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7章 老家的日子

正文 第47章 老家的日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天,和冬梅玩的比较好的伟伟妈雪莺又过来了,她过来的时候给冬梅拿了一塑料袋子的干辣子面面。

    雪莺原本生长在邻省的农村,她从小就很向往城市里美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在她十八岁那年,因为一次和父母吵架,便索性离家出走,幼稚的想着这样就可以去城市生活,可是十八岁的雪莺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个城市,便胡乱坐着车,朝着自己梦中的方向出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就到了崔家村附近的镇上,随身所带的钱花完之后,就开始乞讨。

    正好,她被一个老伯伯撞见,而老伯伯就是现任老公的叔叔,他询问了雪莺的年纪和老家,又打量了下雪莺的容貌,发现雪莺虽然乞讨,可是容貌并不差,便问她愿意不愿意留在关中腹地。

    关中腹地自古便是八百里粮仓,即使在灾荒年间,这里的人也基本没饿过肚子,相比邻省,这里算是天堂了。

    倔强的雪莺根本不愿回老家去,便跟着那人来到了伟伟爸家。

    到了伟伟爸家,她才知道自己是被领过来嫁人的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还没有作好嫁人的打算,可是公公婆婆对她很好,也不让她走,况且这里还能吃饱肚子,索性干脆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结婚的前一天,她都没有见过伟伟爸长啥样子。

    洞房的晚上,同处一室的时候,雪莺才第一次见到了伟伟爸的样子,出乎雪莺意料之外的是,他竟然是个跛子,可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,反悔是来不及了,雪莺便这样糊里糊涂的成了亲,之后便有了伟伟和伟伟的妹妹。

    冬梅拉雪莺上炕,和自己并排坐在炕头,羡慕的看着冬梅身上穿的一件大红色的毛衣问道:“你们城里人就是洋气,这件大红色毛衣,真漂亮,花大价钱买的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已经被自己穿的起毛球的毛衣说道:“这毛衣不是买的,是卫国在新疆的时候单位发的,已经穿了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雪莺看着炕对岸的卫国说道:“我哥单位就是好,这么好的毛衣都发。”

    卫国笑笑说:“新疆嘛,维吾尔族人都养羊,所以毛衣也不贵,单位就给一人发了一件。”

    雪莺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我哥在油田单位,一个月挣多大工资?”

    听到雪莺问工资,卫国还有点不好意思说,因为油田的工资,相对于普通农村来说,还是比较高的,卫国轻声说道:“一个月二百个元。”

    闻言,雪莺差点惊掉了下巴,她瞪大了眼睛,掰着指头算着道:“我哥一个月二百个元,一年就能挣两千四百个元,太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冬梅道:“你哥一个人养活一家四口人呢,还要养活他妈他爸,还要给保国娶媳妇,也过的紧吧吧的。”

    雪莺不以为然,眼睛炯炯有神的说:“咱农村人几亩地,没黑没夜的在地里抛,一年也刨不出来两千块钱,你单位还要人不,我也想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雪莺一个女流之辈要干钻井这样繁重的体力活,忙说道:“钻井全部都是重活,拉猫头还死人呢,我干着都费力,更别提你了。在说了,单位的工人不是部队转业的,就是石油学校毕业的,外面的人也不要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不要外人,雪莺这才死了心。

    下午的太阳很红,雪莺拉着冬梅和卫国去村西头晒太阳,涛涛也跟着屁股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村西头,冬梅才发现,每到太阳正红的时候,全村的男女老少基本都过来这里晒太阳,人气那个旺盛啊,真是摩肩接踵,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在那个市场经济还不发达的年代,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全部在家里种地,没有人出去打工,所以整个村子人丁兴旺,人气满满。

    大家见冬梅和卫国过来了,纷纷围了过来,问东问西,氛围异常热烈。

    而涛涛也和伟伟在一起玩的热火朝天,可是当涛涛和伟伟讨论起学习的时候,涛涛明显的发现伟伟不像一个二年级的学生,因为他在子弟学校学习的好多课程和知识,伟伟根本没有听过,而且因为村子里的学校要放忙假和秋假,课本里的许多课文,伟伟学都没学。

    小叔子保国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,卫国和冬梅忙活着给小叔子布置结婚的房间。

    小叔子结婚的房间就在后院里那座房子里,当初卫国盖房的时候就考虑到了保国结婚,特意给保国留了一间房子,作为他们的婚房。

    老家的婚礼相对简单,只要把周围的亲戚朋友叫过来,在家里吃个饭,然后说几句新婚祝福的话,这样就算成亲了。

    根据以往的习俗,卫国在院子里盘一口大锅,作为待客时的主锅,又砍一颗树晒干,作为木柴,再杀一头猪,作肉菜的时候用,最后请一个做饭的厨子过来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厨子是卫国专门从大食堂请过来的,他给卫国和冬梅写了一份菜单,吩咐他们去买齐全,过事情的时候,他好手到擒来,方便做菜。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照着这一份菜单,一样一样买了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菜单上一个两人没有见过的菜名,卫国和冬梅傻了,谁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啥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菜单上的“火腿“二字,挠着后脑勺说:“火腿是个啥东西?”

    冬梅思考了半天,煞有介事的说:“火腿,应该就是猪腿吧。”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说:“不对,我看火腿是一种带火的东西,具体是啥,我也想不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卫国妈和卫国爸也走了过来,老两口也搞不清楚这火腿到底是个啥子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在外面工作了这么多年,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卫国还真没有见过火腿肠,更没有吃过火腿肠。

    当一家人在一起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面面相觑的时候,小叔子刚好从县上回来过礼拜,一家人忙冲上去,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叔子这个学习好,有想法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可当小叔子看到火腿二字的时候,也傻了眼,他竟然也不知道火腿是啥子东西。

    这样,大家纷纷把矛头对准了卫国。

    冬梅道:“我说让你找咱村子附近的厨子吧,你不找,偏偏找个半土不洋的厨子,你说这火腿买不来,菜怎么作?”

    卫国妈也惊世骇俗的站到了冬梅的一边,数落儿子道:“咱村子的二狗就会炒菜,你不找,偏偏舍近求远。”

    卫国无奈的说:“咱们村的二狗就是个杀猪的,能炒个啥菜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催家村,大家吃饭基本以面条和五谷杂粮为主,因为油很少很贵,所以基本没有人家吃炒菜,这就造成了大家普遍不会炒菜。

    杀猪的二狗会炒菜,是因为他杀猪,能轻而易举的得到猪油,便有了炒菜的物质基础。

    小叔子也插话道:“这大食堂的厨子,请一次,估计花不少钱吧,下次就请咱村的二狗就行了,乡下人,二狗吵的菜还对胃口。”

    卫国反驳小叔子道:“一次就够了,还有下次,你想离婚啊?”

    小叔子忙解释道:“我才不想离婚呢,你见咱周围八村的,有离婚的没有,我是说下次咱们家办啥大事,比如说你娃结婚之类。”

    卫国眨巴眨巴眼睛道:“你想的真远。”

    直到保国结婚前一天,火腿也没有买回来。

    厨子板着脸看着菜单,最后自己跑到县里,买回来了做菜用的火腿肠,一路嘴里发着牢骚:“都是在城里油田上班的人,这么抠门,火腿都不舍得买,还给弟弟结个啥的婚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的婚礼如期举行,轰轰烈烈,本来准备只宴请亲戚和周围关系比较好的人,没想到竟然宴请了整个村子的人,场面那个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春梅的婚礼也如期举行,她如愿嫁到了闫村,嫁给了闫宁,可是在春梅的婚礼上,冬梅却不由自主的看到了两人婚姻的不和谐之处。

    时光似箭,马上又到了卫国上班,涛涛娜娜上学的时间。

    像上次离开一样,卫国爸拉着架子车,给儿子拉着面粉和玉米走在最后面,卫国妈哭哭啼啼,领着两个孙子,一路的不舍得。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分别提着行李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分别总是痛苦的,隔着玻璃,卫国妈对涛涛说:“我娃,你别走了,留下来跟爷爷和奶奶过。”

    涛涛却坚决的说:“我不,我要跟妈妈过。”

    看着远去的长途车的背影,老两口拉着空荡荡的架子车,噙着眼泪回到了村子。

    而卫国和冬梅又一路辗转,用去两天时间,抵达了那悉的技校院子,熟悉的铁皮房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