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5章 不速之客

正文 第65章 不速之客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给两个孩子擦了擦眼泪,把涛涛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说:“娜娜哭就行了,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也跟着哭,羞不羞。”

    涛涛擦了擦眼泪道:“妈妈,我们没有房子住了,我们还是回钻二,住我们的铁皮房子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安慰涛涛道:“好马不吃回头草,既来之则安之,既然来了,就不怕没房子住。以后别动不动就哭,男儿有泪不轻弹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擦干了眼泪,哽咽了几下说:“记住了妈妈,我以后再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给钢丝床上铺了一片褥子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说:“咱们就在这里等着,看是谁砸了咱们房子的锁子。”

    卫国惆怅的说:“等不是个办法吧,就算咱们等到猴年马月,也不一定能等到刚才占咱们房子的人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门上的钥匙说:“既然刚才他能一脚踹开,现在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脚踹开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和李建军面面相觑,半晌,两人眉头绽开道:“是啊,为什么不把它踹开,重姓占领呢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拉着床腿,把床脱到了一边,摆出了一副助跑的姿势,准备一个飞腿踹上去,可是就在开弓的一瞬间,卫国又收了回来,他知道自己个子低,而且非常的瘦,要是一脚踹不开,岂不是当着孩子的面,丢了爸爸的伟大形象。

    卫国摩拳擦掌,看了看李建军道:“建军,这种体力活,还是要你这种粗人干,我是技术员嘛,就干点有技术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指了指门上锁子的地方道:“就往这里踹,这里最薄弱。”

    李建军当然知道卫国踹不开们,于是给足卫国面子道:“好,就让我这种只有初中学历的粗人来吧。”

    势大力沉的李建军只用了一脚,就踹开了门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两人发现没有上锁的平房,也被锁上了一个铜黄色的大锁子,于是百分之百的确定,一定是有人占了他们的房子。

    在踹开第二道门之后,一家人把门口的东西都搬了进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涛涛和娜娜在门口留守看门,卫国冬梅李建军,还有叫过来的王超英,四人快马加鞭的从大卡车上往房子里搬着东西。

    搬了一下午,终于把所有的东西放进了新家。

    而两个孩子的任务,出了看门之外,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,就是寻找最近的水源和公共厕所。

    由于那时的平房没有自来水,也没有卫生间,所以寻找水龙头和公共厕所成了一项必须要干的事情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分头行动,涛涛负责平房区北边的区域,娜娜负责平房区南边的区域。

    涛涛几乎是一路小跑着,很快就跑遍了北边的平房区,终于在接壤的楼房区,找到一个公共厕所,但是他没有找到自来水水龙头。

    而娜娜一边朝南边片区走,一边玩,幸运的是,娜娜走了不到十分钟,就在南边平房区的尽头,找到了一个公共水龙头。

    一下午没有喝水的娜娜,刚好非常的口渴,于是打开水龙头,把嘴巴凑上去,抱着水龙头喝了个饱。

    娜娜原本干裂的嘴唇,在甘泉的滋润下,很快恢复了湿润,她原地走了一圈,然后朝后面大声喊着:“爸爸,妈妈,哥哥,这里有水,快过来喝水,可好喝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连续喊了三分钟,因为娜娜太小,声音也不,见到没有人回复,她继续朝南走,寻找着公共厕所。

    她下了一个楼梯,走进了南边的大坑,这个坑里也是一个平房的聚集地。

    进了坑里,娜娜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写着男女的房子,她高兴的跑了过去,走进去看了看,果然是一个公共厕所,圆满完成任务的娜娜竟然比涛涛提前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有了水,再加上从钻一带过来的液化气和炉子,冬梅从面袋子里挖出了一大碗的面粉,给大家作着拉条子。

    见状,李建军和王超英拉着卫国一家子去个子的家里吃饭,可是冬梅为了表示对两人的谢意,死活不肯去,而且要亲自下厨,给他们一人作一碗拉条子。

    虽然搬了一天家的冬梅已经很累了,可是看看身在其中的砖瓦房,就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。

    由于李建军爱喝酒,滴酒不沾的卫国特意跑到商店,买了一瓶扳倒井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冬梅的拉条子很快就作了出来,虽然没有菜,也没有任何的肉,但是在冬梅的油盐酱醋和辣子的调制下,一碗干伴的拉条子,也吃起来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正在大家吃的高兴无比的时候,一个陌生的老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吃完面,给大家舀着面汤喝的冬梅,看到一个瘦小的老头走了进来,她忙迎了上去道:“师傅你好,是隔壁的邻居吧,快进来坐,刚好我们吃饭,你也来一碗拉条子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表情严肃,一脸的不悦,对着冬梅摆摆手说:“好家伙,家具都搬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客气的笑笑说:“是啊,今天下午搬了一下午呢,可把人给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看了看卫国,又看了看李建国道:“这门,是你们两谁踹开的?”

    相信原汤克原食的李建国,有滋有味的喝着面汤说:“师傅,我踹开的,这门不结实,一脚就给踹开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老头表情更加的不悦,道:“你们倒是厉害,想踹就踹,经过我的允许了没有?”

    旁边已经喝完面汤的卫国听着话不对,站起来说:“师傅您好,请问您是这隔壁的邻居,还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背着手,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眉头皱着说:“我是这家房子的主人,你们踹开的这锁子,就是我锁上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此话,刚才还礼貌尊敬的冬梅瞬间变了脸,道:“刚还说锁子是谁锁上的,老师傅,你这速度还快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也不客气道:“房子这么紧张,不快速点能行嘛?就算我再快,也被您们给占了。”

    迎上来的卫国,道:“你这速度确实快,一个小时的功夫就把锁子给锁上了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看卫国迎了上来,后退了一步说:“我从山上下来,端直就过来找房子了,不到一个小时就谋下了这个房子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李建国放下了碗筷,擦了擦嘴巴,道:“你这个老头,一点眼色都没有,这一家四口人,都搬进来,难道你还要把他们赶出去不成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看了看坐在地上吃面的两个孩子,然后眼睛在周围的家具上瞟了瞟,说:“我要是有这个本事,还至于站在这里嘛?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说完话,无奈的原地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这时,王超英也站了起来,他不客气的说:“你揣了我们挂的锁,我们不找你事就算好,你还有理进来和大家辩解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摸了摸后脑勺,不服气的说:“你揣了我的锁子,现在还赖我踹你们的锁子,我看你们是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心理很是不悦道:“师傅,你这是贼喊捉贼啊,咱们明事理的人,可不能说瞎话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不甘示弱道:“我年纪大了,不想跟你们大动干戈,要放到我年轻的时候,非好好收拾你们几个年轻后生不可。”

    从瘦小老头的话里,大家都听出了几分火药味。

    卫国越想越气,明明你趁我们搬家的空隙,踹了我们的房子,上了你的锁子,现在反过来还要收拾我们,于是卫国攥着拳头说:“老师,我尊敬你,叫你一声师傅,不尊敬你的时候,你球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头也不是吃素的,他虽然比卫国低,比卫国瘦,但是他也火冒三丈道:“怎么样,你想打架,有本事,咱们一对一的打一架。”

    从瘦小老头的话里能听出来,为了房子,瘦小老头也算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比较高的李建军,比较黑比较胖的王超英都凑了过来,一下子形成了三对一的局势。

    俗话说拳怕少状,更何况一个老头,面对年富力强的三个青年。

    瘦小老头很识相,他后退一步说:“你们牛,你们住吧,我去桥那边的平房区找房子,我惹不起,我还躲不起嘛。”话毕,瘦小老头走到院子的角落,拿起了一个扫把,然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超英看着远去的瘦小老头,好笑的说:“这老头,走就走了么,还顺走咱们一个扫把。”

    卫国长舒了一口气道:“顺就让他顺吧,只要房子是咱们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洗着锅碗瓢盆,一边说:“看来,这人还是要强一点,要是今天就卫国一个在的话,估计老头就不走了,非纠缠到半夜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时,吃完了饭的涛涛不知道从哪里又找来了一把扫把,说:“妈妈,老头没有顺走咱们的扫把,咱们的扫把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卫国接过扫把,仔细的看了看说:“怪了,这扫把就是刚才在商店买的扫把。”

    冬梅也觉得奇怪道:“咱们总共就一个扫把,那刚才瘦小老头拿走的扫把是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|这时,卫国想到了他和李建军刚走进屋子时的情景,院子异常的干净整洁,好像被人打扫过一样,不由的他想,难道,难道这个扫把是老头最早放进院子里的?难道,难道咱们抢占了人家瘦小老头的房子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