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隔代亲

正文 第二十一章 隔代亲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十月怀胎,呱呱落地,在医院里,冬梅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,比生第一个的时候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如冬梅所愿,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儿,给她起名叫崔娜。

    可当娜娜出生的时候,卫国妈一看是个女儿,顿时失望了许多,她是那种农村老太太,封建思想很严重,非常的重男轻女。

    她把娜娜用准备好的衣服包裹好了之后,放到了桌子上,任由她放声的啼哭,一点也没有涛涛出生时那种如履薄冰的重视。

    小婴儿娜娜哭了许久,哭累了,渐渐的没有了声音,可是并不睡觉,可能是口渴了。

    卫国妈把早已经化好的糖水,拿了过来,用一个不大不小的铁勺子给娜娜嘴里喂。

    小婴儿太渴了,她张开嘴巴,卫国妈喂一勺,她就喝一口,咕噜咕噜的喝着。

    喝饱了之后,就可爱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卫国妈看着睡着的小婴儿,心里默默的在想,第二个怎么是个女子,不行,冬梅还得再生一个孩子,而且还必须是个儿子才行。

    这头,呆在家里好几天没有见到妈妈的涛涛,哭着喊着,要找妈妈。

    负责照看他的小姨春梅把他抱在怀里,去推家里那辆二八加重自行车,准备带他去乡里的医院,找已经给他生了妹妹的妈妈。

    涛涛已经三岁了,相比同龄的孩子,他长的又高又重,春梅把他抱在怀里觉得很沉重,也很费力。

    春梅给自行车后座上绑了一个小孩专用坐,四周有扶手,而且扶手比较高,这样小孩坐上去后,就不容易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涛涛坐在后座上,春梅骑自行车带着他,左摇右晃的行驶在乡间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这两天,天公不作美,昨天下了一场蒙蒙细雨,路上很泥泞,春梅骑着骑着就骑不动了,她从车子上下来,停好车子,拍拍坐在后座上的涛涛,对他说:“听话话,坐好了,不要动,我去路边上找个棍子,把车子辐条上的泥巴刮一刮。”

    涛涛知道小姨要带自己去找妈妈,高兴的点了点头,说:“涛涛听话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乖乖的坐在车子后面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小姨顺着路边找了好几根棍子,可都太粗,于是就绕到小路旁边的麦草垛子后面去找。

    坐在车子后边的涛涛,等了半天不见小姨出来,着急的伸长脖子朝前看着。

    春梅找好了棍子,刚要从麦草垛子后面出来,就听“哗”的一声,自行车重重的倒在了小路上,紧接着听到了涛涛凄惨的哭声。

    她忙从后面出来,看到涛涛被压在自行车下面,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春梅吓坏了,赶紧冲过去,扶起自行车,把涛涛从地上扶了起来,她心疼的打量着涛涛,看有没有伤到可爱的孩子,不过还好,由于下过雨,地上很湿滑,柔软,涛涛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她一边自责自己不该把孩子放在停着的自行车上,一边给涛涛擦着沾满泥巴的小手。

    重新骑上车子的冬梅心里很难受,不知道该怎么给姐姐说,于是她决定隐瞒摔了涛涛的事情,于是一边骑着自行车,一边对坐在后面的涛涛说:“一会到医院了,小姨给你买天鹅蛋吃,你可不要给你妈妈说我把你摔了哦。”

    刚哭完的涛涛,眼泪在脸上还没有干,但一听小姨要给自己买天鹅蛋吃,于是又笑了起来,说:“涛涛听话话,不给妈妈说。”

    春梅如释重负,心想这小子真好搞定,一个天鹅蛋就听话了,于是高兴的对涛涛说:“真是个好娃娃。”

    一到乡上,春梅第一件事就是去合作社给涛涛买了天鹅蛋,而且一买就是两个。

    涛涛高兴的接过天鹅蛋,一个拿在手里吃了起来,一个塞到了衣服口袋里面。

    涛涛天天都想吃天鹅蛋,可是只有大人上街的时候才会给他买。

    不到一会,涛涛就吃完了第一个天鹅蛋,但始终用手捂住口袋不吃第二个天鹅蛋。

    小姨纳闷的看着涛涛问他:“都馋的留口水了,为什么不吃第二个天鹅蛋啊?”

    |涛涛用手捂住口袋,一转身子说:“不吃第二个,第二个要留给妹妹吃呢。”

    春梅一听,感动了一下,没想到才刚刚三岁的涛涛如此的懂事,还知道给妹妹留一个天鹅蛋,她心说这孩子真可爱,真善良。

    一进病房,几天没有见妈妈的涛涛,嘴里喊着“妈妈”,高兴的就往冬梅的怀里扑。

    卫国妈看到赶紧一把拉住涛涛,告诉他说:“妈妈刚生完妹妹,身体还很虚弱,不能抱你的。”

    涛涛听了后,也看到了妈妈虚弱的面容,就乖乖的站在妈妈的旁边,看着妈妈怀里抱着的妹妹娜娜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春梅,看着不说话的涛涛,心想这孩子还真不错,真能替自己保守秘密。

    可当春梅还没有想完心里的话,站在妈妈旁边看妹妹的涛涛,就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膝盖说:“妈妈,刚才小姨在路上,自行车倒了,摔了我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看涛涛的膝盖上都是土,笑了笑说:“涛涛是男孩子,不怕疼,用手揉揉膝盖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听了后,就用两只小手慢慢的揉着膝盖。

    而站在门口处的春梅,羞的脸通红,不好意思的笑着。

    冬梅要带刚出生不久的娜娜,无暇照顾涛涛,她心想卫国妈挺厉害,一个农村妇女,培养的两个男孩,都考上学,成了商品粮,那她肯定教子有道,有不为人知之处,于是她放心的把涛涛交给了卫国妈带。

    一天,全家人坐在一起吃臊子面。

    可是涛涛却扭性子,不吃面条。

    冬梅把娜娜抱在怀里,快速的吃完了一碗面,就开始给娜娜喂奶,看到涛涛不吃面,就生气的说他:“你不是中午要吃臊子面的吗,怎么现在又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噘着嘴,双手放在肚子上,牛着脸说:“我现在要吃玉米榛子(一种把玉米压成碎粒的稀饭)。”说完,他坐在饭桌前,看着眼前香喷喷的臊子面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后,一脸的生气,瞪着涛涛说:“快吃,小心我给妹妹喂完奶之后,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涛涛知道自己不听话,妈妈会打他,刚有点退却,准备端起眼前的臊子面吃。

    不想,一旁的卫国妈却笑着看着涛涛说:“你不爱吃面了就不吃了,反正你面前的面都泡酥了,来,奶奶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卫国妈就端起了臊子面,边吃边说:“涛涛先坐着,等奶奶吃完面,就去给你作玉米榛子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几口吃完面,就去厨房给涛涛单独作了一碗玉米榛子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妈像个老丫鬟一样,笑脸盈盈给涛涛把玉米榛子端到了面前,心想这也太惯孩子了吧。

    看到玉米榛子好了,涛涛高兴的拿起勺子,可刚吃了两口,就扔下了勺子,闭着眼睛,噘着嘴不吭声。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站了起来,对涛涛说:“快吃,不然,等我一会打你屁股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摸着孙儿涛涛的头说:“我的乖孙儿呀,你咋又不吃了,那你想吃啥。”

    涛涛睁开眼睛说:“我想吃炒鸡蛋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眉头一展说:“我孙儿真聪明,知道炒鸡蛋有营养,好,奶奶去给你炒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卫国妈就要出去给涛涛炒鸡蛋去了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,心想这也太惯孩子了,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,这还了得,这样下去,孩子长大后不吃了人才怪。

    于是冬梅走到卫国妈面前,拦着卫国妈说:“妈,你别给他炒鸡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转过身去,看着涛涛说:“你今天吃,也得吃,不吃,也得吃,我非看着你把玉米榛子吃下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冬梅恨不得上去朝着涛涛的小屁股踹一脚不可。

    卫国妈刚才展开的眉头,又皱了起来,他和冬梅辩解着说:“娃娃不吃,就不要硬逼着娃娃吃,别说了,我去给娃娃炒鸡蛋去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看涛涛都这样了,婆婆还护着他,就气冲冲的对卫国妈说:“妈,你这样可不行,这不是对他好,是害了他。”

    卫国妈刚走到门口,又退了回来,不甘示弱的对冬梅说:“我十八岁生的娃,四个娃都是我带大的,我不知道怎么个是对娃好,怎么个是对娃不好,用你教训我吗?”

    冬梅在其他方面可以退让,唯独在教育孩子方面是绝对不能退让的,她据理力争道:“人说三岁看老,从三岁开始,孩子的性格慢慢就形成了,等长大后,定了型,怎么改也改不过来,现在不对他严厉点,一直这样惯着他,怎么行?”

    卫国妈是个厉害人,虽然站在自己对面的冬梅,要比自己高一个头还要多,但她根本不惧吵架,决定举例子,用事实来打败理论,她说道:“我不会带孩子,你去咱村里打听打听,除了我家之外,还有谁家的孩子哥两都能考学走出农村,我从小就是这样带他们的,也没见他们长大后,怎么恶劣,怎么胡来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听到两个大人大声的吵架,冬梅怀里的婴儿啼哭了起来,冬梅一边摇晃着宝贝,一边反问卫国妈说:“你的儿子是不错,你的女儿呢,卫国的姐姐,就是因为她是女子,你不让她念书,她现在不仅不识字,而且卖粮食连账都算不来。卫国的妹妹呢,还是因为她是女子,第一年差两分没考上学,你说什么也不让她复读,赶紧把她嫁了人,还有娜娜,就是因为是个女子,刚生下来,你抱都不抱,看都不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的眼泪就掉了下来,她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,边往出走,边对着涛涛说:“你就别好好听妈妈的话,看你以后长大了咋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卫国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叹了口气,依旧拉着涛涛,对他说:“走,我孙娃乖,奶奶出去给你炒鸡蛋。”

    涛涛一听有油香油香的炒鸡蛋吃,就蹦蹦跳跳的跟着奶奶走了出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