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八章小叔子的爱情

正文 第二十八章小叔子的爱情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的到来,着实另公公婆婆没有想到,他们还准备再过几天就去亲家去请冬梅呢,没想到冬梅竟然自己回来了。

    相比多少天之前的绝情和面无表情,公公婆婆笑脸相迎,热情的欢迎冬梅回家。

    冬梅放下手头的东西后,看到涛涛骑着辆儿童三轮车,从后院骑了过来,边骑嘴里边喊妈妈,妈妈。

    涛涛后面跟着的娜娜,怀里抱着个布娃娃,也高兴的朝她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把两个孩子搂在怀里的冬梅,觉得幸福极了,这个世界上,再也没有比自己可爱的两个孩子更重要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两个宝贝,自己可以放弃一切,忍受一切。

    冬梅抱着两个孩子久久不愿松手,同时,她晶莹剔透的眼睛里也留下了两行慈母的眼泪。

    涛涛为了给妈妈展示自己骑三轮车的技术,把车子推上小洋楼和后院连接处的水泥斜坡,然后骑上儿童三轮车,哧溜一下,就从后院一直滑行到了前院妈妈站的地方。

    娜娜也把怀里的洋娃娃拿来,递到冬梅的手里,给妈妈玩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涛涛屁股下的三轮车,再看看娜娜手里的洋娃娃,问婆婆道:“涛涛的三轮车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婆婆看着孙子骑三轮车高兴的样子,自己心里也很高兴的说:“你是不知道,我带涛涛和娜娜去乡里他大姑姑家玩,涛涛看到他哥哥骑个三轮车,爱的不得了,走的时候,抱住哥哥的三轮车不放,哭着喊着,要把三路车骑回家去,没办法,我就去乡里的合作社,给买了个儿童三轮车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完后,心想婆婆平时节省的连看病的钱都给不够,买起儿童玩具来,却毫不手软,这么个三轮车,好坏也得五十几块钱,真想不通婆婆的内心里是怎么想的,于是她转头又问婆婆道:“那娜娜的洋娃娃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婆婆看着娜娜抱着怀里的洋娃娃爱不释手的样子,高兴的回答冬梅说:”给涛涛买了个东西,给娜娜不买咋行,不然娜娜可不愿意了。我问娜娜要啥东西,娜娜双手扶着下巴,想了想说她要妈妈,我就给她买了个洋娃娃,告诉她想妈妈的时候,就把这个洋娃娃当妈妈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婆婆说到自己的两个孙儿的时候,手舞足蹈的样子,觉得婆婆其实也蛮可爱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从省城中医学院中专毕业的小叔子,探亲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冬梅在灶房给小叔子做着招待饭,臊子面。

    她一边做着,心里一边想,这顿饭可要做好,不能像以前一样给小叔子做饭草草了事了,他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商品粮了,要厚待才是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懊悔自己当年没有补习上一年或者是两年,说不定自己现在也是商品粮了,而不是现在的农村家庭主妇。

    为此,夜里,她常常做梦,梦见自己在高考,要么是答题答到一半时间,就收卷子了,要么是一道题自己作了半天也做不出来,着急的团团转,要么就是在高考考场上答题,答着答着睡着了,总之她一直有一个未圆的高考梦和大学梦。

    臊子面作好,刚端了出去,就听见婆婆在外面喊,保国,保国,快出来,你同学来寻你来了。

    小叔子极不情愿的从饭桌上坐起来,走出门。

    冬梅跟着走了出去,她惊奇的看到了一个高挑,黑瘦,头发扎在后面的女孩,笑着看着婆婆说阿姨好,看着自己说嫂子好。

    冬梅还没有看出来是咋回事,婆婆却一眼就看出来是咋回事。

    婆婆热情的把姑娘迎进家门后,趴在冬梅耳朵边上轻声的说:“我一看这个女子,就是奔着保国来的。”说完,她窃笑着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姑娘是保国的同班同学,一直暗恋了保国三年,终于在他们毕业的时候,姑娘鼓起勇气给保国塞了一张纸条,询问保国愿意自己不。

    保国拿到纸条后,很不屑的揉成团,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样就能打消姑娘的想法,不曾想,姑娘竟然打听到了保国家的具体位置,自己掏钱坐车寻到了保国的家里面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代,女孩能做到这样,那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。

    姑娘来到保国家后,嘴很甜,非常的勤快,不仅在家里帮忙做饭,洗衣,收拾院子,还帮忙下地干活。

    卫国妈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,可是小叔子保国却一脸的不愿意,他甚至当着姑娘的面告诉她你走吧,我家不欢迎你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后,非常想不开,替保国惋惜,这么好的姑娘,配保国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姑娘的个子比保国高,而且还是中专生,不仅勤快,而且还吃苦耐劳,唯一的缺点就是皮肤黑了点。在那个年代里,由于没有任何皮肤保养品,而且人们大多来自农村,皮肤白皙的女子真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冬梅趁姑娘在外面的时候,走进小叔子的房子,劝说小叔子道:“这么好的姑娘,你是咋了,还看不上人家,你要知道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这个店了。”小叔子把脸一横说:“对她,我又没有感觉,张的一点都不像张瑜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小叔子的话,真想劝小叔子拿镜子先把自己照照,矮个子,娃娃脸,二十岁的人了,看上去像是初中生一样,没想到找对象的条件还这么高。

    小叔子的不理不睬,终于让姑娘丧失了仅有的那份自尊,她哭了一场,和卫国妈,冬梅告了别,踏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为此,卫国妈好好的把小叔子教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当着冬梅的面,她训斥小叔子道:“多好的姑娘你不要,你到底要找啥样子的。人家是商品粮你知道吗,结了婚之后,夫妻两个全部都是商品粮,什么概念,那真是过上了不愁吃,不愁穿的日子。你不找她,难道想找个农村姑娘?像你嫂子一样,没有工作,光靠你哥哥一个人工作来养家糊口,你知道那样有多累吗?????”

    卫国妈的话,不知不觉就刺痛了冬梅那颗敏感的心,她觉的很不是滋味,心想,难道一个女人没有工作真的就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吗?

    天气不错,小叔子和同学出去玩。

    卫国妈吩咐冬梅去把小叔子的房间收拾一下,顺便把他的衣服给洗一洗。

    冬梅没有任何怨言的就去执行婆婆的话,她心里觉得小叔子是知识分子,是商品粮,身份上已经高人一等,自己作为嫂子给小叔子收拾房子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走进小叔子的房子,闻到的满是汗味,被子也散乱的堆在炕上,地板上满是土,不大的立柜上摆满了乱七八糟的书。

    冬梅给小叔子叠被子的时候,从被子里面抖出来了三双臭袜子,铺床单的时候,又从床单底下找出两双臭袜子,枕头底下又压着两双臭袜子??????

    收拾了个房子,光是臭到发霉的袜子就掉出来了快十双,冬梅把它们一一挑出来,准备给洗干净。

    收拾完房子,除了臭袜子外,还有一堆脏衣服,但是脏衣服中最另冬梅受不了的就是小叔子那条穿的发黑流油的脏**,但作为嫂子,这些衣服都是要给小叔子洗的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夹杂在那一堆脏衣服中间的脏**,怎么着判断也有半年多时间没有洗了。

    冬梅把小叔子的衣服洗好后,全部挂在了院子里晾衣服的铁丝上,照射在太阳底下,希望这样能够杀掉衣服里面自积攒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细菌。

    小叔子从外面玩耍完回来,看到自己的脏衣服全部被嫂子拉住给洗了,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。当他看到铁丝上挂着的一连串袜子,还有那条脏的流油的**,他的脸羞的发红,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。

    小叔子走的时候,给嫂子冬梅叮嘱说不能让孩子这样继续玩耍下去了,必须给他们教东西,学东西才行,要知道,城里这么大的孩子早都进了幼儿园了,像娜娜这么大的孩子在上小班,涛涛已经进入大班,准备升入学前班了,而农村的孩子什么也不学,一天到晚就知道胡乱的玩耍,要是再不抓紧给他们教东西的话,孩子将来就会输在起跑线上的。

    冬梅瞪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问小叔子道幼儿园是作什么的?大班是什么,小班又是什么?

    小叔子一听,心想嫂子好坏也是去过大城市乌鲁木齐的人,怎么竟然连幼儿园都不知道,于是耐心的给嫂子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冬梅恍然大悟,心想怪不得城里的孩子比咱农村的孩子要聪明,原来人家起步比咱要早的多,她不想自己的孩子像自己一样,没有念下书,在农村呆一辈子,于是下定决心,要给孩子教东西。

    虽然说子不教父之过,可是孩子他爸远在天边,根本教育不了孩子,而自己虽然不是老师,可是毕竟自己高中毕业,教两个小毛蛋蛋完全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她决定先教两个孩子数数。她想自己的孩子这么可爱,他们一定会认真的听妈妈讲课。

    没有粉笔,她找来了半块红转头,砸成几小块。

    没有黑板,他就在小洋楼的楼道里,找了快比较干净的水泥地当黑板,她拿红转头在水泥地上画了画,还不错,挺清晰的。

    可是光教数字,没有实物,太抽象了,孩子可能想象不来,于是她把簸箕端了过来,簸箕里面有好多的黄豆,可以让孩子们一边数豆豆一边学算术。

    冬梅东找西找,终于在院子的拐角处找到了涛涛,他正在开心的玩沙子。那堆沙子是奶奶专门从外面拉回来倒在院子的拐角处的,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孙子好好的玩沙子。

    娜娜在门口的排水沟旁边玩泥巴,两只手糊的又黑又脏。

    冬梅给两个孩子洗了手,很容易的就把他们召集到了自己的身旁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看妈妈端出来了一个簸箕,里面全部都是黄豆,以为妈妈要让他们吃黄豆,都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端着簸箕走到孩子面前的冬梅,看到孩子高兴的样子,心想原来教育孩子这样简单,瞧他们高兴的样子,一看就是爱学习的孩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