她摇摇头,叹了口气,心说公交牌上明明写着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,自己怎么能坐反呢?

    冬梅看看表,时间还早,于是便穿过了马路,来到了马路对面的公交站牌前,仔细的看着站牌,心说这下该不会坐反了吧。

    等公交的空挡,冬梅突然感觉内急的厉害,可是在那个公共基础设施不发达,没有固定厕所和移动厕所的年代,想上个厕所还真的是件难事,尤其是对女性而言,就更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冬梅着急的在周围找寻着厕所,可是找了一圈,却没有找到一个厕所。

    但是,冬梅却找到了一个公园。

    她看到,不少男性,不论是民工还是市民,都在公园里的草丛里面解决。

    冬梅便走进了公园,此时的她,已经憋的厉害了,感觉要是再不释放的话,可能膀胱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冬梅找了一圈,也没有找到一个女性集中上厕所的地方,倒是找到了几个男性集中上厕所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时的冬梅,真恨自己不是个男人,不然对着墙,管他身后有没人,拉开拉链就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但是作为女人,就要麻烦的很多。

    冬梅被逼的没有办法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便冲了进去,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果断的蹲下,解决了内急。

    当冬梅正提裤子的时候,一个男士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刚准备拉拉链,当他看到冬梅后,被吓了一跳,赶忙跳了出去,重新去找地方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被自己吓走的男人,心里不由的乐了,心说,男人也有害怕的时候啊,看来自己这个女人真的是杀气太重了。

    成功坐上公交车后,冬梅终于在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那一站下了车。

    可是,下了车的冬梅,却发现事情根本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所谓的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只是一个站,而周围并没有批发药材的地方。

    冬梅找了一圈,根本找不到批发药材的影子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冬梅只能沿路问人。

    当她问到一个骑三轮的车夫的时候,此人很是热情,不仅给冬梅指路,而且还要求送冬梅一程,至于路费嘛,她只收冬梅三毛钱。

    冬梅想了想,三毛钱也不贵,再个,这大白天的,就算他是个坏人,也干不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便放心的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夫看到冬梅上车之后,刚才还面带笑容的表情,却突然变的阴森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他猛的踩踏着三轮车,朝着人迹罕至的地方骑去。

    冬梅坐在人力三轮车上,只顾着看周围城市的风貌,并没有注意车夫的异样。

    直到,车夫把冬梅拉的远离的高楼大厦,穿过小巷子,进入了一片慌地之后,冬梅才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一边叫停,一边对车夫说:“师傅,你不是带我去汉城路药材批发市场吗,怎么来到了这荒废的庄稼地里面?“

    车夫冷冷

    的说道:“药材批发市场就在前面,马山就到了,你坐着就行了,别问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车夫就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冬梅看看周围,没有想到城市里面,也有荒无人烟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马上意识到,眼前的这个车夫,可能是个坏人,并且把自己拉到了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扯开了嗓子对车夫说:“快停车,不然我从车里面跳下去。“

    车夫根本不顾及冬梅的反抗,卯足了劲的往前骑。

    而坐在车里面的冬梅,瞬间感觉一种莫名的恐惧袭来,什么杀人犯,强奸犯,变态狂魔,劫匪等等的名词,开始涌上心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