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2章 冬梅送春梅住院

正文 第92章 冬梅送春梅住院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一个猛子从房子跳了出去,直挺挺的面对闫宁。

    闫宁看到有如天降的冬梅,吓了一跳,就连叼在嘴里的烟也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冬梅,语无伦次的说:“姐,你咋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二话不说,上去就给了闫宁一个响亮的耳光说:“我不来,难道让我妹妹死在你家吗?”

    闫宁是村里的小霸王,根本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,就这样被冬梅无缘无故的抽了一巴掌,闫宁一时半会儿还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捂着被抽的通红的脸,愤怒的眼神,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,我当你是姐,就叫你一声姐,我当你不是姐,我根本不把你往我眼里放。“

    闫宁的话还没说完,冬梅又一记响亮的耳光,抽在了闫宁的脸上。

    闫宁还没有做好准备,就被冬梅连抽了两记耳光。

    他怒视着冬梅,就要冲上去揍冬梅。

    面对气势汹汹的闫宁,冬梅不但没有后退,反倒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她用食指指着闫宁的脸,骂道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,老婆孩子都成什么样子,你还在外面乱逛?“

    闫宁本想还冬梅一记耳光的,但是冬梅的气势,完全压制住了闫宁,他在面对眼前这个皮肤白皙,穿着干净,相对农村人来说,甚至时尚的姐姐时,根本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他只敢和冬梅狡辩道:“我怎么不管,饭每天都给她端到炕边上了,还要我干什么?“

    冬梅步步紧逼,指着闫宁的鼻子骂到:“你进去看看,你把春梅和孩子管成了什么样子?

    闫宁无所谓的说道:“怎么样了,不就春梅的肠子露在外面吗?刚出生的孩子瘦点吗?还能怎么样?“

    听到如此不负责任的话,冬梅呵斥他道:“肠子都露在外面了,还不往医院送,难道看着人等死吗?“

    闫宁耸耸肩,一副无辜的表情说:“去医院要钱呢,现在家里面,一分钱没有,怎么给春梅看病?“

    冬梅质问闫宁说:“钱呢,你把钱弄到哪里去了?“

    闫宁撒谎说:“每年的收成,就那么点粮食,卖了换钱,何况今年收成不好,刚够自己人吃的,还哪里有闲钱?“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心说,春梅当初真是眼睛瞎了,才看上这个畜生,不然也不会落魄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冬梅转身朝屋子里面走去,她不想再跟眼前这个无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要把妹妹和孩子送到医院,把春梅病治好,孩子健康之后,她就让春梅和闫宁离婚,然后把春梅给带出去。

    单位的单身汉,娶不到老婆的人多了,不怕春梅找不到汉子嫁。

    冬梅冲进屋子,把东西都收拾好之后,从后院拉了一个架子车出来。

    她先给架子车上铺上棉被,然后再把春梅抱着放到了架子车上,接着猜把刚出生不久的女儿,和两岁的儿子放到了春梅的旁边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农村里面根本没有出租车,也找不到车。

    如果病人要出去医院,只能靠人力架子车往外拉送。

    不像现在,关中的农村,不仅上了柏油路,而且还实现了家家户户都有车。

    冬梅拉着架子车,把绳子往自己肩膀上一挂,然后就拉着春梅和两个孩子出了村子,朝着乡里的卫生院走去。

    闫宁看着冬梅用架子车拉走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,心里默默的一笑,心想,既然你有钱,那么你把我老婆和孩子拉到医院看去。

    想完,闫宁就冲着院子后面,父母住的房子喊着:“爸,我饿了,给我做饭。“

    闫宁是家里的老父母就他一个儿子,所以从小娇生惯养,很不像话。

    闫宁母亲去世的早,就靠他父亲一个人拉扯大了几个孩子。

    听到了儿子的吼叫声,闫宁爸从后面的房子屁颠屁颠的跑了出来,冲着闫宁一笑说:“儿子,今天想吃什么呢,爸爸去给你做。“

    闫宁冷冷的说了句:“就吃臊子面。“

    听到臊子面,闫宁爸一愣说:“别说臊子,鸡蛋都没有了,没法做臊子面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闫宁非常的不悦,一脚将六十多岁的老父亲踹倒在地,冲着他说:“要你能吃,连个臊子面都做不出来。“

    话毕,闫宁便嘴里叼着烟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冬梅拉着春梅和孩子,一路上坡,走了一个多小时,眼看快要到达乡里面,冬梅却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心说,自从跟着卫国进城后,就再没有干过重体力活。

    今天回来,竟然连架子车都拉不动。

    想当年,自己年轻的时候,可是一个人拉着两百斤的重物,行走如飞的呢。

    冬梅坐在地上,歇了歇,然后继续启程。

    等冬梅拉着架子车抵达医院的时候,整个人都虚脱了。

    她汗流浃背,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那么多,赶紧配合医生,把春梅和两个孩子送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医生在检查了春梅的病情后,美美的把冬梅训了一顿,人都这么严重了,现在才送到医院来,要是再晚上几天,可能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同时,医生质问冬梅,春梅的老公呢,为什么没有来?

    冬梅想都没有想,直接回答一声说,春梅没有老公,她的老公死了。

    闻言,医生一愣,再没有责骂冬梅。

    在亲戚们都知道春梅住院后,大家都过来看望春梅。

    而冬梅在安排好照顾春梅的人后,便回到了父母的家。

    通过这几天和春梅的聊天,冬梅对闫宁简直恨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当初,闫宁和春梅谈恋爱的时候,温柔又体贴。

    可是刚一结婚,闫宁就原型鄙陋,隔三差五的爆打冬梅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受了气,更是回家撒在春梅的头上。

    春梅是传统的女性,对于丈夫的家庭暴力,并没有反抗,像广大农村妇女一样,选择了隐忍,希望通过自己的隐忍,来感化丈夫的暴力。

    可是,春梅错了,她的让步和隐忍,不但没有感化到闫宁,反倒让闫宁更加的有恃无恐,更加的变本加厉了,更加的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冬梅要回家去找自己的哥哥和弟弟,集合家里的男人,去闫村,好好的教训闫宁一

    顿,方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