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1章 冬梅的暴力

正文 第51章 冬梅的暴力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马面精拿着字典在冬梅面前晃了几下,然后得意洋洋的说:“你要是现在翻进去,说不定还能弄几本差不多的书呢,否则连坏书都轮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马面精跟冬梅一样,也是个职工家属,由于她的脸长得特别长,又爱倒是非,且精的一点亏都不吃,这样大家便顺口给她起了个马面精的外号。

    冬梅看看图书馆窗子上被掰弯的钢筋,摇摇手说:“不知道谁开的头,将来警察来抓偷东西的人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    马面精不以为然的说:“就这点破书,还值得出警,我看你是胆小鬼当惯了,屁大个事都能把你吓死。”

    冬梅绕开马面精说: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这偷东西的事情,我们可不干,要干,还是你干吧。”说完,冬梅便开始下楼梯。

    马面精哈哈一笑,指着冬梅的背影说:“说的倒像个人样,我掰开窗子的钢筋后,你们家涛涛第一个钻进去的,要抓第一个抓你们家涛涛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转头又返了上来,看这马面精问道:“窗子这么高,涛涛那么小,怎么能上去,是不是你把他给抱上去的?”

    马面精迎上去说:“我都着急的进去捡书呢,还顾得上你们家涛涛,我看你是想栽赃我吧。”

    马面精是院子里出了名的泼妇,基本没人敢惹,冬梅不信这个邪,冲着马面精上去,两人像两只即将决斗的公牛一样摆开了架势。

    冬梅在女人中算个子高的,迎上去的冬梅毫不示弱,她用手指着马面精的脑袋说:“我现在回去问涛涛,如果是你把他抱上窗台去的,我过来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马面精自从搬家到技校院子的铁皮房子后,还没有哪个家属,敢这么横的跟自己说话,看到眼前的冬梅如此嚣张,马面精毫不示弱的挽起了袖口,准备就地和冬梅打一架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马面精的架势,不想与她在众人面前出丑,转身快速的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马面精追了两步,得势不饶人的冲着冬梅叫嚣说:“姓尹的,你给我等着,早晚我要和你单挑……。”

    冬梅径直朝自家的铁皮房子走去,在冬梅心理,她觉得做人就要做一个老实人,宁可自己吃点亏,也别去沾别人便宜,做人就要光明磊落,坦坦荡荡,最痛恨作一些偷偷摸摸的事,更别提违法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进了铁皮房子,冬梅惊奇的看到涛涛手里揣着一本《故事大王》翻来翻去。

    冬梅不客气的站在涛涛的面前,质问涛涛道:“刚才你拿的不是这本书啊?”

    涛涛放下了《故事大王》道:“我还有好多书呢?”

    冬梅四周扫视着问涛涛:“好多书?剩余的书在哪里?”

    涛涛从床上坐了起来,指了指床底下道:“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冬梅俯下身子,揭开床单,映入眼帘的是八九本各种各样的书,什么《十万个为什么.》《钢铁是怎么样炼成的》,《》安娜卡列尼娜》等等。

    冬梅把所有书都从床底下掏了出来说:“这些书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涛涛看着一堆的书,自豪的说:“都是从技校大楼的图书馆里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“捡”字,冬梅火冒三丈,第一次在儿子面前爆粗口道:“捡你娘个头,明明都是从图书光的窗子里爬进去,偷出来的书,还有脸说捡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涛涛,被吓的一屁股坐了起来,道:“妈妈,图书馆里有好多好书,我只捡了这几本,唐唐拿水桶提了一桶书呢,马阿姨拿蛇皮袋子装了一袋子呢。”说完话的涛涛惊恐的看着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眼睛瞪的老大,狠狠的说:“你这个偷书贼,还好意思说捡,你现在就给我从床上滚下来,然后把这些书,从哪里来的,给我放回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涛涛已经总结出了经验,只要妈妈瞪眼睛,他就知道这是挨打的前奏,于是从床上下来,床好鞋说:“妈妈,我特别喜欢这些书,要是把这些书放回去了,会被其他人捡走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不由分说的举起了手掌,道:“再问你最后一次,放还是不放?”

    涛涛根本不舍得放弃这些书,他用脚后跟把这些书往床底下拨着说:“那我把这些书放回去,你带我去书店给我买同样的书。”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说:“你爸爸一个月就两百多块钱工资,刚够咱一家子吃饭,要是给你买了书,咱们一家人喝西北风去啊?”

    说完话,冬梅就一把将涛涛拉开,准备拿起地板上的书。

    涛涛被拉开后,又挪了回来,硬是不让冬梅拿书。

    看到涛涛维护着偷来的东西,冬梅瞬间火了,照着涛涛的屁股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被踢倒在地的涛涛将计就计,顺势一滚,抓起几本自己最喜欢的书,从冬梅脚下一哧溜,就出门跑了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抱着“脏书”逃走的涛涛,果断的转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冬梅上学那阵子,身体素质特别好,曾经在校排球队打过一段时间二传手,及时现在老了,她对自己的跑步速度也是很有信心的,她不顾脚上的拖鞋,也不顾院子里其他看热闹的人,冲着跑在前面的涛涛奋起直追。

    而涛涛也像脱了缰绳的野马一样疯狂的逃窜,速度差不多是平时的两三倍。

    冬梅追的满头大汗,虽然数次唾手可得,但是就是那么几厘米的差距,还是没有抓住涛涛。

    就这样,当着所有院子人的面,身材高大的冬梅追逐着瘦小的涛涛,上演了真实版本的老鹰抓小鸡。

    有几次冬梅差点追上涛涛,可是涛涛也是聪明,一会跑直线,一会跑s弯,一会又突然掉头,追的冬梅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毕竟小孩子的体力是有限的,当涛涛的速度渐渐慢下来的时候,冬梅心想着马上就能抓抓住涛涛了,可是让冬梅没有想到的是,涛涛的“避难所”男厕所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他跟强强学的,每次郭兰英打强强的时候,强强都跑进男厕所,利用这一招,他多少次躲过了挨打。

    面对这百试不爽的一招,涛涛果断用了起来,他猛的冲进了院子外的男公测。

    冲到男厕所跟前的冬梅,要不是急刹车的话,差点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冬梅喘着粗气,在男厕所门口转悠着说:“涛涛,你就好好跑,等你回家了我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冬梅就装着往回家走,当走到一个拐弯处的时候,又拐了回来,偷偷的藏在了男厕所的旁边,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厕所里的涛涛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看着厕所里蹲坑的大叔,坏坏的一脸笑意。

    正在解手的大叔,看到涛涛冲着自己诡异的笑,还以为自己的衣服上沾了污物,前后左右的找了起来。

    涛涛心里面很是庆幸,多亏这男厕所里面还蹲着一个男人,否者是空的话,妈妈追进来,自己岂不是被来了个瓮中捉鳖,一定死的比猪还难看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没有了妈妈的声音,涛涛偷偷的把耳朵凑到门跟前,听了一会,又鬼鬼祟祟的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,在确定妈妈已经回家了的情况下,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逃脱了的涛涛,心里面很是得意,心想自己真是太厉害,太聪明了,笨拙的妈妈怎么可能抓的住自己呢。

    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刚得意的走了没两步的涛涛,就被从后面来了个突然袭击的冬梅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涛涛面对这天降神兵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自己的耳朵被拧住,涛涛才恍然大悟,这一招,是妈妈惯用的,最狠的一招了。

    冬梅拧着涛涛的耳朵,一边把他往回家带,一边照着他的屁股上就是一脚,道:“子不教,父之过,你爸爸不在,你翻天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涛涛一边捂着耳朵喊疼,一边跟着母亲往回家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后路,肯定会被拖到家里面痛打一顿。

    冬梅拉着涛涛走进了技校院子。

    刚才在追逐的时候,就已经积累了许多的“粉丝”,现在提溜着涛涛进来,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翻倍。

    虽然涛涛只有二年级,可是孩子已经有了羞耻心,被周围这么多人看着,别提脸上有多烧了。

    冬梅朝涛涛的屁股上又是一脚,道:“让你偷东西,现在小偷小摸,将来长大了大偷大摸,现在不好好教训你,将来长大了还了得。”

    涛涛据理力争道:“我没有偷,我只是在捡。”

    冬梅提起巴掌,照着涛涛的后背上就是一巴掌,道:“还嘴硬,偷就是偷。”

    冬梅拉着涛涛上到技校的图书馆,把涛涛怀里抱着的几本书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刚扔进去的书,还没有几分钟就被旁边几个小朋友翻进去给捡了出来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自己的书被其他小朋友拿走了,心理很不是滋味,生气的反驳冬梅道:“别的小孩可以捡,我为什么不能捡?”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从楼梯上拉了下来,道:“别的小朋友我管不住,但是你是我儿子,我就有权利管你。”说完,冬梅朝涛涛的屁股上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冬梅虽然比较信仰棍棒底下出孝子,但她打小孩也是比较有分寸的,知道打屁股上没事,所以只要打,基本都是打屁股了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小朋友也慢慢多了起来,大家都看涛涛被妈妈打的笑话,最主要的是,这其中还有几个低年级的小女孩,这让涛涛顿时觉得“颜面尽失”。

    在抵达铁皮房子的时候,涛涛委屈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涛涛哭,冬梅觉得涛涛这泪水不是悔恨的泪水,而是可惜那几本书的泪水,于是气不打一处来,骂涛涛道:“你一个男孩子,怎么这么没骨气。”

    涛涛反驳母亲道:“为什么别的孩子能偷,我就不能偷呢。”

    听了“偷”字,冬梅觉得平时都白教育他了,怎么就这么任性,于是提前“家法处置”,在铁皮房子的门口,当着所有孩子的面,把涛涛痛打了一顿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