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十九章 气死病

正文 第十九章 气死病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双人钢丝床很大,也很硬。

    冬梅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每天坐在床边上,看着自己的宝宝爬在床上,嘴里留着哈喇子,漫无目的的爬来爬去。

    而最搞笑的是,宝宝只会往后爬,不会往前爬,所以他虽然一直在不停的爬来爬去,可却根本看不清后面的路,一步小心就会掉下床,所以冬梅就充当了“护花使者”。

    一天,冬梅坐在床边守护着宝宝,坐着坐着就瞌睡了,她闭住眼睛,不停的点着头,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起了床上的宝宝,猛的睁开眼睛一看,让她喜出望外的一刻出现了,宝宝竟然抓住床头上的钢筋站了起来,而且慢慢的走着步子,走着走着,他顺手松开了钢筋,竟然没有任何的辅助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有走几步,却停了下来,看着妈妈,非常的委屈,显然他是走不动了,可是又不会往后退,也不知道趴下,就这样进退两难,骑虎难下,望着母亲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学会走路的同时,他也学会了简单的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面不常来人,宝宝没有见过生人,偶尔来个生人的话,宝宝要么会趴到床底下躲起来,要么就会钻到被子里躲起来。

    宝宝的头发很稀,不太长头发,冬梅听说常给宝宝刮光头,能促进头发的生长,从此以后,宝宝就没有了发型,变成了永远的光头小和。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一合计,宝宝害怕见生人可不行,男孩子家这样,以后怎么闯天涯,成大事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不在的时候,冬梅有空就带宝宝出去走走转转。

    一旦单位的工作不忙了,卫国就带着母子两出去玩,他们去克拉玛依的公园里面划船,去附近的魔鬼城感受沙漠古迹,坐在青绿的草坪上感受大自然的无限风光,走在熙熙攘攘的人行横道上观察万千世界。

    卫国用从队长那里借来的黑白照相机,给母子两抓拍了许多动人的画面和场景。

    一天黄昏,下班后,卫国和冬梅抱着小宝宝,坐在家属区的秋千上,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感觉。

    旁边运动器材上,一个慈祥的老奶奶看着冬梅怀里抱着的小宝宝很是喜爱。

    因为宝宝长时间呆在家里不晒太阳的缘故,再加上冬梅皮肤白皙,所以宝宝的皮肤水嫩白皙,看上去很是让人喜欢。

    老奶奶,看着冬梅的孩子非常的喜欢,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洋糖,咬了一半,让冬梅给孩子喂洋糖吃。

    冬梅笑着接过老奶奶给递过来的半块洋糖,他知道小宝宝爱吃甜,没有多加思考的就把半块洋糖一下子喂到了小宝宝的嘴里。

    小宝宝太小,根本不懂得怎么吃糖,一下子就给吸了进去,结果不偏不倚,正好卡在了小宝宝的气管上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气管很细,以前经常发生小孩子吃果冻,一口吸进去,而堵塞气管窒息而死的事情。

    旁边看着小宝宝吃糖的卫国,突然发现小宝宝没了表情,接着整个脸被憋的乌青。

    冬梅也看到怀里抱着的小宝宝,突然翻起了白眼,她一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焦急的叫着小宝宝的名字:“崔涛,崔涛,怎么了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而递洋糖的老奶奶更是吓的要死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情况越来越紧急,卫国判断小宝宝肯定是被糖给噎住了,忙对抱着孩子的冬梅说:“快,咱们去卫生所,让医生拿镊子,从喉咙把糖给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虽然心里很慌乱,可是她努力镇定下来,判断孩子一定是被卡住气管了,而全部家属区和矿区也就一个卫生所,走过去至少要十五分钟,就算找到大夫,孩子恐怕也早被憋死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孩子,原地打转转,无计可施,眼看自己的心肝宝贝就要窒息了,于是她急中生智,心狠了一把,抓住小宝宝的一条腿,把他倒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卫国看见冬梅把孩子倒着翻了过来,以为她要干什么,正打算问时,只见冬梅攥起拳头,对着小宝宝的后背,使劲的拍了三下,那半块洋糖顺着宝宝的喉咙掉了出来,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宝宝也瞬间喘上了气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脸色也慢慢的由青变的红润。

    冬梅把宝宝抱在怀里,心疼的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而一旁手足无措的老奶奶也非常内疚,连忙给冬梅夫妇赔着不是,说自己很喜欢孩子,一片好意,没想到竟差点造成了一个天大的恶果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老奶奶并无恶意,也是人老了,太疼爱小孩子,一不小心造成的。

    可是卫,国却满心的不愿意,刚要责备老奶奶时,不想远处老奶奶的女儿和女婿也走了过来,也给冬梅卫国夫妇赔礼道歉着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心诚的道歉,爱子心切的卫国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敌意。

    这时,老奶奶的女婿看着卫国说:“哦,你,你是崔工?”

    卫国一愣,然后突然想起,最近新分来了一批中专生,他好像是其中之一,算是实习生。

    女婿赶紧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白建兵,我也是石油学校毕业的,刚分来,实习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指着旁边皮肤白皙,面容姣好,个子比冬梅还要高的女人介绍说:“这个我媳妇。”说完他嘿嘿的笑着。

    冬梅看看白建斌的媳妇,觉的她才是真正漂亮的女人,和她比起来,自己根本算不上是好看的人儿。再看看憨憨笑着的白建斌,他高个子,宽肩膀,大眼睛,高鼻梁,相貌棱角分明,非常的标志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,冬梅开玩笑的对卫国说:“那个实习生真帅,他们夫妇真是男靓女俊啊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“可不是,这个实习生算是我们井队最帅的小伙子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怀里抱着宝宝,一边走一边说:“他们两人这么好看,将来要是生个女孩子,那该是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卫国点点头说:“那可是,估计都能当电影演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们朝着自己房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那次卡糖事件虽然是虚惊一场,可是它还是给孩子留下了后遗症:气死病。

    所谓“气死病”,又称为呼吸暂停症,常见于六个月至两岁的孩子,具体表现为受到物理因素和情绪刺激后,突然出现急剧的情绪爆发,高声哭叫,过度换气,接着就呼吸暂停,,面色发白,口唇青紫,重者全身僵直,意识丧失,其后肌肉松弛,出现呼吸。

    孩子一岁了,有时候调皮不听话,冬梅会象征性的在他的屁股上拍打几下。

    一次吃饭的时候,宝宝不但不好好吃饭,还用手在碗里乱抓,把抓的饭扔的到处都是,尤其是崭新的床单上,被宝宝扔的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冬梅一看,一下子来了气,把宝宝翻过来,朝着他还没有退去胎记的屁股上就是几巴掌,孩子哇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孩子哭泣太正常了,可是与以往哭泣不一样的是,孩子一声哭过去,好长时间没有声音,而且面色发紫,嘴唇发青,整个身子都变的有点僵直,胳膊腿还微微的抽动。

    冬梅吓了一跳,心想,该不会宝宝嘴里有没有咽下去的米饭,而自己一巴掌,刚好把米饭给呛进了气管,可一想,刚才给喂了几口饭,他可是一口都没有吃的,嘴里根本不可能有米粒。

    于是猜测他该不会是装的吧,可是一岁的孩子,应该还没有那么聪明。

    不一会,宝宝的声音又哭了出来,而且面色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最后,冬梅才知道那是“气死病”,就是不能气哭,一气哭就会暂时性的意识丧失。

    这可难住了冬梅卫国夫妇。

    孩子不听话了,不能骂,不能打,这还能行。

    人说子不教,父之过,三岁看老,棍棒底下才能出孝子,任由孩子这样下去,非害了孩子不可。

    束手无策的夫妇两,想到了卫国妈,她拉扯了四个孩子,而且对孩子管教也很有经验,就给家里去了一封信,让小叔子念给卫国妈听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卫国妈口述,小叔子代笔,信邮寄了过来。

    卫国妈在信上给了一土法,说农村人治疗气死病的方法就是“气死毛”。

    把小孩子的头发刮成光头,然后在后脑勺连着脖子的地方,头往后一仰,那里有一个小窝窝,里面留上一撮头发,每当孩子气死病犯了的时候,就拔掉他后脑勺的一根气死毛,那样就能把孩子就救过来了。

    冬梅觉得这个方法一点科学性都没有,心想这样能成吗,该不会是卫国妈瞎说的吧,但是她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
    照着方法给宝宝留了气死毛。

    学会走路的宝宝,特别的喜欢走路,在家里走还不成,必须跑到外面去走,有时候大中午的,人们都在睡午觉,而宝宝却趁着大人不注意,跑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这样很让大人操心,一回,冬梅一个不留神,宝宝就从门缝里偷着跑了出去,正在睡午觉的冬梅迷迷糊糊的出去把宝宝往回抓,可是任凭你怎么抱,宝宝就是不回去,而且一岁的宝宝力气很大,母亲把他抱在怀里很费劲,他两动三动,又挣脱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生气的朝着他的屁股就是几巴掌,像往常一样,宝宝一声哭泣,就气死了。

    看着宝宝嘴脸乌青的样子,冬梅忙从他的后脑勺上拔了一根气死毛,不想,宝宝一下子就气活了过来,大声的哭着。

    冬梅一把把宝宝抱起来,就往回家走,一边走一边想,有个办法在,以后再也不怕你不听话了,等着妈妈把你的坏毛病全部给你纠正过来。

    孩子一岁半了,冬梅觉得好带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单位组织给职工放映电影《再向佛山行》,以便活跃广大职工的业余生活。

    那时看场电影,或者看个电视剧都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,每晚,大家都端着凳子去放映点等待着。

    冬梅也跟随着大潮,抱着孩子,端着凳子期待着观看《再向佛山行》。

    她非常喜欢剧中的人物,漂亮温柔的姜文英,正义果敢的姚立忠,还有侠肝义胆的荣沧海和姜铁山。

    冬梅坐着小马扎凳子,把孩子抱在怀里,再用两腿把他圈起来,防止他乱跑。

    放映前,周围的人吵吵闹闹,可是一旦剧情开始,瞬间会场鸦雀无声,大家都陷入了扣人心弦的情节当中。

    《再向佛山行》与当时流行的《射雕英雄传》,《霍元甲》等等都是古装言情武打片。

    可是,每当剧情进入最精彩最吸引人的地方,冬梅怀里的孩子却闹腾的不行。

    电影里的人在施展着武功,嘴里喊着“吼哈”,互相对打着,下面冬梅怀里的孩子,也学着电影里的人嘴里喊着“吼哈”,然后手舞足蹈的学着里面的一招一式,打个不停。

    电影里面的情节进入感人飙泪的部分,孩子也跟着一块哭,结果惹的周围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冬梅和孩子的身上,气的冬梅把孩子抱进屋里,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几巴掌,然后吓唬的问他:“你听话话不?要是不听话话,妈妈还要打你。”

    孩子哭着说:“妈妈,我听话话呢。”

    打完,冬梅又抱着孩子来到了会场,继续欣赏火热的《再向佛山行》。

    到了精彩部分,男主人公,和女主人公,互相诉衷肠,流泪的时候,孩子又跟着哭。

    冬梅没法,心想这孩子也入戏太快了吧,真比专业的演员流泪还快。

    可是,一到武打的部分,孩子又开始在自己的怀里“吼哈”的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气不打一处来,抱回去又打一顿,孩子哭着回话说:“妈妈,别打我了,我听话话。”

    可是回到片场,没有多长时间,孩子又开始学着演员的样子闹腾起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