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8章 东边的砖瓦房

正文 第58章 东边的砖瓦房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郭兰英拉着冬梅走到了技校院子的最西边,指着墙后面的一排正在建设的砖瓦房,道:“冬梅,你看,那里正在盖房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郭兰英就为这个事情,冬梅大失所望说:“我早就知道了啊,墙后面施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拉着冬梅找了一个大土包,爬了上去,看着那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工地道:“那砖瓦房盖好了,可是成排成片的平房,听说有五排,每排十户,总共五十多户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知道西边在搞建设,可是并不知道这些房子是要来做什么,她也就没有多在意,刚才听着郭兰英的话,似乎听出了点明堂,她举目远眺,看着那成片的建设用地,有的房子甚至已经完工,安静的坐落在那里。

    郭兰英见冬梅半晌不说话,扯了扯她的衣角说:“冬梅,你怎么不说话,你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,这些房子就是给职工建设的安家房,虽然是平房,可是两室一厅,怎么着,也比咱们的铁皮房子强百倍啊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真想找个望远镜,仔仔细细的瞧瞧墙后面的房子,她对郭兰英说:“你没打听,这些房子都是给那些人住的房子?”

    郭兰英说:“听说房子是给那些还住在八队的职工们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想了想说:“五十户房子,八队现在也没有五十户人家了吧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说:“是啊。所以我说,咱们得找人,看能住进这些砖瓦房不。这些铁皮房子我是住够了,现在还能将就,可是在过几年,孩子长大了,这么小的空间,一家四口人怎么住。”

    冬梅从土包上下来说:“是啊。这住房的机会,咱们得争取,这钻二院子里,已经多少年没有盖过房子,这些砖瓦房,估计是前无故人,后无来者的最后一次盖房子了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拍了一下大腿说:“是啊。无论如何,就算为了我们孩子的将来,也要争取这次房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你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道:“虽然八队没有五十户人家,可是除了八队的人,争取这房子的人,还有半山腰住的人,住在招待所等待的老工人家属,刚结婚没房子的小青年,许多把老婆孩子放在老家,准备往基地接的工人,总之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,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冬梅才理解了刚才郭兰英的焦急和紧张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说走就走的郭兰英,问她道:“兰英,你这是去哪里呢?”

    郭兰英说:“我这就去找万青叔叔,看能给帮上忙不,你也别闲着,赶紧去找卫国的老乡饶科长。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掉头示意,一边想刚才从饶里家回来,又过去找人家,这也太不把人家当外人了吧。

    忧心忡忡的冬梅回到家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卫国。

    听到有房子下来的卫国,先是一乐,可是马上又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卫国是个老实巴交的人,他平生最怕的事情就是找人,尤其是找领导办事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啥,卫国只要一站在领导跟前,就开始紧张,就开始尴尬,就开始难受,更别提张口让领导帮自己办事了。

    看到一脸表情说不来话的卫国,冬梅心理忐忑不安,刚为卫国调队的事情找了饶里,人家给办了,再为了房子的事情找人家,这也太过了点。

    在房子里沉默了半天,冬梅突然心生一计,她告诉沉默的卫国道:“你先坐着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卫国看着冬梅的背影说:“你该不会又去找饶里帮忙把,我看算了,虽然人家和咱们是老乡,可是凡是都有个度,就不要在麻烦比人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道:“我家男人不顶事,只有女人出马了,不过我不会去找饶里的,我去找基地的物业处。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埋怨自己,卫国叹了口气,默默的从凳子上起来,躺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冬梅走出技校院子,顺着大坡走到了基地的中间,虽然它已经在基地住了两年多,可是却从来没有去过基地的物业处。

    冬梅徘徊在基地里,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到处乱撞,找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基地的物业处。

    没法,冬梅只能硬着头皮到处找人询问。

    一口方言的冬梅在技校院子里还吃的开,因为大家都是家属,所以普遍说着方言,可是来到了基地的中间,这里是主要的办公所在地,所以大家都说普通话,冬梅找了一个路过的大妈,说了好几遍方言,大妈才勉强听懂。

    大妈给冬梅指了指远处一个低矮的平房道:“就是那里,你过去问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不远处的低矮平房,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转来转去,原来物业处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冬梅给大妈道了声谢谢就要走。

    不想冬梅突然被大妈叫住,说:“姑娘,你是准备去物业处打听,曹沟门新盖的平房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疑惑的问:“曹沟门,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大妈指了指山脚下的技校院子道:“就是技校院子西边的那一片空地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恍然大悟,原来技校院子西边盖房的地方叫做曹沟门,可是大妈是怎么知道的,她惊讶的看着大妈道:“是啊,我确实是去打听曹沟门房子的事情的,大妈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大妈无奈的笑了笑说:“我家就住在这物业处的附近,每天早上和下午,物业处的门口都被围的人山人海,水泄不通的,都是来要房子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大惊,她觉得自己和郭兰英已经是最早发现这些新盖的砖瓦房,而且行动最积极的人了,没有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快的人。

    冬梅来到了低矮的平房跟前,平房外面的大门上写着“基地物业处”几个大字,冬梅推开大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大门院子的冬梅,瞬间被震撼了,看似平静的物业处大门内竟然横七竖八的坐着,躺着一大堆的人。

    而物业处办事的房间大门紧锁,上面写着工作时间,早行十点到十一点,下午三点到四点,一天只工作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看来这些在院子里的人,都是打持久战,原地等待的人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这群人里面,有年轻人,也有中年人,还有老年人。

    坐不住的冬梅走上前去,询问一个带着草帽的中年女人道:“大姐,你来这物业处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大姐摘下帽子,半眯着眼睛说:“还能干什么,要房子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客气的说:“哦,这样啊,那您把房子要下了没有?”

    大姐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:“难啊,几千人争这几十个房子,难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问:“那你现在住哪里呢?”

    大姐道:“我去年带着孩子,跟着老汉从农村老家过来的,老汉在钻进队上班,我带着孩子住在招待所,这一住就是一年,再分不下来房子,我看又得带着孩子回老家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不由的同情起大姐的遭遇起来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冬梅又来到了一个年轻人跟前,询问他道:“小伙子,你也是过来要房子的?”

    小伙子很客气,坐了起来,点了跟烟抽着说:“|是啊,我都在物业处这里缠了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问:“那房子缠下了没有?”

    小伙子深深的吸了口烟,然后长长的吐了出来道:“没情况,我老婆都气的回老家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小伙子看着年龄不大,已经结婚了啊?”

    小伙子笑着,露出一口大黑牙道:“都二十四岁了还不大,前几个月刚结的婚。”

    冬梅问:“老婆也是咱单位的吧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说:“咱钻工哪里能在单位找下媳妇,回老家领的,女方就图了能跟咱进城,所以才跟了咱,可是咱没房子,只能带着老婆住在钻井队的野营房,钻井队搬家,老婆也搬家,钻井队关键是没厕所,老婆每次内急的时候,出去上个厕所还要长途跋涉,找一个人迹罕至,没有男同胞的地方,太难为她了,这不,老婆给我发最后通牒了,如果实在单位没房子,她就回老家,婚姻岌岌可危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很是同情小伙子的遭遇,建议他说:“先让你媳妇住在招待所,然后在慢慢找房子呗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叹了口气说道:“咱单职工,又是年轻人,挣的钱自己都不够花,还哪里有多余的钱住招待所。”说完,小伙子又点燃了一根香烟,郁闷的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心情沉重的找了个大石头坐了下来,她盘着腿,想着自己该不该去物业处要房子。

    这时,坐旁边的一个老大爷咳嗽了一声问冬梅道:“孩子,你也是来要房子的?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是啊,我也是要房子的。大爷,你房子要下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大爷很乐观的说:“房子虽然没有要下,但是我想就凭我的老资历,他也该给我分个房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大爷年轻的时候就想把老婆孩子从农村带出来,就问单位要房子,一直到老都没有要到房子,现在自己和老伴都快六十了,家里的父母亲都已过世,而孩子们也都成家立业,留着老伴一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农村也不是个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老大爷这次准备拼了老命,也要要到房子,把孤零零的老婆从老家接到城里,接到基地里住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冬梅再也坐不住了,她果断放弃了要房子的打算,与这些人比,自己好坏还有个安身立命,遮风挡雨的铁皮房子,虽然简陋,虽然狭小,虽然不起眼,可是它毕竟是一个房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