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89章 春梅的来信

正文 第89章 春梅的来信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左手拉着娜娜,右手拉着涛涛,三口人把卫国送到了基地下面的马路上,等待着上山的车。

    卫国依依不舍的看着两个孩子说:“你们好好上学,听妈妈的话,爸爸冬天的时候就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不情愿的说:“现在是夏天,你怎么要冬天的时候才回来啊?“

    娜娜最喜欢跟着哥哥的话说:“就是,爸爸为什么不秋天的时候回来,冬天好远啊。“

    听着两个孩子的话,卫国无奈的说:“这是爸爸的工作,如果爸爸在山上没有工作几天就回来,那谁来挣钱养活你们呢?“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冬梅说:“妈妈啊,妈妈每天出去卖冰棍就能养活我们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卖冰棍,卫国再三叮嘱冬梅说:“照顾孩子重要,关心孩子的健康,注意孩子的学习,远比卖冰棍重要。“

    虽然卫国不同意冬梅出去卖冰棍,可是冬梅却不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她仔细研究了之后发现,虽然自己卖冰棍的时间多了,管教孩子的时间少了,可是孩子们不仅学习成绩没有下降,反而升高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在自己不在的时候,两个孩子竟然慢慢的学会了独立,这个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上车前,卫国冲着冬梅一笑说:“在等我几个月,下次回来的时候,我们就能像老杜家一样,也添置一台十八村的彩电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高兴的额说:“好,夫妻本是同林鸟,你在山上赚钱,我在基地赚钱,等下次回来,一定给孩子们买一个电视。“

    听到下次爸爸回来竟然要给他们买电视,两个孩子高兴的抱在了一起,冲着还没有坐上车的卫国说:“爸爸快去上班吧,秋天的时候别回来,冬天的时候再回来。“

    听着孩子稚气的话语,冬梅和卫国哭笑不得,但是他们还是承诺,下次一定给孩子们买一个电视机。

    卫国走后,暑假也很快就结束了,涛涛和娜娜也开学了。

    冬梅又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卖冰棍生涯。

    相比以前,自己一个人在学校门口孤单的卖冰棍,现在多了宋年媳妇陪自己,冬梅感觉惬意了许多。

    四年级开学的时候,涛涛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。

    班级里面转学来了好多新的同学,而且这些新的同学们,基本上都不会说普通话,并且,当老师问他们父母是谁的时候,他们都说自己是亲戚家的孩子,并不是职工的孩子,甚至连学校里面,这些孩子的哥哥和姐姐,都不敢承认他们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单位规定,双职工只能生一个孩子,而单职工可以生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有好多双职工偷偷的生了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而有好多的单职工,妻子在老家,还没有带出来的时候,已经生了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于是,随着单位房子的增加,职工们慢慢都分配了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条件允许了,所以大家都自己留在农村的老婆和孩子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,由于政策的原因,那个被隐藏的孩子,始终没有身份,只能假冒亲戚的孩子,存在于单位之中。

    涛涛在开学的时候,很快又认识了好多新朋友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有老杜家的孩子杜鹃,自称年龄比涛涛大两岁的孩子南旺,还有几个新来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最让涛涛惊奇的是,班级里第一次来了非单位子弟的孩子,他叫罗海涛,是附近山上流浪村民的孩子。

    由于罗海涛父母的不是本地村民,所以他们的孩子,进不了村里的学校,便来单位基地的子弟小学申请,没有想到子弟学校,竟然破裂收留了罗海涛,还有他的妹妹罗海燕,弟弟罗海波三个小孩。

    由于罗海涛上学比所有同学都要晚好几年,所以他虽然在四年级,可是年龄要比大家大很多,自然身高也就高过大家更多,就凭借着个优势,张老师让罗海涛当了涛涛班级的班长。

    相比三年的时候,整个四年级的同学,扩充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由于老师不够用,但是又招聘不来新的老师。

    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单位只能从前线的一线工人里面找寻,凡是有点文化的,或者写字写的比较好的,通过简单的考核,便成为子弟学校的一名老师。

    由于一线工人的素质普遍较低,所以在他们有幸当了教书育人的老师之后,便给后来的学生挨打事件埋下了伏笔,种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黄土高原的天气变化很快,暑假结束没有多久,刚进入九月份,温度就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感慨,这里的天气没有春天和秋天,而是夏天和冬天直接过度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渐冷,冬梅的冰棍明显卖不动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她只能休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歇下来的冬梅算了笔帐,就自己卖这个不起眼的冰棍,五个多月下来,都赚了差不多快一千五百块钱,更别提其他的生意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大家都以有一份稳定的,旱涝保收的,国有企业的,但是收入并不高的工作为荣。

    冬梅也曾经坚决的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可是通过卖冰棍,冬梅发现,这个不起眼,被大家看不起,甚至嘲笑的工作,一个月下来,收入随便就能超过一个普通的后勤工人。

    要是好点,甚至能赶上前线的工人工资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不由的想到了开商店的,开饭馆的,卖水果的,卖小吃的等等,那些人的收入,相比普通的工人,肯定更高的离谱。

    所以,冬梅心中不由的开始幻想起了创业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冬梅的妹妹春梅的一封来信彻底打破了冬梅的平静。

    休息下来的冬梅,每天百无聊赖,除了接送孩子上学,照顾孩子吃饭,就是呆在家里面看看小说和报纸。

    他本想着,用自己赚的那一千五百块钱和卫国拿回来的三千块钱,再添上五百快钱,就能给卫国弟弟保国去开诊所了。

    然后,等冬天卫国回来的时候,再拿两三千块钱回来,随便从其中抽出一千块钱,就能给家里添置一个电视。

    可是,春梅的来信,却无情的打破了冬梅的这个憧憬。

    这天,冬梅无缘无故的感觉手心痒痒的厉害,她不由得在内心里面告诉自己,是不是卫国要回来了,或者是哪个亲戚要过来找自己了?

    因为冬梅发现,每次只要自己手心痒痒,那么一定是有老家的人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一天都没有出去,宁是呆在家里面等待,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出去,老家过来人了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等了一天,一个亲戚也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但是,在下午的时候,冬梅又在墙角看到了蜘蛛。

    冬梅还有个奇怪的发现,那便是发现自己,每次看到蜘蛛,无论是在什么地方看到,一定能够收到别人写给自己的信。

    在那个电话稀少,没有手机,没有qq,更没有微信的年代,冬梅只能通过这种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东西,来判断信息的传递。

    这时,放学了回来的涛涛和娜娜也看到了墙角的蜘蛛。

    涛涛忙大喊一声:“害虫,我们快打死它。“

    娜娜也在旁边随身附和着说:“打死它,打死它。“

    当两个孩子找来扫主和簸箕,准备打死这只可怜的蜘蛛的时候,外面的大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邮递员在外面高声喊着:“尹冬梅,你的信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心说:“我的天呐,这也太准了吧,每次看到蜘蛛,都会有自己的信过来,这次也不例外啊。“

    于是,冬梅赶紧阻止了两个孩子伤害蜘蛛说:“别动,妈妈的信来了,快去外面给妈妈拿回来。“

    闻言,两个孩子冲出了门外,去给冬梅拿信去了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轻轻的走过去,将那只蜘蛛放到了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那只逃跑的蜘蛛,心想,到底是谁的信呢?

    这时,涛涛拿着信冲了进来,看着妈妈说:“妈妈,你的信?“

    冬梅接过信,赶忙看着上面的署名,只见“尹春梅”三个字清晰的出现在了信上。

    看到是妹妹的信,冬梅高兴的想,春梅的大儿子几年前出生了,现在她的第二个孩子应该也出生了,春梅给自己写信,是不是来报喜的?

    冬梅喜笑颜开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信。

    只见,两张写的密密麻麻的信纸出现在了冬梅的眼前。

    而且,信纸上斑斑点点,好像是被浸了水,又好像是泪珠滴到了信纸上。

    冬梅怀着好奇的心里,开始了阅读。

    随着阅读的深入,冬梅原本笑着如花儿一样的脸蛋,开始变的平静,紧接着平静的脸蛋上,眉毛又皱了起来,到最后,冬梅的表情竟然狰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读完信,冬梅愤怒的将信扔到了地上,咬着牙,眼泪顺着眼眶里面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初妹妹春梅作为村里最漂亮的女孩,什么老师,干部,牙医,工人都过来提亲,可是她偏偏都看不上,就看上了那个二流子闫宁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自己选择的恶果,自己打掉牙往肚子里面咽了。

    闫宁难改二流子的本性,不仅不劳动,一个子都给家里面拿不回去,而且还打骂春梅。

    现在,春梅因为生第二个孩子,肠子都漏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面对这么严重的,随时可以夺命的病情,闫家竟然没有人管,更没有钱去医院治疗,难道就让人躺在床上等死吗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