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5章 冬梅一口辨众口

正文 第95章 冬梅一口辨众口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看着躺在地上的闫宁,然后对哥哥和弟弟淡淡的说了声:“我们走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要走,冬梅弟不可思议的看着冬梅说:“就这么走了,太便宜这小子了吧?“

    冬梅哥也感觉非常的诧异,拉了冬梅一把说:“这个畜生,还没有保证和签字画押呢,就这么走了?“

    冬梅推开人群,表情漠然的往出走着说:“我们已经没有必要,再改变这个牲口什么了,春梅必须和这人渣离婚。“

    听到离婚,周围的村民们纷纷发出了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离婚,我们村子还没有人离过婚呢,就算闫宁这小子再怎么混蛋,春梅也不能离婚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离婚,那可是大逆不道的行为,再怎么滴,也不能离婚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哥哥和弟弟听到离婚,也跟着春梅走出去,看着冬梅说:“你真的要让春梅和闫宁离婚?“

    冬梅猛的转了过来说:“不离婚,难道还让这个畜生,当着那么多的人面前爆打春梅吗?

    对于冬梅提议的离婚,冬梅弟和冬梅哥,都表示不太赞成。

    毕竟,在那个思想保守,信息闭塞,大家都老老实实,本本分分,待在家里种地,没有人出去打工的年代里面,一个女人单方面提出向一个男人离婚,那可是天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在冬梅眼里,只要这个女人,跟着这个男人生活不幸福,并且没有挽回的余地,那么,与其跟着他受一辈子气,还不如重新找一个主,重新来过的好。

    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一旦嫁错人,所造成的惩罚性后果,是非常可怕和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而闫宁看到冬梅三兄弟姐妹从大门出去了,他并不认为冬梅说让春梅和自己离婚是真的的要离婚。

    他认为,冬梅只是想吓吓自己,等过去了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,闫宁像个没事人一样,从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,笑嘻嘻的冲着围观的村民吼道:“看什么看,快滚回你们家去。“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院里,经过医生的治疗,春梅和孩子的命算是保住了,但是还需要住好一段时间,进行恢复。

    春梅看到已经花了不少钱,执意要出院。

    冬梅拦住了春梅说:“钱是身外之物,身体要紧,你好好住着,等什么时候,你彻底恢复了,再带着孩子出院。“

    春梅拉着冬梅的手说:“姐姐,我们已经花了不少钱了,种地一年也换不来这么多钱,我还是出院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抚摸着妹妹粗糙的手说:“我从陕北回来的时候,已经给你邮寄了三千五百块钱,这两天就到账了,你好好住院,别有后顾之忧。“

    听到姐姐竟然给自己邮寄了这么多钱,春梅眼泪瞬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从小,她就把姐姐当妈妈一样的跟着。

    现在,姐姐又把自己像她孩子一样照顾着。

    春梅抽泣着说:“三千多块钱都邮寄给了我,你和姐夫,还有两个孩子吃啥,喝啥?“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看着妹妹可怜的表情说:“你姐夫每个月都有工资,我夏天还出去卖冰棍,三千块钱,也就半年时间不到,就赚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春梅羡慕的看着姐姐说:“姐姐,当初卫国来找你,你却没看上,最后你听了家人的话,选择了卫国,现在日子过得幸福快乐,而我却不听家人的话,选择了闫宁那个混蛋,自己选的火坑,自己该遭的罪。“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里,冬梅本想给春梅提出,建议她和闫宁离婚的事情,但是冬梅被后面站着的大哥戳了戳,意思是等春梅健康恢复了,再给她提出来,免得刺激她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冬梅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她只能选择背着春梅,先开一个家庭会议,看到底这件事情要怎么办?

    不一会儿,护士过来换药,指着冬梅给春梅说:“春梅,让你妹妹先让开一点,等我换了药,她再过来。“

    听到护士的话,春梅一愣,看着护士说:“坐在我床边的是我姐姐,我是妹妹。“

    护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看了看皮肤白皙,没有皱纹,富态的冬梅,再看看皮肤粗糙,满脸皱纹,干瘦的春梅,很难想象冬梅是姐姐,而春梅却是妹妹,更不可能知道,冬梅要大春梅八岁。

    没结婚前,春梅原本比冬梅要漂亮的多,她不仅比冬梅白嫩,而且还比冬梅水灵。

    可是,几年的下地劳动,面朝黄土背朝天,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,彻底改变了一个女人的外貌。

    而冬梅由于跟着卫国在城里生活,既不干活,也没什么劳动,更晒不到太阳,所以她的皮肤始终白皙,水嫩。

    春梅换了药之后,只能尴尬的笑笑说:“一个女人,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婚姻,如若婚姻不成功,那么这个女人什么都会失败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春梅的话,心如刀割,后悔自己当初,没有想尽办法让春梅放弃闫宁那个混蛋。

    人年轻的时候,因为没有经历,所以根本不懂爱情和婚姻。

    当她懂了的时候,已经晚了,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境地,春梅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冬梅想想自己,当初生第二孩子娜娜的时候,春梅骑着一辆自行车,把三岁的涛涛给自己带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自己躺在产妇床上,看着妹妹春梅,那如凝脂一样的皮肤,如花儿一样的脸蛋,羡慕至极。

    可是,这才仅仅过去几年,妹妹仿佛就像苍老了几十岁,完全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的妹妹,仅仅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梅把家里的所有人都召集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爸和冬梅妈坐在炕里头,冬梅大哥和大嫂坐在炕边上。

    冬梅弟弟和弟妹坐在炕下面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冬梅则像一个演说家一样,在不大的房子里面,来回的走动,把自己的观点尽量详细的阐述给大家。

    可是,当大家听到冬梅要让春梅和闫宁离婚的时候,竟然没有一个人同意。

    冬梅妈觉得,女人这一辈子必须要忠贞,即使夫妻感情不和,也要凑合着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冬梅爸觉得,闫宁那小子虽然是混蛋,但是经过教育,还是能够改正过来的。

    冬梅大哥觉得,如果让春梅和闫宁离了婚,两个小孩怎么办

    ?

    春梅一个女人怎么能养活两个孩子,总不能看着春梅和两个孩子饿死吧?

    冬梅弟觉得,离婚虽然简单,但是离了婚的春梅,想要再嫁,那就太难了,因为附近方圆百里,农村里,没有一户人家离婚的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离婚男,冬梅这个离婚女,怎么嫁的出去?

    听了大家的观点,冬梅叹了口气,进行一一驳斥。

    首先,母亲说女人一辈子要忠贞,可是,前提是这个男人要爱这个女人,要对这个女人好,女人才值得为他忠贞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男人天天虐待这个女人,并且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和殴打这个女人,何来的忠贞?

    难道女人天生就是贱命,就该忍受这个混蛋一辈子吗?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话,冬梅妈没话说了,表示冬梅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至于冬梅爸,想通过批评和教育来纠正闫宁这个人,冬梅只说了一句话,狗改不了吃屎,闫宁本性是坏的,就算再怎么教育,也无法从骨子里面,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    所以,春梅如果继续和闫宁生活下去,打还会照样挨,虐待还会继续受,甚至还有可能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话,冬梅爸皱起了眉头,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老旱烟,表情凝重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哥担心春梅离婚后,春梅养活不了两个孩子,怕孩子会饿死,冬梅直接指了指在做的所有人说,如果春梅离婚了,难道大家就眼看着春梅饿死吗?

    难道春梅不能回娘家,住在娘家,吃在娘家吗?

    冬梅哥插了一句话说:“冬梅,你见过哪个嫁出去的女人,回来住在娘家的,被外人看见了,我们尹家脸往哪儿搁。“

    冬梅严厉驳斥大哥说:“旁人骂是旁人的事情,我们干嘛要管那么多,活人是活自己,又不是活别人,再说了,谁说嫁出去的女儿,就不能回娘家住了,这些都是些老封建老思想,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,早就该摈弃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了冬梅的话,大哥被说的哑口无言,顺手从口袋里面掏出洋火,拿出了一个卷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弟弟担心春梅嫁不出去,冬梅直接告诉弟弟,说:“离了婚的男人没有,丧偶的男人总有吧,家里穷的娶不起媳妇的男人总有吧,单身汉总有吧,从古至今,只有娶不到老婆的男人,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,何况春梅还这么漂亮,这是个让人发愁的问题吗?“

    冬梅弟弟被冬梅说的瞠目结舌,他仔细想想,姐姐说的每一句话,好像都在理,事实确实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,经过冬梅的一番开导之后,都不再反对春梅离婚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却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春梅离婚。

    最后,冬梅爸说了一段语重心长的话:结婚,离婚都是人生大事,不是过家家,也不是玩游戏,旁人看到的永远都是表象,只有当事人,才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,至于春梅到底和闫宁离不离婚,我们说了只是参考,到底是继续过,还是马上离,我们必须去问春梅,春梅才是当事人,我们都是局外人,所以这个只能,而且必须是,春梅来决定。

    冬梅爸的一番话,算是压制住了场面。

    冬梅也决定,等春梅恢复了元气之后,再去彻彻底底的给她提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冬梅有信心,她觉得自己的妹妹,并不是那种逆来顺受女人,她是有骨气,有见识,果敢的女人。

    同时,冬梅也看到了春梅和闫宁离婚后,春梅好日子的到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