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70章 冷漠的人群

正文 第70章 冷漠的人群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日的暖阳照耀着大地,冬梅和卫国难得一起牵着手散散步。

    一年中,唯有冬休的时间,两个人才能真真正正的生活在一起,过着柴米油盐,照顾孩子的生活。

    冬梅好想永远这样拉着卫国的手,漫步在暖阳下。

    可是,她知道这种“奢侈”的日子,仅仅只有两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开春之后,卫国又要收拾行装,远离孩子和自己,踏上前线工作的岗位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走在旁边的卫国,期望的说:“哎,真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们才能永远的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卫国指了指不远处,太阳底下坐着的许多老年人说:“等我五十五岁退休了,我们就能永远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完,委屈的瘪了瘪嘴,看着不远处那些晒太阳的老年人说:“像他们一样,呆在外面晒太阳吗?”

    卫国认真的点了点头说:“是啊,靠着退休金,每个月就够吃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那些晒太阳的老人,再想想自己的父母,六七十岁了,还要下地干活,如果他们也有退休金的话,便不会那样辛苦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个念头在冬梅心里萌发了,等她老了,她也要过着有退休金的日子,不拖儿女的后退。

    可是,要有退休金的话,前提是自己必须从一个家属过度到单位的工人,这几乎成了冬梅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来来了,卫国上山工作后,冬梅琢磨上了单位院子里面清洁工的活。

    虽然基地里的清洁工,都是零时工,每月拿着很少的工资,可是他们还是有转正的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转正,成为真正的工人阶级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冬梅也要把握。

    于是,她来到了单位的物业管理服务站,申请成为一名清洁工。

    站长打量了下冬梅,和她简单的攀谈了下,站长觉得冬梅看上去很麻利,而且外表时,皮肤白皙,不像是乡下人。

    站长不知道冬梅能否胜任这份工作,但是他还是拿出了文件,和冬梅签了合同,告诉他把户口本和省份证复印一份交给他便好了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当进行到最后一步程序的时候,冬梅简直不敢想象,工作的机会竟然得来的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,自己应该一搬家到钻一基地,就去应聘清洁工的工作啊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把户口本复印件交给站长的时候,站长看着冬梅的农村户口,无奈的对冬梅说:“你怎么是农村户口?”

    冬梅仍然心情很激动的说:“是啊,我从农村出来了,所以是农村户口啊。”

    站长惋惜的说:“那我们这份合同只能作废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到嘴的肉就这样消失了,冬梅哭笑不得的说:“为什么合同要作废,我有力气,能干活,保证把基地里的每一条街道都清扫的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站长面色阴沉,惋惜的说:“单位有规定,只有城市户口才能工作,农村户口不在计划内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内心五味杂成,心情失落到了极点,眼看拥有一份工作的梦想,就要变为现实了,却因为自己的农村户口的原因而失败。

    不由的,冬梅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转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冬梅委屈的哭了一路,她也曾想过买一个城市户口,可是要把农村户口买成城市户口,至少需要五千块钱,那可是卫国不吃不喝几年才能赚到的钱。

    现实逼迫,冬梅再次放弃了变为城市户口的想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学期伊始,涛涛已经上三年级第二个学期了,不知不觉已经在钻一基地里呆了半年。

    中午,涛涛早早来到了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急性子的涛涛几乎从来没有迟到过,每次都是至少提前半个小时来到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,学校看门的老大爷来的比较晚,两点上课,一点五十了学校大门还没有开。

    慢慢的,学校门口的学生已经很多了,而一些低年级的学生好奇的聚集在了学校旁边,一个悬崖跟前。

    而紧挨着悬崖的一小片空地上,一个小洞引起了小朋友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小洞里,时不时的会往出冒着青烟。

    有的小朋友出于好奇,会捡来小石头扔进去,看里面有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其他的小朋友们药也学着样子,都过来往里面扔石头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小洞里不再往出冒青烟。

    这个冒烟的小洞,其实是悬崖下窑洞的烟囱,而小朋友们扔进小洞的石头,直接堵住了烟囱口,影响了窑洞里正在做饭的人。

    黄土高原的窑洞,最早能追溯到四千年前,它分为靠崖式窑洞,下沉式窑洞和独立式窑洞等等。

    而悬崖下的这个窑洞正属于靠崖式窑洞,依山而建,正好把火炕和灶台的烟囱开了学校旁边。

    见到烟囱被小朋友扔进来的石头给堵住了,窑洞里住的单身汉勃然大怒,疯了一般冲出窑洞,顺着半坡爬了上去,抵达了学校门口。

    而扔小石头的孩子们,一看一个满脸铁青,衣衫褴褛的人如饿虎般扑了过来,忙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单身汉没有抓住一个扔石头的小孩,于是他怒火中烧,为了扑灭心中的怒火,便随手从旁边的人群中揪出了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而涛涛刚好从他不远处玩耍的走过,刚好被他揪住。

    单身汉一把抓住涛涛的书包,朝后一拉,不到十岁的涛涛就被拉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涛涛甚至还没有看清楚拉自己书包的人是谁,就被单身汉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面目。

    未满十岁的孩子哪里承受得住一个成年人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涛涛被单身汉的一巴掌给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瘫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解气的单身汉仍旧不放过涛涛,嘴里一边骂着,一边用脚使劲的踢躺在地上,已经晕厥过去的涛涛。

    涛涛被踢的来回翻滚,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涛涛才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涛涛,从地上爬了起来,才知道自己正在被一个陌生人殴打。

    他哭喊着想逃离单身汉的魔爪,可是还没等逃过三步,就被单身汉再次抓着衣领提了回来。

    涛涛心想着面对坏人,只要爸爸才能保护自己,他多么盼望爸爸能突然出现在眼前,打跑这个坏人,可是爸爸却在遥远的山上上班,不要说救他了,就是连家也回不了。

    接着,单身汉对准涛涛的面门,一拳重重的打在了涛涛的额头,涛涛再次被打的晕厥过去,躺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单身汉疯了一样的狂踢涛涛柔软的身体。

    此时,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,看着涛涛被单身汉殴打,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这种殴打行为。

    不远处,比涛涛低两届的李毛,看到了涛涛正在被陌生人殴打,她吓的哭了出来,想帮助涛涛,可是又无能为力,于是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朝涛涛家跑去。

    被殴打了快两分钟,涛涛再一次苏醒过来,只不过此时他站立着,正双手拿着他的书包。

    而单身汉一边抢夺涛涛的书包,一边用脚使劲踹涛涛的肚子。

    涛涛一边哭,一边说:“叔叔,你不要打我了,妈妈给我书包里装了四个苹果,我全部给你,叔叔你别打我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单身汉仍旧不解气,他撕扯着涛涛的书包,嘴里骂着:“把书包给我,我要把你的书包当柴火给烧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哭喊着说:“书包里有我的书和作业,烧了的话,我就没法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单身汉叫嚣着:“把书包给我,不然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涛涛被重重的踢倒在地,可是他仍旧撕扯着自己的书包不放手,哭喊着说:“叔叔,我书包里没有钱,我妈妈从来不给我零花钱,你能等等吗,我去找同学借五毛钱给你,你把书包还给我好吗?”

    单身汉见抢夺不来涛涛的书包,便朝着涛涛的脑袋重重的一脚,瞬间涛涛没有了知觉。

    单身汉抢走了涛涛的书包后,又使劲踩了涛涛两脚,才骂骂咧咧的走开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到下午两点了,娜娜才刚睡午觉醒来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给娜娜拿穿着衣服,一边催促她快点醒来上学。

    此时,门被敲响了,冬梅看到李毛一脸通红,额头上冒着汗水对冬梅说:“阿姨,你快去,一个人正在打涛涛,在学校门口,涛涛都被打晕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顾不得多问,把娜娜锁在家里后,跟着李毛朝学校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而娜娜在听到哥哥被打,看到妈妈跑出去后,害怕的哭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冲到学校门口的冬梅,拨开周围围观的人群,看到自己的孩子嘴里吐着鲜血静静的躺在土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冬梅流着泪,一脸恐惧的抱起自己的孩子,询问周围人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周围人才七嘴八舌的告诉冬梅,悬崖地下看砖瓦厂大门的单身汉,因为被人烟囱扔了石头,而拿涛涛出气,暴打了涛涛。

    冬梅擦拭着眼泪,一边朝医院冲去,一边愤怒着朝着周围的人怒吼:“大家都是有孩子,有血有肉的父母,看到别人的孩子被打,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这种暴力,任凭孩子被打……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朝基地卫生院奔跑,嘴里一边不停的喊着涛涛的名字,生怕涛涛突然断气,就这么睡过去。

    从学校到基地卫生院不过十分钟的路程,冬梅却感觉自己如奔跑了一个世纪,怎么跑也跑不到卫生所。

    她真相自己的脚底下有一双风火轮,这样自己就可以第一时间抵达卫生所,救下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抵达卫生所后,医生使劲掐着涛涛的人中,并且翻开涛涛的瞳孔看了看,告诉冬梅不要太担心,孩子没有生命危险,只是外伤很严重。

    听到孩子没有生命危险,冬梅悬着的心才放下了来一半。

    这次,如果孩子死了,她自己也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涛涛被救醒后,抱着冬梅哭个不停,嘴里不停的喊着:“妈妈救我,我害怕,妈妈救我,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李毛才跑进了卫生所,原来她一直跟在冬梅的后面,担心涛涛哥哥的安全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