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50章 强强的遗传

正文 第50章 强强的遗传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平时的小伙伴中,涛涛最喜欢和强强玩,因为两人的母亲关系最好,所以两人的关系也很融洽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却在涛涛要和强强一起玩的时候,嘱咐涛涛要多加注意安全,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大家都发现了的事实,那就是万青智商的问题,多少给强强遗传了些。

    所以,强强有时候也会偶尔出点小问题,但虹虹就不一样了,她聪明伶俐,非常的可爱。

    这天,涛涛和强强出去玩,两人来到了大坡一处破旧的楼梯口。

    强强看到了楼梯的扶手,便提议涛涛坐在扶手上滑下去,就当滑溜溜梯了。

    强强先坐在扶手上滑了下去,然后站在楼梯下面微笑着让涛涛也滑下来,并说滑下来的感觉爽呆了。

    涛涛爬上了扶手,却发现扶手是水泥的,而且非常的粗糙,要是滑下去的话,裤裆肯定会被滑破。

    可是,经不住强强的诱惑,涛涛哧溜一下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如强强所说,滑下去的感觉真的很爽,有种坐过山车的感觉,可是从扶梯上下来后,涛涛发现自己的裤裆被扯开了一道子,再看看强强的裤裆,不仅外面的裤子扯了,就连里面的秋裤也扯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回家后,各自挨了父母的一顿打。

    第二天,强强又带着涛涛来到了那个水泥的扶手,并且像昨天一样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回,涛涛聪明了,他知道滑梯虽然爽,可是破了裤裆要挨打,于是果断拒绝了强强的建议。

    晚上回到家,涛涛便听到了最西边铁皮房子里传来的强强的哭声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一次放学后,两人一同回来的途中又经过这个楼梯,强强再次跳上了水泥扶手,不假思索的滑了下去,可想而知,又一次滑破了裤子。

    这次,强强怕挨打,不敢回家,在涛涛家呆到很晚都不走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了缘由后,赶忙让强强把裤子脱下来,给他缝好了裤裆之后,强强才蹦蹦跳跳的回了家。

    看到强强远去的背影,涛涛心理感叹,同一件错事,自己干一遍就会长记性,而强强需要干三遍才能长记性。

    礼拜天,涛涛和强强分别领着妹妹娜娜和虹虹出去玩,在抵达技校院子后面的土坡时,强强很快爬了上去,涛涛也紧随其后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比较陡峭的土坡,两个妹妹是怎么爬也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于是,强强找来了两条绳子,给涛涛了一条,建议把绳子拴在妹妹的腰上,自己站在坡上面,拽着绳子,把妹妹给拉上去。

    听了强强的建议,涛涛坚决不同意,她觉得一来六岁的妹妹太重,土坡太陡,自己可能拉不上去,二来就算能拉上去,却不能保证绳子的质量,万一绳子在半途中断掉怎么办,妹妹岂不是要被摔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可是强强确坚持要把绳子拴在妹妹的腰上,把妹妹从土坡下拉上来。

    强强的妹妹虹虹今年五岁,非常聪明,他觉得土坡太高,坚决不同意哥哥拉自己上去,可是倔强的强强硬是把绳子拴在了妹妹虹虹的腰上。

    而涛涛和娜娜则站在旁边观战。

    强强和涛涛一般大,可是强强要比涛涛长的高一些,而且比涛涛强壮。

    强强力气很大,不一会就把虹虹拉到了半中腰。

    而虹虹也配合着哥哥,两只手尽量抓着土坡上的野草,两只脚不停的找着地方踩,来减少哥哥的负担。

    眼看虹虹被拉到了三分之二处,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由于强强的手心出汗,不小心一滑,虹虹连人带绳子,从土坡上连滚带爬的掉了下去,摔的满嘴是土,而且鼻子也碰流血了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娜娜看到这恐怖的一幕,望着着哥哥说:“哥哥,多亏你没有拉我上去,不然我也会被摔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被摔地上的虹虹,一边从嘴里往出吐黄土,一边大哭着。

    晚上,不敢回家的强强把妹妹带到了涛涛家。

    冬梅给虹虹把衣服拍打干净,然后把她脸上的土和鼻血洗干净之后,强强才带着妹妹回家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涛涛还是听见了强强被打的哭声。

    一天,吃过饭后,强强跑过来找涛涛去上厕所。

    那时,大家住的房子都不带厕所,整个技校院子,几百户人家,也只提供一个厕所,而且厕所很远,所以小朋友们去上厕所的话,都会互相叫上。

    涛涛吃完安饭后,拿着作业本上的废纸跟着强强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走到半路,强强改变了注意,他指着技校大楼说:“厕所太远了,我憋不住了,咱们去技校大楼后面上大号吧。”

    涛涛想想,技校大楼后面,好像也没有什么隐蔽的地方,可以提供一个安全遮挡的地方,供长时间的蹲坑,于是说:“我们还是去厕所把,不行咱们跑,一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强强摇摇头道:“上次中午吃过饭,我跑到厕所的时候,厕所里面的坑都满了,害的我又折返回来。”

    涛涛想了想,饭后上厕所的人就是比平时多很多,而他们这里又是人多坑少,于是听从了强强的建议,跟着他来到了技校大楼的后面。

    在技校大楼后面,涛涛环顾四周,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蹲坑的地方,倒是强强突发奇想,他指了指架设在空中的两条暖气管线说:“涛涛,我们上到这空中的暖气管线上,你看刚好两条,我们蹲下后,一只脚站一跳暖气管线,从中间拉下来。”

    涛涛完全被强强的建议惊呆了,他看看高高在上的暖气管线,觉得为了上个厕所爬那么高,好像有点划不来。

    见涛涛没有反应,强强跑过去,找到了支撑暖气管线的架子,三下五除二的就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站在暖气管线上的涛涛给强强使了个眼色道:“快爬上来吧,这里很高的,没有人会看到咱们在这里大便。”

    涛涛环顾了四周,发现确实也没有地方可以大便,于是硬着头皮爬上了暖气管线。

    当涛涛爬上暖气管线后,看到眼前的暖气管线都是被厚厚的玻璃丝布包裹着,后悔的不得了,他知道玻璃丝是一种很扎的东西,一不小心沾在身上,会扎几天。

    玻璃丝布是工业玻璃纤维制品,主要用于管道的防腐,保温等等,是包裹暖气的不二之选。

    涛涛站上暖气管线,朝着强强的方向走着。

    由于暖气管线太高,非常的晃,涛涛一边走,心理一边打鼓,要是掉下去非摔的半死不残,同时心理也感叹,为了拉个大便,冒这么大的风险,真是太不值的了。

    当涛涛走近强强的时候,强强已经脱了裤子,蹲在暖气管线上开始了。

    涛涛学着强强的样子,脱了裤子,战战兢兢的蹲起了大号。

    可是,当涛涛开始之后,他发现,这哪里是个隐蔽的地方,因为太高,只要是经过技校院子的人,基本都能看清两人。

    面对路过的行人怪异的眼神,涛涛第一次出现了便秘。

    办完事,从暖气上下来,两人的屁股上或多或少的都沾了些玻璃丝,走路的时候,感觉痛苦不已,扎的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涛涛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脱了裤子洗屁股,即使这样也不管用,他换了内裤和秋裤,任然不能全部摆脱玻璃丝的困扰,每当坐下或者穿脱裤子的时候,一不小心都会被扎的尖叫。

    就这样,足足花了一个礼拜时间,涛涛才完全摆脱玻璃丝的困扰。

    当涛涛给冬梅说起自己和强强在一起时,强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,冬梅心理难受的感叹郭兰英的命太苦,老公是那们个样子就算了,竟然连儿子也遗传父亲的缺点,半傻半瓜。

    感叹归感叹,可是上帝是公平的,当二十年后,涛涛和强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,强强已经是单位厂部宣传科的一名干事,而涛涛只是一名最基层的劳工。

    这天,冬梅在和郭兰英的聊天中,发现两人在钻二这个地方已经住了快三年,竟然没有留下一张合影,于是两人约上唐唐妈,三人一起去裁缝店里缝制了一套比较流行的连衣裙,又去街边的摊点一人买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,若干天后,拿到衣服的三人,去镇上的照相馆,在背景墙下,从高到底,依次排成一行,侧面站着照下了唯一的一张合影。

    也许他们不知道,这便是他们姐妹即将分开后的仅有的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高高兴兴回到家的冬梅,一进门,发现涛涛正拿着一本《成语故事》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涛涛从小爱听故事,上学了之后爱看故事书,可是家里却从来没有给他买过一本故事书,面对这本成语故事,冬梅以为是他从同学那里借来了,便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一会,涛涛竟然又拿进来了一本《孙子兵法》。

    冬梅很是纳闷,走上前去,追问我涛涛道:“这书是问同学借的?”

    涛涛津津有味的看着书道:“没有借,这书是我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不相信,天底下那里有这么好的事情,还能白白捡到书,于是追问道:“从哪里捡来的?”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技校大楼道:“那个楼上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,那个技校已经关闭了,从此以后这里就没有技校。

    于是问道:“真的是捡来的嘛?”

    涛涛郑重其事的道:“真的是捡来的,好多人都在哪里捡呢。”说完,涛涛继续阅读着。

    冬梅不信这个邪,放下手里的东西,专程去了躺技校大楼。

    当她走到大楼二楼的时候,果不其然,发现好多家属还有孩子,站在一件房子的门口,而这房子的窗子,一边是打开着的,刚好能容一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好多还子和大人都从这个窗户进去,然后挑选着自己喜欢的书再拿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猜测这个房子应该是技校的图书馆,虽然技校关闭了,但是图书馆依然没有搬走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一个熟悉的家属,人称马面精的女人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字典说道:“冬梅,你来晚了,里面的好书,都让前面的人给捡走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看着“捡书”的人群,心理想,这哪里是捡,分明是偷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