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技校院子

正文 第四十一章 技校院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当卫国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,发现已经人去镂空。

    卫国不由的问自己,为什么每次计算的时间,都要比实际晚一点,难道自己真的是那种拖拉的人?

    虽然冬梅无数次说过卫国性子慢,拖拉,耽误事,还为这个和卫国吵过架,可卫国仍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
    看到学校没人,他知道涛涛去了班车的地方,于是忙朝着班车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班车已经发动,开始缓缓的开动。

    九十年代初期的轿子车,不像现在的车,一开动就能马上走,那时候的车启动后,需要先慢慢的磨合一下,然后才开始慢慢的起速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的涛涛,心理非常的忐忑,如果家搬走了,自己回去后,面对空空的家,该住到什么地方?

    可是,爸爸没有来接自己,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就在车开始加速的那一瞬间,卫国终于赶到了。

    他大步流星的朝班车追去,足足追了两百米,才追上班车,把涛涛找了下来。

    涛涛一路跟着爸爸,蹦蹦跳跳的上了大坡。

    到了技校院子,涛涛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所谓的技校,其实就是一栋三层高的,破破旧旧的楼房,它对面的院子里,横七竖八的摆着更加破旧的铁皮房子,而那些铁皮房子就是所有工人们安居乐业的家。

    卫国带着涛涛,走到了一个绿色的,锈迹斑斑的铁皮房子跟前,用手指了指说:“涛娃子,这就是咱们的家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兴奋的冲了进去,这是一个十几平米大的铁皮房子,墙壁是铁皮的,地板也是铁皮的,走起路来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偌大的铁皮房子,从中间挂了一个比较大的门帘隔开。

    门帘两边,左边支着两张床,一张大床,一张小床,算是卧室,右边放着一个小桌子,三四个小凳子,还有一个液化气罐,锅碗瓢盆,这就是厨房。

    铁皮房子虽然小,可大家充分利用了铁皮房子的每一寸地方。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,正张罗着做饭,有了新家,她高兴不已,决定给孩子们做他们最爱吃的臊子面。

    而娜娜更是兴奋的在床上跳来跳去,庆祝新家的落成。

    晚上,睡在一张小床上的两个孩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,而冬梅却躺在卫国的怀里怎么也睡不着,也许是因为兴奋,也许是因为幸福来的太突然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铁皮房子外形很破,且空间狭小,可相比以前住的地窝子,和洗澡堂,还是强了许多。

    冬梅在卫国怀里撒娇的说:“能搬到基地住真好。”

    卫国点点头:“是啊,还算老天有眼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住到了基地里面,孩子上学近了,我平时去买菜,给孩子们做饭也方便了,听说基地里还有单位的供销社,不仅卖米面油,还卖女士的衣服,听说还挺漂亮的?”

    冬梅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可是论年龄,他只是个三十一岁的年轻女人,那种爱美之心,仍然时不时的从那颗晶莹剔透的眸子里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卫国点点头说:“是啊,里面很大,什么卖的都有,你有空了,可以过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冬梅内心的高兴,喜于言表,她笑着说:”住到基地就是方便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铁皮房子没有窗子,每到晚上,关了门,熄了灯,整个空间漆黑无比,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,一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漆黑无比的空间,打趣的说:”可是有一件事就不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纳闷的问卫国道:”基地院子这么好的,铁皮房子这么好的,还有什么事情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卫国害羞的说:”还有什么事,那事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心领神会说:”既然不方便,那就忍着。”

    本来就不结实的双人钢丝床,一摇就咯吱咯吱响,再加上铁皮地板的咯吱声,如果发生那事的话,非产生共鸣和共震不可,甚至会把两个孩子从睡梦中吵醒来。

    冬梅迅速转移话题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想了想说:“是啊,从新疆到陇东,距离关中八百里秦川,是越来越近了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奢望的想,要是有一天能住上楼房,而且是带阳台的那种楼房该多好啊。

    卫国安慰冬梅说:“也许有一天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卫国突然觉得,自己这样违心的给冬梅没有盼头的期望,到时候如果实现不了,会不会打击到冬梅。

    他知道,按照现在的资历和积分排名,怕到了五十岁也住不上楼房。

    冬梅活跃的思维更进了一步,他说:“要是我们能住上那种,三室一厅,而且带厕所的楼房,就此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顿了顿,接着说:“不行,房间里不能要厕所,臭死人。”

    卫国反驳冬梅说:“臭也只有我们这里臭,人家北京上海的厕所根本就不臭。”

    冬梅无法理解,她诧异的说:“厕所是人排泄的地方,怎么可能不臭呢?”

    作为我们现在人,当然觉得厕所不臭很正常,可是作为一个九十年代初的妇女,没有见过抽水马桶的乡下妇女,根本无法想象,这个世界上有不臭的厕所,这太不符合逻辑,太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真不臭,你还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打死我也相信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天,正在铁皮房子里午休的冬梅,突然听到了院子里一阵吊车的轰鸣声,吵的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铁皮房子,除了冬凉夏热之外,还有一个优势,就是一点也不隔音。

    院子里住的都是些年轻的夫妇,有时候,夜深人静,往往会传来一些不和谐的声音,冬梅总怕这些不和谐的声音被自己的两个孩子听见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会准备纸团,如果半夜里那声音比较大,就会趁着孩子睡着,把纸团塞进孩子的耳朵里面。

    冬梅从午休的床上爬了起来,走出铁皮房子,看到技校院子后面,一辆吊车正吊着一件泛黄的铁皮房子,她心想该不会是万青和郭兰英夫妇搬家过来了?

    在那个没有手机和qq,**的年代,一旦分别,是很难联系的。

    穿着拖鞋的冬梅,顾不得换鞋,忙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搬家到技校院子后,她就没有了朋友,在卫国上班走之后,时不时的感觉到了那种孤寂。

    冬梅刚走出去两步,就看到不远处有人给她招手。

    她忙定睛一看,正是郭兰英领着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喜出望外,忙过去邀请万青和郭兰英夫妇来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俗语说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,细细想来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当初冬梅卫国夫妇落魄,万青郭兰英夫妇帮助了他们,这下又轮到万青郭兰英夫妇没有着落,冬梅热情的招待他们了。

    冬梅给他们做了拿手的臊子面。

    臊子面是关中的名吃,以汤红油旺而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它的汤里加入木耳,豆腐,鸡蛋,黄花菜,韭菜,辣椒等,并伴以肉丁。

    在九十年代,物质匮乏的西北地区,堪称美味中的绝品。

    臊子面虽然好吃,可是万青和郭兰英夫妇出于礼貌,一人只吃了两碗,就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可是两个孩子万强和万虹,却像饿狼一样,一人吃了三碗,还要吃,郭兰英档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郭兰英气愤的骂孩子道:“像没吃过啥一样,丢人现眼,你们就好好的这样。”

    强强一边吃着臊子面,一边反驳妈妈说:“这面多好吃的,还有肉,还有鸡蛋,不像咱家的饭,一滴油都没有,难吃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说到了郭兰英的痛处,她批评孩子道:“人家涛涛爸是技术员,是干部,你爸是普通工人,咱家能和人比嘛?好了,这碗吃了,不要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冬梅听了之后,也很心酸,忙劝郭兰英道:“孩子正在长身体,你别拦着孩子,让孩子多吃。”

    万强和万虹吃完了面,喝完了汤,心满意足的揉揉肚子说:“太好吃了,真想天天都吃这么好吃的饭。”

    中午,涛涛回来,看到强强和虹虹后,也高兴异常,又有了放学后的玩伴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唐唐家也搬了过来,这样,三个好伙伴又重新聚集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时光似箭,春去秋来,不知不觉一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涛涛马上就要升学进入二年级,而妹妹娜娜也报名上了学前班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所有的单职工为了省钱,都不送孩子去上幼儿园,而是直接进学前班,再升入一年级。

    涛涛是个爱学习,干什么都比较快的孩子,冬梅觉得涛涛随了自己,可是娜娜就不一样了,干什么都很慢,而且还不太爱学习。

    冬梅惆怅的想,娜娜的慢,肯定是随了卫国,不然她也会像自己一样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这天,像往常一样,冬梅给娜娜穿好衣服,吃了早饭,把娜娜送出技校院子,送到了大坡边上。

    她对娜娜说:“你好好去上学,妈妈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娜娜非常乖的点了点头,然后蹦蹦跳跳的朝着学校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冬梅放心的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可是刚坐下来,屁股还没有坐热,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,冬梅忙问:“娜娜,你不是去上学了吗?怎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娜娜摸摸肚子,委屈的说:“妈妈,我还没有吃饱,我还想再吃个馒头。”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给娜娜取下了书包,卸下围巾,从锅里拿出了一个馒头递给了娜娜。

    娜娜接过馒头,掰开,加了些辣子,然后又给辣子上面撒了些碘盐,高兴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再次把娜娜送到了大坡口,对她说:“这下吃饱了,就好好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娜娜非常乖的点点头说:“妈妈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不放心的冬梅站在大坡口,看到娜娜走远了,这才放心的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回到家的冬梅便开始洗两个孩子的衣服,没想刚洗到一半,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冬梅的眼前。

    冬梅又惊又讶的看着娜娜说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娜娜委屈的说:”我刚走到学校,发现有点冷,我还想再穿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冬梅把手从水盆里拿出来,在围裙上擦拭了下,然后从床头找出了一件外套,给娜娜套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全家人的衣服非常的少,一人基本也就两身衣服,能换洗的开就行,所以家里也没有专门放衣服的箱子,便把所有的衣服叠好,放在了床头。

    娜娜穿好衣服后,冬梅再次把娜娜送到了大坡口,然后郑重其事的对她说:”这次好好去上学,要是再回来的话,小心我揍你。”

    没有办法的冬梅,只能使出了杀手锏。

    娜娜吓的赶紧说:”妈妈,我知道,我一定好好学习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脸的无奈,哭笑不得说:”不是让你再也不要回来了,是让你放学了再回来,没有放学就不要回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洗完了衣服,开始张罗着做饭,今天他准备改善改善两个孩子的伙食,作顿米饭。

    就在米饭蒸到锅里,刚要拧开液化气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冬梅的面前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