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80章 卖冰棍

正文 第80章 卖冰棍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冬梅给孩子煮了方便面,照顾着孩子吃完了饭。

    他就骑着那辆新买的二八加重自行车,后面驮着一个木头箱子,木箱子里面塞着棉被,冲向了县里。

    三十岁出头的冬梅,不仅身体好,而且很有力气,他没有花多长时间就把自行车骑到了县里。

    在一个批发冷饮的店铺门口停了下来,冬梅把自行车放到门口,徘徊了半天却不好意思进去。

    她一次次的告诫自己,做生意不丢人,只要是靠着自己的双手,勤劳致富,那就是光荣的。

    在排除了“万难之后”,冬梅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冷饮批发部。

    冷饮店老板看到冬梅走进来后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。

    他看到冬梅皮肤白皙,衣服干净,根本不像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黄土高原,由于风沙很大,在加上气候干燥,所以本地人普遍皮肤很粗糙,不仅黑,而且黑中还泛红。

    所以,老板一眼就看出来了冬梅不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师傅,你是油队的家属吧,进来给孩子批发冷饮?”

    夏天里,常常有有钱的家属,过来给孩子批发些五毛钱以上的雪糕或者是小奶糕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老板根据冬梅的外在和穿着,也判断冬梅是来给孩子批发价格比较高的冷饮的。

    听到老板的话,冬梅有些尴尬,她想说自己是来批发冰棍,然后出去卖冰棍的,又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于是,她便点点头说:“恩,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板高兴的开始给冬梅推荐几款价格比较高的冷饮。

    冬梅虽然听着,可是却非常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吃的起雪糕的毕竟是少数孩子,而大部分的孩子还是吃冰棍的,所以自己还是得以一毛钱的冰棍为主。

    在老板介绍了半天之后,他以非常期待的眼神看着冬梅,希望冬梅可以像其他其他有钱的妇女一样,买些价格高的冷饮回去给孩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冬梅却开口说道:“我想要这个一毛钱的冰棍,白的,和红白相间的,还有两毛钱的冰冻果汁,你给我来上一箱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眼前这个貌似很有钱的油队家属,竟然要买一毛钱的冰棍和两毛钱的冰冻果汁,老板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说:“你给孩子吃这个啊,实话告诉你吧,这些一毛钱的东西,都是凉水勾兑的色素,吃一个两个没事,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,为了孩子的健康,你还是批发这些五毛钱的小奶糕吧,都是奶油,有营养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给冬梅讲了一堆道理,然后满心欢喜的看着冬梅,觉得自己一片好心,冬梅应该会买些小奶糕回去给孩子吃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支支吾吾了半天,却说:“老板,您还是给我来一箱子一毛钱的冰棍和两毛钱的冰冻果汁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板差点一头栽倒在地,心说眼前这个油队家属,怎么这么不开窍呢?

    于是,他又准备给冬梅讲一堆道理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有等他开口,冬梅直接说道:“老板,我批发冷饮不是为了冻在冰箱里面,给孩子吃的,我是去学校门口卖冰棍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板咽了一口吐沫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皮肤白皙,长相端庄漂亮的女人,竟然要像一个乡巴佬一样,去学校门口卖冰棍?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尤其是在西北偏僻的黄土高原,大家还是普遍看不起做小生意的人。

    大家普遍认为,只有活不下去的人,没有本事的人,才会去做小生意,更别提卖冰棍这种有辱身份的小生意了。

    话毕,冬梅走出去,把绑在车子后面的那个木头箱子搬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打开后,放到了老板的面前说:“你是搞批发的,哪种冰棍和冰冻果汁卖的好,您一定知道,您就往里面看着装吧,完了我把钱给您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就从一只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堆皱皱巴巴的零钱。

    老板表情差异的摇摇头,然后把平时卖的比较好的一些冰棍和冰冻果汁都装进了木箱子里面。

    他在走的时候,还不忘提醒冬梅,一定要把冰棍用棉被捂好,而且卖冰棍的时候,尽量把自行车停在阴凉的地方,不要让太阳直射木箱子。

    不然,棉被就会起到反作用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出去的着急,她并没有把老板的话当做一回事儿,而是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了。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冬梅感觉轻松多了,他双脚飞快的踩着自行车,双手稳稳的抓着车把,深怕一不小心把车子给骑翻了,将那一箱子的冰棍给倒掉。

    钻一基地有两个入口,一个是正门,一个是后门。

    冬梅为了避开一些熟悉的人,故意选择了后门。

    可是,从后门进去,却是一个极大的坡。

    而坡上去之后才是平坦的地儿。

    可是,卖冰棍心切的冬梅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,他就像骑赛车一样,直接把车子给骑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一个女人竟然把自行车从这么陡的坡上给骑了上去,旁边几个骑不动,而推着自行车往上走的大老爷们,纷纷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这个女人也太厉害了吧,这么陡峭的坡,竟然直接给骑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比男人还厉害啊,真是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要是放在古代,一定是花木兰和穆桂英级别的女人,真是生错了时代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口气骑到了坡顶,停下来喘了口气,继续往学校门口骑。

    他知道放学和上学算是一个卖冰棍的高峰期,自己必须把握住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否则,今天的生意就算是泡汤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看表,才刚十一点,距离孩子们放学还有五十分钟。

    她心想,多亏自己来的早,所以一定要占据有利地势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骑车抵达学校门口的时候,之前一直在学校门口卖冰棍的那个老乡女人,已经早早就来到了学校门口,并且已经占据了那个最有利的地势,靠近学校门口的一颗大树下。

    那里不仅阴凉,而且还距离学校门口近,并且学生在出校门的时候,一眼就能瞅见。

    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。

    冬

    梅看到那个有利地势被占据了,不由的叹了口气,心说,原本以为自己来的已经够早了,没有想到还有比自己来的更早的。

    而那个卖冰棍的女人,在看到冬梅骑着车子过来后,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她只以为冬梅是一个骑车路过的油队家属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看到冬梅车子后面驮着的,那个熟悉的白色箱子的时候,不由的大惊,心说,不好,竟然来了竞争对手,这分明就是要抢自己的生意。

    女人一边把车子往大树底下挪了挪,表示自己已经占据了这里,你不要过来后,一边突然从口袋里面拿出了粉底盒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,粉底盒还是非常简陋和山寨的。

    女人虽然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子,可是相比冬梅这个三十岁的女人,老乡女人不论是皮肤和外貌,看上去都比冬梅要老很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那一张脸,不仅粗糙,而且还很黑。

    老乡女人之所以要从口袋里面拿出粉底盒,怕的就是担心学生们再看到皮肤白皙,面容姣好的冬梅之后,去那个漂亮的阿姨跟前买冰棍,而不来自己这里买冰棍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竞争力,老乡女人,疯狂的往脸上涂抹着粉底。

    其实,老乡女人的粉底,说是粉底的,到还不如说是面粉。

    涂抹到脸上之后,不仅白的夸张,更是白的另类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老乡女人在不停的往脸上涂抹粉底之后,不由的惊了一下,心说有这么夸张吗?

    而冰棍还没有开卖,老乡女人已经摆出了竞争的架势。

    只见她一边涂抹粉底,一边翻着白眼,漂着不远处的冬梅。

    而冬梅并没有在意老乡女人的竞争。

    她觉得做生意嘛,以服务态度和质量,价格见长。

    你卖你的冰棍,我卖我的冰棍,至于孩子们喜欢买谁的冰棍,那是孩子们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,冬梅并没有太过于注重外在。

    这时,住在学校门口附近的宋年媳妇看到门口骑着车子,驮着冰棍箱子的冬梅后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拍了一下冬梅的肩膀说:“冬梅,之前听人说你准备搞生意,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搞起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被宋年媳妇的突然袭击给吓了一跳,她转过身去,看着宋年媳妇说:“我还以为是谁呢,原来是你,竟搞这种突然袭击,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一家和冬梅一家在新疆的时候就认识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和宋年有一双儿女,宋静和宋娜。

    宋静和冬梅的女儿崔娜在一个班,而宋娜则比崔涛大一岁,自然也就高一级了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永远带着一副高度数的眼镜。

    她一边揭开冬梅车子后面的箱子,一边说:“原来他们说的,你准备搞生意,是在卖冰棍啊,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跟着老周修鞋呢?”

    冬梅顺手从箱子里面拿出来了一袋冰冻果汁,递到宋年媳妇的手里说:“大家都传老周是流氓,我哪里还敢跟着他学修鞋,所以干脆就卖冰棍了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看到冬梅给自己的是两毛钱的冰冻果汁,推辞着说:“冰冻果汁太贵了,你干脆给我个一毛钱的冰棍解解渴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从箱子里面,拿出来一个,据说卖的比较好的双色冰棍递给了宋年媳妇说:“这个冰棍不错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接过双色冰棍,在嘴里溪流着说:“冬梅啊,你真行,说干就干,其实我也想搞点生意,但是就是拉不下这个脸面来,怕其他人看不起自己,在背后说自己闲话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注视着学校门口的动静,一边笑笑说:“那有什么,勤劳致富,有什么不好,为什么会被瞧不起,我就不信那个邪,任凭他们家属在背后说闲话去吧,我又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宋年媳妇很快就吃完了手里的冰棍说:“我真佩服你的勇气,敢直接站在这里,当着整个学校的人,和周围的家属面前卖冰棍,要是我,根本不好意思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,太害羞,太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表情平淡的说:“他们爱看看去好了,爱说说去好了,我卖我的冰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放学的铃声突然响了,学生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宋年媳妇看到学生们冲出来后,感觉自己和一个卖冰棍的人站在一起,很拉低自己的身份,于是赶紧找了个借口,跑回了家里,留冬梅一个人站在那里,面对着所有人。

    当学生们一个一个都走出来的时候,冬梅按照计划,准备高声大喊卖冰棍。

    可是,话到嘴边,冬梅却突然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自己害羞,还是自己怕生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