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77章 工作不易找

正文 第77章 工作不易找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和刘红霞把户口薄攥到手里面,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基地院子的招工办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冬梅伸长脖子边朝里面张望,边对旁边的刘红霞说:“红霞,你说咱两马上就有工作了,你估计会分配到什么工作?“

    刘红霞眼睛看着天空,想了想说:“我想去钻井队工作,这样就能和我老公天天在一起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满意刘红霞的工作,她说:“上了钻井队,虽然天天能和老公在一起,可是孩子怎么办?“

    刘红霞有两个女儿,小的李毛从小在身边长大,大的李娟从小在外婆家长大,所以她觉得孩子怎么都能长大,不用太操心,吃百家饭就行。

    而冬梅却不这样认为,她觉得孩子必须得呆在身边,父母得时常陪着孩子,这样孩子才不会因为缺少爱,而影响到性格的发展。

    刘红霞无所谓的说:“你不管孩子,自然有人替你管呢。对了,你光问我了,你想干个什么工作啊?“

    冬梅不假思索的说:“要是能在供销社当个供销员就好了,你瞧那职业多光荣,多遭人羡慕,还不需要技术含量,整天穿的干干净净,往哪里一站,给人卖货就行了,多好的工作。

    说着,两人就来到了招工办的门口。

    在她们进门的时候,一个大妈突然迎了上来,拦住了两人说:“你们两个妇女,来找谁?

    看到招工办的工作人员,冬梅客气的说:“我们是家属,我老公是钻井队的技术员,她老公是钻井队的队长,我们找你们招工办的科长。“

    听到找科长,大妈半眯着眼睛,伸出手来道:“找他什么事情?有介绍信吗?“

    冬梅把自己的非农业户口薄递到了大妈的手里说:“我们两个家属专门买了城市户口,现在是找科长给我们分配工作的。“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刘红霞说:“我们没有介绍信,我们是来找工作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买了户口,就能分配工作,大妈突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:“之前刚来过几个家属,拿着户口本说要工作,都被我轰走了,这会儿怎么又来了,快走吧,别相信什么有了户口就有了工作,那些都是谣言。“

    听到谣言,冬梅的头猛的一蒙,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说:“我们花了快十年的积蓄,买了户口,就是为了能有份工作,你竟然说这是谣言,不可能吧?“

    大妈突然不耐烦的说:“要是有了户口就有了工作,那整个钻一基地几千家属,大家都买了户口,难道还给每个人都安排工作啊,单位哪里来那么多工作岗位给你们安排,也不动脑子想想?“

    刘红霞不服气的说:“既然有了户口不安排工作,那为什么有的家属买了户口之后,就成功安排了工作呢?“

    大妈一边把两人往出赶,一边说:“谁能给你们安排工作,你们找谁去,不要在这里撒野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刘红霞说什么也不出去,很快三人就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时,听见外面吵闹声的刘科长从办公室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忙上前将三人分开说:“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你们三个女人怎么了,我看都快打到一起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刘红霞看到科长出来了,便把两人的事情告知了刘科长。

    刘科长再听了两人的诉说后,并没有很快拒绝两人,而是讲道理,举例子,说了好多安慰人的话。

    同时,刘科长也让冬梅和刘红霞信服,如果单位的工作那么容易就能得到的话,所有工人都把自己的家属,从老家给带出来了,买户口和安排工作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冬梅和刘红霞,才知道她们被康萍给骗了,买了户口根本不可能如愿得到梦寐以求的工作。

    从招工办出来,冬梅欲哭无泪,她耷拉着脑袋,觉得前途一片渺茫,自己的工作梦再一次被无情的击碎了。

    相比冬梅的绝望,刘红霞反倒看的很开,她虽然可惜那五千块钱,但是只是淡淡的一笑说:“虽然工作没有搞到,但是我们好坏已经是商品粮了呢。“

    相比刘红霞的淡然,冬梅根本平静不下来,这五千块钱,对她和卫国来说真的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这五千块钱,可是他们花了很多年,省吃俭用才积攒下来的钱。

    而且这钱不仅是他们一家生活的保证,更是卫国弟弟保国开诊所创业的钱。

    冬梅原本打算用这笔钱给自己买了户口,得到工作之后,自己和卫国一块赚钱,卫国一年赚四五千,她一年赚两三千,一年下来七八千块钱,怎么着也够保国开诊所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自己将那五千快钱打了水漂,保国可怎么开诊所啊?

    刘红霞之所以没有冬梅那么绝望,这也是由于他和老公李建军的收入所决定的。

    李建军身为队长,收入要比卫国高的多,再加上平时还能搞点额外的钱,所以花了那五千块钱,对刘红霞和李建军的家庭,根本行不成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是冬梅和卫国家庭就不一样了,少了这五千块钱,就会陷入瘫痪。

    冬梅回到家里面,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,坐在床边一声不啃。

    卫国猜测冬梅是吃了闭门羹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在冬梅要买户口之前已经想清楚,即使买了户口,冬梅也不会有单位的工作,可是冬梅不听,非要去买户口,自己拦不住,只能让她去撞南墙,直到冬梅撞的鼻青脸肿,她才能悔改。

    卫国本想安慰冬梅,可是他嘴笨,走到冬梅跟前后,直接问:“冬梅,工作搞定了没有?

    听到卫国的话,冬梅头上如浇了一盆子冷水一样,她后悔的说:“没有,早知道我听你的话了,不然也不回把这么多钱给打水漂。“

    卫国坐到了冬梅的旁边说:“你们女人家都是头发长见识短,这次吃一堑,下次一定要长一智,多听我们男人的话,才不会吃亏上当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卫国的话,感觉非常的膈应,完全不像是安慰和开导自己的话,反倒像是挖苦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自己理亏,于是忍了说:“都是我不好,把你给保国开诊所创业的钱,全部买了户口,打了水漂。“

    卫国听到冬梅道歉的声音,觉得自己的安慰起了作用,于是拍着她的肩膀说:“没事,打了水漂就打了水漂算了,反正你们女人家,也挣不来一分钱,我们男人上

    前线去挣就好了。

    卫国安慰冬梅的话,传到冬梅耳朵里面,完全变了味。

    她觉得卫国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显摆自己有工作,能赚钱养家。

    再也忍不住的冬梅,喉咙哽咽的说:“就你们男人厉害,有正式工作,能赚钱,能养家,我们女人没本事,吃你们的,喝你们的,完了还花你们的……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自暴自弃的话,卫国心里很不爽滋味,心想你做错了事情,我卫国安慰你,给你个台阶下,你不但不下,反倒还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卫国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明天就要上班了,你以后再不要想什么工作的事情了,你是家属,就当好家属就好了,没事整天不要胡思乱想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卫国否定自己的话,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她猛的站了起来说:“你不就是嫌弃我把你给保国开诊所创业的钱买了户口了吗?至于这样调侃和挖苦人吗?“

    卫国看着冬梅愤怒的表情,心说,你做错事情了,不批评你就算了,你竟然还有理了?

    于是,卫国瞪着冬梅说:“我之前就告诉过你,买了户口也不一定有工作,你不听,非要去买户口,这下五千块钱没有了,工作也没有搞到,你高兴了吧?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直戳冬梅的心窝子,她突然想到了自己,自从嫁给卫国后,在农村劳动的日子,伺候他父母的日子,照顾他弟弟和妹妹的日子等等事情。

    卫国不计自己苦劳就算了,现在竟然开始嫌弃自己?

    自己不就是个家属吗,一个没有工作,赚不来钱的女人吗,有必要这样嫌弃吗?

    冬梅猛的哭了出来,看着卫国说:“你要是嫌弃我,你可以去外面找个有工作的女人回来过,我现在就走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把自己衣服口袋翻开,指着里面说:“你看,我没有拿你一分钱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把自己的好心当做驴肝肺,干脆没有理会夺门而出的冬梅,自己也摔开门走了出去,漫无目的的朝着河边走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大人因为买户口的事情,吵的不可开交,互不相让的走了出去,丝毫没有顾及到马上就要放学回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走出去后,心想,按照往常的套路,一般都是半个小时之后,卫国会主动出来找自己,可是今天卫国完全没有按照套路出牌,竟然也跑了出去,而且是一路的疯跑。

    冬梅看自己跑不过卫国,而且两个孩子马上就要放学回来了,还等着吃饭,要是自己走了,卫国也走了,孩子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擦拭了下眼角的眼泪,调转过头,朝着家走去。

    冬梅在回来的路上,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饭店,猛的,她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她想,单位的工作,看来自己是没有希望得到了,既然单位的工作没有办法得到,自己为什么不干点单位以外的工作。

    虽然那样,会被大家看不起,甚至被嘲笑,可是那毕竟是一份工作啊。

    在那个公有制经济占主,私有制经济刚刚萌发的黄土高原小镇上,大家的思想都没有那么超前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,这个世界上,只有公家的,单位的工作才叫做工作,而出去做小生意,打工,那就是丢人,没有本事,或者家里穷的揭不开锅的人才会走那条路。

    所以,大部分的家属,哪怕家里面穷的已经没有米下锅了,仍旧是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她们不出去打工,也不出去做小生意,干等着前线工作的老公,带着每个月几百块钱的工资回来。

    当冬梅走到家的时候,她决定了,不理睬周围人的嘲笑和看不起,甚至是辱骂,她要出去工作,她要出去赚钱养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