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6章 藏在枕头底下的剪刀

正文 第96章 藏在枕头底下的剪刀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冬梅终于等待了春梅出院的日子。

    为了让春梅舒服的回到家里,冬梅特意从镇上雇了一辆手扶拖拉机,把被褥铺在了车上,让春梅和孩子舒服的睡到厚厚的被褥上,躺着回家。

    其他的家人,则跟在后面,骑自行车的骑自行车,拉架子车的拉架子车,步行的步行,只有冬梅一个人陪着春梅,坐在颠簸的手扶拖拉机马槽里面。

    这次住院,一共花了两千多块钱,春梅很是内疚自己花了姐姐这么多钱,作为一个庄稼人,这可是他们这个家庭整整两年多的收入啊。

    春梅拉着冬梅的手,感谢姐姐地说:“姐姐,这次要不是你回来,估计我都死掉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春梅说:“年纪轻轻的,才二十几岁,别说这些晦气的话。“

    春梅看着冬梅给孩子买的奶粉说:“这次住院花了你和卫国那么多钱,等我明年秋收,给国家交了粮食,卖掉剩下的粮食之后,一定慢慢把那些钱给你还上。“

    春梅曾经想过,要是有一天,农民光种地,不交税该多好。

    但是,春梅笑笑,心说,从古至今,哪里有种地不交税的呢,自己这个天真的想法,根本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可是,春梅没有想到的是,在二零零六年的时候,春梅的梦想真的实现了,国家取消了一切农业特产税,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农业税正式成为历史,农民真的实现只种地不交税了。

    冬梅安慰着春梅说:“那些钱,就当是姐姐给你看病,你不用还,好好的把身体养好就成。“

    春梅是个很硬气的人,她始终认为亲兄弟明算账,哪怕自己再穷,也要还上。

    于是,春梅说:“姐姐,你和姐夫赚钱也不容易,我看病花掉的钱,我一年还不上,十年总该能还上呢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春梅倔强的样子,没有办法,便点点头说:“等你什么时候,日子宽裕了,你再还吧,不着急。“

    两人聊着,眼看路程已经走了一半,冬梅还没有把内心里面想说出来的话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纠结了半天之后,冬梅终于鼓起勇气问春梅说:“春梅,姐姐严肃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,好吗?“

    春梅看着周围久违了的庄稼和天地,对冬梅说:“姐姐,你有什么问题,尽管问我吧。

    冬梅咳嗽了两声,然后深深呼吸了一口说:“春梅,你还准备跟闫宁过下去不?“

    听到姐姐问自己这个问题,春梅马上把头转了过来,从表情可以看出来,春梅对这个问题,也是感觉焦头烂额,错综复杂。

    虽然春梅在心里,不止一万遍的想过,再也不和闫宁过了,在也不能和闫宁生活下去了,但是真的要做出决定,到底是离婚,还是在一起继续过的时候,作为一个农村的传统妇女,思想始终禁锢在家里的那两亩三分田里的老实女性,她始终跳不出时代的这个坎,跳不出自己思想里面已经禁锢住的那把锁子。

    春梅甚至想过去自杀,但是也没有勇气去选择离婚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半晌之后,表情暗淡的看着冬梅说:“姐姐,我已经两个孩子了,如果我离婚了,孩子怎么办?“

    听到春梅的话,冬梅整个人一怔,她没有想到,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自己那做事果断,雷厉风行的妹妹,竟然还如此拖泥带水,如此的迈不出去那关键性的一步。

    冬梅表情忧伤的叹了口气说:“离婚了,难道不能再婚吗?“

    春梅头发顺着额头,被风吹了下来,显得凌乱而不堪。

    她表情无奈,又身不由己的说:“咱们附近村子里,有离婚的女人吗?一个也没有,就是乡上和镇上也没有“

    冬梅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春梅,撕心裂肺的说:“不离婚,难道你准备就这样,一直被闫宁那个混蛋,一辈子给虐待和殴打下去吗?“

    听了姐姐地话,春梅表情平静的说:“隔壁王家村的一个妇女,就是忍受不下去丈夫的家庭暴力,最后选择了跳井自杀,如果闫宁他还这样一直对我的话,后院的那口井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身上惊出一身冷汗,她没有想到,在妹妹的思想里,竟然宁可选择自杀,也不选择离婚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冬梅摇着头,冷风吹的她眼睛睁不开。

    她感觉胸口一阵疼痛,说:“村里,镇里,乡里没有离婚的女人,但是城里有离婚的女人啊,我住的陕北的那个钻一基地里面,工人和工人离婚,干部和干部离婚,很正常啊,没有什么见不得人,更没有什么被外人所唾骂的,更没有人在背后说闲话的,而且那些离了婚的女人,因为有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,第二次婚姻都非常的成功。“

    冬梅甚至给春梅举起了涛涛班级里面一个女同学,韩子妈妈的故事。

    韩子妈妈在韩子上二年级的时候,因为无法容忍韩子爸爸酗酒赌博暴力的恶习,坚决选择了和韩子爸爸离婚。

    离婚后的韩子妈妈不仅日子好过了,而且还变年轻,变漂亮了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韩子妈妈找了一个新分来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那个大学生,不仅没有结过婚,而且还是领导的子弟,最主要的是,大学生还比韩子妈妈小七岁,可谓老妻少夫。

    两人结婚后,日子过得很幸福,韩子妈妈见人就夸韩子继父的好。

    冬梅本以为自己举出来的,活生生的例子,可以打动春梅,让她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可是,春梅却冷冷的说:“那是城里,是你们工人阶级,这里是农村,是偏僻的地方,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阶级,怎么能同日而语呢?“

    眼看着手扶拖拉机抵达了闫村,并且在闫宁家的门口停了下来,冬梅彻底心凉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无论自己怎么说,怎么劝,都无法让春梅逾越过心里面那道封建传统的鸿沟。

    冬梅无助的想,既然不能让妹妹离婚,那也总不能看着妹妹被逼着跳井自杀吧?

    冬梅在扶春梅下车的时候,百感交集,她告诉自己,在离开这里的时候,自己必须想出一个让妹妹远离暴力的方法,不然,等自己下次回来的时候,自己跟妹妹可能就天各一方,人鬼殊途了。

    冬梅搀扶着妹妹进了屋子,又搀扶着妹妹上了炕,并且把屋子里和炕上打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当春梅躺下的时候

    ,冬梅看到了不远处,放在柜子上的针线。

    那是妹妹平时给衣服打补丁时候用的。

    在那针线的旁边,放着一把锋利的剪刀,而那剪刀很快就让冬梅的心里有了办法。

    这时,听说老婆从医院回来,闫宁特意从麻将桌上下来,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原本兴高采烈的闫宁,一进屋子,就看到了和自己怒目相对的冬梅。

    想到上次,冬梅带着哥哥弟弟过来爆打自己,闫宁心里就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他看看周围,刚好尹家的男人都还没有回来,自己何不趁着机会,将冬梅按在地上爆打一顿,以解心头之恨?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闫宁动手,冬梅竟然顺手炒起桌子上那把锋利的剪刀,朝着闫宁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闫宁看到,冬梅拿着剪刀朝自己走了过来,吓了一跳,心说,这个疯女人,该不会准备用剪刀戳死自己吧?

    闫宁吓的后退一步,准备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却抢先一步,一脚将门给踢的关住。

    冬梅手里拿着剪刀,恶狠狠的冲上去,用剪刀顶住闫宁的喉咙说:“闫宁,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能杀了你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剪刀在闫宁的脖子上戳出血来。

    闫宁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说:“君子动口不动手,我相信你,我相信你会杀了我,姐,我错了,你先把剪刀放下再说。“

    冬梅拿着剪刀,强悍的冲着闫宁说道:“我向天发誓,如果我再听到一次,你打春梅或者虐待春梅的事情,我就把这剪刀戳进你的喉咙里面。“

    闫宁吓的一边咽着唾沫,一边求饶说:“姐,你放心,我以后一定对春梅好,再也不敢打春梅了,也不敢虐待春梅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闫宁那喉咙里,很大的喉结,便因为吞咽唾沫而上下活动。

    冬梅收起了剪刀,一记响亮的耳管抽到了闫宁的脸上说:“我现在,把这把剪刀放在春梅的枕头底下,每天晚上,春梅睡觉的时候,就枕着这把剪刀睡觉,如果你敢对春梅不好,春梅就半夜起来,趁着你睡着,用这把剪刀戳死你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剪刀放到了春梅的枕头底下,并且给枕头上铺好了枕巾,让春梅舒服的把头靠在了枕头之上。

    春梅看到了姐姐的举动,知道姐姐是在为自己好,想震慑闫宁。

    于是,聪明的春梅也立刻坐了起来,看着闫宁发誓道:“姐姐给我保证过,如果我杀了人,她一定能用钱,把我从监狱里面给弄出来,所以,闫宁,你就给我小心点,如果你对我不好,半夜里我就对你不好。“

    说着,春梅就拍了拍自己的枕头。

    春梅知道那是自己编造出来的话,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哪里有拿钱把人从监狱里面赎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,春梅编造的话,闫宁却信了,而且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他知道冬梅的老公是工人,有钱,而且冬梅过日子也很节省,估计积攒下不少钱,如果春梅杀了自己,他们当真能把春梅从监狱里面给弄出来。

    闫宁瞬间被倒了胆,他求饶着说:“你们两姐妹的狠,我算是见识到了,我知道了,以后我一定知错就改,戴罪立功,不过,我就希望,春梅把那把剪刀从枕头底下扔出去,不然,我晚上真不敢睡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上前指着闫宁的鼻子骂道:“这把剪刀以后永远就在春梅的枕头底下了,而且要陪伴春梅一辈子,要想把这把剪刀从枕头底下拿出来,除非你死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闫宁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着藏在冬梅枕头底下,那把锋利的剪刀,不寒而栗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