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3章 猫头死亡名单

正文 第53章 猫头死亡名单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只见,涛涛捡起桌子上的一颗药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觉得很苦,很难吃,便皱着眉头把药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切,冬梅彻底放心了,到底是小孩,那个好吃吃那个,西药难吃,只舔了一下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冬梅也开始自我反省,平时对孩子的体罚是有点过头了,对孩子造成了严重的伤害,他决定从此以后不再动手打小孩。

    而伙食的改善,他决定和两个小孩子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冬梅走进了屋子,看到涛涛瘦小的身子躺在床上,再想想自己平时对涛涛的拳打脚踢,瞬间觉得很愧对儿子,于是,他决定主动给儿子道歉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要上去道歉的时候,涛涛转过身来,坐了起来,看着冬梅,祈求般的眼神对冬梅说:“妈妈,我错了,我再也不偷东西了,再也不嫌饭了,再也不吃炒菜了。那个西药太难吃了,我实在吃不下去。”说完,涛涛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,冬梅觉得自己把小孩子想的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冬梅也心理很难受,他把涛涛楼在怀里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娜娜看到妈妈和哥哥在哭,于是也冲进了妈妈的怀抱,学着两人的样子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经过商量,冬梅决定不再每天吃汤面,他决定每周一三五吃汤面,然后二四六吃米饭。

    礼拜二一个菜,礼拜四两个菜,礼拜六三个菜,其中包括一个肉菜,礼拜天由孩子们自由选择,吃面吃米饭都可以。

    伙食费增加了,但是每个月的攒钱仍然不能少,因为这个是给孩子未来的教育经费,关系到孩子的前途。

    为了把改啥伙食花出去的钱省回来,冬梅决定不再吃药,把吃药的钱省下来,身体不舒服了,就让它不舒服着去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冬梅特别后悔之前花钱买的连衣裙和高跟鞋,如果把那笔钱省下来,也许可以给孩子买几斤肉吃。

    冬梅决定,此次以后只要有衣服穿,便不再买一家衣服。

    这说起来简单,可是对一个刚三十岁出头,爱美的女人来说,是多么的困难。

    这天,郭兰英突然焦急的过来找冬梅说:“冬梅,我家万青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万青回来了,冬梅的第一反应就是,是不是家里的灯泡又被万青给打了,于是冬梅便委婉的问郭兰英道:“我家灯泡挺多的,都用不完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摇摇头说:“万青这次回来乖的很,都没和我吵架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了后,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没有吵架就好,他问郭兰英道:“你们家万青不是刚轮休完,上班走吗?怎么又回来了?我家卫国怎么就回不来?”

    郭兰英道:“万青是普通的工人,说走就走了,上面领导难道还能把我家万青从工人给降低到负工人,你家卫国就不一样了,技术员要是被降成工人的话,就亏大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卫国虽然是个技术员,但是一天也跟工人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郭兰英绕了一个圈子,才转入正题说:“万青这次回来吓的都不敢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知道万青智商有问题,便问:“难道是队上有人欺负你家万青了?”

    郭兰英道:“不是的,是钻井队上的猫头又出事了,把一个拉猫头的人给卷了进去,活活的绞成了碎片,然后甩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猫头是钻井绞车上的一个部件,安装在绞车的轴上,主要用于上旋绳拉b型钳上扣钻杆用的,因为猫头必须由人来啦,所以出事率非常之高。

    冬梅问道:“那个拉猫头死的人,是万青队上的吗?”

    郭兰英皱着眉头摇摇头说:“不是万青队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那他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郭兰英道:“万青胆小嘛!”

    冬梅道:“那是哪个队的?”

    郭兰英欲言又止的说:“797钻井队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797三个数字,如晴天霹雳般在冬梅头上炸开,797正是卫国所在的钻井队。

    冬梅的脸色突然变的铁青,嘴唇发紫的在地上踱着脚步转圈。

    郭兰英扶着冬梅坐了下来说:“你先别着急,赶紧拖个人问问,卫国好着没。”

    在那个没有手机,电话稀少,写信的年代,冬梅想知道卫国的消息,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冬梅觉得嘴巴发干,他问郭兰英道:“你家万青知道不,797队的哪个人被猫头绞死了?”

    郭兰英给冬梅倒了杯水,然后安慰她说:“万青的钻井队和卫国所在的钻井队不在一个山上,他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无计可施,她祈求着郭兰英说:“你能让万青问问附近认识的人吗?”

    郭兰英说:“万青平时不交朋友,朋友除了你家卫国,再没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两只手紧紧的攥到一起,心理默默的祷告,卫国一定要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郭兰英想到了什么,他忙建议冬梅道:“你去问问卫国的同学,现在是科长的那个饶里,他的办公楼里面好像有一部电话,你让他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听了郭兰英的话,冬梅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把两个孩子交代给郭兰英后,就起身去找饶里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冬梅心里极其复杂,她不断的再想,家里只有卫国一个人赚钱,万一卫国有个三长两短,两个孩子可怎么办,谁来养活?

    冬梅甚至想,哪怕自己死,也不能让卫国有闪失,那怕用自己的死来换卫国的死,也能行,不论怎样,卫国一定要无事。

    冬梅来到饶里所在的楼,他家在六楼,冬梅连滚带爬的上到了六楼,敲开了饶里的家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,和娜娜一般大,她正是饶里的女儿饶迪。

    饶里家铺着华丽的地毯,冬梅把自己的脚在外面的垫子上抹了又抹才走进屋子,问饶迪道:“饶迪,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饶迪乖巧的声音道:“我爸爸在厨房呢。”话毕,饶迪让阿姨坐到了沙发上,并给阿姨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饶里和老婆都有工作,两人谁先下班,谁就做饭,今天饶里先下的班,于是他就先在厨房做饭了。

    饶里看到冬梅来了,忙把两只手在围裙上抹了抹,走了出来,开玩笑的问:“什么风把

    把你吹来了啊,卫国怎么没有来?”

    冬梅脸上挤出微笑道:“卫国还在山上,没有轮休呢。”

    饶里到底是科长,他从冬梅的脸上看出了表情的怪异,于是问道:“冬梅,你这么着急的过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冬梅这才实话实说道:“797发生事故了,一个人死了,我想知道我家卫国好着没?”

    闻言,饶里知道这是件大事,他完全可以理解作为家属的冬梅的心情,便解下了围裙对冬梅说:“走,我这就去办公室,你也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跟在饶里的身后,来到了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这坐办公大楼里只有一部电话,饶里上到了三楼,找值班人员要来了钥匙,然后打开了放着电话的大门。

    饶里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797项目部人事科的电话。

    冬梅站在饶里的身旁,虽然饶里在接听电话,可是冬梅却像兔子一样竖起着耳朵,生怕漏过一个关键的字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,此时此刻,他举得整个世界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自己,一个是卫国,如果卫国倒了,那么天也就塌了。

    饶里打通了797所在项目人事科的电话道:“你好,我是饶里,请问797最近这一两天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人事科员说:“是的,797一个人拉猫头被绞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卫国的老乡兼同学,饶里心情紧张的问:“被猫头绞进去的人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人事科员说道:“那人的名字叫崔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崔字,冬梅差点瘫软过去,不过幸好人事科员说的快:“崔剑,797一班的司钻。”

    饶里道:“好了,知道了,你们忙吧。”

    |听到卫国没事,冬梅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,她仰天叹了一口气道:“上天有眼啊,我什么都不求,只祈求你保佑我们家卫国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。”

    饶里放下了电话,也舒了一口气道:“看把你吓的,好了,卫国是有福之人,你就不要太过于担心了,好了,去我家里吃饭吧,正好我家今天作的是排骨,给你压压惊。”

    自己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属,去科长家吃饭,实在是不太妥当,于是冬梅找借口道:“饶科长,还是算了,两个孩子在家还没吃饭呢,我还得回家做饭,您家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饶里笑着说:“都是老里老乡了,还客气,我让饶迪去把涛涛和娜娜叫下来一起吃饭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觉的两个孩子要是下来的话更不妥,非把人家里干净的地毯给搞脏不可,于是又打圆场的说:“算了,不要让饶迪叫了,两个孩子估计已经被郭兰英给叫走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饶里手一挥说:“那不就得了,啥都不说了,都已经下来了,刚好到饭点了,就去我家吃了饭在走吧,人常说老乡见老乡两年泪汪汪,就让我们汪汪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饶里的幽默逗的冬梅开怀大笑,在笑的同时,那种拘束和放不开也自然化解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