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小姑子被皮带抽打

正文 第二十二章 小姑子被皮带抽打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奶奶带着孙子在家里找了一圈,没有找到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卫国妈想了想,家里的最后一个鸡蛋,好像中午作臊子面的时候用掉了。

    卫国妈低下头,准备告诉涛涛家里没有鸡蛋了,咱吃点糖水泡馍吧。(糖水泡馍,就是在一碗开水里洒点糖,然后把馒头掰成小块,泡在里面吃)

    可是,一看孙儿正睁着圆圆的黑眼镜,期盼的看着自己,而且嘴里馋的都流出了口水,于是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她怀着一颗侥幸的心理,领着涛涛往鸡舍走着。

    鸡舍里还剩唯一一只母鸡了,而且这只母鸡的年事已高,好长时间才能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卫国妈端了个马扎凳子,抱着涛涛坐在鸡舍的旁边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鸡舍里面的鸡,对卫国妈说:“奶奶,大公鸡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矫正涛涛说:“那不是大公鸡,那是老母鸡。咱们坐在这里等着,一会了,老母鸡就给涛涛下个鸡蛋,奶奶就去给涛涛炒油鸡蛋吃。”

    涛涛趟在奶奶的怀抱里,高兴的拍着手掌说:“吃炒油鸡蛋喽,吃鸡蛋喽。”

    中午的太阳暖暖的照在祖孙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奶奶抱着孙子,耐心等待着老母鸡给自己的孙儿下个鸡蛋吃。

    涛涛稚嫩的脸蛋,皮肤白皙透红,傻傻的看着老母鸡。

    奶奶因为常年劳动,皮肤黝黑,脸上满是皱纹。

    鸡舍里面的老母鸡悠闲的走来走去,丝毫没有一点下鸡蛋的意思。

    祖孙两人等了一个晌午,都没有等到老母鸡下鸡蛋。

    卫国妈抱歉的看着涛涛说:“孙儿啊,老母鸡不给咱下鸡蛋,你肚子饿不饿啊。”

    涛涛想吃炒油鸡蛋,等了一晌午,都没有等到,委屈的说:“我想吃炒油鸡蛋,我的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听了后,心里一阵酸楚,家里没有鸡蛋,门口也没有卖的,去乡上买又太远。

    于是她对涛涛说:“你在这坐着看老母鸡,奶奶出去给你借去,借个鸡蛋,给我娃娃炒油鸡蛋。”说完,卫国妈就迈着小脚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卫国妈过日子节省是出了名的,不仅自己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就是左邻右舍过来借个面或者玉米,卫国妈也会找理由推辞掉,不给借。

    这下,到自己借东西的时候,可想而知,左邻右舍虽然养着鸡,却告诉她自家的鸡虽然是母鸡,但是不下蛋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没有借到鸡蛋的卫国妈伤心的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涛涛早已着急的站在门口等奶奶了,看到奶奶空手而归,他不但没有哭,反倒告诉卫国妈说:“奶奶,我不吃鸡蛋了,我去吃玉米榛子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看着涛涛两只手捂着肚子,心想他肯定是饿坏了。

    那天,涛涛吃了一大碗玉米榛子,而且还学着奶奶的样子,吃完饭后,把碗抱在怀里,伸出舌头,把碗里剩余饭的残渣都舔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这几天,冬梅发现以前偶尔尿床的涛涛,这些天开始天天晚上都尿床。

    刚开始,她想是涛涛太懒了,晚上憋尿懒的起床,就顺便尿在了床上,就拉住打了几回,打完后让他回话,只要晚上想尿尿了,就起床尿尿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孩子,她把尿盆放在炕下面,只要涛涛起来后,站在炕沿子上,就能尿尿。

    可是第二天,涛涛还是尿床,气得冬梅把涛涛拉住又打一顿,打完之后,一想不对,按照涛涛的性格,不听话的时候,一打,他就会立马变的听话,可这尿床,怎么就屡教不改。

    她想,肯定是卫国妈给涛涛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于是,白天有空闲了,她就偷偷的站在房子门口观察着涛涛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这天,冬梅哄着小婴儿娜娜睡着后,准备出去后院的茅房上个厕所,可刚一出门,就看见涛涛从卫国妈的房子出来,手里拿了好大一块,黑乎乎的东西,一边走,一边舔着吃,而且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她忙走过去,想看看涛涛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涛涛反应很快,一看妈妈过来了,马上就把手里的东西藏到了口袋里面。

    冬梅走近后,看到涛涛双手背在后面,就瞪了涛涛一眼说:“把手伸出来,我看你手里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涛涛屁股一扭,就把双手从背后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,涛涛的双手上沾满了口水和黑乎乎的东西,再看看他的嘴巴,嘴角,还有脸蛋上,全部糊的都是,冬梅一看就知道,涛涛又偷吃黑糖了。

    黑糖,红糖的一种,比白糖便宜许多,只不过当时农村卖的都是那种,一大块粘合在一起的那种,有点硬,能敲击下来一大块,拿在手里慢慢吃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严厉的问涛涛说:“你刚才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涛涛闭着嘴巴说:“没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,心想还装蒜,于是让他把嘴巴张开。

    涛涛长开嘴巴后,冬梅看到涛涛嘴里还有没咽完的黑糖,在搜搜他的口袋,竟然发现口袋里面装着好大一块黑糖。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想,肯定又是卫国妈给涛涛买的黑糖,难道她不知道黑糖吃多了,对孩子身体非常不好吗?

    冬梅蹲下,慈母般的对涛涛说:“涛涛听妈妈话,以后不要吃糖了,要不,把你的牙吃坏了,就跟爷爷一样啦,嘴里一颗牙齿都没有,连炒鸡蛋都吃不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看到妈妈没有骂,而是很和气的和自己说话,于是高兴的点着头说:“恩。”

    冬梅拍拍涛涛的头说:“好吧,你去玩去吧,你奶奶呢?”

    涛涛朝屋子里面指了指,然后跑出去玩去了。

    涛涛非常的爱吃糖,虽然嘴里答应的好好的,可是一跑出去,发现妈妈看不见自己,就藏在墙角,东瞅瞅西瞅瞅,发现没人看他,于是从口袋里面掏出已经化开了一半的黑糖,放到嘴里继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掀开卫国妈房子的门帘,一进门,就看见柜子的盖子开着,里面的簸箕里放着很大一个塑料袋子,塑料袋子里装了好大一块的黑糖。

    显然,黑糖是卫国妈买回来,放到自己房子给涛涛吃的。

    冬梅一转身,看到卫国妈正躺在炕上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卫国妈颈椎不好,时不时的会出现恶心和头晕的症状,每当她难受的时候,就会躺在炕上休息。

    卫国妈似乎猜到了冬梅是为什么而来的,她翻了个身子,不屑的说:“娃娃爱吃黑糖,我就去合作社给买了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站在柜子跟前,指着那一大块黑糖说:“这就是一点点吗?我就说娃娃,这几天咋天天尿床,打了都不顶用,原来都是你给买的黑糖吃的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一听,媳妇竟然还反了,竟敢跑过来质问自己,于是也不顾忌自己头晕目眩,一骨碌坐起来,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说:“孩子爱吃啥,我就给买啥,吃个糖又咋了,糖是好东西,有营养,其他家的孩子想吃还吃不上呢。再说了,才三岁的娃娃,尿个床咋了,卫国小时候,还尿床到六岁呢,现在也不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差点被卫国妈的话给逗笑,心想卫国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再尿床,那不成怪物了么。

    但他一想卫国妈给孩子肆无忌惮的吃糖,还是来了气说:“娃娃又分不清饥饱,他每天偷偷吃多少糖,你知道吗?万一吃的多了,把牙齿吃坏了,把胃吃坏了,咋办?”

    其实吃糖最可怕的是导致糖尿病,只不过当时那个年代得糖尿病的人非常少,不像现在,这个病如此的频繁。

    卫国妈一听冬梅竟然还敢数落自己,于是拍了一把炕沿子,指着冬梅的鼻子,劈头盖脸的就骂:“你个才过门四年的媳妇,男人不在身边,竟在婆婆跟前撒气,你给我滚出去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冬梅气的喘着粗气说:“好,我滚,我现在就滚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走出去,进了自己的房间,抱起熟睡中的娜娜,拉着躲在墙角偷吃黑糖的涛涛,准备回娘家。

    刚走了没几步,就听见卫国妈惦着小脚,在后面追着说:“你走可以,把孩子给我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哪里顾得上听她的话,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可另冬梅没有想到的是,刚走到门口,还没有出头门,就看见才出嫁不久的小姑子提着包裹,哭着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冬梅和小姑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,看到小姑子失魂落魄的样子,不禁好奇的问小姑子说:“你咋了,哭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姑子见了冬梅,就像见了最亲的人一样,哭的比刚才更厉害了,而且收都收不住的说:“郭家不要我,让我滚回娘家去。”

    小姑子继续说:“他们家四个光棍,穷的媳妇都娶不起,咱家一分钱彩礼不要把我嫁给了他,就希望他对我好点,结果没想到,他还打我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听小姑子的话,顿时哭笑不得,怎么跟自己的遭遇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冬梅正想问小姑子哭什么。

    不想,小姑子抱着自己边哭边说:“嫂子,你不知道,我和郭立军(小姑子的丈夫)他妈吵就算了,连郭立军也过来骂我,而且还打我,拿皮带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姑子把自己的身上穿的的确良衬衫拉开,冬梅看到她的后背被皮带抽的印子,紫一条,红一条的,看来抽的很重。

    这时,卫国妈也走了过来,一看自己的女儿被婆婆和丈夫合起来打成了这样,瞬间就爆发了,当着小姑子和冬梅的面,嘴里把郭立军母子骂了个狗血喷头,然后命令式的对冬梅说:“你去给保国(小叔子)发个电报,让他从省城回来,跟我去郭家村,找郭立军去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看小姑子的遭遇,心想这个关键时候,应该放下个人的事情,一致对外,于是就不计较刚才和婆婆结下的气,忙把娜娜交给小姑子照看着,涛涛交给婆婆带着,自己骑着自行车,去乡里的邮局给小叔子发电报,让他速归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