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76章 受伤的涛涛脏兮兮的娜娜

正文 第76章 受伤的涛涛脏兮兮的娜娜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站在钻二基地门口,等待了半天也不见长途车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她便靠在了不远处的一个麦草垛子上,想准备休息一会之后,就回到原地等车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冬梅实在是太累了,她在靠在麦草垛子上之后,没有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太阳,照射在冬梅的瓜子脸上,格外的美丽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冬梅,竟然梦见涛涛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梦见,孩子趁着卫国睡着的时候,悄悄的走出来房间,来到了基地下面的河道里。

    就在涛涛靠近河道的一瞬间,整个河道突然涨水,来不及反应的涛涛,就这样被河水给冲走了。

    猛的一声喇叭声,将睡梦中的冬梅吵醒了。

    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冬梅,伸出双手胡乱的抓着周围的麦草垛子,大叫着:“救人了,救人了。“

    “你到底上不上车?“长途汽车上的司机呵斥着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这才反应了过来,自己刚才是在做梦,她连忙给司机招手说:“不好意思,我上车,上车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一边上车,一边轻轻的拍打这自己的脸蛋,告诫自己,刚才只是一个梦,涛涛没事,涛涛没事。

    坐上车后,冬梅从背包里面拿出军用水壶,喝了一大口水,咳嗽了几下后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她心说,藏在大裤衩里面的那五千块钱终于买了户口了,不用再担心钱了。

    她把户口本小心翼翼的从背包里面拿了出来,仔细的端详着上面的每一个字。

    冬梅感觉高兴无比,心说自己终于可以有一份工作了,自己的梦终于要实现了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程,远比来的时候要快速和顺利的多。

    冬梅花了一天半时间,就回到了钻一基地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来到家门口的时候,却发现一个正在玩耍的小孩脸部淤青,鼻子几乎和整张脸平了。

    突然,小孩朝着冬梅高兴的跑了过来,并且嘴里大叫着:“妈妈,妈妈,你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冬梅定睛一看,这个脸部淤青,鼻子和整张脸已经平了的小孩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孩子涛涛。

    冬梅瞪着大眼睛把涛涛抱在了怀里,看着他摔伤的鼻子和脸蛋,心疼的说:“涛涛,妈妈这才走了几天,你的脸蛋和鼻子怎么了?“

    涛涛看到妈妈回来了,已经忘却了疼痛说道:“爸爸带我和娜娜去玩双杠,我不小心从双杠上面给掉下来了,刚好脸着地,就变成这样了。“说着,涛涛的脸上充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涛涛脸上的伤势严重,冬梅很快就想到了几年前,自己在钻二的时候,院子里一个女人的孩子,因为玩双杠,不小心把头给摔了,最后导致脑出血,竟然离开了世界。

    冬梅迅速的拉着涛涛一边往回家走,一边在嘴里咒骂着卫国,一个大男人家干什么吃的,孩子都看不好,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相比冬梅的生气,涛涛一脸笑容的给母亲诉苦说:“妈妈,你可回来了,我和妹妹再也不用吃羊油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羊油,冬梅再次诧异的说:“什么羊油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就是之前,爸爸为了节省钱,没有买黄油,在菜市场花钱买了一块羊油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了起来,之前卫国是在菜市场买了一块羊油,她以为,卫国为了防止孩子冻伤,给孩子擦手的,没有想到他竟然拿羊油给孩子做饭吃。

    冬梅无奈的问道:“你爸爸拿这个羊油给你做什么吃了?“

    听到吃,涛涛脸上立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说:“爸爸炒菜的时候,不用清油,用羊油炒,爸爸做汤面的时候,不放清油,往汤里面放羊油,膻的我和娜娜都吃不进去,可是爸爸还是让我我们吃了,我都快吐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气不打一处来,她知道卫国的节省是出了名了,可是节省也不能在孩子身上节省啊。

    羊油的膻味是很难去除掉的,大人都吃不下去,更不要说嘴比较叼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,卫国是怎么胡乱的带孩子?

    走近家门的冬梅,看到娜娜从里屋走了出来,她不由的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之前穿的干干净净的娜娜,现在竟然浑身上下脏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冬梅皱着眉头看着娜娜,心说卫国这个爸爸是怎么当的,难道也不知道给孩子把衣服洗一下吗?

    走近房子的冬梅,看到卫国正躺在床上睡大觉。

    她二话不说的将他从床上给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睡得迷迷糊糊的卫国,看到冬梅回来了,高兴的说:“你终于回来了,这几天可累死我了。怎么样,户口买到了没有?“

    冬梅没有给卫国好脸,她先是把涛涛拉到了卫国的跟前,质问卫国说:“孩子这鼻子和脸是怎么回事,你给我解释一下?“

    卫国知道自己做错了事,支支吾吾的说:“小孩嘛,磕磕绊绊是很正常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不负责任的话,冬梅立刻火冒三丈的说:“磕磕绊绊,孩子的鼻子都摔的贴在脸上了,你觉得这是磕磕绊绊吗?“

    卫国被说的无言以对,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接着,冬梅又把娜娜拉了过来,指着孩子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样子说:“我走的时候,孩子还穿的干干净净,也就才几天的时间,你瞧孩子成什么样子了,你也不知都给孩子洗洗衣服吗?“

    卫国委屈的说:“娜娜的衣服刚才还干净着呢,这也不知道是出去钻到土里玩了,还是怎么了,一会儿的时间,就搞的这么脏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到卫国还在狡辩,怒斥卫国说:“我看要是哪天我不在了,孩子跟着你,非遭罪不可。“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生气的样子,努力想方设法的调和着气氛说:“你瞧瞧,这不刚买了户口,还没有工作呢,已经变的这么厉害了,要是将来工作了,成为了一名正式工了,那还不吃了我?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从脸上使劲挤出一丝笑容,试图缓解气氛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的努力,丝毫没有得到冬梅的原谅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的背包扔给卫国后,就给娜娜换了一身新衣服,然后带着涛涛去卫生所检查伤势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医疗条件远没有现在这这么先进。

    卫生所的医生在观察完涛涛的伤势

    之后,用手随便的捏了捏,然后问孩子疼不疼?

    涛涛为了能早点回家吃饭不打针,便给医生撒了谎,说一点也不疼。

    医生听到孩子说不疼,便没有重视,告诉冬梅没有事情,让孩子回家多休息就行了。

    在哪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冬梅也没有多问,听到医生说没事,她就带着孩子回家了。

    其实,此时的涛涛,鼻子里的软骨已经严重受伤,只不过由于鼻骨具有高度的可塑性,所以并没有对涛涛的容貌起到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鼻子的受伤,涛涛在伤势痊愈之后,鼻子开始疯狂的变长,变窄,变尖,直到他长大后,第一眼见到他的人,都会被他的鼻子所惊讶到,心说一个中国人,怎么长了个外国人的鼻子?

    就在冬梅拿着户口薄回来的时候,刘红霞也拿着从老家县城买来的户口薄回来了。

    两个家属在高兴之余,一拍即合,当即拿着非农业户口薄去找康萍,希望康萍能带着她们,像她一样的招工,然后成为一名单位的正式工。

    冬梅手里攥着户口薄,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她觉得只要能拥有一份工作,哪怕是个扫马路的,或者是烧锅炉的,她都愿意,必经那是一份工作啊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和刘红霞趁着下班的时间,来到康萍所在的干部楼的时候,却这么也敲不开康萍家的门。

    此时的康萍,正战战兢兢的躲在家里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这个谎言撒大了,哄着冬梅和刘红霞,每人花了那么多钱去买了户口回来,却不能如愿以偿得到工作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敢开门,更不敢面对冬梅和刘红霞两人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冬梅和刘红霞敲了快十分钟,见没有人开门,两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,还被蒙在鼓里,她仍然信心满满的对刘红霞说:“这个康萍,我还想着等工作落实了,请她下馆子搓一顿,竟然不在家。“

    刘红霞也纳闷的说:“这个时间段,按道理都应该下班了啊,怎么康萍没有回来?“

    冬梅按耐不住马上就要拥有工作的兴奋,笑脸盈盈的对刘红霞说:“我们走吧,人家估计正在加班呢。“

    刘红霞一边转头跟着冬梅离开,一边心里纳闷的想,刘红霞单位好像从来不加班啊,今天怎么就加班了呢?

    该不会她在家里不想给我们开门吧?

    躲在家里半天的康萍,听到外面没有声音了,她像只猫一样,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跟前,把耳朵贴到门框上,细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,心说这个两个家属到底走了没有啊?

    突然,就在康萍听的认真的时候,门被一把打开了。

    康照看着趴在门框上的康萍,一脸惊讶的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呢?“

    康萍看到是老公回来了,忙变脸道:“这不正等着你回来,给你做饭呢么。“

    康照一边脱鞋坐下,一边对康萍说:“我刚才回来的时候,在马路上碰见尹冬梅和刘红霞了,她们说刚来家里面找过你,你不在家?“

    闻言,康萍心里一惊,赶紧找着借口说:“刚才我在厨房,水龙头开的太大,没有听见敲门声。“

    康照脱下了鞋子,换上了舒服的拖鞋说:“我看到尹冬梅和刘红霞一人手里面拿了个户口薄,你可千万不要把我走后门拖关系,给你安排工作的事情告诉别人,不然传出去可不得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康萍瞬间紧张了起来,支支吾吾的说:“这种保密的事情,我怎么会乱告诉别人呢,你就放心吧,我不会乱说的。“

    康照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说:“那就好,不然传到上面领导耳朵里面去,我这个乌纱帽可就保不住了。“

    康萍心里面咯噔一下,心说冬梅啊红霞啊,你们可要手下留情,找不到工作不要闹啊,不然把我老公的乌纱帽被摘了,我可就跟着完蛋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