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4章 离婚

正文 第94章 离婚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下午,红彤彤的太阳照射着大地,冬梅和哥哥弟弟,一人骑了一辆自行车,朝着闫村进发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这还是三人第一次同行。

    小的时候,三人的梦想,就是能拥有一辆自行车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小时候的梦想都实现了。

    虽然旧的的梦想已经实现了,可是,三人却都有了自己新的梦想。

    弟弟的梦想是拥有一辆手扶拖拉机,这样,每年到秋收的季节,自己就可以开着手扶拖拉机,去卖自家产的粮食了,而不用拉着笨重的架子车,来来回回。

    而哥哥的梦想,是拥有一辆面包车,那样自己就可以带着一家人,想去哪里,就可以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手扶拖拉机和面包车不菲的价格,身为庄稼汉的两兄弟,只能望而却步,不知道他们的梦想,什么时候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而冬梅的梦想,始终没有变过,就是在单位拥有一份正式的,稳定的,有退休金的工作。

    很快,兄妹三人就骑车到了闫村,他们把车子放到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面,并且用铁链锁好,防止被偷走。

    随后,三人躲藏在附近的麦草垛子里,等待着闫宁的回家。

    据春梅所说,闫宁每天都是早上出去,到处乱逛,不务正业,然后在下午,天快要黑的时候,才会哼着小曲回来。

    可以说,闫宁就是一个标准的逛山,根本没有家庭责任感,也不会肩负起一个做丈夫,做父亲的责任来。

    很快,在太阳落山的时候,兄妹三人终于等到了回来的闫宁。

    和上次相比,这次的闫宁,居然是被用一辆绿色吉普车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大哥嘴里咒骂着:“这个畜生,竟然还能被吉普车给送回来。“

    弟弟气愤的说:“肯定是赢了他钱的人,雇车把他给送回来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则纹丝不动的盯着闫宁,准备等他回到家之后,来一招关门打狗,瓮中捉鳖,好好的教育一番这个社会的败类。

    兄妹三人眼疾手快,就在闫宁进门的一瞬间,三人迅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去的冬梅一把关了大门,并且进行了反锁。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闫宁,在转头看到冬梅,冬梅哥,冬梅弟三人后,吓了一个激灵,嘴里叼着的烟掉了下去说:“你们干什么来了?“

    冬梅上前,一个嘴巴子抽到闫宁的脸上,打的响亮说:“你说我们干什么来了?“

    闫宁被抽了一个趔趄,还没有反应过来,冬梅弟又跳起来一个飞腿,直接把闫宁给踹倒在地说:“你平时是怎么打我姐姐的,今天我就怎么还给你。“

    冬梅本来不想打人的,但是当她看到不务正业的闫宁的一瞬间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内心里面的火气,果断的动了手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,还没有动弹的冬梅哥,看到妹妹和弟弟都打了闫宁,不由的心说,不是走的时候,冬梅还说要以理服人的嘛,怎么这一进来,就劈头盖脸的对闫宁一顿暴打?

    闫宁看到冬梅弟兄们是过来揍自己,他作为一个混混,哪里肯躺着挨揍。

    于是,闫宁一个猛子跳起来,看着身高一米六八的冬梅,和身高一米七四的冬梅弟,丝毫不畏惧的说:“就你们两个,还想揍我,太天真了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闫宁就朝着冬梅一拳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闫宁朝自己打过来的拳,没有丝毫准备,就在她准备挨上一拳的时候,冬梅哥一下子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闫宁的拳头说:“别以为你个子高,就可以欺负我的弟弟妹妹,别忘了他们还有个哥哥。“

    身高一米七八的闫宁看着身高一米八五,强壮无比的冬梅哥,瞬间没有了战斗意志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:“你们想干什么,有话好好说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哥哥抓住了闫宁的拳头,顺势又一个响亮的耳光打了过去,直接打的闫宁口鼻出血,她说:“闫宁,我问你,谁给你的权力,让你一天想打我妹妹,就打我妹妹?“

    闫宁鼻子嘴巴流着鲜血说:“打到的媳妇,揉到的面,我周围的朋友,没有不打媳妇的,他们都好好的,为什么我打媳妇就不行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纂起拳头,狠狠地砸到了闫宁的眼睛上说:“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,怪不得你打春梅打的肆无忌惮,原来你身边都是一群渣男,我告诉你,夫妻之间是平等的,没有卑劣之分,如果你再不把春梅当人,那么你就小心我们三个把你不当人。“

    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,冬梅弟弟就朝着闫宁的肚子上使劲的给了一拳,直接把闫宁给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闫宁痛苦的抱着肚子,大喊道:“爸爸,救命,爸爸救命。“

    这时,闫宁的老爸从后院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被人打到在地,愤怒的上前咒骂着冬梅说:“你们尹家人,凭什么打我儿子,快把我儿子给扶起来?“

    冬梅上前一步,看他是个长辈,便尊敬的对他说:“我们只想教训一下你儿子,让他知道打媳妇是不对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闫宁爸大怒说:“老汉打老婆,天经地义,有什么不对,难道你老汉就没有打过你吗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忍了忍,心说,怪不得闫宁打老婆,原来他有这个老混蛋在教育。

    她冲着闫宁爸说:“城市里面,老公都是珍惜,爱护,保护老婆的,哪里有老公打老婆的“

    闫宁爸恶狠狠的推了冬梅一把说:“闫宁他妈还是被我给打了一辈子的呢,也没见她说个啥,我儿子打媳妇怎么了,难道犯法了吗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怒不可解,心想,怪不得春梅的婆婆去世的那么早,原来都是被这个老混蛋给打死的。

    冬梅直接骂道:“怪不得你儿子不是人,原来他有你这个畜生老爸,简直就是人渣。“

    闫宁爸听到冬梅竟然骂自己,照着冬梅的脸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他的巴掌抽到冬梅的脸上,旁边站着的冬梅弟弟就冲过来,一脚将闫宁爸给放翻在地。

    只见,闫宁爸一屁股坐到地上,头上带的帽子滚到了一边,露出了光亮的秃头。

    闫宁看到自己的老爸被打到在地,他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冲着冬梅扑了过来,大吼道:“你们竟然敢打我爹?“

    冬梅骂到

    :“你敢打春梅,我们就敢打你爹。“

    闫宁本想着冲着最好欺负的冬梅下手,可是他没有想到,冬梅哥始终是冬梅的保护神。

    人高马大的冬梅哥,一把就将闫宁给提溜了起来,然后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摔了个狗吃屎的闫宁,像一只癞皮狗一样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装死。

    而闫宁的父亲,更是把儿子抱在怀里大哭道:“我的儿啊,爸爸为了生下你这个儿子,可是在前面生了八个女儿啊,其中四个送了人,四个留了下来,你要是死了,老爸可就没后了啊。“

    闫宁爸的吼叫声,招惹来了左邻右舍和村子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拥挤在门口,使劲砸着门,试图家里看看闫宁家里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听到外面人声鼎沸,冬梅哥一下怕了说:“该不会闫宁的伙计们过来帮忙了吧,我们要是不跑,待在这里,肯定会被打死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弟弟,顺手从地上抄起了半块转头,高高的举在手上说:“有种你们就进来,进来一个,我拍倒一个。“

    而冬梅则面不改色,心不跳。

    她心想,既然闫宁和他老爸都是那种狗改不了吃屎的人,那么他们的左邻右舍,也一定知道他们的德行。

    与其已经教训了这父子两,不如让他们在大家面前展示展示。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打开了闫宁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只见,村民们像潮水一样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村民们进来,是要帮助闫宁父子的,毕竟他们是一个村。

    可是三人却想错了,当大家看到闫宁和老爸被打倒在地到的时候,纷纷拍手叫好说:“这对父子,平时在村里,无恶不作,今天终于报应了,有人来教训他们了,打的好,打的妙。

    当众人得知来人是春梅的娘家人的时候,纷纷给冬梅爆料,闫宁的恶行。

    原来,从刚结婚第一天,闫宁就开始家暴春梅了。

    今天结婚,明天由于春梅做的饭,给闫宁爸端过去的时候,已经凉了,闫宁就在院子里,砸了春梅的饭碗,然后将春梅一顿暴打。

    当春梅怀着第一个孩子,挺着大肚子,在村口和一堆妇女聊天的时候,闫宁无缘无故的冲过来,就把怀胎十月,挺着大肚子的春梅打倒在地,原因竟然是自己到家,而春梅却没有提前给自己把饭做好。

    一次,村里开会的时候,闫宁冲进会议室,当着全村人的面,暴打了冬梅。

    而且还扯掉了她的上衣,让春梅在所有人面前出丑,让春梅在整个村子的人面前丢人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因为冬梅没有经过他的同意,而私自来参加村委会的全体大会。

    冬梅听着村民们说出的一个个血淋淋的现实,不由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如此被一而再,再而三的羞辱和折磨,还让她怎么在众人面前呆下去,怪不得妹妹要寻短见,要是自己这样被当着众人的面,无缘无故的暴打和羞辱,自己也会寻短见。

    村民们在控诉完闫宁父子的暴行后,纷纷夸赞春梅是个好媳妇。

    她每天起早贪黑的在地里干活,春耕,施肥,播种,浇地,收获

    这些都是男人干的活儿,全部都是春梅一个人在干,可以说是春梅一个人,撑起了这个家庭。

    可是,春梅辛苦了一年,到头来,积攒的那几百块钱,还要被闫宁拿去赌博输掉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冬梅已经听不下去,她不再对躺在地上的闫宁,抱有任何的幻想。

    现在,就一个想法在她的心中徘徊,那就是离婚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