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娜娜的大肚皮

正文 第二十五章 娜娜的大肚皮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天,百忙之中的冬梅收到了卫国的一封来信。

    由于这段时间忙,冬梅都忘记了卫国多长时间没有给家里面写信。

    不过,卫国的这封信还是让冬梅眼前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卫国在信里告诉她,自己想给院子的最里面,盖一座二层小洋楼。

    而盖洋楼的目的主要基于这几点考虑,一是小叔子马上就要从学校毕业,面临分配和找媳妇,小洋楼盖好之后,专门腾出一间给他结婚之用。

    二来,咱们的小孩慢慢大了,将来上了学,是要和大人分开住的,这也是为孩子的未来着想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却想的完全和卫国不一样。

    农村人之间比的就那么几件事,要是是谁家的孩子考上了学,要么是谁家的日子过道了前头,而最值得比较的就是谁家的房子盖的高,就好比当今城市人比较谁家住的房子大,距离市中心近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是女人天生的那种虚荣心在作崇,冬梅想,村子里面迄今为止,还没有一户人家盖起过小洋楼,要是他家盖起了小洋楼,那该是多么骄傲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万千低矮的瓦房中间,穿插着一间白色的二层小洋楼,那该是多么威武,到时候,再也不会有闲人倒闲话,说冬梅虽然有男人,可是却跟**过的日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反过来,人们会说,瞧,冬梅家的房子,他男人在新疆工作,虽然一年四季不回家,可是人家是赚人民币的。

    卫国在信里继续说,他大概估算了一下,自己这么些年省吃俭用,积攒的钱,还有爸妈平时省下的钱,基本能够盖房钱。

    冬梅给卫国回了信之后,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房子的建设中去。

    婆婆不识字,公公不善言谈,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冬梅的身上,她出去买砖头,买水泥,买沙子,买木头,买工具,找大工,找小工,找匠人,找瓦工等等。

    什么都准备好了,为了省钱,冬梅找来了自己的弟弟,还有小姑子的丈夫,一起加入他们的盖房大军,就连自己也作为一个小工,加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挖地基,做框架,砌转头,上楼板,架木头,房子在一步一步进行着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工人在冬梅家热火朝天的干着。

    冬梅不仅要付他们工钱,还要管吃住。

    盖房子的时候,冬梅当小工,到了吃饭时间,冬梅又去做饭,二十几个人的饭全部由冬梅一个人来作,那工作量之大,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工人都是本地人,每天都要吃面和馒头。

    平均几天一袋子面就被吃完。

    中午,像往常一样,冬梅用一个很大的盆子和面,和面好之后,在擀,擀完再切等等。

    每次做饭的时候,冬梅觉得做饭比干活都累。

    正在后锅里面下面的冬梅,突然看见婆婆鬼鬼祟祟的走进了灶房,手里拿着一个铁勺子和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婆婆进来后,后面跟着更鬼鬼祟祟的一个家伙,他就是涛涛。

    涛涛仿佛很高兴的样子,不停的用舌头舔着嘴唇。

    只见,卫国妈给铁勺子里面倒了些清油,然后把铁勺子捅到火炉子里面,把油烧开,然后顺手把唯一一个鸡蛋打进了铁勺子里面,而这个铁勺子不大,仅仅够炒一个鸡蛋的大小。

    这时,冬梅明白了,原来婆婆再给涛涛炒鸡蛋。

    可是,炒鸡蛋也用不着这样鬼鬼祟祟,跟做贼一样。冬梅顿时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鸡蛋炒好后,婆婆把涛涛叫到自己身边,然后用筷子夹起一块油鸡蛋,晾了晾,然后又吐气吹了吹,不烫了,才喂到涛涛的嘴里面。

    冬梅心说这卫国妈也太宠孩子了吧,五岁的小孩了,吃饭还喂。

    可是谁知道,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深深的刺痛了冬梅的心。

    婆婆催促着涛涛几口把炒鸡蛋全部吃完。

    涛涛刚把鸡蛋吃完,两岁的妹妹娜娜就跟着屁股后面走进了灶房,娜娜闻着灶房里面炒鸡蛋的气味,问哥哥说:“哥哥,哥哥,你刚才吃啥了,给我吃点。”

    婆婆提前给涛涛教好了,涛涛说:“哥哥啥都没吃,就喝了口水。”

    可是两岁的娜娜是个很聪明的女孩,他看着哥哥的嘴唇上面全是油,就说:“你骗人,你吃香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婆婆走了过来,和涛涛一起骗娜娜说:“涛涛啥都没吃,不信,你让他把嘴张开。”

    涛涛早已把鸡蛋咽了下去,张开的嘴巴里面空空如野,什么也没有,娜娜看到后,才转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冬梅当面就说卫国妈道:“妈,你这样作不对吧,也太偏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不以为然的说:“那有啥,女子早晚就成别人家的人了,只有孙娃子,才是自家人。”说完,她就抱起涛涛,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婆婆重男轻女的思想很重,可是没有想到竟然重到了这样的地步,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,都偷偷给涛涛一个人,从来不给娜娜一点点,就是因为她是女孩。

    小洋楼在一点一点的拔地而起,冬梅每天都从早忙到晚,几乎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,由于太忙太累,她干脆把两个孩子都交给卫国妈带,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,两个孩子也跟着卫国妈睡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,小洋楼拔地而起,矗立在卫国家的后院,跟村子里普遍低矮的瓦房比起来,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站在小楼跟前,冬梅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欣慰的看着这座自己付出了心血,盖起来的小二层楼。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,在盖房的过程中,自己完全就像一个男人般的在干活,什么筛沙子,和水泥,扔砖头,搬椽子,抬楼板,样样自己都干着,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个女人来看待。

    回到房子,她照照镜子,发现自己原本丰腴饱满的脸蛋变的干瘪,白皙细腻的皮肤变的乌黑粗糙,干净的脸蛋上,也被太阳晒的留下了许多的斑点。

    她看着镜子笑了一下,心想这也值了,给自家盖房嘛,要是卫国从新疆回来,看到拔地而起的小洋楼,他心里该是多么的高兴。

    晚上,冬梅把两个孩子从婆婆那里接过来,和自己一起睡觉。

    晚上,给娜娜脱衣服的时候,她惊奇的发现,娜娜的个子似乎一点都没有长,可是肚皮却鼓了起来,肚子很大。

    冬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自己的孩子怎么变的,如电视里非洲的孩子一样,瘦小的四肢,却鼓个大肚皮,明显是营养不良造成的。

    娜娜看到妈妈在看自己鼓起来的大肚子,乐的笑了起来,涛涛看到妹妹的大肚子,也笑了起来说:“娜娜,你是小胖子。”|

    兄妹两笑着,你戳我一下,我踢你一下。

    可冬梅看着两岁多点的娜娜鼓起的肚皮,难受到了极点,她知道自己忙着盖房,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,导致孩子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娜娜中耳炎刚刚好,怎么肚皮又鼓了起来,万一这以后影响她的生长发育怎么办?

    冬梅纳闷,每天给娜娜订的羊奶都喝到哪里去了,婆婆怎么会把娜娜带成营养不良,冬梅越想越气,当下就想过去找婆婆评理去,可是趴在窗子上一看,婆婆公公的房子已经熄了灯。

    那一晚上,冬梅一夜都没有睡着,她看着趟在自己旁边,熟睡的娜娜鼓个大肚皮,满心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收拾着小洋楼内的卫生,扫的扫,擦的擦,忙活了大半个早晨。

    干累了的冬梅,坐在台阶上休息,一抬头,突然看到婆婆用废弃的吊针瓶子提了一瓶子的羊奶,正要去灶房里面烧。

    村西口的五保户养了好几只奶羊,自从娜娜断了奶之后,就一直喝着羊奶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婆婆把羊奶烧熟之后,端在碗里,走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冬梅想,娜娜一定在里屋,不然婆婆怎么把给娜娜订的羊奶端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这时,冬梅突然看见涛涛从门外跑进了里屋,冬梅很纳闷,她知道涛涛不仅淘气,而且嘴特别的馋,不仅爱吃糖,而且爱喝奶。

    她顿时猜想,这段时间以来,婆婆该不会把羊奶全部给涛涛喝了,而把娜娜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扔下手里的扫把,走向了里屋。

    在里屋门口,冬梅看到涛涛正抱着一碗羊奶喝,喝完了还不忘舔舔碗里剩余的那几滴羊奶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冬梅满肚子的气,心想肯定又是婆婆偏心,她三步并作两步,满院子找着娜娜,可就是不见娜娜的踪影。

    她从头门出去,转头看见娜娜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槐树下的那个小石头上面,不说话,看着对面的院子。

    夏天很热,娜娜光着脚,下面穿了一个小短裤,上身穿了一个小背心,这都是涛涛一岁多时穿过的,现在娜娜又穿,衣服穿在娜娜身上明显很大。

    冬梅走过去,看到背心下面,娜娜鼓个大肚皮,心里一阵酸楚,自己的孩子就像个没妈的孩子一样傻傻的坐在这里,她问娜娜:“娜娜,你坐在干什么呢?”|

    娜娜抬起头,看到是妈妈,高兴的说:“哥哥不和我玩,跑到房子里面去了,我在等哥哥。”

    冬梅透过头门朝院子里面看了一眼说:“哥哥在里面偷喝羊奶呢,别等他了,咱们进去喝羊奶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冬梅就把手伸给了坐在小石头上的娜娜。

    娜娜看了妈妈一眼,并没有抓住妈妈的手,她说:“奶奶说盖房子了没有钱,只能买一瓶羊奶,哥哥是男孩,哥哥喝,娜娜是女孩,娜娜不喝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听到娜娜的回答,知道又是婆婆重男轻女给孩子教的,她抑制不住内心的难受,用手捂住嘴巴,当着孩子的面哭了起来,眼泪大滴大滴顺着脸颊划了下来。

    娜娜看到妈妈哭了,赶忙站了起来,把自己的小手放到了妈妈的手里说:“妈妈不哭,娜娜跟妈妈回家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