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吃糖衣的孩子

正文 第二十六章 吃糖衣的孩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拉着娜娜的手,一把把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进婆婆的里屋,冬梅把娜娜放在旁边的凳子上,看着婆婆不说话。

    婆婆给涛涛喝完羊奶后,已经把碗和瓶子都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婆婆看到娜娜进来了,就去端放在立柜上的糖水泡馍馍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婆婆一直是这样,每天给涛涛喝羊奶,给娜娜吃糖水泡馍馍。

    糖水泡馍馍就是在一碗融化有黑糖的开水里,泡上馒头,基本上一点营养都没有。

    婆婆正要给娜娜喂糖水泡馍馍,突然冬梅挡在了前面,不让娜娜吃糖水泡馍馍。

    她质问婆婆说:“你给娜娜吃的这是什么,有营养吗?”

    卫国妈一看冬梅气势汹汹的样子,知道来者不善,她把碗重新放到立柜上说:“糖水泡馍馍怎么没有营养了?过去人想吃还吃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走到婆婆跟前,指着娜娜说:“你每天给娜娜吃糖水泡馍馍,你看把娃娃吃成啥了,肚子那么大,严重营养不良,以后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卫国妈从冬梅旁边绕过去,走到娜娜跟前说:“娃娃怎么了,糖水跑馍馍怎么了?你男人卫国小时候,我没奶,还是拿面糊糊喂养大的,还不一样长的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到婆婆的不讲道理,再看看娜娜面黄肌瘦的样子,气的靠在立柜上发抖说:“你自己重男轻女就算了,还要给孩子教,我看孩子都被你给教怀了,照你这样下去,娜娜的身体早晚要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婆婆一听,儿媳妇竟然敢跟自己杠起来,于是把问题升级了一下说:“我看卫国不在,你是反了你,没男人管你,你就野了你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婆婆明显是在胡搅蛮缠,于是气的手一抖,一不注意就把立柜上的那碗糖水泡馍馍给打的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婆婆一看冬梅胆大包天,还敢当着她的面摔碗,于是指着冬梅的头骂道:“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我们崔家给你吃给你喝,你不感恩就罢了,还砸东西,你给我滚回去,我们崔家不要你了,我现在让人给卫国发电报,让他回来休了你。”

    婆婆的话就像针扎一样刺痛了冬梅的心,她想自己自从嫁到你们崔家以后,当牛做马,没日没夜的干活,给你们生了两个孩子,现在还成白吃白喝了,一个人越是付出的越多,越是割舍不下,她泣不成声说:“好,我走,我什么都不要,把两个孩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时,在外面劈柴的公公因为听到摔碎碗的声音也走了进来,他不仅不拉卫国妈把局势挽回来,而且当面职责冬梅说:“你这个,你太没教养了,一个碗要多少钱,你知道吗?一点也不知道爱惜东西,真是个没教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婆婆一看公公进来了,更加的理直气壮说:“就是,一点教养也没有,一分钱不挣,还不知道节省着过日子,你走吧,我们崔家容不下你尹冬梅。”

    公公也甩了一下手,补上一句说:“你走吧,我们崔家招待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原本,冬梅只把婆婆的话,当做吵架的话,并没有想真心离开这个家,可是一向不说话,不吭声的公公也指责了自己,并且让自己滚,看来已经到了最坏的地步,真的没有必要在这个家里面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再想想,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,甚至一点错都没有,就这样被婆家赶出门,不行,就算自己走也要带上孩子才行,于是她哭着央求婆婆公公道:“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孩子我要带走。”

    婆婆用坚定的语气回答冬梅说:“不可能,孩子是我们崔家的后,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冬梅再次被婆婆的话刺的遍体鳞伤,自己的孩子怎么可以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,于是她退了一步说:“好,涛涛我可以不要,但是娜娜我一定要带走。”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涛涛,听到妈妈嘴里说出要带妹妹走,而不带自己,哇的哭出来说:“妈妈,别走,我要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因为娜娜太小,根本听不来大人的话,但是她看到妈妈和哥哥都哭了,自己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虽然是婆婆带的时间多,可是冬梅毕竟是自己的妈妈,他们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自己的妈妈的。

    这时,婆婆一把把娜娜抱在怀里,旁边的公公把涛涛抱在怀里说:“娃娃是我们的,要走你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看,他们是铁了心的要逼自己走,而且不让带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又不能强行从两个老人手中抢走孩子,作为一个没有工作,老实朴实的农村妇女,唯一能作的就是自残自己的身体,以换取孩子的抚养权。

    冬梅据理力争道:“如果你们不给我孩子,我今天就碰死在你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婆婆把娜娜抱的更紧了,义正言辞的说:“就算你碰死,娃娃也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农村妇女,如果离婚的话,会承受很大的压力,不仅很难二婚,而且会被周围的邻居耻笑。

    冬梅留着泪,咬着牙问:“再问你们最后一遍,孩子给不给我?”

    婆婆大声说道:“不给。”

    听罢,冬梅转身,把头撞向了旁边的立柜,只听“哃”的一声,木质的立柜被撞出一个大窝窝,冬梅被撞的头破血流,倒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并没有撞晕,她在地上翻滚着,把自己的头继续在地板上,墙上,凳子上,连续撞击着,她嘴里说着:“我今天就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娜娜在奶奶的怀抱里挣扎着要下来,要冲进妈妈的怀抱。

    被爷爷拉住的涛涛,也哭着,喊着要妈妈别撞了。

    冬梅仍旧疯狂的把自己那流着鲜血的头在墙上撞击着。

    婆婆公公一看冬梅这阵势,简直就是在玩命啊,要是这样下去那还得了,非得闹出人命不可,他们也不想让孩子小小的就没了母亲,卫国没有了妻子,虽然刚才说的话恨了点,但是却并不是他们心里的话,他们只是想吓唬吓唬冬梅,让她在自己的面前乖一点,于是二位老人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婆婆看到地上的鲜血,当时就吓的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而公公更是使出全身的力气,拉住冬梅。

    扶着炕边的婆婆给冬梅下软化说:“有话好好说,你别撞了,孩子全部都归你,你要带走几个,就带走几个。”

    扶着冬梅的公公瞪了婆婆一眼说:“还瞎说。”

    婆婆马上找了个台阶下说:“刚才我们骂你的话,都是气话,没想到你竟然当真了,你可千万别这样了,以后有啥事情了,我们都商量着来。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冬梅已经觉得有些眩晕了,但是她听清楚了婆婆说的每一个字,于是她踉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从婆婆公公的手里挣脱开后,像脱缰的野马一样,冲进了冬梅的怀抱。

    冬梅哭着抱住自己的两个孩子,她觉得安全多了,也只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能使冬梅有面对一切的勇气。

    她拉着两个孩子,走进了后院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她本打算是要回娘家的,可是头晕的厉害,根本没法走路,她就锁了们,躺在了炕上,自己的两个宝贝就像吸铁石一样粘合着她,左边一个,右边一个静悄悄的躺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半夜,躺在冬梅身边的娜娜睡着睡着就醒来,睡着睡着就醒来,然后抱着自己的肚皮哭一阵子继续睡,一会又醒来,抱着自己的肚子哭一会。

    冬梅觉得奇怪,挣扎着从炕上爬起来,把娜娜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,轻声的问她:“宝贝别哭,给妈妈说,哪里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娜娜闭着眼睛,一副很瞌睡,但是不舒服的表情说:“妈妈,我肚子难受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看娜娜鼓起的肚子,心疼的说:“现在是半夜三更,大夫们都睡觉了,娜娜坚持坚持,明天妈妈就带你去乡里的大医院,给娜娜看病病。”

    娜娜睁开惺忪的眼睛,看着妈妈说:“妈妈,我想吃半块洋糖,我才能坚持到明天。”

    这可难住了冬梅,上次从婆婆给她的钱中,节省出了几毛钱,买了几个洋糖,每次拿一个,咬成两半,娜娜吃半个,涛涛吃半个,可是仅有的几个洋糖已经全部吃完了,再去哪里找。

    冬梅愧疚的看着娜娜说:“妈妈没有钱,上次买的洋糖都吃完了,等明天了,妈妈从奶奶那里要上五块钱,带娜娜去乡里看病的时候,给娜娜买上十个洋糖。”

    娜娜高兴的点点头,可是她刚睡下,没一会,就又哭着醒来了,对着冬梅说:“妈妈,我不吃半块,你把那半块,再咬一半给我吃,我就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知道娜娜以为自己不给她吃洋糖,可是,确实是买的那几颗洋糖全部都吃完了,冬梅看着娜娜,知道孩子这会特别想吃糖,可是作为母亲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正在她犯难的时候,旁边的涛涛突然说话了:“妈妈,你给妹妹吃点药,药的皮皮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恍然大悟,上次买的,没有吃完的感冒药,它上面的糖衣是甜的,可是让娜娜吃啊。

    可是,涛涛是怎么知道的,她突然想起了有几次吃感冒药的时候,发现药片上面没有了糖衣,原来涛涛偷偷的把药片含在嘴里,把药片上的糖衣给舔完了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涛涛嘴馋,想吃糖,可没想到他竟然打起了感冒药糖衣的主意。

    冬梅问涛涛说:“你怎么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笑了笑说:“我也想吃糖。”

    冬梅从炕上下去,把抽屉里面的感冒药拿了出来,一共取了八颗,涛涛四颗,娜娜四颗,只许舔药片上的糖衣,千万不敢把药片咽下去。

    娜娜和涛涛高兴的把药片含在嘴里,舔食着药片上的糖衣,不一会就吃完了糖衣,他们分别把药片吐了出来,放到冬梅的手里。

    冬梅把药片重新装回塑料袋,如果下次感冒的话,再吃这几片没有糖衣的药片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吃了糖,心满意足的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