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差点被狼吃了

正文 第三十八章 差点被狼吃了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坐在床上,让涛涛站在门口,两手背后,不准吃饭。

    本来还扭性子不吃饭的娜娜,看到妈妈在打哥哥,于是乖乖的趴在桌子上吃起了饭。

    冬梅黑着脸,瞪着涛涛说:“自己做错事了,还有脸哭,你说你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涛涛边抽泣边想,自己好像没有作错什么事情啊,再仔细想想,是不是马上就要上学了,自己积攒的火柴皮和熊猫火炬还不够多,于是妈妈才打的自己,便抽泣着说:“不对,我明天和强强多出去找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脸狐疑,丈二和摸不着头脑说:“和强强多出去找,找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话,冬梅转头一想,该不会又出去玩火吧。于是,一把他涛涛拉过来,从他的口袋里搜出了几个火柴盒和十张的熊猫火炬图片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从涛涛口袋里搜出的火柴皮之后,瞬间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,骂说:“又出去玩火了,哪里来这么多火柴皮。你忘记我给记讲的,那个玩火**的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小时候,喜欢在灶火里点着小纸片玩,冬梅就给涛涛讲了一个故事,话说以前村子里有一个叫君海的小孩,特别喜欢玩火,父母怎么打都不听,今天出去把东家的麦草落子给点着了,后天把西家的玉米杆子点着了,着看着火的样子,他觉得非常爽。

    有一天,君海出去玩,在麦草落子上睡觉,一觉醒来,没事干,竟然把自己躺着的麦草落子给点着了,结果火烧大,他没有跑出来,就这样被烧成了灰,可怜他妈妈和奶奶,想他想的眼泪都哭干了,可是却没有了君海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涛涛边躲冬梅的打骂,边说:“我没有玩火,我在积攒火柴盒和熊猫火炬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心里更来气了,玩火就玩火,还撒谎骗人,这样的孩子,不好好收拾,长大了非无法无天,于是打的更凶了,涛涛哭喊着说:“我要上学。”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说:“玩火跟上学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涛涛哑着嗓子说:“积攒不够一百张火柴皮和熊猫火炬,老师就不让上学。”

    冬梅这才停下了手,大声训斥涛涛说:“上学跟火柴盒和熊猫火炬有什么关系,谁给你说的?”

    涛涛坐在地上,双手捂着头说:“强强给我说的,不积攒够一百张火柴皮和熊猫火炬交给老师,就不让报名上学。”

    冬梅问:“谁给强强说的,是他家大人吗?”

    涛涛一边擦拭眼泪一边说:“不是,是唐唐给强强说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不想问了,问下去,不知道还能招出多少个小朋友,不过,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可能错怪了孩子,打错了孩子。

    而坐在桌子上吃饭的娜娜相比往常,异常的乖,不仅吃完了一整碗的面,而且还喝完了汤,她怕妈妈打完哥哥,再打自己。

    吃完饭的娜娜又假装洗碗,把碗端到门口的洗碗盆里,悄悄的打开了一个门缝,一闪,哧溜就逃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冬梅把坐在地上的涛涛拉了起来,给他拍干净身上的尘土,然后给涛涛擦着眼泪说:“上学,不用积攒那些东西,我们是九年制义务教育,只要你是小朋友,你就有权利上学,知道吗,学校不会不给你报名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刚才还抽泣的涛涛突然阴转晴的说:“真的吗?那我不用再去积攒这些东西了吗?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自己的孩子,并为自己刚才的鲁莽而感到后悔,她一把把涛涛抱在怀里说:“不用积攒了,宝贝,都怪妈妈,是妈妈错怪你了。”说着,冬梅的眼睛里流下了心疼孩子的泪水。

    随着涛涛上学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,冬梅的心理却越来越着急。

    她着不仅为孩子的学业着急,也为这群山环绕的地方而着急。

    冬梅从小生在八百里秦川,长在八百里秦川,那生她养她的地方,是一片开阔,天圆地方,一望无际,每当油菜花开的时候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可是,跟随卫国来到这里后,再也没有了一望无际,有的只有数不清的小山,看不穿的大山。

    在老家的时候和卫国两地分居,没想到来了卫国的单位,依然还是要和卫国两地分居。

    她想卫国,想老家,想自己的父母,想自己的家乡,那种急不是着急,而是一种内心深处的,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急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凡是一有空,她就带着两个孩子顺着羊肠小道,一直爬到山顶,坐在一棵阴凉的小树下面,远眺西边,那个遥远的家乡,可是看到的却是山连山,山重山,一片山和云的海洋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,涛涛都会在冬梅的旁边,唱起那首新学的歌曲,他唱的声音很大,声音在群山中环绕,不时的传过来回音:牛儿还在山边吃草,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,不是他贪玩耍丢了牛,放牛的孩子王二小,九月十六那天早上,敌人向一条山沟扫荡,山沟里掩护着后方机关,掩护着几千老乡,正在那十分危急的时候,敌人他来到这个山沟,昏头昏脑的迷失了方向,抓住了二小让他带路,二小他顺从的走在前面,把敌人带进了我们的埋伏圈,四下里兵兵乓乓响起了枪声,敌人才知道受了骗,敌人把二小挑在枪尖,摔死在大石头的旁边,我们十三岁的王二小,英勇的牺牲在乡间,干部和老乡得到了安全,他却睡在冰冷的乡间,他的脸上含着微笑,他的血染红蓝的天,秋风吹遍了每个村庄,也带着动人的故事传扬,每一个村庄都喊着眼泪,歌唱着二小放牛郎,歌唱着二小放牛郎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冬梅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,就听到外面的家属区吵吵嚷嚷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她穿好衣服,没有顾得上洗脸刷牙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出了门,还没走几步,看到不远处,一些家属们围绕着几个林业局的人,他们手里提着**,好像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冬梅凑过去,听到林业局的人询问周围的人,有没有看到一只狼,他们正在追寻这条狼。

    昨天有老乡家的一头大黄牛,被吃掉了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家属们之间议论纷纷,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家属追问林业局的人:“我们八队,虽然偏僻,可是也没有偏僻到有豺狼虎豹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吃这馒头就着大葱的家属问:“那狼是从哪里来的啊?”

    林业局的人回答说:“这里自从解放后就再没有狼了,突然出现狼也是几率很低的,估计是北山上的林木被砍伐,狼的栖息地被人为的缩小,狼找不到吃的,才跋山涉水,冒险下山过来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赤着精脚片子的家属问:“我们这都是年轻人,小孩子多的很,而且都是小学和学前班的孩子,可不敢让狼出现在我们这里,要是把我们的孩子被狼叼走了,可跟你们没完。”

    林业局的人解释说:“我们也是一路寻这狼的脚印过来的,就是准备给狼打麻醉针,然后他狼送回北山的,如果一旦危险到人民的安全,我们会毫不犹豫的击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周围的家属都高兴的鼓起了掌。

    林业局的人看着周围追问道:“你们有谁看到狼的踪迹,赶紧上报,可别耽误了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站在最后面的冬梅,听到大家的议论,突然后背发凉,身上竟然冒出了冷汗,她想到了昨天晚上。

    八队职工们住的平房里都没有厕所,晚上睡觉前,大家一般都会在屋子里放一个痰盂或者尿盆,以备晚上方便之用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像往常一样,冬梅给地板上放了尿盆,哄着两个孩子睡着。

    半夜里,突然闹肚子,肠胃疼的厉害,她不知道是昨天吃什么,吃坏了肚子。

    可是,地板上的尿盆只是解小手用的,解大手的话,小孩子还可以,要是大人的话,实在太脏了,于是她穿好了衣服,准备去八队小区里,东南角的那个厕所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,出门前,冬梅犹豫了下,可是她还是硬着头皮出门了。

    冬梅几乎是一路小跑,当她快到厕所的时候,突然发现前面的土梁上,蹲着一只大狗,两只眼睛放着绿光,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,时不时的张张嘴巴。

    冬梅记得很清楚,借着月光,她清晰的看到了那大狗嘴里的一排獠牙。

    狼是极其聪明的动物,凡是遇见猎物,一般不会主动发起进攻,会先试探猎物的反应,如果猎物表现出恐惧,胆怯或者后退,就表明猎物已经放弃了抵抗,狼会一个猛子扑上去。

    可当时的冬梅,由于急着上厕所,反到是冲着土梁冲了过去,绕过土梁就扑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狼看到猎物不仅没有表现出后退的意思,反倒还朝自己冲了过来,貌似要猎食自己一样,狼被吓了一跳,从土梁子上跳下去跑了。

    当冬梅从厕所出来,快走到家的时候,清晰的听见了后面有响动,由于着急着回家,她并没有朝后看。

    狼是狡猾的动物,如果正面进攻不成,会从后面突然发起进攻,一般会直起身子,把两只前爪搭在人的肩膀上,当人回头的那一瞬间,一口咬住人的脖子,直倒人窒息为止,再拖走,慢慢的食用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往回家跑,一边想,后面跟着的,肯定是刚才那只大狗,她嘴里骂着真是狗改不了吃屎,顺便她也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冬梅不知道的是,当她推开虚掩着的门,进去的一瞬间,狡猾的狼刚好朝她飞扑了过来,伸开了两只前爪。

   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冬梅进屋,关了门,狼一把抓在了坚硬的门上。

    冬梅只觉门上有咯吱咯吱的声音,以为是风吹的,并没有多留意。

    林业局的人,发现没有人说话,便准备往回走。

    突然,站在人群后面的冬梅举起手来,用家乡的方言说:“我知道狼在哪里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