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6章 春梅的爱情

正文 第46章 春梅的爱情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小叔子把结婚的日子告诉了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算了算春梅结婚的日子,心说还好不冲突。

    听到春梅要结婚了,小叔子到是来了兴趣。他上学的时候和春梅是一个学校,春梅可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校花,他问冬梅道:“春梅嫁到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春梅的婚事,冬梅并是十分看好,她告诉小叔子道:“嫁到闫村了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道:“闫村啊,距离我所在的医院不远。闫村的年轻人,我也认识几个,她老汉叫啥名字啊?”

    半天,冬梅嘴里崩出来了两个字:“闫宁。”

    一听闫宁,小叔子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冬梅也摇摇头。当初给春梅说了好多条件好的男人,她不答应,不是嫌弃别人个子低,就是嫌弃别人太老土,要么就是没感觉。

    这闫宁可好,一米八的个子,长的浓眉大眼,见了谁都是一副见面熟,不认生的样子,生的一副好身板,可是地里的活却不好好干,在村子里的计划生育办胡混搭。

    说是混搭倒不如说是抓人,那个时候,计划生育已经成为了一项国策,凡是生过孩子的女人,不论你愿意不愿意,都要强制就近送到医院进行绝育手术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农村医疗条件差,医生草草了事,许多作了绝育手术的妇女都捞下了终生的疾病,对后半辈子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和生活压力。

    所以,好多妇女并不配合做绝育手术,而有些渎职的村干部,为了完成任务,只能从本村雇佣些地痞流氓,下三滥,强行抓人,把符合做手术,而又不愿意做手术的妇女强行抓到医院,进行绝育手术。

    农村人都把这些抓人的市井之徒,叫做亏人娃。而闫宁就属于这种亏人娃的行列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带着两个孩子走娘家,而卫国作为主劳力,理所当然的留在家里干农活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不像现在,去谁家都是提前打个电话,主家是知道客人要来的。

    而那个时代,一切都是随机和碰巧的。

    在去外婆家的这条路上,涛涛再熟悉不过了,小时候跟随母亲不知道走过多少遍这条路,从头门出来,顺着东头走出村子,在经过村里的学校和卫生室之后,一直顺着水渠走,水渠的尽头便是外婆家的村子尹家村,而外婆家就在村子的最东头。

    当冬梅蹦蹦跳跳的带着孩子走进母亲家时,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,家里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由于大家都穷,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所以人出去后,门一般都是不锁的。

    冬梅想,父母一定是去地里忙农活了,而弟弟军军爱作生意,估计去县城作小买卖去了,哥哥早就和父母分了家,住在了新尹家村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为春梅去哪儿了疑惑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,推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初冬梅在怀孕和带小孩,忙不过来的时候,春梅过来帮姐姐了不少的忙,所以身为姐姐的冬梅,更加的关心妹妹的人身大事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春梅穿着一条喇叭裤,推着自行车走进来的时候,觉得自己的妹妹真的是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她冲上去紧紧的把春梅楼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见了小姨也高兴冲了过去,嘴里甜甜的喊着:“春梅姨,春梅姨……。”

    春梅激动的看着姐姐说:“姐,几年没有见了,我怎么觉得你变年轻了,比我还年轻?”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我都三十几的人了,哪里有你二十几岁的人年轻。”

    春梅拉着冬梅往屋子里走说:“你脸上的皮肤怎么变的这么白,这么嫩,以前在家用雪花膏的时候,没有这么白,老实告诉我,你用的什么擦脸油?”

    冬梅摸摸自己的脸蛋,然后再摸摸妹妹的脸蛋,自己的脸蛋是比她的嫩点,她说:“我脸上就抹卫国单位发的劳保油。”

    春梅说:“老保油是好油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单位的人都说老保油不好,抹上脸黑,你还说我脸白了呢?”

    说完,两个姐妹笑着坐到了火热的炕上。

    春梅找过来了一面镜子,把镜子放到了两个人的面前。在镜子里,冬梅惊奇的发现,自己和妹妹相比,脸上的皮肤真的比妹妹白,也比妹妹嫩。

    冬梅百思不得其解,还以为真的是单位发的老保油比农村人用的雪花膏效果好。

    而实际情况是,冬梅自从离开了农村之后,就很少在太阳底下劳动,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屋子里面,风不吹,日不晒,自然要比天天在地里劳动的妹妹皮肤好了。

    看到此情此景,春梅吵着嚷着,让冬梅送给他几瓶劳保油,并说自己以后再也不用雪花膏了。

    雪花膏其实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护肤品,按道理要比石油工人用的老保油好的多。

    雪花膏最早出现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,它擦在脸上会立即消失,在雪与皮肤上融化而相似,故此得名。

    听到姐姐答应给自己雪花膏了,臭美的春梅高兴不已,索性从热炕上站了起来,在姐姐的面前秀着自己的喇叭裤道:“姐姐,你看这喇叭裤怎么样,好看不?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妹妹修长的美腿道:“好看,腿直了,穿上就是好看,你从哪里买的?”

    春梅在冬梅面前扭了一圈道:“我在合作社里干了几个月,才攒钱去县上买了这条喇叭裤呢?”

    听到积攒了几个月的钱才买到喇叭裤,冬梅心想这裤子一定贵的离谱,肯定是被卖衣服的老板给坑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给春梅说:“以后买好衣服别在县城买,倒了好几手呢,价格肯定贵,下次你要买裤子,把你的尺寸告诉我,我从单位回来的时候,经过省城,我去省城的康复路批发市场给你买,那里是进货的第一手,最便宜的。”

    春梅听了,忙点点头说:“康复路,我也听过,下次你一定再帮我买条喇叭裤。”

    话毕,春梅索性找来了纸和笔,把自己的腰围和尺寸全部详细的写在了纸上。

    冬梅接过春梅的纸张,仔细的看着说:“年轻女子,就是身材好。”

    春梅笑笑说:“姐姐,你也买一条喇叭裤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连忙摇摇头道:“我都三十出头的女人了,老了,哪里像你们小年轻天天追求时。”

    旁边专心听大人说话的涛涛赶忙插嘴道:“妈妈,我也年轻,给我也买一条喇叭裤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了道:“你小姨还年轻,你都老了,穿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听妈妈说自己老了,涛涛怎么也想不通,小姨比自己大,怎么还年轻,自己这么小,确老了呢。

    不一会,冬梅爸拉着架子车走进了大门,冬梅妈也跟在后面,抗着锄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老两口看到女儿和两个外孙,高兴的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冬梅妈把女儿楼在怀里,欣慰的说:“冬梅啊,你算是嫁对人了,咱们农村人苦啊,在地里,没日没夜的干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,对咱们庄稼人来说,只要走出了农村,就代表着胜利。”说完,冬梅妈慈祥着打量着冬梅的脸蛋。

    在那个计划经济刚刚结束不久,买粮食还要靠粮票,农业机械化严重落后的的年代,农村人的生活相比现在要苦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这话到是说道冬梅心理去了,可是旁边的春梅听到母亲的这话却心理不爱了,她哼了一声,坐在旁边表示很不服气。

    冬梅妈转过头来,对着春梅说:“我说闫宁你就算了,我和你爸都不看好,媒人给说了王村一个小伙,在粮站工作,你去相相啊!”

    春梅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:“王村的小伙我上学的时候就见过,衣服上永远都打着补丁,还不爱干净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那是过去,家里面娃多,没有衣服穿,现在好了,人小伙在粮站工作,吃商品粮,没谁穿的好,脚上穿的布鞋,连土都不沾。”

    春梅索性躺了下去,睡在炕上道:“哪怕他天天换布鞋呢,我就是对他没感觉,你说没有感觉,在一起砸过呢?”

    冬梅妈反驳道:“那闫宁就有感觉了,我真理解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感觉到底是个啥东西?”

    冬梅妈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闫宁虽然个子高,可他是家里的老小,上面有三个姐姐,父母老来得子,他一定被父母给宠坏了,我还打听过闫村的人,闫宁这小子还打他爸呢?”

    春梅突然坐了起来,挺着胸膛说:“我就不信,将来结了婚之后,她敢打我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摇摇头道:“我的好娃娃呢,狗改不了吃屎的路,他现在都打他爸,将来还不敢打你?”

    母亲已经把话说的很明了了,但是热恋中的春梅怎么也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冬梅也跟着母亲的话,劝说冬梅道:“谈恋爱可以把感觉放到第一位,但是婚姻绝非儿戏,感觉并不是第一考虑的因素。”

    春梅任然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没法,冬梅只能列举自己的例子道:“你看你姐夫,个子又低,长的又难看,说话还口吃,你说,你对他有没有感觉?”

    听到姐姐如此贬低姐夫,春梅总算给面子的听进去了一点,果断回答道:“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春梅说:“没感觉就对了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也没有感觉,但是我现在对你姐夫有感觉的很,而且全世界只对他一个男人有感觉。”

    春梅觉得不可思议,她皱着眉头问道:“为啥?”

    冬梅表情平静的说:“因为他能挑起一个家庭的重担,能作一个好丈夫,一个好父亲,而且他不打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虽然说着简单,可是完全理解它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作为没有结婚的女孩,春梅当然理解不了冬梅的意思,但为了给冬梅面子,便表面上假装听懂的样子点点头,可是心里面还是钟意闫宁。

    因为春梅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,从小就比较娇惯,所以父母根本改变不了她内心里的想法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