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78章 冬梅开始学

正文 第78章 冬梅开始学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走进厨房,扔掉了那半块羊油,然后张罗着给孩子做一桌子的好饭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放学回来,还没有走进门,就闻到了一股香气,不由的激动的大喊大叫说:“终于有香味了,终于没有膻味了……“

    饭桌上,两个孩子吃的很香,他们边吃边数落妈妈走后,爸爸做的那些难以下咽的饭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两个孩子快乐的表情,心中的乌云渐渐地散去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冬梅问孩子们好吃不好吃?

    孩子们异口同声的说好吃。

    冬梅问孩子们以后还想不想吃这样的饭,孩子们不约而同的说永远都想。

    其实,冬梅给孩子张罗的好饭,无非就是一碗面,然后再加了一个炒鸡蛋和炒土豆丝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简简单单的饭,对孩子们来说,已经是好吃的不能再好吃的饭了。

    吃过饭,冬梅带着两个孩子朝基地下面的河边走去。

    上次,是卫国带着两个孩子去河边找自己,现在,轮到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去河边找卫国了。

    冬梅笑笑,心说,这个大人啊,有时候还不如孩子,真的跟过家家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的卫国,正坐在河边,手里拿着一根水草,一边玩着水,一边看着河道的方向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河水边上的爸爸,忙叫着爸爸的名字,朝着河边冲去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把卫国从河边拽过来后,冬梅看了卫国一眼,没有和卫国说话,卫国也看了冬梅一眼,没有和冬梅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一直冷战了两天。

    直到卫国上班走时,两人才彼此说了一句话,而且还是再见。

    卫国走后,冬梅就开始了找工作的宏伟计划。

    她觉得,只要自己肯出去找,那么工作机会一定很多,不会像单位一样这么死板。

    冬梅首先来到了位于基地门口的饭店。

    她早就听人说过,饭店的生意很好,每到中午的时候,都人满为患,传菜员根本不够用。

    于是,她抱着很大的信心来到了饭店,希望能够得到一份传菜员的工作。

    进饭店前,冬梅信心满满,心说传菜员这个工作,既没有技术含量,也不要求能力,像自己这样一个妇女,应该是没有问题可以胜任的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在给饭店老板说明了来意之后,老板并没有雇佣冬梅,理由是自己的老婆,孩子,妹妹,妹夫都闲着,传菜员完全不缺人。

    冬梅又问清洁工缺人不?

    老板告诉他,清洁工只雇佣上了年纪的老姨,因为工资给的少,所以根本不雇佣年轻人。

    不过,厨房里面的川菜师傅倒是缺一个,问冬梅能否胜任川菜师傅的岗位?

    冬梅从小到大基本没有吃过炒菜,更没有做过炒菜菜,更别提当一个以主打炒为主的川菜主厨了。

    冬梅灰溜溜的走出来饭馆。

    出了饭馆的冬梅,又来到了基地里面的唯一一家私营小卖部,询问老板是否雇佣卖货的?

    老板摇摇头说,小本生意,自己权权负责,根本不缺卖货的。

    出了小卖部,冬梅又尝试去理发馆。

    可是因为没有手艺,并没有得到雇佣。

    就这样,冬梅整整跑了一天,一份工作都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在那个公有制经济为主体,私有制经济少的可怜的黄土高原小镇,找到一份给私人打工的工作,远比冬梅想像的要困难的多。

    晚上,回到家里,冬梅有些垂头丧气,不由的感叹,钱难赚,活难干。

    就在冬梅的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的时候,夜里的一个梦,又重新让冬梅拾起了找工作的决心。

    俗话说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冬梅在夜里的梦,竟然清晰到底梦到了小叔子因为创业没有钱,而坐在地上哭,并且咒骂冬梅说:“都怪你,把给我创业的钱拿去买了户口,现在没有钱,就连小芳也跑了,这一切你得负责。“

    这个梦,把冬梅直接给吓了醒来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反应过来,不断的告诫自己,这不是真的,只是一个梦而已,不要想太多,更不要吓到自己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提醒自己,小叔子身为一个大学生,不会没有出息到那种地步的,因为没钱创业而哭泣,那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又出去找工作了,只不过这次,她把找工作的目标放在了街边的修鞋摊,磨剪子配钥匙,修补房屋漏水,高压管爆米花等等,在当时看来比较低级的工作上。

    冬梅之所以要找这些工作,因为她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。

    首先,自己没有什么一技之长,更没有什么技术。

    而且作为一个女人,自己也没有男人有力气,所以那些收入高的,高大上的工作,根本不是自己的菜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还是从那些比较低级的工作干起吧。

    既然要干这几样工作,那自己就得首先跟人家学学啊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抱着当学徒的想法,首先来到了高压管爆米花师傅跟前。

    爆米花的是一个老头儿,约莫五十来岁,皮肤黝黑,满手的冻疮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冬梅要跟自己学爆米花的时候,不禁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身材高挑,皮肤白皙,浓眉大眼的女人,竟然要干如此危险和粗糙的活,感觉非常不可思议,甚至认为冬梅是故意戏弄自己,所以还没等冬梅拜师,就被老头给回绝了。

    接着,冬梅又来到了磨剪子配钥匙师傅跟前,想跟他学个一招半式,好自己也拉个架子车,做起营生来。

    磨剪子的师傅很聪明,他知道这个市场上,磨剪子配钥匙的仅仅自己一家,如果自己给冬梅教会了,那岂不是给自己培养了一个竞争对手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?

    在这个磨剪子配钥匙的师傅跟前,冬梅再次遭到了无情的拒绝。

    就在冬梅准备放弃这些街边上的小活的时候,补鞋的鞋匠老周看到了冬梅。

    因为冬梅经常来自己这里修鞋和补鞋,所以老周对冬梅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。

    为了招揽生意,老周老远就朝着冬梅喊到:“小尹,补鞋吗?“

    冬梅听到是老周的声音,她看了看自己脚上

    的那双已经很破,还带点跟的女士皮鞋,对老周说:“今天不补鞋,没事了出来溜达下。“

    老周远远的就开始观察冬梅的鞋子,说:“小尹,我看你那鞋的跟上,上次我给你订的铁片快掉了,不行我再给你往牢固的钉一下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有个习惯,凡是新买的皮鞋,第一件事情,就是去老周那里,先给皮鞋的根部,钉上一片铁片,或者是皮子才会穿,因为那样鞋底就不容折坏,更不容易磨损。

    有时候,爱护的好了,一双鞋能穿好几年呢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鞋后跟的那块铁片果然要掉了,于是便来到了老周的跟前。

    老周看到冬梅来了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然后热情的拿出拖鞋,让冬梅换上,然后接过冬梅的女士皮鞋,就开始敲敲打打。

    冬梅仔细观察着老周修鞋的手法,还有他的那些修鞋的工具。

    心里面狐疑的想,如果自己提出想跟他学修鞋,老周会不会像刚才那个磨剪子的师傅一样,担心自己学会了,和他竞争,从而将自己给直接赶走呢?

    就在冬梅犹豫的时候,老周已经很娴熟的往冬梅的鞋底上订了掌。

    冬梅接过鞋,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毛钱给老周说:“那谢谢你了,及时发现我皮鞋上的铁片掉了,不然我还不知道呢。“

    老周看到冬梅要给钱,连忙推辞着说:“你都是老顾客了,还给什么钱,又不是大修,算了算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行,硬是把那一毛钱塞到了老周的手里说:“费了你的一个铁片,怎么能不收费呢?“

    老周虽然表面上推辞,但是手上却接下了那一毛钱说:“那下次你来修鞋,我给你免费。

    说着,老周老实而憨厚的看着冬梅笑脸盈盈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老周实诚的样子,突然打消了心中的胆怯。

    于是,她鼓起勇气问老周说:“周师傅啊,我问你个问题,可以吗?“

    周师傅看着美丽又有气质的冬梅说:“你有什么关于修鞋的问题,随便问。“

    冬梅咳嗽了下,清了清嗓子说:“周师傅,实话告诉你,我想跟你学修鞋。“

    闻言,老周大跌眼镜,看着穿的干干净净,皮肤白皙的冬梅说:“修鞋,补鞋这都是些脏活,虽然不累,可是又脏又臭,像我们这种人干可以,像你这样的工人家属,怎么能干呢?

    冬梅感觉自己被老周抬的很高,不过她看看老周,常年跟一些臭鞋打交道,不仅衣服脏,手脏,就连脸也很脏。

    但是脏归脏,哪里有不付出劳动,就能得到回报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笑了笑说:“都是人干的活吗,虽然脏点,你能干,我也能干,你就收下我这个学徒吧。“

    老周还是感觉冬梅来干这个活不妥,他说:“你是家属,你男人在钻井队上班,按道理不缺钱啊,为什么还要来干这个活呢?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日子虽然过的去,但是孩子都上学了,我一个家属整天呆在家里,也不是个事儿,还不如出来赚点钱,补贴家用呢。“

    老周说:“这个补鞋和修鞋,其实特别简单,只要你能放的下身段,不怕丢人,不怕周围人的嘲笑,我老周保证,你能再一个礼拜之内学会我的所有手艺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到老周答应教自己修鞋了,不由的喜上眉梢说:“周师傅,你放心,等我学会了之后,我不会在这个钻一基地里面修鞋,和你竞争的,我直接去县上修鞋,这样,你放心了吧。“

    老周笑着说:“只要你能学会,哪里修鞋都行,这个钻一基地里面,就我一家修鞋的,有时候还忙不过来的,有你在,刚好服务大众,何乐而不为呢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高兴的坐在了老周的旁边,当即开始了学习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