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60章 白山洞黑山洞

正文 第60章 白山洞黑山洞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从半山腰下到一半,两个小孩子遇见了准备去钻白山洞和黑山洞的王荣,还有几个高年级同学。

    黑山洞和白山洞是技校院子后面的土山上,最有名的两个山洞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黑山洞就是此洞不见光,从头到尾都是黑的,白山洞就是此洞从头到尾都能见光,都是白的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早就听别的小朋友讲过此二洞,今天有了钻洞的机会,自然不想轻易放过,于是强强告诉涛涛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我半个小时,我把野鸡放到下面,就跑上来,和你们一起钻洞。”

    涛涛和王荣,还有几个小伙伴等待了一会儿之后,强强如约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强强满头大汗,但是不喘气的样子,涛涛不由的佩服起强强矫健的身体素质来。

    涛涛夸赞强强道:“你真厉害,如此来回跑也不累。”

    强强拍拍胸脯,自信满满的说:“那肯定,谁让一会就能吃鸡肉了呢。”

    涛涛好奇的问强强道:“你把那两只鸡放到你家了?”

    问完话的涛涛想,万一老乡过来找鸡,最好不要让鸡出现在自己家附近,否则妈妈知道自己“偷”了老乡的鸡,非被打死不可。

    强强摇摇头道:“没有,我看时间来不及了,便把那两只鸡藏在你家的铁皮房子底下了。”

    铁皮房子一般都在底下垫很高的枕木,这样不仅能防潮,而且还能防水,但同时也是小朋友们藏东西的最好去处。

    闻言,涛涛大吃一惊,心想这强强一点也不傻,甚至很狡猾,把鸡藏在涛涛家屋子地下,到时候出了事,全部都推到涛涛身上。

    想归想,由于涛涛打不过强强,所以只能忍着把话咽到肚子里去,心里面祈祷不要出事。

    王荣是他们的好朋友王平的哥哥,他上四年级,比两个孩子高两个年级,但是个子要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一行人先来到了白山洞,顺着狭窄的空隙钻了进去,从头至尾,一路有惊无险的钻完了整个白山洞。

    涛涛和强强感叹,传说中神乎其神的白山洞,竟然如此简单,于是便主动要求赶快进黑山洞。

    这黑山洞和白山洞相比,径直是大巫见小巫。

    黑山洞从洞口一直黑到洞尾,足足有一千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刚进去的两人还觉得新鲜,黑漆马虎,刺激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摸着墙壁,匍匐着身子前进了两百米,仍然伸手不见五指,而且时不时的还有上坡和下坡,两个孩子不由的开始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在爬到一半的时候,两个小孩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害苦了王荣,他不仅要一边探路,还要一边安慰两个被吓哭的小朋友。

    出了洞口,见到光的那一刻,两个小孩才停止了哭泣,可是他们从上到下,已经成了一个土人,没有一处是不沾土的。

    下午,忙完事情,回到房子的郭兰英,惊奇的看到娜娜竟然在自己家里,而强强竟然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郭兰英很是纳闷,这大门锁的好好的,娜娜是怎么进来的,强强又是怎么出去的?

    她特意查看了下窗子上的铁片,发现铁片间的空隙也容不下一个小孩钻出去,正在郭兰英白死不得其解的时候,一个更另郭兰英生气的事情彻底点燃了郭兰英。

    她看到原本买来给孩子们喝两个月的奶粉,竟然只剩下三分之一,而桌子上,地上,床上,到处都撒着干奶粉,再看看虹虹的嘴巴,郭兰英瞬间懂了。

    怒火中烧的郭兰英,抓起正在看电视的虹虹就是一顿暴打,而站在虹虹旁边的娜娜看到被打的虹虹,果断的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这时,强强就和涛涛钻完洞下山了。

    下山的两人饥肠辘辘,强强先回家找火柴,而涛涛负责看守那两只鸡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强强看到门上的锁子开了,便知道妈妈回来了,于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,以为这样就不会被妈妈发现,可是强强的算盘打错了,自从他下山开始唱那首儿歌的时候,妈妈郭兰英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儿子回来了。

    还没拿到火柴的强强被郭兰英一把逮住,随即就是几巴掌,打的强强直哆嗦。

    郭兰英问道:“老实交代,这门锁的好好的,你是怎么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强强一边抽泣一边说:“从床底下钻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郭兰英俯下身子,探头看了看床底下,果然看到了一个大洞,原来自己和万青糊起来的烟囱口,竟然被强强给捅开了,不由的火冒三丈,从腰间抽出皮带,照着强强的身上便是一顿猛抽道:“让你乱跑,你可知道你把这个洞捅开了,要是半夜有小偷从这个洞钻进来了,我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强强被打的鸡飞狗跳,一边在狭小的铁皮房子里躲闪,一边辩解道:“不是我捅开的,是涛涛捅开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郭兰英打的更狠了,说道:“你捅的就你捅的,还给涛涛身上赖账,他一个外家的孩子,怎么会知道咱们家烟囱的地方,不是你捅的还是谁捅的?”

    强强被打的鬼哭狼嚎,但他仍然辩解道:“真的不是我捅的,是涛涛捅开后钻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一听越是生气,继续打,道:“承认不承认,你今天要是不承认,我非打死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被打的受不了的强强,只能屈打成招,违心的承认是自己捅开的。

    刚走到家门口的涛涛,便听见强强被打的哭喊声,于是判断东窗事发,便果断走进了家门,给妈妈承认错误道:“妈妈,我今天犯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涛涛满身的土,便问:“是不是又钻到土堆里面滚蛋蛋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摇摇头,他知道只要自己承认的话,妈妈一定会打自己,于是一边说,眼泪一边在眼睛里面打转转道:“妈妈,今天,我和强强抓了两只老乡家的鸡,藏在了咱家的房子底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又生气,又好笑,心想这孩子们真是闲的太无聊了,竟然无聊到了抓老乡家的鸡,但是冬梅还是警惕的问:“在哪里抓的?”

    涛涛道:“在半山腰抓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半山腰的鸡,那肯定是老乡家散养的鸡,白天到处乱跑吃虫子,晚上才回去鸡架的。”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说:“我说是老乡家的鸡,可是强强硬说这鸡是野山鸡,便抓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询问道:“把鸡抓回来,放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涛涛走出门外,朝着房子底下指了指,道:“强强把鸡藏在这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赶忙走出去,半蹲着朝房子下面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让冬梅惊讶的是,房子下面什么也没有,她皱着眉头问涛涛道:“你确定把鸡藏在房子下面了吗?”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道:“没问题,是强强藏的,他说藏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冬梅朝着房子地下的空地看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鸡,于是嘴里喃喃的说:“难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?”

    回到屋子,涛涛已经开始哭。

    冬梅没有打孩子,反倒是安慰孩子道:“今天不是你的错,你没有偷,也没有枪,我不会怪你的,但是一会老乡要是找来了,你要主动承担错误,并且要赔偿老乡。”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,擦干了脸上的眼泪。

    晚上,冬梅和涛涛一直等到了十二点,依然没有等到老乡过来找鸡。

    但是冬梅又不知道鸡的主人,不能主动过去道歉赔偿,便忐忑的入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把涛涛脱下的衣服放在技校院子的公用水龙头下面清洗着,这时,马脸精走了过来,直接关掉了冬梅的水龙头,然后拧开了自己的水龙头,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技校院子只有两个公用的水龙头,而这些水的源头便是山上的小溪,由于连续的干旱,水源不断减少,所以当两个水龙头都开着的时候,水不够大,马脸精便霸气的关掉了冬梅的水龙头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马脸精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,自知不是她的对手,便没有说什么,继续默默的洗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马脸精搓着衣服,顺后提溜过来冬梅的洗衣粉,狠劲的抓了一把,然后用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没有说话,继续忍了。

    不想马脸精越来越过分,她竟然要求冬梅把自己盆里的衣服倒出来,把盆子借给马脸精淘洗衣服。

    冬梅自然不想把马上就要洗好的衣服倒出来弄脏,便没有理会她。

    不曾想,马脸精竟然过来强行倒冬梅的衣服,显然这次马脸精是有备而来,专门找事的。

    冬梅自小在学校的体育队训练,她个子高,身体也不差,面对马脸精的挑衅,忍无可忍,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你推我搡,不由的便抱在了一起,摔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个子高,练过体育,可是依然抵不过马脸精的膀大腰圆,不一会,冬梅便败下阵来,被马脸精摔的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冬梅心想卫国常常教她,好汉不吃眼前亏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便果断的端起自己的洗衣盆逃走了。

    胜利了的马脸精得意忘形,看着冬梅逃跑的背影骂道:“你个碎女子,还敢得罪我,这次是警告你,下次再让我遇见你,哼哼,我这拳头可不是吃素的。”话毕,马脸精揉搓着自己一团肉的拳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