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91章 春梅的遭遇

正文 第91章 春梅的遭遇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带着四个孩子,来到了王雪娥家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雪娥正在收拾卫生。

    她看到冬梅来了,忙把她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雪娥一家的生活习惯,和冬梅家的生活习惯比较相似,都是那种不打麻将,不下馆子,对孩子照顾比较细致的家庭。

    所以冬梅把两个孩子,放到王雪娥家,也是十分的放心。

    王雪娥两口子人都非常的好,尤其是王雪娥的老公王超英,不仅道德高尚,而且还非常的乐于助人。

    当他们两口子,听说了冬梅妹妹春梅的遭遇后,立刻拿出了三百块钱,资助冬梅回老家,好好的给妹妹看病。

    冬梅都不知道怎么感谢王雪娥王超英两口子了,她在道了谢之后,匆匆的赶往了回老家的路。

    从冬梅所在的县城回老家赵家村,至少得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冬梅先从基地门口,坐了下省城的大巴车。

    大巴车在低速上,走走停停,停停修修,走了整整一天,才抵达省城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吃饭的缘故,还是因为其他原因,冬梅严重晕车。

    冬梅不由的心想,要是什么时候,从陕北到省城的车程,能缩短在六个小时以内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样,自己就再也不用忍受长时间坐车和晕车的痛苦了。

    想完,冬梅冲着自己笑了一下,她觉得这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汽车又不是飞机,怎么可能在六个小时以内,抵达省城?

    可是,冬梅没有想到的是,国家的发展,经济的发展,社会的进步,远远超出了冬梅的想象,仅仅六七年后,由于高速的通车,从陕北到省城的时间,直接给缩短到了四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十几年之后,随着动车的通车,从陕北到省城的时间,瞬间被缩短在了两个小时以内。这

    这些伟大的发展和变化,放到冬梅的那个时代,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在抵达省城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冬梅在汽车站附近,找了一个最便宜的旅店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旅店不提供单间,也没有标间,有的只有大通铺,一个铺位一晚上两块钱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身上并没有带巨额的现金,所以她晚上睡的还是比较踏实。

    早上,冬梅在露天的水龙头下,匆匆洗了把脸,就坐上了发往老家县城的大巴车。

    从省城到老家,相比从陕北到省城,距离能近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由于没有高速,并且低速的路况很差,大巴车仍旧走了整整大半天,才抵达了冬梅熟悉的那个车站,三线车站。

    当初,自己第一次出远门,就是跟着卫国从这里走出去的。

    下了车之后,冬梅顾不得休息,快马加鞭的朝尹家村奔去。

    冬梅恨不得三步并作两步,或者直接在背上长出翅膀,飞回家去。

    由于闫村地处偏僻,冬梅只有到达父母的村子之后,骑着家里的自行车,才能抵达闫村。由于通讯的不畅,冬梅爸妈并不知道冬梅要回来。

    当冬梅推开大门走近家里面的时候,冬梅爸妈吃了一惊,完全搞不懂冬梅这个时候是回来干什么?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回来了,高兴的迎了上去,攥着自己大女儿的手说:“冬梅啊,平时你和卫国不都是冬天放假的时候,才回来的吗?怎么现在才秋天,你们就回来了,卫国呢?还有你的两个娃娃呢?“

    冬梅顾不得寒暄,直接问妈妈说:“妈,春梅呢,在医院好一些了没有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一脸诧异,她说:“春梅怎么了?“

    听到妈妈的话,冬梅楞了,心说,难道家里面还不知道春梅的事情吗?

    于是,冬梅又朝着父亲走去。

    由于父亲的耳朵失聪很厉害,冬梅便把嘴巴贴着父亲的耳朵,大声说道:“爸爸,春梅呢,送到医院了没有。“

    同样,父亲也丝毫不知道春梅的情况,他佝偻着身子说:“春梅为什么要去医院,春梅怎么了?“

    瞬间,冬梅傻了,这么大的事情,家里面,竟然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冬梅把春梅写给自己的信,告诉了父母之后,便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,赶往了位于闫村的春梅家里。

    一路上,冬梅越想越气,这么大的事情,人命关天的事情,闫宁自己解决不了,难道也不知道给家里面人说一下,就看着春梅等死吗?

    冬梅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足足骑了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才抵达了闫村。

    春梅家位于闫村的中间位置。

    冬梅把车子直骑到了春梅家门口。

    她扔了车子,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春梅的家里,满院狼藉,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冬梅很难想象,这才是一个刚刚结婚三年时间的家,竟然已经破败到了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闫宁家的院子不大,总共三间土房,一间是厨房,一间是春梅喝闫宁的婚房,一间是闫宁父亲的房子。

    冬梅径直冲进了春梅的房子,眼前的一幕,让冬梅彻底震惊了。

    不大的房子内,卫生差到了极致,一股浓烈的腥臭味,弥漫着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春梅虚弱的躺在炕上的里头,怀里睡着刚出生还没有满月的女儿。

    而春梅才刚两岁的儿子,则脏兮兮的坐在炕头玩耍。

    炕上没有一件像样的被子,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床单和衣服。

    孩子们更是从头脏到尾,满身的污垢。

    冬梅走近了春梅,看到春梅正表情痛苦的闭着眼睛,仿佛在睡觉,又仿佛是在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刚生了孩子的春梅,没有一个人照顾她,只能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更是严重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曾经白皙,漂亮,富态的春梅,现在竟然变的骨瘦如柴,皮肤蜡黄,蓬头垢面……

    冬梅不敢想象眼前的妹妹,曾经是那么爱美和爱干净的一个女孩,现在会被折磨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冬梅试图叫醒春梅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刚靠近春梅,春梅怀里的小婴儿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被婴儿哭闹声吵醒的春梅,从胸前掏出干瘪的塞到了孩子的嘴里,试图让孩子吮吸母乳。

    可是,孩子仍旧哭个不停,显然消瘦

    的春梅是没有奶的。

    接着,春梅又尝试着换了一个塞到了婴儿的嘴里。

    当春梅翻身的那一刻,她看到了站在炕前的姐姐冬梅。

    春梅楞了一下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眼前的姐姐是真的回来了,还是自己在做梦?

    猛然间,冬梅哭着冲过去,抱住了妹妹,大哭着说:“春梅,我的好妹妹,你怎么变成了这么个样子,你老公呢,你公公呢,他们是死人吗,怎么就没有人照顾你?“

    春梅已经没有力气爬起来,她虚弱的抱着冬梅,哭的伤心至极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“闫宁在家不打我就算好的了,还指望着他照顾,根本不可能。“

    冬梅已经哭成了泪人,她把妹妹紧紧的抱在怀里,就像二十几年前,自己抱着刚出生的妹妹一样。

    冬梅哭着说:“既然闫家的人不管你,你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妈妈,弟弟哥哥,他们都在家,他们可以过来照顾你啊。“

    春梅哭着说:“当初我选择闫宁,家里没有一个人同意,我硬是和家里闹翻,嫁给了闫宁,现在,让我回头去找家里,我没有脸面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抚摸着春梅头上,已经锈蚀在头皮上的头发说:“哪个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儿女,哪个哥哥弟弟会坐视妹妹受难而不管,你一直是个聪明人,怎么今天却变的这么糊涂?”

    春梅长大嘴巴哭着说:“反正我不想活了,又何必给家里人添麻烦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傻姑娘,别说傻话,你死了,你的孩子怎么办,你的父母怎么办?你死了,痛苦的不是你一个人,而是周围爱你的所有人。“

    春梅哭泣着,把嗷嗷待哺的女儿抱在怀里,母亲慈爱的眼神看着女儿说:“妈妈舍不得你,可是妈妈真的养不活你了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把哭泣的小婴儿抱在了怀里,看着春梅说:“现在这么好的日子,你没有母乳,难道就养不活孩子吗,县里的奶牛厂就放在那里,交了钱,他们就给送牛奶,怎么能养不活呢?“

    春梅说:“家里全靠我一个人种地,一年也就三百块钱的收入,还全部被闫宁拿去赌博输掉了,你说孩子怎么养活啊?“

    冬梅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百块钱,当即告诉春梅,孩子的牛奶,以后我管了,不让他们闫家人管。

    话毕,冬梅掀开了春梅盖着的被子。

    只见,生了孩子的春梅,下身严重撕裂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缝针,所以到现在也没有痊愈,而那一截子从屁股里面掉出来的肠子,更是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冬梅心疼的看着春梅,告诉春梅既然姐姐回来了,就让她什么都不要想了,当下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医院,把身体治好了,再考虑怎么和闫宁这个败家子离婚?

    听到离婚,春梅傻了,由于西北农村思想的保守,女人凡是出嫁后,便成了男方家的人,无论男方打骂,都不能提离婚,否则就是给家族蒙羞。

    而冬梅跟着卫国出去,已经接受了新思想,妇女不能为丈夫而活,更不能为了家族的荣誉而活,而是要为自己而活,既然跟了这个男人不幸福,那么为什么还要和他继续过下去呢?

    冬梅的思想,严重冲击了春梅保守的思想。

    在春梅的思想里,哪怕闫宁不干农活,不照顾老婆孩子,甚至施暴,春梅都没有想过要和他离婚。

    刚才姐姐的一番话,让春梅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**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男人哼着歌曲,吊儿郎当的从门口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听见闫宁回来了,春梅恐惧的说:“姐姐,不行,你走吧,闫宁回来了,他六亲不认,连自己的父亲都打,我怕她伤害你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闫宁回来了,冬梅更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冬梅根本不怕她,冬梅不仅不走,而且要出去教训这个畜生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