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个女汉子顶几个汉子

正文 第二十四章 一个女汉子顶几个汉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忙假,在省城上学的小叔子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这时,正是收麦子的季节,家里人忙的不可开胶,小叔子的回来,无疑让家里劳动的人口多了一份希望。

    早晨,天刚刚亮,趁涛涛和娜娜还在睡觉,一家人早早出去割麦子。

    由于走的着急,竟然忘记了锁门。

    大半早上,涛涛先睡了起来,他看见旁边,除了还在睡觉的妹妹娜娜外,其他人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涛涛虽然调皮淘气,可是他却是个很胆小的孩子,他以为妈妈和奶奶不要他们了,于是像往常一样,四岁的涛涛从炕上爬起来,站在窗子跟前,看着外面的院子哭了起了。

    而旁边的娜娜,在听到哥哥的哭声后,也醒来了,她拉着哥哥的衣角也哭了起来,要找妈妈。

    涛涛拉着妹妹的手,站在炕上,趴在炕头的窗户上,看着院子,而妹妹由于个子小,根本够不着窗子,只能趴在墙上哭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妹妹哭的比自己还要伤心,就对她说:“娜娜,别哭了,哥哥带你去找妈妈。”

    听到哥哥要带自己去找妈妈,娜娜果然不哭了。

    涛涛先从炕上跳下来,然后把妹妹从炕上抱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门跟前,涛涛一拉门,门竟然是开着的,于是涛涛拉着妹妹的手就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外面的太阳很红,火辣辣的照射在兄妹两人身上,这时的涛涛才发现自己和妹妹都忘记了穿衣服,都光着屁股站在院子里面。

    于是涛涛松开妹妹的说,对她说:“娜娜,你听话,在门口这里等哥哥,哥哥进去给咱们拿个衣服穿上,咱们就去找妈妈。”

    娜娜抹了抹眼睛上的眼泪,抿着嘴看着哥哥说:“恩,我听话话。”

    涛涛回到屋子,在炕上找了半天,只找见自己的短袖和短裤,并没有找见妹妹的衣服。

    于是,他拿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穿上短袖,然后把自己的短裤给妹妹穿上。

    这样,涛涛穿着上衣,光着屁股,娜娜穿着涛涛的短裤,光着上身,两人手牵手就走出了门。

    涛涛跟妈妈和奶奶去过自家的田地,知道要从村子的西头出去,然后上个大坡,再朝前一直走,才能走到。

    于是,他拉着妹妹的手,两人迈着小步子,一点一点的往村西口走。

    在村子西口玩耍的小朋友见了涛涛和娜娜,都笑话他们说:“哥哥不穿裤,露个小牛牛,妹妹不穿衣,露个大肚肚?????”

    说完,周围的小朋友们哄笑着跑过来,在涛涛的屁股上打一下,妹妹的头上拍一下的玩耍。

    涛涛一看周围的小朋友都比自己大,比自己高,就拉着妹妹对她说:“咱们快跑。”

    妹妹很听话,听到哥哥说快跑之后,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小朋友一边起哄,一边追赶着兄妹两人。

    可是小孩子身子长,腿短,刚跑出去没几步,就被脚底下一个小石头绊了一下,一个跟头栽倒在了地上,由于娜娜只穿了哥哥的短裤,没有穿上衣,倒在地上后,上身都被擦破了皮。

    后面的小朋友追了上来,开始打涛涛,娜娜一看哥哥被大家打着,再加上身上擦破了皮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周围小朋友一看娜娜哭了,都一哄而散跑开了。

    涛涛把摔倒在地上的娜娜扶了起来,牵着她的小手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出了村西口,走到上坡的地方,娜娜走不动了,让哥哥背她。

    涛涛把娜娜背了一会,也走不动了,可是还没有找见妈妈,两个小孩就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,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娜娜坐在涛涛的怀里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涛涛抱着妹妹,看着远方,等着妈妈干完农活从地里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等啊等,等啊等,一直等不到妈妈干完活回来。

    天蒙蒙黑的时候,娜娜睡醒来了,她捂着肚子告诉哥哥说:“我饿了,想吃饭饭。”

    涛涛记得昨天,他往自己的短裤口袋里面装了半个馒头,于是他伸手去摸穿在妹妹身上的短裤,可是馍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奶奶给掏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东西吃,可是妹妹饿了,怎么办?涛涛记得自己在地头,看妈妈奶奶们干活的时候,摘过地上的蒲公英杆子吃,还挺好吃的,于是他让妹妹坐在石头边上,自己去周围找蒲公英。

    找了好长时间,终于找见了一个蒲公英,她把蒲公英摘下来,吹掉蒲公英顶部的白毛毛,再把蒲公英杆子放到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,然后递给妹妹说:“娜娜,你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娜娜接过蒲公英杆子,高兴的吃了起来。(蒲公英杆子很脆,而且还有甜味,对身体并没有害)

    忙活了一天,把割下的麦子放在场里(场是关中农村一种专门用来晾晒麦子的地方)后,一家人才拿着镰刀,精疲力竭的往回家走。

    冬梅走在最前面,跟在她后面的婆婆问她:“今天都出来一天了,你给孩子放在屋子里的食物够不够。”

    干了一天的活,非常的累,冬梅走的很快,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回去洗刷完睡觉,她回答婆婆说:“准备的够着呢。都在立柜上摆着,一碟子软馍馍,还有一洋瓷碗的凉开水,够吃,够喝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点了点头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可当他们下坡的时候,卫国妈突然看到远处路边的石头上,黑乎乎的坐着两个小孩,他好奇的给大家说:“哪个大人不管娃,天这么黑了,还把娃娃不往回家领,真是造罪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顺着路边看过去,也看到了两个孩子,她应声说:“就是,哪个没良心的父母,怎么带孩子的。”|

    说完,她突然发现这两个孩子的一举一动,异常的熟悉,于是她问卫国妈道:“妈,你出来的时候,锁门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胸有成竹的说:“当然锁门了,每天出来劳动的时候都要锁门的,不然娃娃乱跑,跑丢了咋办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婆婆锁了们,冬梅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由于天太黑了,即使走近的时候,冬梅也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反倒是涛涛看到妈妈和奶奶过来后,和娜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一边叫妈妈,一边哭。

    冬梅大惊失色,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跑到路边来,忙冲了过去,看到娜娜光溜溜的躺在涛涛的怀里面。

    她看到自己孩子可怜的样子,心里既心疼,又气愤。

    心疼的是自己的孩子,像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一样,可怜兮兮的坐在路边没人着,没人管。

    气愤的是,涛涛是怎么带着娜娜从锁着的屋子里面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气之下,冬梅拉起光屁股的涛涛就照着他的屁股打巴掌,嘴里骂着:“谁让你从窗子上翻出来的,还带着妹妹一起翻,就不怕摔着,让你不听话,让你不听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在涛涛的屁股上打出了红红的手指印子。

    而涛涛更是一边哭,一边躲。

    回到家,看到屋子的门大开着,冬梅方知错怪了涛涛,可是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晚上,涛涛睡着后,冬梅把平躺着的涛涛翻了过来,看着他屁股后面被打的红印子,心里一阵酸楚,留下了自责的眼泪。

    睡到半夜,天上一声闷雷惊醒了睡的正香的冬梅,她翻了个身子刚准备继续再睡,突然听到卫国妈在门外面小声的喊着她的名字:“冬梅,冬梅,赶快起来,天上下快要下白雨(关中方言,雷雨的意思)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,大惊,赶紧从炕上爬起来,一边穿衣服,一边小心翼翼的往炕边上挪动,生怕一不小心吵醒自己的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很着急,她们要赶在下雨之前,用家里的帆布,把场里晾晒的麦子给盖起来,不然麦子淋了雨,会发芽变成牙麦,甚至会发霉变坏,那么,他们辛勤劳动了一年的成果就要化为泡影了。

    冬梅穿好衣服,走进院子的时候,看到婆婆公公和小叔子已经把很大一块帆布装上了架子车。

    小叔子在前面拉车,冬梅在后面推。

    两位老人跟在后面,时不时的抬头,看着天上的变化,卫国妈一边走,一边双手合拢,嘴里念叨着菩萨保佑,菩萨保佑,千万不要下雨。

    可是,走到上坡处的时候,豆大的雨点子无情的落了下来,打在大家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大家更着急了,小叔子使出了吃奶的劲,拼命往坡上拉着架子车,可是由于下了雨地滑,再加上小叔子本身就没有力气,根本拉不动一架车的帆布上坡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这形势,刻不容缓,于是走上前去,看到小叔子已经累的呲牙咧嘴,于是果断的告诉小叔子说:“保国,你在后面推去,我来拉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累的大口喘着粗气说:“嫂子,你能行不,我一个男人家都拉不动,你一个女人家能行么?”

    冬梅没有多废话,一把接过架子车的辕和拉绳,套在自己身上,前倾着身子,迈开小步子,一步一步往上爬着,小叔子惊讶的看着冬梅竟然拉着架子车开始上坡,于是他冲到后面去推,不一会就把架子车拉上了坡。

    一到场子里,他们就三下五除二展开了帆布,盖着所有今天刚割下来的麦子。

    刚盖完所有的麦子,说时迟,那时快,一场暴雨酣畅淋漓的落了下来,冬梅让小叔子跟公公婆婆先回,自己再把没有压紧的帆布往紧的压一点。

    等冬梅忙活完,回到家里的时候,她从头湿到了脚,头发上稀稀拉拉往下滴着水,脚上穿的那一双黑色的布鞋更是灌满了水,一走噗通噗通的响。

    不言而喻,由于小叔子身体不行,婆婆公公年事已高,卫国又常年不在家,整个农忙和秋收,冬梅成了绝对的主力,既带孩子,又忙农活,从里忙到外,从早忙到黑。

    隔壁邻里的人看了都唏嘘不已,纷纷说冬梅简直就是个铁人,虽然男人不在身边,可是一个女人干了几个男人的农活,而且地里的庄稼也种的非常的不错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