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没有鞋穿的孩子

正文 第三十五章 没有鞋穿的孩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八队是一个偏僻的职工家属区,目的是为了安置没有房子,却急需房子的职工们的,由于太偏僻,而且远离基地,所以这里并没有物业,也没有专门管理的人,房子都是比较混乱的,只要没有人住的房子,谁住进去了,就是谁的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冬梅一家人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,一间洗澡堂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起来,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正对这自己的淋浴喷头,即使这样,他们已经觉得很幸福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床,卫国跑去问万青借了一张钢丝床。

    钢丝床太窄,睡一家四口人实在太拥挤,卫国跑去找同事朋友借了两个长条装的马扎凳子,靠着钢丝床支着,然后把床垫子和床单被罩往外移了移,一张单人的钢丝床,瞬间就变成了一张双人床。

    家里没有做饭切菜案板,卫国跑去搬了一张废弃的办公桌,然后剪了快铁皮,用砂纸打的明亮,用钉子钉在办公桌上,就是做饭的案板了。

    至于面粉和油,都是冬梅去找万青媳妇借的。

    没有擀面杖,冬梅用菜刀砍了一根小树,切头去尾,扒了皮,就是天然的擀面杖了。

    可是,为了这个擀面杖,卫国差点被老乡抓住打一顿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钱,卫国冒险去河对岸,老乡家地里载种的小白杨园子里,找了一小棵笔直的小白杨,从中间砍断,提在手里。

    刚准备走,就听见后面冲出来一个老乡,手里提着一把镰刀,大吼一身,朝着卫国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卫国原本是打算,砍了小树之后,下个月发了工资之后,再过来给老乡补上,可是面对老乡气势汹汹的镰刀,卫国一下慌了神,扔下手里的“擀面杖”,拔腿就跑,而老乡更是在后面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从园子跑到了河边上的土路,卫国跑的筋疲力尽,可是老乡依然手握锋利的镰刀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这时的冬梅,正带着两个孩子在河对岸等待卫国。

    这时,她却听见旁边的涛涛拽着她的手说:“妈妈,你看,对岸的爸爸正拿着镰刀追一个人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顺着涛涛手指的方向,看见穿着白衬衣的卫国,正在被一个穿着蓝色中山装的老乡追赶,而且老乡的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镰刀,冬梅瞬间脸就白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一下子揪在了一起,攥着孩子的手,拉着两个孩子,朝着卫国的方向边跑,边喊。

    可是卫国和她隔着一条河,而且距离又远,她根本追不上去。

    跑了一会,两个孩子累的跑不动,冬梅只能停在原地,看着远处奔跑着的卫国。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非常的无助,她多么希望那个被追杀的人是自己,而不是孩子的父亲,她宁愿自己被杀死,也不愿卫国有个什么闪失,因为自己不会赚钱,而卫国却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跟着妈妈跑累了的涛涛,坐在地上,摘着地上的小草,他对着妈妈说:“爸爸怎么还没又追上前面那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三岁的娜娜抓着妈妈的衣角,对哥哥说:“后面的那个不是爸爸,前面的那个才是爸爸。”

    冬梅着急的快哭了出来,她看着距离自己原来越远,却马上就要被追上的卫国,整个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卫国被追上,被砍上几刀,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孩子怎么办,自己作为一个没有工作,没有收入的家属,谁来挣钱养活孩子。

    卫国和拿着镰刀的老乡距离越来越近,从十米到五米,再到三米,再到一米,眼看老乡挥舞着镰刀就要砍在卫国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冬梅瞬间哭了出来,她手里拉着两个孩子,眼泪如决了堤的海般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老乡追上卫国,伸手抓住卫国的一瞬间,突然一辆拖拉机从两人的身后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卫国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拖拉机后面的马槽,纵身一跃,就上了兜子。

    手扶拖拉机的速度并不快,可是老乡见卫国上了拖拉机,也放弃了追逐,停了下来,也许老乡追了一路,在最后一刻,也筋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化险为夷的卫国缓过神来,才发现,自己跳进的马槽兜子里,除了自己,还拉着七八个当地的老乡。

    原来,在这偏僻的地方,唯一乘坐的交通工具就是加装了马槽兜子的拖拉机。

    远处的冬梅,看到丈夫跳上拖拉机,摆脱了老乡的镰刀,才止住了哭声。

    她抱着娜娜,拉着涛涛,疯了一般的朝着拖拉机开过来的方向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当卫国安全的从拖拉机上下来的时候,冬梅像个孩子一样,哭着扑到了卫国的怀里,趴在她的肩膀上哭泣不已。

    卫国紧紧的抱着冬梅,他也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哭泣,一边捶打着卫国说:“你不保护好你自己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和孩子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卫国抱着母子三人,内疚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晚上,为了不让卫国在出去找擀面杖,冬梅趁着夜色,提着菜刀,从小区里一颗比较高大的树枝上,砍下了一个树枝,虽然不够直,也不粗,疙疙瘩瘩的,但凑合着可以当擀面杖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全家人有了最基本的生活设施。

    冬梅每天变着花样,给孩子们做着饭,今天做拉条子,明天做刀削面,后天做揪面片,大后天做麻食,虽然都是一碗面,没有任何的菜,但是孩子们吃的却非常的开心,非常的美味。

    像所有孩子一样,涛涛和娜娜喜欢去沙子堆刨沙子玩,每天都在沙子堆玩到很晚才回来。

    沙子对鞋的底子磨损的很厉害,再加上那时的孩子都全部穿的是布鞋,很快,涛涛的鞋底就破了个大洞。

    对冬梅来说,手工制作布鞋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,以前在农村的时候,全家人的布鞋基本都是由自己来做。

    在老家的时候,有多余的废弃旧布来纳鞋底,可在这里,那点剩余的布只够制作鞋膀子,却不够作鞋底子,而卫国单位也没有开工,剩下的钱吃饭都不够,更别提买布了。

    冬梅每天看着自己的孩子,穿着破了鞋底的鞋子,跑来跑去的玩耍,心理很不是滋味,作为一个母亲,自己却没有能力,让自己的孩子穿上完好无损的布鞋,真是最大的伤心。

    这天,涛涛哭着跑了回来,原来,虽然涛涛每天和小区里的其他孩子们一起玩耍,可是其他孩子都说普通话,唯有涛涛和娜娜说方言,语言的不同,他们难免不受欺负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自己的孩子刚从农村出来,还没有学会说普通话,总是被其他的孩子欺负,于是她关心的问涛涛说:“男子汉哭什么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委屈的说:“我领着娜娜在玩沙子,有小孩跑过来骂我们是农村娃,还脱掉了我的鞋子,藏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笑着说:“为这点事就哭,多划不来的,谁往上推三辈,不是农村娃。”

    涛涛突然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,冲这妈妈说:“我的鞋底本来是个小洞,可是被他们藏起来后,给我抠了个大洞。”

    冬梅把涛涛的鞋提了起来,果然被抠了个大洞,看来涛涛的这双鞋是穿不成了,可是涛涛只有这一双鞋,这双鞋不穿了,可穿什么呢?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钱是个硬头货,这下子难住了冬梅。

    没有了鞋,涛涛只能乖乖的呆在家里,哪里也去不成,整天赤着精脚片子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当妈的冬梅看在眼里,疼痛在心里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冬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一个六岁的孩子,正是活蹦乱跳的时候,整天呆在家里,对孩子的成长非常的不不利,无论如何,她也要想办法解决孩子穿鞋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晚上没睡的冬梅,终于脑子里面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一大早,给孩子作了早饭,她就急匆匆出门了。

    调皮的涛涛跟在妈妈后面,也想出去,可是刚赤脚走到门口,又退了回来,他怕自己没有鞋,出去遭到小朋友们的笑话。

    冬梅来到了附近最大的一个垃圾堆,找了一个树枝,站在垃圾堆里翻着东西,似乎在找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的冬梅,为了自己的孩子,也不担心被人看见而遭到嘲笑,她径直在垃圾堆上站了一个多小时,用树枝翻找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一双被穿破,扔掉的解放鞋(黄胶鞋)。

    先前的解放鞋质量还是非常不错的,就算鞋帮子穿破,鞋底子还是很厚的。

    冬梅把这双破鞋提回了家,用剪刀剪掉鞋帮子,又剪下了鞋底,然后照着涛涛的鞋垫子,把原本成人的鞋底,剪成了小孩子的鞋底。

    有了鞋底,就不怕没有鞋子,她把之前作好的鞋帮子拿出来,用针线把布鞋鞋帮子和解放鞋鞋底子,天衣无缝的连接到了一起,一双土洋结合的儿童鞋就此诞生了。

    这时的涛涛趴在母亲的旁边,专心致志的盯着母亲手里的鞋,用渴望的眼神期待着自己的新鞋。

    冬梅拍拍涛涛的头说:“涛娃子,来试试,看穿上舒服不。”

    涛涛急切的跳了起来,高兴的穿上了那双新鞋,兴奋的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还没等冬梅问他新鞋鞋子的感觉,他已经像一阵风一样,跑出了门,跑向了小朋友们都在玩耍的大沙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涛涛多了一个新任务,隔一段时间,他就要带着妹妹娜娜,去母亲捡到解放鞋的那个垃圾堆去寻找,运气好了,他也能找到一双破旧的解放鞋,然后踹在怀里,拿回家,高兴的交给母亲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