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45章 小叔子的女友貌美如花

正文 第45章 小叔子的女友貌美如花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当卫国正饶有兴趣的拿着铁片对着铁锅比划的时候,冬梅瞧瞧的站到了卫国的身后。

    她拍拍卫国的肩膀,故意说道:“这些铁片可都是些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卫国转过头来,看了冬梅一眼,觉得冬梅很认可他,于是高兴的说:“当然是好东西了,以前补铁锅人的过来,补个铁锅就要收一块钱,其中五毛钱就是这铁片钱,现在咱有了这专用的铁片,不就便宜了一般嘛。”说完,卫国咯咯的笑着。

    冬梅听着卫国的话,假装赞同的说:“就是,你看你多会过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觉得,冬梅肯定是被自己会省钱过日子的方法所折服,于是得意的说:“那是,我崔卫国是谁?”

    冬梅突然停止了笑,恶狠狠的说:“会过日子的到了雁过拔毛,剥削老婆孩子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卫国正仔细研究着铁锅,并没有太在意冬梅的话,便随口说道:“那绝对是了,我崔卫国是谁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突然发现不对,赶忙转过头来看着冬梅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冬梅怒发冲冠,气愤的说:“为了拿你这些破铁片,我和孩子差点没累死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卫国一脸茫然的看着冬梅,心说刚才还笑脸盈盈的冬梅,这是抽哪门子的风,便随口说道:“我不是准备自己来拿的嘛?”

    冬梅站在卫国对面,基本和卫国个子一样高的冬梅看上去气势更甚一筹,她呵斥卫国道:“那为什么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提?”

    本来就口吃的卫国,吵架更是不在行,于是他采取非暴力不合作,一言不发的坐了下来,自顾自的研究起来铁锅的焊接技术。

    冬梅得理不饶人,站在卫国的身后,把这一路来的心酸通通说了一遍,情到深处时,更是流着眼泪对卫国一顿臭骂,仿佛这样才能释怀自己的委屈。

    恰恰在此时,卫国妈刚好从前院经过,看到冬梅劈头盖脸的骂着,而可怜的儿子只能默默的修着铁锅,于是立刻冲了过来,替卫国说话道:“冬梅,你这是要作什么,一个女人家,怎么能骂男人呢?”

    放到以前,冬梅是丝毫不敢顶撞婆婆的,可是在城里呆几年的冬梅,不知道是外部环境的影响,还是女人思想的解放,她竟然冲着凶悍的婆婆吼了起来道:“你啥都不知道,不要在这里胡吼叫,把你儿子做的那些事问一问,在说话。”

    按照以前在农村时的经验,身为婆婆的卫国妈觉得,只要自己一开口,无论孰对孰错,冬梅都会会立马退却,即使不退却,也会主动礼让三分,可是今天的状况,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卫国妈先是一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说:“我娃卫国能做啥事,他一个人辛苦工作,养活咱一家人,还能咋?”

    每每到关键时刻,卫国妈总是要搬出这一套老理论来反驳冬梅,她觉得这就是杀手锏,放到以前,冬梅便会知难而退,可是今天的冬梅,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,他反唇相讥道:“那些死了男人的婆娘,难道还不活了吗,这个世界上,没男人挣钱,照样转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被说的哑口无言,这哪里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媳妇说出来的话,放到旧社会,这种媳妇是要被扫地出门的。

    卫国妈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气的说:“你,你跟我卫国出去城里了几年,长见识了是不是,好,你能,你能,我走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卫国妈一边擦眼泪,一边点着小脚,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蹲在地上修理铁锅的卫国骑虎难下,自己把大包和孩子丢给冬梅确实不对,可是母亲维护自己的儿子,也没有错啊?

    没法,卫国只能选择专心致志的修理铁锅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妈走出去的身影,一米五零的身高,又瘦又弯的脊背,突然觉得自己作的有点过。

    可是,把她喊回来,肯定会被反咬一口,被骂个三比零,不叫回来吧,又怕老太太万一想不开,走出去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死不是成了逆子,正在冬梅犹豫不决的时候,卫国妈已经走出了大门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一口气,开始为卫国妈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正在冬梅担心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,卫国妈竟然又从大门走了进来,仍旧是消瘦的身影,仍旧是点着小脚,可是却笑脸盈盈朝自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大惊,心想这太不像卫国妈的风格,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或者卫国妈有什么阴谋诡计,冬梅深刻的理解将欲擒之,必先纵之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而坐在地上专注修理铁锅的卫国,看到此情此景,也一头雾水,想不通妈妈玩的是哪一招。

    突然,卫国妈主动开口了,她笑着说:“我说你哥和你嫂子,还有涛涛,娜娜回来了,你还不信,看,这不正站在这里吗。”

    话毕,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小个子,精神抖擞的从门口走了进来,旁边还跟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便知道了,原来小叔子领着女朋友回来了,难怪卫国妈要迅速的转阴为晴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小叔子的女朋友一进门,看到婆婆和媳妇吵的一模糊,非没过门就被吓跑了不成,那损失就大了,聪明的卫国妈只能避重就轻,关键时刻选择了自我牺牲。

    冬梅将计就计,开怀大笑的迎了上去,和小叔子打了声招呼,然后把小叔子的女朋友拉在手里热情的表示欢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冬梅也不由的佩服起卫国妈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卫国在本省,没有考上中专,被带去分数线更低的临省考试,完全是卫国妈的主意,在七十年代末,能有那样高瞻远瞩的母亲,恐怕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还有小叔子,他初中毕业考中专没有考上,原本准备不上高中,辍学在家作生意,也是卫国妈坚决反对,他痛打了小叔子,硬拉着他去高中,和校长吵了一架,才让小叔子继续上学。

    上学后的小叔子也没有让大家失望,考上了医科大学,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医生。

    可以说卫国妈这两个小小的举动,彻底改变了两个孩子的命运和未来。

    小叔子赶忙给哥哥和嫂子介绍着自己的女朋友道:“这是小芳,我准媳妇,过了年就准备结婚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小叔子要结婚了,冬梅和卫国忙和小芳热情的握手。

    小芳也是个很机灵的女孩,忙给卫国和冬梅详细的介绍着自己出生和家庭背景道:“我叫白小芳,家在镇上,父亲是县上纺织厂的技术员,母亲是农民,我现在也在县上的纺织厂上班,是接我父亲的班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闻言,忙在旁边给小芳贴金道:“真不错,工人阶级家的孩子,一看就比我们农民阶级家庭的孩子懂事。”

    小芳笑着说:“哪里,哪里,我只是个高中生,哪里能比得过保国这个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拉着小芳边往屋子里走,边说:“你接父亲的班,那在县上的纺织厂,也算是正式工,吃商品粮的了。”

    小芳点点头道:“恩,接班的都是正式工,都是吃商品粮的。”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卫国也很是高兴,自己的弟弟终于要结婚了,他戳戳冬梅的胳膊肘说:“你瞧人家小芳,多会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道:“就是,现在的年轻人都灵光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上下打量着小芳,她脚上穿了一双洁白的白球鞋,腿上穿了一条红色的健美裤,上身穿了一件料子布作的衣服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这身衣服,放到现在看来很是另类,可在当时,算是最时,最时髦的打扮了。

    冬梅嘴里啧啧的夸着说:“这小叔子,个子又低,长的又难看,不知道是哪里积德了,找了个打扮这么时髦,长的这么漂亮的女孩。”

    关中腹地,每次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,一定要给做正宗的哨子面吃。

    卫国妈虽然和冬梅在后院里吵了一架,可是在做饭的时候,却配合的异常默契,下面条的下面条,调汤的调汤,真是你织布来我挑水,在共同的利益面前,大家都团结一致,坚决对外。

    哨子面的美味就美在,它是只吃面不喝汤的,而且一碗面里只盛几筷子的面,吃完面剩下的汤再倒回锅里,经过高温消毒,然后再吃第二遍,如此依次循环。

    在暖烘烘的炕上,一家人坐在一起,其乐融融的吃着哨子面。

    冬梅关切的问小叔子道:“你现在分配到哪个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吃着热气腾腾的面条,吸溜吸溜的说道:“分配到县医院了,是名主治医生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叔子分配到县城的医院,冬梅和卫国都表示不理解,卫国急切的问道:“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,怎么没有分配到省城医院,而分配到了区区的小县城医院?”

    冬梅也不解的问道:“你没有争取去省城医院吗?”

    小叔子道是表情轻松的说:“省城的医院,我也可以去,但是我没有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和冬梅都异口同声的说:“你傻呀,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,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当然理解这个道理了,可是他确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吃完了饭,小叔子未婚妻小芳夸赞自己的哥哥道:“我哥哥可厉害着呢?”

    小芳看着卫国,表示尊敬的说:“我知道,哥哥不仅供你学费上完大学,还出钱盖了后院里这大房子。哥哥,真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卫国此生最怕的事情,就是别人当面夸赞他,他忙低着头,红着脸说道:“哪里,哪里,都是你嫂子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小芳纳闷的问卫国道:“嫂子的功劳,嫂子也在你们油田上班吗?她是不是比你挣的还多啊,我看嫂子一表人才的,就不是等闲之辈。”

    小芳本来奉承冬梅的话,听到冬梅耳朵里面却是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冬梅表情尴尬的说:“我没工作,只是一名家属。”

    小芳听见后,长大了嘴巴道:“啊!那嫂子你,你就专职在家相夫教子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脸上发烫,他平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份正经的工作,然后老了有一份退休金,她表情异常的说:“是啊,没有工作,不在家相夫教子,还能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聪明的小芳观察到了冬梅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,连忙话锋一转道:“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,肯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,我看嫂子就是那个伟大的女人。如果嫂子是个男人的话,最不行也是个厂长。”

    小芳的这句俏皮话,惹的大家哄堂大笑,也算是缓解了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卫国憨厚的笑着说:“我哪里是什么成功人士,我就是个普通的技术员,不是我挣的钱多,都是你嫂子会过日子,勤俭持家。”

    冬梅转移话题问小叔子道:“你们的婚礼,具体到什么时间了?我妹妹春梅,好像也是那个日子左右嫁人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