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危险的池塘

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危险的池塘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她把盛了黄豆的簸箕端着放到水泥地上后,又去找红转头块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,看着簸箕里的黄豆,嘴里都馋的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嘴馋的涛涛先抓了一颗黄豆,扔进了嘴里,一咀嚼,发现咬不动,就吐了出来。原来冬梅端过来教他们数数的黄豆是生的。娜娜看哥哥把一个黄豆扔进了嘴里,也学着哥哥的样子把一颗黄豆扔进了嘴里,一咬,咬不动,还差点崩掉牙,娜娜朝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,就跑掉了。

    而涛涛原地转了两圈,发现一点也不好玩,于是也跑掉了。

    等冬梅过来后,发现两个孩子已经逃之夭夭,于是又去沙堆里抓回涛涛,泥巴沟里抓回娜娜。

    娜娜刚抓回来没一会,又跑了,冬梅想反正娜娜太小,可能学不会,于是就决定给涛涛一个人教。可是涛涛玩心太重,一心惦记着玩沙子,根本无心学习,冬梅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,也没有教会涛涛从一数到五。

    大夏天,烈日高照,热浪滚滚。

    在崔家村的西头,不远处有一条小溪,小溪环绕着的是一个池塘。

    每到中午两点多的时候,村子里的妇女们就会带着自家的小孩来到小溪边上。

    那时的西北农村,根本没有澡堂子,大人们洗澡就在自家院子里烧点水洗一洗,小孩子洗澡,就被大人带到小溪旁,脱个精光,在溪水里从上洗到下。

    中午,太阳晒的溪水非常的暖和。

    冬梅收拾好肥皂和毛巾,用剃刀给两个孩子剃了光头之后,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溪水边。

    涛涛摸摸娜娜的光头,娜娜摸摸涛涛的光头,两个孩子一个看着一个笑。

    冬梅之所以要给两个孩子剃光头,是因为听过来人说,如果孩子头发稀了,就常剃光头,焗一焗,时间长了,原本稀疏的头发就会慢慢变的浓密。

    冬梅的头发很黑很多,可两个孩子的头发都不多,尤其是涛涛,他的头发又软又稀,冬梅从涛涛刚生下来不久就给他剃光头,可是并没有见到多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两个小孩见了溪水,高兴的就要往溪水里跳,冬梅赶忙拉住孩子,给两人脱光了衣服之后,才让他们在溪水里玩耍。

    溪水清亮而透彻,非常的干净,一点污染也没有。

    涛涛走着走着就跨过了小溪水,走到了溪水环绕着的水塘边。

    水塘里的水虽然没有溪水干净清澈,可是它里面却有鱼儿在游来游去,偶尔还有红鲤鱼,游到涛涛的脚边,然后哧溜一下又溜走。

    涛涛站在池塘边,跃跃欲试,尝试着把一只脚迈进去。

    正在给娜娜洗澡的冬梅无意间抬头一看,发现涛涛竟然把自己的一只小脚深入了池塘了,冬梅大惊,忙扔下手里的毛巾,朝着涛涛大喊道:“涛涛,你干啥呢,快给我回来。”说完,她站起来,准备去把涛涛给抓回来。

    涛涛听见了妈妈在喊他,头回了一下说:“我在抓红鱼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看见妈妈朝他的方向走过来了,可是他仍然把另外一只脚也迈进了池塘。

    冬梅大步流星的走过去,一把抓住涛涛的胳膊,轻轻一提,就把他提出了池塘。

    冬梅照着他的屁股打了两把,然后训斥他说:“你就好好往池塘里面走,你知道里面淹死了多少大哥哥大姐姐吗?”

    涛涛已经皮了,以前只要妈妈大声的说他,他就会哭,可是现在妈妈打他,只要不是很重的话,他一般都不会哭。

    涛涛被妈妈提溜到了小溪里,可是他仍然望着池塘里,说自己想要红鱼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给娜娜洗澡,一边回答他说:“这池塘是村西头的五魁承包的,你要红鱼,要掏钱买呢。”

    涛涛一听红鱼要拿钱买,于是就不要了,虽然他小,可是他心里知道妈妈身上没有钱的,只有奶奶身上有钱。

    冬梅给娜娜洗完了澡,接着给涛涛洗,把两个孩子都洗完了,然后才拿出从树上摘的皂角,准备自己洗头发。

    洗头前,她看着涛涛想要鱼的样子,就把涛涛拉到了小溪里一处拐弯的地方,这里虽然浅,可是个急口,水流窄,偶尔有小鱼从这里经过的话,很容易抓到了,于是她告诉涛涛说:“大人抓大鱼,你是小朋友,你就抓小鱼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冬梅转身就走,刚走了没两步,他停下来给涛涛说:“一会妹妹追过来了,你就带她在这里抓鱼,不要乱跑,听话。”

    涛涛高兴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冬梅看到涛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抓了大半天,都没有抓住一条鱼,于是就用脸盆给孩子们抓了几条小鱼,这才满足了孩子们的心愿。

    这几天,凡是睡午觉的时候,冬梅都会睡在炕边上,故意把两个孩子挡在炕里面,怕他们偷偷溜出去。

    娜娜一般都比较听话,让睡觉就乖乖的睡觉了,可是涛涛却不听话,不睡午觉,经常趁着妈妈睡着的时候,偷偷的跑出去玩。

    这下,冬梅长了个心眼,她故意睡在炕边上,挡住涛涛,只要涛涛要下炕,就要经过她的身子,冬梅睡觉很轻,哪怕涛涛轻微的触碰一下自己,她都会立刻的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天中午,冬梅招呼着吃了晌午饭的孩子睡午觉,直到看着两个孩子都睡着了,自己才闭住眼睛,安心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曾想,冬梅睡的正香,突听院子里一个老太婆在大喊:“兰花,兰花,你快看你家涛涛娃去,在池塘里打“步蹬呢”。”

    冬梅虽然睡的迷迷糊糊,可是这声音还能辨别来的,这不是隔壁五婆的声音嘛?她在叫自己婆婆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叫涛涛娃呢,涛涛娃不是在她旁边睡着么,于是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翻了个身子一看,炕里头,只有娜娜在乖乖的睡觉,涛涛早都不见了踪影,再联想到村子里的池塘,冬梅一下子惊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穿了件衬衣,鞋都没有顾得上穿,就赤着光脚片子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冬梅前脚刚出去,裹着小脚的婆婆后脚就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路是土路,坑坑洼洼,小石头很多,冬梅一心想着涛涛会不会在池塘里淹了,根本感觉不到赤脚片子在地上踮的疼。

    等冬梅赶到池塘后,她清晰的看见涛涛双手抓着一颗倒了的大树,除了头,整个身子都淹没在池塘里面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这一幕,想都没想的就往池塘里冲,虽然她在溪水里跑的很快,可是看着孩子身处险境,她很不得脚上能踩上一对风火轮,飞到孩子的跟前。

    可当冬梅冲到孩子跟前后,涛涛看见妈妈来了,却冲着她笑,笑完了,长开嘴巴说:“妈妈,我在抓鱼。”

    冬梅扶着那颗倒了的大树,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涛涛靠近,她觉得这里的水非常的深,要不是自己抓着这课树的话,可能自己的头都被水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她一只手抱着涛涛,一只手抓着树,费劲的朝岸边移动。

    上了岸,冬梅的衣服全湿了,她看着光着屁股,两只手护着****站在自己面前的涛涛,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,一边哭一边笑的说:“你就好好别听妈妈的话,你爸不在,我就管不住你了,是不是,你今天要是淹死在这池塘里面了,你爸爸从新疆回来了,我怎么给他交代,你让我还活不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冬梅擦拭着脸上的眼泪,气愤的抓起涛涛的胳膊,朝着他的屁股上就是几巴掌。

    这时,从后面赶过来的婆婆看见冬梅在打孙儿,忙上前拉住冬梅,不让打说:“娃娃瓜着呢,你打啥?”说着,就把涛涛拉到自己的后面,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抖了抖身上的水,心想涛涛之所以这样不听话,跟个野孩子一样,全部都是婆婆给惯的,于是她质问婆婆说:“孩子是教育出来,不是惯出来了,你这样什么都护着他,不是对他好,是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完,眼泪都快流了出来,他不知道孩子在没有父亲教育的情况下,自己一个女人怎么样才能把孩子教育好。

    婆婆继续袒护着涛涛说:“谁说我害了他,我的儿女们都是我这样管出来的,他们没有谁优秀,没见我把谁给害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婆婆比自己还要厉害,瞬间鼻子一酸,心想在教育孩子这方面,自己是拗不过婆婆了,于是一边朝村子的方向走,一边指了指涛涛说:“你就这样子,等你长大了,就知道谁把你害了。”说完,冬梅抹着眼泪,浑身湿漉漉的走了。

    这天,到了交猪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只要有外地来的客商,村民们都会把养了一年的大肥猪,从自家的猪圈里面赶出来,卖给客商。

    冬梅家的猪很大很肥,足足卖了几百块钱。

    冬梅和婆婆把猪卖了之后,手捧着那几百块钱,满心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可是问题接踵而来了,每年交猪的季节,因为大家都有了现钱,都会发生半夜小偷入室偷窃,或者是抢劫的事情。

    婆婆和冬梅把钱先放到柜子里面,觉得柜子太显眼不安全,便又拿了出来,找来找去,找了一个瓦罐,把钱塞到瓦罐里面,然后盖上盖子,心想这样小偷一定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可刚转了一圈,婆婆说小偷最爱干的事情就是翻箱倒柜,这瓦罐也逃不脱被找的命运,于是觉得也不安全,转头把钱又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想来想去,想了一个万全之策,婆婆先把钱包在布里,里三层,外三层,裹了个严实,然后把钱放在一个小笼里面,给上面在盖上一层布,最后把笼放在了天花板的椽子上,这里最安全不过了,如果不是飞檐走壁的人,一般情况下是怎么也找不见的。

    晚上,在自己的房子里面,熄了灯,冬梅把两个小孩子哄的睡着后,自己长舒了一口气,心说劳累了一天了,这下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了。

    可是,眼睛刚闭住,模模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听到后门“咯吱”一声响动,冬梅猛然的清醒了过来,他心想是不是有人在开后门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