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8章 拉煤

正文 第98章 拉煤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顾不得吃饭,开口就问“这么长时间,我把两个孩子放在你这里,真是麻烦你了啊!涛涛乖着没,没有干坏事吧?”

    王雪娥给冬梅盛了一碗米饭,把筷子递到她手里说“涛涛很乖,每天按时上学,按时完成作业,而且还辅导王鹏和王涛写作业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王雪娥的话,冬梅心里很高兴,心说,涛涛这孩子,还真给妈妈争气。

    冬梅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,就听到王雪娥说可是……

    冬梅一愣,把耳朵竖了起来,心想可是什么,难道涛涛干什么坏事了?

    只见,王雪娥似笑非笑的说“涛涛这孩子,什么都乖,就是故事太多。”

    冬梅不明白,心想,故事多了好啊,孩子们都爱听故事,这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王雪娥接着说“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涛涛都会给王鹏和王涛讲故事,什么后山鬼火,活生鬼,半夜马车,死人墓地……”

    冬梅听着,头皮发麻,心说,涛涛这孩子,哪里来这么多鬼故事?

    王雪娥说着,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,她好笑的说“涛涛的故事虽然恐怖,但是王鹏和王涛还爱听的不行,而且听的目不转睛,完了,晚上吓的睡不着觉,哭闹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头上滴下了冷汗,尴尬的看着王雪娥说“涛涛这小子,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鬼故事,真是太淘气了。对了,娜娜呢,她吓哭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王雪娥给冬梅的碗里夹着菜说“小孩都爱听鬼故事,娜娜也爱听,但是娜娜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而且半夜睡的很香,一点恐怖的反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冬梅尴尬的笑着,不好意思的说“涛涛这孩子太调皮了,等回家了我在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王雪娥一听不愿意了,说“我跟你说孩子讲鬼故事的意思,是担心你孩子被鬼吓到,你怎么瞎理解我的意思,我给你说,你要是回去收拾涛涛了,我可跟你急。”

    涛涛自知犯了错误,埋头蒙声吃饭,一个字也不说。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涛涛,瞪了他一眼,然后笑着给王雪娥说“好,好,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王雪娥摸了摸涛涛的头,对冬梅说“明天,我可是要问涛涛的,如果你收拾了涛涛,以后要是你有事出去,我可再不给你看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吃着饭,笑着说“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打涛涛的,最多批评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雪娥说“那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话毕,两个女人,四个孩子,在一起开心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月中旬,黄土高原基本已经进入了寒冷的季节。

    整个钻一基地里面,住楼房的全部都通上了暖气,房间里面异常暖和,而住瓦房或者平房的人们,由于房子里面没有暖气,所以只能生火炉子。

    基地里面的锅炉队里,储存着大量的煤炭,每个没有暖气的家庭,都可以分到一吨到两吨不等的煤炭来过冬。

    这天,分煤的日子到了,所有家属们都推着架子车,自行车,独轮车,还有空手提着麻袋的,都冲着锅炉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基地里,凡是领导或者双职工的家庭,基本都住的是楼房,而工人和单职工的家庭,几乎全住的都是平房或者瓦房。

    而单职工的家庭,男人都在前线山上工作,所以过来领煤炭的家属,基本都是妇女和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带着涛涛和娜娜,推着自行车,而自行车的后面则放着四个非常大的蛇皮袋子,和一根结实的牛皮绳子。

    红霞和宋年媳妇,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个架子车,从桥北边领着孩子过来了。

    而王雪娥既没有架子车,也没有自行车,便背着麻袋,领个两个儿子过来,准备把分的煤,一袋子,一袋子给抬回去。

    锅炉队的大门不大,但是进去后,却是一个高耸入云的烟囱。

    锅炉烟囱的后面,是一个大煤厂,每天都有大卡车,拉着煤炭倒入这个煤厂。

    随着家属的涌入,锅炉队里面,就显的格外拥挤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锅炉队队长宣布开始分煤,家属们便已经开抢了。

    由于人多煤少,所以竞争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冬梅把自行车停到煤厂边上,从自行车后面拿下蛇皮袋子,让涛涛和娜娜撑着袋子,而冬梅则带着手套,将一块一块的煤炭,往蛇皮袋子里面扔。

    在扔的时候,冬梅还有意识的会挑选好一点的煤炭,因为煤厂里面混淆着大量的石头煤,看似很大很好,实际根本烧不着。

    很快,冬梅就装了四大蛇皮袋子煤炭。

    冬梅让涛涛扶住自行车车头,娜娜扶住自行车车尾,而自己则将四袋子煤炭都架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,车梁上两袋子,车后面两袋子,分别架设在自行车上。

    接着,她拿出绳子,将位于车子后面的两袋子煤炭,牢牢的固定住,才算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锅炉队里面的煤炭有限,所以冬梅告诉自己,行动必须得快,尽可能多的往返,不然一个冬天的煤,肯定不够用。

    冬梅在装好自行车后,赶忙推着往前走,而涛涛和娜娜则跟在后面往前推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冬梅顾不得喝口水,赶忙骑上车子,前面带着娜娜,后面带着涛涛,又朝锅炉队奔去。

    来回往返了三趟,已经把煤炭领的差不多的冬梅,看到王雪娥竟然人力背着一袋子的煤往回家走。

    她忙停下来车子,看着王雪娥说:“雪娥,你怎么自己背煤啊,也不找个工具拉煤,一次才能背一袋子,你背了几趟了?“

    王雪娥前面背着煤,两个孩子在后面用手推着,她显的非常吃力的说:“老家的时候,背土豆背习惯了,没事儿。“

    冬梅赶紧把王雪娥的煤接了下来,放在了自己的自行车上说:“我都给家里拉了十二袋子煤了,你快把煤放到我的自行车上,我来给你拉。靠你这样子,估计背不了几袋子,煤厂里面的煤就没有了。“

    王雪娥不好意思的说:“没事,没有了,等王超英回来了,再想办法弄呗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王雪娥都属于那种比较顾家,比较贤惠的女人。

    由于王雪娥的老公王超英平时给老婆操的心多,所以王雪娥在独立性上,远没有冬梅给力。

    只见,冬梅把那一袋子煤架到自行车上后,让

    孩子们去玩,自己则和王雪娥配合拉煤。

    就这样,冬梅和王雪娥配合着,用很短的时间,便给两家都拉拉够了煤。

    而红霞和宋年媳妇,也用架子车拉够了煤。

    锅炉队里面,那一大堆的煤,在很短的时间内,就被家属们给搬光了。

    由于拉煤,冬梅手套已经破损,双手也染黑了,衣服上,鞋上,更是黑乎乎一片,好像砖瓦厂里面烧转头的工人一样。

    当冬梅和王雪娥五指黑黑,浑身脏兮兮的从锅炉队里面出来的时候,康萍正穿着干净的衣服,从锅炉队门前走过,不由的,两人又撞到了一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