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83章 卫国归家

正文 第83章 卫国归家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暑假快结束的时候,卫国终于从山上轮休回来了。

    车子在基地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卫国算算时间,自己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回家了,除了对孩子的牵挂,就是妻子冬梅的想念了。

    钻一基地院子,一进来就是一个大坡。

    卫国一边顺着大坡往上走,一边心想,自己那皮肤白皙,面容姣好的妻子,此时是不是已经在家里面做好了饭,在等自己回来吃饭呢。

    想完,卫国笑笑,心说,自己又没有飞鸽传书,冬梅怎么能知道自己回来了呢?

    就在卫国上了大坡,左拐,朝着自己家走去的时候,突然看到不远处一个卖冰棍的女人正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卫国大体的看了一眼,心说,还真巧,这个卖冰棍的女子,怎么长的这么像自己的妻子冬梅。

    不过,她肯定不是冬梅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妻子冬梅,天生皮肤白皙,而不远处这个卖冰棍的女子,却皮肤黝黑。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是冬梅呢?

    正当卫国低头朝家里面走的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叫住了自己:“卫国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有个习惯,就是走路的时候,喜欢低着头走路,而且走路的步伐特别快。

    当冬梅叫住卫国的时候,他已经和冬梅擦肩而过了。

    卫国停下了脚步,左看看右看看,心说谁叫我呢,怎么声音还这么熟悉?

    “卫国,你先回家休息,等我卖完冰棍,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妻子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惊,心说,这个卖冰棍的女人,怎么和自己老婆冬梅,说话的声音一模一样,而且她还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做卫国?

    于是,卫国把头拧了过去说:“你谁啊,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    冬梅忙着去把剩下的冰棍卖完,生气的说:“崔卫国,几个月不见,你装什么大尾巴狼?”

    这时,卫国才看清楚了眼前卖冰棍的女子,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妻子尹冬梅。

    可是,原本白皙,漂亮的妻子,怎么变成了眼前这个黑不溜秋,皮肤粗糙的女汉子呢?

    卫国长着大嘴巴说:“冬梅,你怎么变成了这样?”

    冬梅骑上了车子,蹬了一下踏板说:“都已经卖了个月冰棍了,天天风吹日晒的,能不变样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瞬间懂了,原来冬梅背着自己再卖冰棍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冲了上去,想看看自己的老婆,具体变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,马上骑着车子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卫国呆呆的站在原地,心疼的看着远去的妻子,内心里面一阵自责。

    他扪心自问,是不是自己走之前,为了冬梅买户口那五千块钱的事情,和她吵了一架,导致冬梅情感上受了伤,所以才拉下面子去卖冰棍?

    要知道,整个钻一基地,肯拉下面子,冒着被大家唾沫的名义,去卖冰棍的职工家属,也就是冬梅一个。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,哀声叹气的朝着家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卫国一进门,两个孩子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冲上来,不是先拥抱爸爸,而是先把爸爸手里面的包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每次卫国回来,两个孩子都期望着爸爸的包里面,能给他们带回来点零食,哪怕是一瓶健力宝也行。

    可是,当两个孩子将卫国的包翻遍之后,都没有找到一个零食,不由的失望的去拥抱了爸爸。

    拥抱了孩子之后,卫国疼爱的亲了亲孩子,然后才开始过问冬梅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卖冰棍的,为什么要卖冰棍,等等一系列问题。

    下午吃饭前,冬梅终于卖完了那一箱子的冰棍。

    她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回家了,忙出去接过冬梅手里的自行车,有眼色的说:“老婆辛苦了,快坐下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冬梅骑了一天自行车,感觉浑身就像是散架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零钱,然后交给卫国说:“你先帮我数数吧,看今天赚了十几块钱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一分,两分的钱,还是纸币。

    卫国把钱放到了桌子上面说:“先别数钱,你先躺倒床上休息一会在说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摆摆手说:“不行啊,不知道我一天的收入,我根本趟不下去啊,这可是我工作的动力源泉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没法,卫国只能帮冬梅开始了数钱。

    卫国一边数钱,一边对冬梅说:“有我这个男人赚钱就行了,你一个女人家出去赚什么钱,都不怕人家说闲话,在背后骂我卫国没本事,养活不了一家人,让一个女人出去赚钱。”

    冬梅坐在凳子上,伸着懒腰说:“你这是什么话,什么叫养活不了一家人,女人才出去赚钱。我们现在靠着你的钱,温饱是没有问题了,可是我们还没有奔小康啊,我之所以出去工作,就是为了让咱们家庭奔小康,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卫国还是不同意冬梅出去卖冰棍,在他眼里,只有单位的工作,国有企业的工作,女人干着,那才叫体面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卖冰棍之类的工作,那简直就是丢人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把自己这五个月赚的钱,全部从内裤口袋里面拿了出来说:“冬梅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们涨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从上个世纪,九十年代开始,工人的工资开始慢慢的上涨了。

    听到卫国涨工资了,冬梅高兴的说:“涨了几块钱啊?”

    卫国白了冬梅一眼说:“什么叫涨了几块钱啊,那还叫涨工资吗?”

    冬梅坐了起来说:“那就是涨了几十快钱,不会吧,这几年国家经济发展好像没有这么快吧?”

    卫国把兜里的那一叠钱,放到了冬梅的手里说:“我们每个月的工资,直接涨了一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惊讶的说:“我的天呐,那你现在,每个月的工资,已经从三百块钱,涨到四百块钱了?”

    卫国头望着天,假装得意洋洋的说:“那还用问吗?这三千块钱,你拿去吧,不要再为了买户口那五千块钱而纠结了。我们家不是穷人家庭,还是有点钱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卫国得意洋

    洋的样子,冬梅也不甘示弱,他把自己这几个月卖冰棍的钱,全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,冬梅拿出来了几叠子的钱,他们有一分的,一毛的,一块的,两块的,甚至还有五块的,都被冬梅用皮筋牢牢的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把钱递给卫国说:“整整一千块钱,你数数。”

    看到冬梅递给自己的一千块钱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工人,卫国打死也没有想过,小小的一个卖冰棍的,几个月下来,竟然也能赚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卫国长着大嘴巴,看着那些钱说:“真的都是卖冰棍赚的?”

    冬梅严肃的说:“那废话了。难道我一个弱女子,还能出去偷,出去抢去?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将卫国的那三千块钱,和自己的那一千块钱,放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冲着卫国说:“一共四千块钱,够你弟弟保国创业开诊所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还惦记着给小叔子创业的钱,卫国尴尬的笑着说:“现在我一个月四百块钱,一年就是个四千八百块钱,跟五千块钱差不多,你就再别提那五千块钱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到是不想提,就怕某人一直纠结这个问题,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嘿嘿笑着,一副傻乎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默认了冬梅卖冰棍干出的成绩,但是他打心眼里面,还是不想让冬梅出去卖冰棍。

    而只想让她悄悄的呆在家里面,作一个照顾孩子的家庭主妇就行了。

    卫国认为,好像只有这样,才更符合一个西北传统妇女的本质身份。

    晚上,冬梅早早就把两个孩子哄着睡了。

    她舒服的躺在卫国的怀里,给卫国叙述着自己伟大的理想。

    冬梅想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,让家庭成为一个万元户。

    听到万元户,卫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认为冬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一家四口人的吃喝拉散,孩子上学,看病,还有自己父母的养老,都是自己一个儿在负担,就算冬梅做生意干出点成绩,想积攒下一万块钱,那简直可以说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不过,卫国也感慨,现在的日子是越过越好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刚参加工作那阵儿,每个月才发几十块钱,自己省吃俭用,到头来,年底了,才能给家人寄回去几百块钱。

    从新疆回来,在钻二的时候,一个月的工资已经涨到了二百块钱。

    这样,自己才就敢把老婆和孩子从农村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工资已经可以确保一家人的温饱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是,虽然解决了温饱,可是一家人月月都是月光族,大人小孩更是不敢生病,否则就要断粮。

    现在呢,一个月的工资,已经涨到了四百,比自己刚参加工作那阵子,多了十倍还多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不仅能实现整个家庭的温饱了,而且每个月还能积攒下来一部分钱,算是告别了月光一族了。

    讨论完了大人,两人又开始讨论孩子。

    当卫国得知涛涛每天都去找一个叫苟娟的女孩玩耍,并且冬梅想把这个女孩给涛涛定娃娃亲的时候,卫国不由的大惊。

    他追问冬梅,那个小女孩苟娟的父亲,是不是叫做苟洪刚?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是啊。

    卫国又问,苟洪刚的老婆是不是叫段芳芳。

    冬梅说是啊,那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卫国倒吸了一口凉气说,段芳芳是我的初恋女友。

    要是把苟娟给涛涛定娃娃亲,坚决不行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大惊,她说,我不是你的初恋吗?

    怎么段芳芳又成了你的初恋了?

    你给我解释清楚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