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7章 下馆子

正文 第57章 下馆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而饶迪等了半天,以为涛涛不愿意和自己握手,便把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娜娜到是很放的开,很快便和饶迪打成了一片,而涛涛跟在娜娜和饶迪身后,第一次扮演了个跟屁虫的角色。

    饶迪把兄妹两带到自己的房间里玩耍,她拿出所有的玩具,山寨版的芭比娃娃,橡皮泥,呼啦圈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女孩子的玩具对娜娜来说吸引力无穷,尤其是那个山寨版的芭比娃娃,竟然还有许多可以更换的衣服,让娜娜大开眼界,而作为男孩子的涛涛看着这些女孩子的玩具,兴趣一点也不大,唯一引起他注意的便是那个绿色的呼啦圈。

    在那个全民摇呼啦圈,呼啦运动遍及大街小巷的年代,涛涛也曾经梦想着拥有一个自己的呼啦圈,可是随着不断长大,到二年级的时候,他便放弃了呼啦圈,因为他觉得那是给女孩子玩的东西,男孩子应该玩些刀枪棍棒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玩的不亦乐乎,突然饶迪一个喷嚏,鼻涕直接从鼻子留进了嘴里,正当涛涛和娜娜忙着给饶迪找擦嘴布的时候,饶迪伸出长长的舌头,哧溜一卷,便把鼻子和嘴巴附近的鼻涕舔的一干二净,然后卷进了嘴里,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涛涛看的目瞪口呆,心想这么漂亮,干净的一个小女孩,怎么会吃鼻涕。

    可是,毕竟饶迪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,她高兴的笑着对涛涛说:“鼻涕可好吃了,咸咸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瞪大了眼睛看着饶迪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见涛涛不说话,饶迪接着说:“你吃不吃,我打个喷嚏,给你也吃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饶迪要给自己吃鼻涕,涛涛忙后退三舍,摇摇头说:“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冬梅坐在沙发上,喝着茶水说:“卫国平时在山上,也来不了你家,好不容易这次回来,特意过来你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饶里笑着说:“来就来了,还提这么些东西干什么?下次过来可千万啥都不要拿。”

    旁边坐的卫国忙把带的东西打开道:“也没提啥,都是些咱老家的东西,干辣子面面和老陈醋,做饭的时候吃着香。”

    冬梅拿出给饶里夫妇纳的鞋垫和给饶迪作的花布鞋道:“我一个家属,一天闲在家里也没啥事情,便给你们纳了几双鞋垫,给饶迪作了一双花布鞋,你们试试看,合适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饶里夫妇高兴的接过鞋垫子,顺手在脚上试了起来,顺便也把屋子里的饶迪喊了出来,让她试试这双花布鞋。

    饶里夫妇一边在脚上试,一边夸赞冬梅的手艺好。

    平时穿惯了皮鞋和运动鞋的饶迪,拿着冬梅作的花布鞋,更是爱不释手,当即在家里就穿在了脚上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冬梅觉得时间差不多了,赶忙站了起来给饶里夫妇道别。

    热情的饶里夫妇拉住冬梅和卫国两口子道:“来了一趟不容易,这马上到吃饭时间了,吃了饭再走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赶忙回绝道:“我们这么一大家子人,在你家吃饭,实在太麻烦你们了,在加上两个孩子不听话,捣乱的不行。下次吧,下次过来一定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推脱着,便喊屋子里的两个孩子出来,准备告别。

    饶里夫妇把站起来的冬梅夫妇重新按的坐在沙发上说:“有什么好麻烦的,咱们下馆子不就行了,去基地门口的童记酒家。”

    冬梅对“下馆子”三个字并不陌生,因为这三个字是几个月前才流行起来的词,相比以前的去食堂吃饭,下馆子显的更加的时髦和有面子。

    自从伟大的邓小平南巡之后,为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道路奠定了思想基础,掀起了又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。

    私营经济慢慢开始活跃,而童记酒家是基地门口新开的一家私人饭馆,也是唯一一家私人饭馆,因为老板经营活到,做菜味道别具一格,所以非常的红火。

    冬梅对下馆子能理解,但是对“酒家”二字并不理解,她以为酒家就只卖酒,却不知道酒家不仅卖酒,更是卖面,卖炒菜等等,她谢绝饶里夫妇的好意道:“感谢你们啊,童记酒家就不去了啊,我和卫国都喝不成酒的。”

    饶里被回绝的哭笑不得道:“谁说去酒家就必须得喝酒了,咱们关中人爱吃面,他们馆子里卖的炒面非常好吃,上面还盖个鸡蛋,你去吃一次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饶里的话,冬梅对“酒家”二字有了重新的认识,但是她还是拒绝,她觉得吃饭这个事情,在家里作就好了,去外面吃饭,实在是太奢侈,太浪费。

    可是饶里夫妇的热情是怎么也浇不灭的,他们一二再,再而三的邀请,终于攻下了卫国,接着在卫国和饶里夫妇的强攻之下,终于说服了冬梅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家人快乐的朝下走着。

    而三个小孩,更是跑的飞快,他们一路狂奔,在饶里的带路下,很快便来到了距离童记酒家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春天的陇东,乍暖还寒,虽然总体温度已经回升,可是早晚温差仍旧很大,不远处的臭水沟里还结着冰。

    四个大人在后面走着,三个小孩已经开始玩了。

    饶迪跑到了臭水沟的旁边,俯下身子,顺手摘了一块薄薄的冰,对着涛涛和娜娜说:“快过来,这里还有冰。”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好奇的跑过去看冰。

    饶迪把薄冰拿在手里看了看,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,扔进了嘴里咀嚼的吃着,对涛涛和娜娜说:“这冰可好吃了,比冰棍还好吃,冰棍是甜的,这冰是咸的。”

    涛涛看到饶迪吃臭水沟里冰的一幕,再次被震撼了,他心想这个漂亮的小女孩一定对咸味的东西特别嗜好,不然怎么又吃鼻涕,又吃臭水沟冰的。

    就在涛涛思索的片刻,娜娜已经接过饶迪递过来的薄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涛涛忙上前阻止,可是为时已晚,两个小女孩很享受的吃完了手里的薄冰。

    两家子七口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了下来,服务员给大家倒着茶水,非常的热情周到。

    冬梅的茶杯倒满水之后,她又礼貌的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而服务员也笑脸相迎的回了声不用谢。

    冬梅啧啧感叹道:“这私人开的饭馆,跟公家开的食堂到底不一样。服务员一张笑脸不说,还很客气礼貌,不像去公家的食堂,服务员永远掉个脸,态度奇差无比,吃个饭好像吃他们家的饭一样。”

    饶里对冬梅的话表示赞同道:“我看国家鼓励发展市场经济是对的,这私人的饭馆,早晚淘汰公家的食堂。邓小平说的好,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,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。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,抓住时机,发展自己,关键是发展经济。发展才是硬道理。”

    卫国佩服饶里道:“科长到底是科长,邓小平的话记忆的如此清楚,厉害厉害。”

    其实,除了饶里,卫国也是邓小平的忠实粉丝,他觉在邓小平思想的指导下,伟大祖国一定会越来越好,发展越来越快的。

    饶里继续复述着邓小平的话道:“相比资本主义,还是我们社会主义好。邓小平说了,社会主义的本质,是解放生产力,发展生产力,消灭剥削,消除两极分化,最终达到共同富裕。”

    听了饶里的话,冬梅拍拍手说:“最终达到共同富裕,那意思说有一天,我们和卫国也能住上楼房。”

    饶里点点头道:“肯定是的,总有一天,不光我家,我们大家都能住上楼房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饶里的话,冬梅瞬间觉得前途一片美好。

    炒面很快就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是冬梅第一次吃炒面,她着被饶里说的神乎其神的炒面,一边吃一边仔细研究,发现炒面其实就是把拉条子和一些蔬菜一起炒,然后再给上面盖一个煎鸡蛋。

    冬梅突然脑洞大开,心理产生了一个想法,自己为什么不开个面馆,自己完全可以作的,而且可以把辣条子拉的更好,鸡蛋煎的更漂亮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点就是不知道厨师给炒面里面放了什么调料,可以让炒面这么香,这么可口。

    其实厨师只比冬梅的现象中,多放了一味调料,那便是鸡精。

    在回来的路上,不知不觉,男人和男人,女人和女人便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冬梅和张丽不紧不慢的走在一起,冬梅羡慕的看着张丽说:“真羡慕你,可找了个好老公。”

    张丽笑着说:“怎么人人都说饶里好,但为什么我就觉得一般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。”

    张丽听了呵呵笑着说:“好吧,就算饶里是个好男人吧,不过说实话,我还差点错过饶里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闻言,觉得非常不可思议,她忙问:“怎么还差点错过呢。”

    张丽给冬梅叙说着自己和饶里谈感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期初刚上班的时候,由于张丽外形出众,介绍对象的人甚多,其中对她追求最热烈的就算饶里和一个东北小伙王刚了。

    那会的饶里刚从学校毕业出来不久,农村出身的饶里乡土气息浓厚,无论从身高和外在,还是谈吐,都和王刚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    王刚是大庆油田的子弟,毕业后来到了长庆,工人阶级出生的王刚,长的浓眉大眼,一头乌黑的直发,如钢针般扎在头上,看上去很是精神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冬梅关切的问:“我想,你当时一定看上了王刚。”

    张丽哈哈笑着说:“那会是小姑娘嘛,当然被王刚的外形给吸引了,对王刚还有点花痴,至于饶里嘛,不冷不热就当备胎放着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最后怎么让饶里给“得逞”了呢?”

    张丽说:“那会马上要和王刚谈成的时候,单位突然下了一条命令,要派一部分技术人员去新疆打头阵,王刚恰巧就在名单中之中。”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那我就知道了,一定是在感情的空窗期,饶里乘虚而入,感化了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张丽说:“其实饶里也没成人之美了,只是我接受不了两地分居而已,最后就选择了在后勤机关工作的饶里。”

    冬梅试探着问:“那么帅气的王刚没有选择,而选择了饶里,你有没有后悔过啊。”

    张丽肯定的说:“说实话还真没有,我跟饶里结婚后,过的顺风顺水,日子过的红红火火,每天开心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感叹说:“感情婚姻这个事情,真是说不来啊,也许婚姻就是上帝安排好的吧,是咱的跑也跑不掉,不是咱的求也求不来。”

    张丽非常赞同冬梅的看法道:“是啊。我和饶里的孩子已经快六岁了,可听说王刚不仅没有孩子,而且还离了婚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忙称赞张丽道:“你的选择真是正确无误啊。”

    张丽道:“是啊。如果当初选择的是王刚,说不定,这会离婚的就是我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快分别的时候,张丽悄悄的趴在冬梅的耳朵边上,对她说:“冬梅啊,刚才我给你说的那些事,可千万替我保密,不要告诉饶里哦。”

    冬梅会意的答应张丽说:“姐妹的私事,一定替你守口如瓶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铁皮房子里,屁股还没有坐热,郭兰英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给郭兰英倒了一杯水说:“看你紧张兮兮的,啥事情?”

    郭兰英不说话,拉着冬梅的手就往出走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跟着郭兰英往出走,心里一边想,这郭兰英又搞什么神秘的事情,每次都是一言不发的把人往外拉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