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6章 铁皮房子的劣势

正文 第56章 铁皮房子的劣势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突然,万青停下了继续往上爬的脚步,顿了顿,开始往下爬,不一会就下到了钻台。

    下到钻台的万青,朝着卫国鬼魅的一笑,冲司钻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司钻正纳闷,这万青爬的好好的,怎么突然又下来了,气不打一处来,刚准备训斥万青,没想万青突然痛苦的抱住肚子,半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万青表情痛苦的对司钻说:“昨天受了点凉,想拉稀,刚才差点在半空中飚了,多亏我忍着下来了,不然这么大的风,后果不堪设想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万青竟然当着众人的面,放了个响屁,臭的司钻捏着鼻子,摆摆手说:“你赶紧去,拉完回来,继续上二层台。”

    万青表情狰狞的说:“好的,等我五分钟,我去去就来。”话毕,万青冲下了钻台,跑出了井场。

    那时的钻井队,由于常年在野外作业,所以没有配备厕所,每次搬家到一个地方打井,井场外低洼的地方,便都成了大家排泄的露天厕所。

    马上要起钻,二层台上没人不成,司钻等待了足足十分钟不见万青过来,焦急的原地踱着步子。

    十分钟又过去了,还不见万青回来,司钻在钻台上骂骂咧咧道:“妈的,拉个屎,难道掉茅坑了吗,还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了,万青还不来,司钻没有办法,只能让另外一个工人爬上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当那个工人刚爬到二层台的时候,万青瞬间就出现了,他跑到司钻面前,真诚的道歉道:“拉肚子,来来回回的拉了五回,都快拉虚了,所以才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司钻正忙着干活,懒的和万青理论,便没有训斥他。

    由于狂风大作,二层台上的工人被吹的东倒西歪,就差飞起来了,他顶住风,在二层台上用生命拉着钻杆。

    而躲过“一劫”的万青,偷着乐在井口干活着。

    刚才这一幕完全被卫国看到了眼里,他不由的佩服起万青耍的这一招计策,不由的心里想,谁说万青智商低,他明明很“奸”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工作中,卫国一次次的发现了万青的“狡诈”,凡是有危险的活,需要万青干的时候,万青总是装聋卖傻的不去干,实在瞒不过去了,万青就装病,就请假回家休息,而队长也拿一个智商有问题的人没有办法,只能任由他来。

    熬了三个月,终于熬到了回家休假,卫国一大早就打起背包回家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,正在院子里的水龙前,洗着涛涛和娜娜的脏衣服。

    卫国蹑手蹑脚的走到冬梅的后面,从后面一把搂住冬梅的腰,冲着她的耳朵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被吓的一激灵的冬梅,看到后面的人是卫国,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分别,只有短短的几个月,可是在冬梅心里,它确好似几年的分离。

    自从那次死人之后,在冬梅心里,只要卫国能活着回来,便是最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但冬梅还是一把推开卫国道:“你可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呲牙笑着,露出一口大白牙道:“我又不丑,还能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我还以为是马脸精过来找我单挑,背后搞突然袭击呢。”

    卫国一听,竟然有人要打自己的老婆,眉头一皱道:“马脸精,就是那个被人骂作泼妇,住在技校院子,边边上的长脸女人?看我不去收拾她。”

    冬梅是个兴地善良,爱好和平,不想惹事的人,她忙打圆场道:“只是说说而已,千万别大动干戈,你回来一趟不容易,就别去找马脸精了,你说,你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作去。”

    卫国想了想说:“那就作个拉条子吧,好久没有吃有嚼劲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房子,冬梅把饶里帮忙掉队的事情告诉了卫国。

    卫国抚摸着冬梅的脸说:“我都知道了,万青全部都告诉我了,这次多亏了你老婆,不然,我还在那个危险的钻井队当技术员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谢还是要谢饶里他老婆张丽呢,是她提的醒,然后饶里才给调动的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“人家给咱帮了大忙,咱也不能白让人家帮这个忙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顺手从箱子里面拿出一双花布鞋,和几双手工纳的鞋垫说:”咱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,我就花了一个月时间,给饶迪作了一双花布鞋,给饶里夫妇纳了几双鞋垫,再把咱家的干辣子面面,还有从老家带过来的老陈醋,给他们拿上些。”

    卫国点点头说:“好主意,抽个时间,领上孩子去饶里家坐坐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对,最好是礼拜天,他们两口子休息,咱们坐坐就走,千万别留下来吃饭,不然麻烦别人。”

    放学走进房子门的孩子们,一看到爸爸回来了,娜娜忙扑了过去,在爸爸的怀抱里撒着娇,而涛涛只是高兴,却没有扑进爸爸的怀抱。

    父子天生没有父女亲,再加上卫国常年在外工作,很少回家,所以父子两之间难免有一了一些生疏感。

    和爸爸撒娇完,第二件事情就是使劲翻爸爸的包。

    卫国每次从山上回来,抵达基地,经过商店的时候,总会买上点便宜的小零食给孩子们带上。

    这对于没有一分钱零花钱,没有任何零食吃的兄妹两来说,诱惑力实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晚上,夜深人静,两个孩子熟睡之后。

    卫国瞧瞧的从自己的被窝潜到了冬梅的被窝,把冬梅丰满的身体搂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每到这个时候,冬梅都会顺势推开卫国。

    卫国也理解冬梅的做法,她这样是为了不影响到孩子们的睡觉。

    可是作为男人,有时候实在难以忍受,于是睡到半夜,卫国又把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照例推开卫国,然后轻声的说:“你忍一忍吧,不然一“运动”,这铁皮房子的地板又咯吱咯吱响,小心把睡觉的孩子吵醒。”

    卫国委屈的说:“有时候半夜,都能听见隔壁的叫床声呢,这都没有把孩子吵醒,咱们这点“小打小闹”算什么?”

    冬梅耐心的解释道:“隔壁是隔壁,自己家里是自己家里,你不知道涛涛随了我,睡觉比较轻,有什么风吹草动,都会醒来?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“涛涛不会醒来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为了孩子的心智健康,咱们做父母的还是忍一忍,牺牲牺牲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由于铁皮房子的天然劣势,卫国只能忍了下来,拿着被子蒙住头,使劲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礼拜天,冬梅拿着花布鞋,鞋垫子,卫国提着干辣子面面,老家的醋,带着两个孩子朝饶里家进发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饶里家的楼下,冬梅双手合在一起说:“阿弥陀佛,希望饶里一家子在啊,不然我们不仅白来了,还得把东西原原本本给提回去。”

    卫国瞅了瞅冬梅,嘲笑她说:“看你个傻样,饶里家没人了,我们把东西给放下,下次再来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傻,我看你比我更傻。”

    幸运的是,饶里一家人正好在家。

    饶里夫妇热情的把卫国冬梅一家子欢迎进来。

    走进饶里家的涛涛完全被饶里家的地毯,沙发,电视,还有摆在桌子上的水果彻底震撼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在涛涛的意识里,谁家只要在客厅和卧室铺着地毯,那就证明谁家是个富裕的小康之家。

    而桌子上的果盘里面,摆着苹果,梨子,葡萄,还有涛涛最爱吃的香蕉。

    涛涛记得自己上次吃香蕉,还是在老家的时候,爸爸从新疆回来时买的香蕉。

    当时,自己一口气吃了三个香蕉,剩下最后一个吃不完,便让给奶奶吃了。

    可是自从爸爸上班走之后,每当自己想吃香蕉,而又没有香蕉吃的时候,他就生奶奶的气,后悔把那根香蕉让给奶奶吃了,而没有留着自己吃。

    饶里让孩子们吃桌子上的水果,虽然涛涛和娜娜看着桌子上的水果流口水,可是没有冬梅的眼神,他们是不敢伸手去拿的。

    半晌,直到张丽把香蕉掰下来,给孩子们一人塞了一个的时候,涛涛才接了过来,拨开香蕉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饶迪写完作业,从房子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涛涛第一次见饶迪,他看到一个留着长头发,脸蛋很尖,穿着健美裤的女孩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涛涛只是一个上二年级的小孩,可是面对眼前漂亮的小姑娘,他立刻对饶迪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饶迪笑着自我介绍道:“哥哥好,我叫饶迪,我上学前班。”

    听到饶迪才上学前班,涛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基本一样高的女孩,简直不敢相信她和妹妹年纪一样大。

    看到饶迪过来了,冬梅忙上去夸赞饶迪道:“饶迪真是一个乖女孩,不仅长的漂亮,而且还爱学习,涛涛,你可要多向妹妹学习,好好上学啊。”

    卫国也凑过来夸赞饶迪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夸赞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,就是拿贬低自己人来抬高对方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饶迪道:“饶迪真是个好孩子,将来一定是社会的栋梁,一定干大事,不像我家的涛涛,一看就是个没本事,没出息的男孩,将来注定成不了气候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自卑的涛涛,听到爸爸当着如此多的人面,如此不堪的评价自己,更是的自卑。

    他觉的自己是一个来自贫穷家庭的小孩,再加上学习也中等,长的也一般,所以情不自禁的把自己压的低人一等,而把饶迪抬的很高。

    人一旦自卑,和对方说话的时候就会紧张害羞。

    涛涛害羞,自卑到不敢看饶迪的眼睛,他低着头道:“我叫涛涛,我上二年级。”

    话毕,饶迪给涛涛伸出了手,表示两人要握手。

    而自卑的涛涛竟然不敢和饶迪握手,他不断的把自己的手,在背后的衣服上擦拭着,可是他的手其实一点也不脏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