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86章 “狗咬仗”

正文 第86章 “狗咬仗”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转眼几天过去了,卫国上班的日子马上又要到了。

    卫国感慨每次回家轮休的日子,总是过的这么快,还没有感觉,就要结束。

    而每次上班的日子,却慢到不行,简直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冬梅也感慨,虽然嫁给了卫国,可是却感觉跟没嫁人,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带孩子自己一个人来,干活自己一个人来,照顾家里自己一个人来,几乎什么都是自己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冬梅很难体会到那种被丈夫保护和宠幸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,卫国每几个月,有一次回家休假的机会,但是假期也少的可怜。

    卫国每一年的休假天数,基本都是能用手指头算的过来的。

    冬梅感慨,什么时候才能像别人正常夫妻一样,吃饭在一起,干活在一起,睡觉在一起,照顾孩子也在一起?

    夫妻两人,天天可以见到,不用两人相隔天涯,想念的时候,只能在晚上对着月亮思量。

    思量完,冬梅和卫国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了一起,互相深情的看着对方,千万个不舍。

    情到深处,卫国闭住了眼睛,伸长了嘴巴。

    而冬梅也闭住了眼睛,等着卫国的热情的轻吻在自己的红唇之上。

    可是,就当两人的嘴刚挨到一起的时候,门被一脚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涛涛兴奋的抱着一个很大的,新鲜的向日葵跑了进来说:“妈妈,爸爸,最新鲜的向日葵,我们块来一起嗑瓜子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的声音,冬梅赶忙推开了卫国,然后害羞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涛涛说:“妈妈不是都已经教过你了吗,凡是进来的时候,都要先敲门,这是礼貌问题,你怎么又忘了?“

    涛涛把自己刚摘下来的向日葵放到桌子上,用手抹掉掉上面的杂质说:“我怕向日葵不新鲜了,所以就冲进来了。“

    旁边,被冬梅差点推倒的卫国,踉跄的站了起来说:“涛涛,刚才没有看到什么吧?“

    其实,刚才涛涛在进来的时候,已经看到了爸爸妈妈在亲嘴,但是他还是机灵的说:“什么都没有看见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说什么都没有看到,冬梅才松了一口气,心说,还好孩子没有看到大人在干坏事。

    不然,模仿能力很强的孩子,指不定哪天和同班的女孩子尝试呢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还没有彻底放松下来的时候,涛涛却一边刨着瓜子壳,一边对爸爸妈妈说:“爸爸妈妈快吃瓜子吧,你们刚才狗咬仗,我真的没有看到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和冬梅都傻了。

    以前,在别人家看电视的时候,凡是电视里面出现男女主人公接吻的镜头,冬梅和卫国都会教育孩子说,这个是狗咬仗,是非常不好的行为,小孩子一定要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而孩子也言听计从,每当看到接吻的镜头时,都会用手捂住眼睛,然后说:“又在狗咬仗,不能看,不能看。“

    可是,今天自己在和卫国狗咬仗的时候,却被涛涛给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冬梅想,孩子一定看到了自己和卫国的接吻,不然孩子为什么会说狗咬仗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刚才放松的心情,突然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千万个后悔,真不应该在没有关好门的情况下,就和孩子他爸干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以后一定要先把门反锁了,然后再接吻。

    涛涛把新鲜的瓜子剥好后,塞到了爸爸和妈妈的口袋里面说:“爸爸妈妈,你们快吃啊,这是我的劳动成果,你们吃了,我就很有成就感。“

    看到孩子的热心,冬梅和卫国只能装作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他们假装淡定的笑笑说:“孩子别着急,我们这就吃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和卫国就吃起了涛涛剥的瓜子。

    可是,吃着瓜子,冬梅越想越不对劲,她问涛涛说:“涛涛,你说这向日葵是你的劳动成果,意思是你在春天的时候,种了瓜子进去,然后现在马上秋天了,你收获了果实?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哈哈大笑说:“我又不是农夫,而且我也不会种向日葵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纳闷的问:“那你为什么说这个是你的劳动成果?“

    涛涛笑笑,露出朝外龅起的牙齿说:“我将向日葵的杆子掰断,然后再将向日葵摘下来,拿回来,这就是我的劳动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紧问:“涛涛,你告诉妈妈,你的这个向日葵是哪里来的,该不会是偷摘别人家的吧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心想,这个卫国,偷了鱼之后,果然给孩子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。

    这不,孩子竟然偷摘人家的向日葵。

    闻言,涛涛顿了顿,然后镇定的说:“没有啊,我是摘的野生向日葵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相信的说:“胡说,向日葵哪里有野生的,都是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种出来的,老实交代,这个向日葵是不是偷来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摇摇头说:“没有,这个向日葵是路边的,没有管,也没有人要,所以我才摘下来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是路边的向日葵,不是庄稼地里的向日葵,冬梅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心说,还好卫国的偷鱼行为,没有影响到孩子,不然后果可不堪设想啊。

    想完,冬梅和卫国,便跟着孩子将那颗向日葵吃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看到爸爸妈妈吃完了自己摘的向日葵,涛涛高兴的笑着,一边打扫卫生,一边说:“如果爸爸妈妈喜欢吃向日葵,我每天都过去给你们摘。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路边有那么多向日葵吗?“

    冬梅地话,似乎问住了涛涛,他犹豫了一下说:“好像有吧……应该有吧……“

    涛涛模棱两可的话,让冬梅再次心生疑惑,她对涛涛说:“你出去玩回来了,你妹妹呢?怎么还没有回来?“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外面说:“她在庄稼地里面呢,一会就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皱起了眉头说:“你在路边摘向日葵,娜娜在庄稼地里面,你们到底在什么地方玩耍?“

    冬梅地话刚完,还没等涛涛回答,娜娜就哭哭啼啼的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卫国最喜欢娜娜,他抱住娜娜说:“我的宝贝女儿,你怎么了,谁惹你生气了,你为什么哭呢?“

    对于卫国的偏心,冬梅很看不过去,在她眼里,作为父母,一定要对两个孩子平等,这样孩子才能快乐,健康的成长。

    可是卫国却格外的喜欢娜娜,并不把涛涛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娜娜哭着说:“哥哥偷了向日葵,我也要偷向日葵。“

    听到娜娜揭发了涛涛,冬梅瞬间火冒三丈,指着涛涛说:“涛涛,你给我老实交代,这个向日葵到底是你从路边摘的,还是从老乡家的庄稼地里面摘的?“

    面对妈妈的质问,涛涛胆怯了,一步步退到了墙角,躲在那里,不敢说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