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81章 两人的目光,四目相对

正文 第81章 两人的目光,四目相对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就在冬梅犹豫不决的时候,老乡女人冲着走出校门的孩子们高声喊着:“冰棍,可好吃的冰棍,一毛钱一个,一毛钱一个。”

    学生们听到声音,再加上老乡女人的地理位置非常的优越,想吃冰棍的孩子们,像潮水一样涌向了老乡女人。

    而冬梅看着老乡女人的冰棍和冰冻果汁,还有少许的雪糕,奶糕一个个的卖出去,冬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    半晌,冬梅终于鼓起了勇气,冲着熙熙攘攘的学生们喊出了第一声:“卖冰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“棍”字还没有喊出来,冬梅却转身逃跑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了自己所在的自行车,而走进了宋年媳妇的家里,好像在躲着某个人。

    在屋子里面的宋年媳妇,看到冬梅进来了,诧异的说:“冬梅啊,这么快,冰棍就卖完了啊,快坐下,米饭刚做好,你也坐着一块吃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眼神还不断的往外漂着说:“康萍怎么从学校里面出来了?”

    闻言,宋年媳妇懂了,原来冬梅是在躲康萍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当康萍还是家属的时候,两人是最要好的朋友,可是当康萍有了工作,成了工人之后,至此他们的友谊也跟着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冬梅之所见到康萍不好意思,就是因为内心里面仅存着的那点自尊心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卖冰棍的身份被康萍看见,被康萍耻笑,被康萍瞧不起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给冬梅倒了一杯水说:“喝点水,坐着歇歇。最近,康萍的女儿从老家奶奶那里接来了,好像在学校安排读书,她就常常往学校跑着。”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就说呢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安慰冬梅说:“她不就是因为,有个在企业里面当官的老总老公嘛,所以才有了工作,从一个家属,摇身一变,成为了工人阶级,有什么了不起,还看不起咱们家属。”

    冬梅无奈的摇摇头说: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也许别人天生就是个好命的女人吧。”

    感叹完,冬梅看到康萍走了过去,她忙往外走着说:“宋年媳妇,那你忙,我出去卖冰棍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忙说:“别着急啊,干脆在我家把饭吃了,再出去卖冰棍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着急着出去卖冰棍,回了声“恩”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走出去后,大部分的学生已经出了校门,剩下的零零散散的学生,也没有几个买冰棍吃的。

    学校里最后面出来的老师们,更没有几个买冰棍吃的。

    眼看自己错过了,在学校门口卖冰棍的最好时间和机会,冬梅不由的叹了口气,看看自行车后面,满满一箱子,没有卖出去一个冰棍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老乡女人,已经把一箱子的冰棍,卖出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她骄傲的骑着自行车,走到了冬梅的面前,故意揭开了捂着冰棍的棉被,冲着冬梅说:“像我们这些卖冰棍的女人,都是些没本事的女人,没好老公的女人,社会最低层的女人,你一个职工的家属,不好好呆在家里面照顾娃娃,享受生活,跑出来卖什么冰棍?实话告诉你吧,你不就是做生意的料,你根本竞争不过我,你还是回家呆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乡女人就骑着车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老乡女人远去的背影,并没有想反驳她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,相对于自己的生活,老乡女人的生活更加的艰辛,所以冬梅并没有想和她竞争,也不想搅合她的生意。

    在学校门口卖冰棍失败后,冬梅赶紧把自行车骑回了家,因为他还要赶回家去给两个孩子做饭吃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两个孩子看到妈妈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孩子们发现,妈妈骑的自行车后面,还驮着一箱子的冰棍,两个孩子简直高兴的忘记了饥饿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冲过去,打开了冰棍箱盖子,然后从里面拿出冰棍和冰冻果汁,开心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孩子们高兴的样子,之前心里的不快,瞬间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她在内心里面告诉自己,不管自己做生意成功还是失败,只要自己的孩子每天都开心快乐,健康成长,那才是自己最大的成功。

    冬梅阴沉的脸上露出了美的像花一样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冲进了厨房,给孩子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。

    说是丰盛,其实也就是三个人,一人一碗面,只不过面里多加了点菜和肉丁而已。

    但是,对于冬梅和卫国家的经济条件来说,每天能保证这样的伙食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安顿好了两个孩子,冬梅顾不得午休,骑着车子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他要把自己没有卖出去的冰棍尽量卖出去,不然,将剩余的冰棍,储藏在批发部的冰箱里面,是要收储藏费的。

    只见,冬梅冒着大中午的太阳,在基地院子里面到处转着,希望有人能买他的冰棍。

    转完了基地院子,冬梅又去附近的农村,到处跑着卖自己的冰棍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吆喝的生意,永远都是失败的生意。

    冬梅跑了一天,也没有卖出去几个冰棍。

    没法,她只能把箱子里面的冰棍,全部寄放在了批发部里面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把放冰棍的箱子,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时间过长,所以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冰棍都化掉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冬梅劳累了一天,不仅没有盈利,反倒还赔了些钱。

    晚上,回到家里,冬梅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难以入睡。

    她知道,如果按照自己这个样子去卖冰棍,不但挣不来钱,可能还要把自己借来的钱,全部赔进去。

    不行,无论如何,自己得想法子改变自己。

    首先,第一步就是要站出来,不怕周围人的鄙视和嘲笑。

    第二步得喊出去,不怕周围人的异样目光。

    第三步得占据有利地势,不然,根本没有人过来买自己的冰棍。

    第四步得发动关系,认识不认识的,只要知道自己这个家属,在卖冰棍,肥水不流外人田,自己人该买自己人的冰棍吧。

    抱着这些改变,第二天一大早,冬梅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询问涛涛和娜娜,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妈妈,在学校门口卖冰棍,

    而让他们觉得很没有面子,很丢人,并且在老师和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异口同声的说没有。

    孩子们不仅没有感到丢人,反而还感到自豪,因为同学们都羡慕自己有个卖冰棍的妈妈。

    因为那样,自己想吃多少冰棍,就能吃多少冰棍了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心里很高兴,心想,只要自己的行为,没有给两个孩子带来伤害就好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发动两个孩子,让他们告诉身边的同学,如果想吃冰棍的话,就来冬梅阿姨这里来买冰棍。

    因为,冬梅阿姨的冰棍,永远比市面上的冰棍便宜一分钱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听了,高兴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中午放学之前,冬梅早早就来到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由于来的早,大树下的那个有利地势,并没有被老乡女人霸占。

    所以,冬梅就直接把自行车停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而涛涛和娜娜去了学校之后,也没有闲着,不停的给同学们推荐妈妈的冰棍。

    尤其是涛涛,他不仅向自己最好的朋友樊伟,柳涛,常大雷,皮东,宝魁推荐妈妈的冰棍,而且还向老师直接推荐。

    涛涛告诉他们,只要想吃冰棍,就去妈妈那里买冰棍,因为妈妈的冰棍只卖九分钱。

    当冬梅摆好阵势,万事具备的时候,老乡女人才懒洋洋的推着自行车过来了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冬梅占据了自己的有利地势后,黑着脸把自行车推到了冬梅的前面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因为冬梅来的早,而让出这个位置,而是直接霸占。

    老乡女人把自行车停好之后,恶狠狠的对冬梅说:“你以为你来的早,你以为你占据了这个好地方,你以为你脸比我白,你的冰棍就能卖的过我吗,告诉你白日做梦?”

    冬梅没有吭声,她知道老乡女人不容易,卖冰棍也是为了生存。

    可是,老乡女人却变本加厉的说:“我在这里卖冰棍已经三年了,积攒了一批忠实的,可信赖的学生客户,我就不相信,他们会不买我的冰棍,而买你的冰棍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老乡女人的咄咄逼人,冬梅始终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,都是为了生存,都是为了营生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?

    虽然老乡女人气焰嚣张,可是当老乡女人和冬梅站在一起的时候,两人的家当和外在形象,马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冬梅骑着清洗的干干净净的二八加重自行车。

    而老乡女人却骑着一个破旧的,生锈的,满是泥巴的二手自行车。

    冬梅卖冰棍的箱子干净整洁,并且白皙。

    老乡女人卖冰棍的箱子,不仅黑一块,白一块,就连漆也掉光了。

    再看看两人的穿着,冬梅穿的虽然不新,也不时尚,但是永远把衣服洗的干干净净,远远就能闻到一股洗衣粉的清香。

    而老乡女人的衣服至少半个月没有洗了,而且舍身上还有一股浓烈的臭汗味道。

    这样不对等的竞争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很快,学校就放学了,学生们仍旧像潮水一样从学校里面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乡女人看到学生们出来后,朝着冬梅翻了个白眼,意思是,你就看我在你面前表现吧。

    只见,老乡女人很快就吆喝起来了:“冰棍,凉嗖嗖的冰棍,大家快来吃哦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老乡女人吆喝的时候,冬梅也扯开嗓子吆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相比老乡女人浓重的口音和方言,冬梅的普通话,听上去更加的悦耳。

    她吆喝道:“卖冰棍,卖冰棍,好吃不贵,解渴消暑,降温去汗,晶莹剔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出口成章的吆喝,老乡女人一愣,心说这女人,昨天还害羞的开不了口,今天怎么这么自然大方,到底是谁开导了她?

    只见,当学生们出来后,一眼就分辨出来了冬梅和老乡女人的不同。

    再加上涛涛和娜娜在学校里面的宣传,学生们纷纷冲到了冬梅的跟前,一个接一个的买着冰棍。

    同时,由于冬梅的冰棍比老乡女人的冰棍便宜一分钱,所以冬梅的冰棍卖的异常快,几尽脱销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冬梅冰棍卖的不亦乐乎的时候,突然昨天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康萍和几个老师有说有笑的,从学校门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在看到康萍的那一瞬间,内心里面的羞耻心再次被启动。

    她尴尬而又害羞,深怕康萍看到自己卖冰棍。

    可是,这时的康萍,已经走到了跟前,冬梅知道,自己这个时候已经骑虎难下了。

    她就算跑也跑不掉了,于是她便冲着康萍喊了一声:“卖冰棍了,好吃的冰棍……”

    康萍听到熟悉的声音,不由的把头朝左边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昔日里,和自己无话不谈的冬梅,竟然推着自行车,在学校门口卖冰棍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冬梅,目光也看向了康萍,两人的目光,四目相对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