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2章 涛涛嗑药

正文 第52章 涛涛嗑药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晚上,躺在被窝里的涛涛,偷偷的抹着眼泪,他觉得妈妈根本不爱自己,隔三差五的就要挨妈妈的打,最主要的是今天还当着那么多小朋友的面,把自己暴打了一顿,这让自己以后在小朋友面前怎么混。

    此时,他想起了在老家的奶奶,不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,奶奶不仅不会打他,连说都不会说他,处处维护着自己,有了好吃的给自己吃,有了好玩的东西给自己玩,想着想着,涛涛抑制不住眼泪,如汪洋大海般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当涛涛放下昨天的不快乐,出去玩的时候,却发现小朋友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更有小朋友当面嘲笑他,郁闷的涛涛没有怎么玩就提前回了家。

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冬梅像往常一样,作了汤面,没有任何的菜。

    涛涛端着面,吃了几口之后突然放了下来,他觉得每天都吃汤面,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冬梅和娜娜吸溜吸溜着吃着汤面,不一会就吃完了面,甚至连碗里的汤也喝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涛涛碗里的饭没有动,便对发呆的涛涛说:“你快吃饭,完了,我准备洗碗呢。”

    涛涛撅着嘴,扭着性子不吃饭,道:“汤面一点也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娜娜凑到了哥哥跟前说:“哥哥,你把油辣子给汤面里面倒一些就好吃了。”说完,娜娜用勺子舀了一勺子的油辣子倒在了涛涛的汤面里。

    白花花的汤面瞬间变成了油辣子的红色,瞬间让人觉得多了些香味,更多了些食欲。

    可是面对放了油辣子的汤面,涛涛仍旧不肯吃。

    冬梅洗着碗筷,冲涛涛说:“都放油辣子了,怎么还不吃?”

    涛涛舔了舔嘴唇说:“唐唐家都吃米饭,还炒了三个菜,其中一个菜还有肉。”

    听了涛涛的话,冬梅心理很不是滋味,他也想让孩子吃好点,但是卫国一个人上班赚钱,每月就那么点钱,作为关中人,还要把一部分钱存起来,于是冬梅实话告诉涛涛道:“唐唐家和咱们家不一样,唐唐父母比较讲究吃,而且不攒钱。我们家每个月都要把一部分的钱积攒起来,所以我们就没有多余的钱吃菜,吃肉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不高兴的说:“那我们家也讲究吃,不攒钱就行了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继续耐心的解释道:“不攒钱,万一家里有个啥事情,比如说大人小孩生病了,或者爷爷奶奶生病了,需要用钱怎么办?我和你爸去哪里找钱去?”

    涛涛天真的说:“去银行里取钱就行了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洗完了锅碗,道:“你个瓜娃,没有在银行存钱,怎么取的出来钱,羊毛出在羊身上,这点道理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涛涛还是不吃饭,原地发呆。

    旁边的娜娜看着涛涛碗里的油辣子,不停的舔着嘴唇。

    冬梅继续给涛涛解释道:“再说了,现在攒钱,将来你和娜娜长大了,上大学的钱,给你娶媳妇的钱,都从这里面来呢,还不一点一滴的积攒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特意问娜娜道:“娜娜你说,你是想每顿都吃炒菜,还是想将来上大学?”

    娜娜心理想说吃炒菜,可是看看冬梅的眼神,觉得不太对,于是乖乖的说:“我想将来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冬梅对着涛涛说:“你看娜娜多乖的,涛涛,你也要向娜娜学习。”

    本来以为这样就能说服涛涛的冬梅,殷切的看着涛涛,希望他能像娜娜一样,理解自己的难处。

    可是涛涛却一点也不领情,不高兴的说:“我将来不上大学,也不娶媳妇,我就要吃炒菜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差点没把冬梅给气炸,她心里想,父母每天这么辛苦的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两个孩子将来能有个好的生活,过个好的日子,可是孩子却不理解,而且说出这样没有出息的话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生气的对涛涛说:“好了,你爱吃不吃,不吃现在就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涛涛听到妈妈让自己选择,于是选择了不吃,从桌子旁边站起来,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涛涛从自己身边走出了门,心想让你出去,你就出去,还真不懂事了,于是一把抓住涛涛的胳膊,把涛涛抓了回来,二话不说,就是一顿暴打,打的比昨天还狠。

    娜娜看到妈妈在打哥哥,便乖乖的上了床,装作睡午觉,生怕妈妈打了哥哥之后还不解气,又过来打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顿打,涛涛觉得委屈至极,明明你说不想吃了滚出去,我滚出去了,你又要打我,到底我该怎办。

    被打完的涛涛爬在枕头上嚎啕大哭,他觉得自己的妈妈一定不是自己的亲妈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天,涛涛一句话也没有说,他显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冬梅和娜娜出去转,叫涛涛出去,涛涛也不去。

    等冬梅和娜娜走了之后,涛涛默默的拿出了妈妈放在柜子里的一瓶药。

    涛涛从小就知道一次吃许多药是可以死人的。

    他记得小时候,有一次妈妈带自己去外婆家走亲戚,而外婆家的邻居一个叫宗宽的男人和老婆吵架,动手打了老婆,而当老婆去找公公评理的时候,公公又数落了儿媳妇,儿媳妇一怒之下,吃了一瓶子的药,最后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而那个媳妇濒死的时候,自己和妈妈就站在她的炕头,他亲眼目睹了那个媳妇痛苦的在床上翻来覆去,最后扔下可怜的孩子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涛涛拧开了那瓶药,然后倒出来了一个放在手心,他看到这个药丸很小,差不多有黄豆大小,可是颜色却是黑色的,于是他流着眼泪把一个药丸扔进了嘴里,咀嚼了下,觉得还有点甜味,相比难吃的汤面,这黑色的药丸反倒还好吃一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涛涛想起了自从老家出来,妈妈打自己的一幕幕场景,然后流着泪,默默的吃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药丸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个世界上,除了奶奶还爱自己之外,再没有人爱自己了,妈妈不爱自己,老打自己,爸爸常年在山上工作,一年也见不了几次。

    不一会,涛涛就吃掉了半瓶的黑色药丸。

    吃了药的涛涛,安静的爬上了床,然后闭住眼睛,等待着那个未知的世界,等着等着,涛涛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冬梅和娜娜回来了,看到涛涛在床上睡大觉,于是冬梅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涛涛,问他道:“涛涛,你作业写完了没有,就开始睡觉?”

    涛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,于是说道:“妈妈,我要死了,我吃了半瓶子的药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吓了一大跳,腿都有点发软,道:“你说什么,你吃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药丸,道:“我吃了半瓶。”

    冬梅顺着涛涛的方向看过去,果然发现了一瓶药,她忙拿了起来,看到瓶子上写着中成药“乌鸡丸”。

    顿时,冬梅哭笑不得,这乌鸡丸是妇科调理的药丸,竟然被涛涛吃掉了半瓶。

    冬梅既生气又好笑的问涛涛,道:“你为什么要吃这么多药。”

    涛涛说道:“妈妈不爱我,爸爸不爱我,没有人爱我。”

    闻言,旁边的娜娜先哭了起来,道:“哥哥,你别死,他们不爱你,还有妹妹,娜娜爱你。”

    冬梅趴在娜娜的耳朵边上说:“傻女儿别哭,你哥哥吃的是中成药,哪怕把这一瓶子吃完了,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哥哥不会死,娜娜才慢慢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冬梅问涛涛道:“你为什么说爸爸妈妈不爱你?”

    涛涛在床上翻了个身子,把脖子伸长,假装一副将要去世的样子说:“不让我吃零食,不让我捡书,不让我吃炒菜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到涛涛如此不知悔改,冬梅真不知道怎么才能彻底让涛涛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在他面前服软的话,涛涛肯定会变本加厉,所以自己不但不能服软,而且还必须强硬,要让他知道即使他以死相逼,妈妈也不允许他吃零食,偷东西,但是伙食这个是可以商量的。

    冬梅决定冒一把险,制制涛涛的这个坏毛病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脸色一变,绝情的说:“实话告诉你,你刚才吃的这个是中成药,吃了没有任何的作用,你要吃,就去吃西药,那个吃多了之后,伤肝肾,死的快,记住了。”说完,冬梅就抱起了娜娜,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涛涛听见自己刚才吃的药丸没用,忙精神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吃药的时候,他觉得这药丸很好吃,就当零食吃了,也没有想太多,突然妈妈给自己扔下这么狠的话,这让他真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冬梅走到了门口,回过头来对涛涛说:“我出去了,你现在就去吃,一会回来,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冬梅出了房子之后,赶忙在铁皮房子上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铁皮房子的外面,有一个筷子大小的洞,他准备通过这个洞来监视屋子里的涛涛。

    冬梅此举,并不是为了激将涛涛,只是为了说明自己不会因为涛涛的威胁,而给涛涛投降,而满足她的一些无理的,非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妈妈和妹妹都走了,于是从床上走了下来,坐到了桌子旁边。

    站在铁皮房子外的冬梅,惊诧的看到涛涛拉开了抽屉,然后拿出了那一瓶子的西药,接着又拧开了瓶盖,从中倒出来了几颗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冬梅吓了一条,心想这个傻孩子该不会真的要和自己玩真的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