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十七章 回娘家

正文 第十七章 回娘家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♂

    冬梅吓的都快哭了出来,她把小宝宝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,一边往后退,一边想,要是宝宝被抢走了,可给卫国怎么交代啊?

    婆婆公公会怎么想自己,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没有了心爱的小宝贝,自己又该怎么活?

    正当冬梅万念俱灰,心里防线快要崩溃的时候,天上那一轮圆月从乌云的背后露出了笑脸,一缕柔美的月光照射到了那颗参天大树上,冬梅定睛望去,顿时长吁短叹,那树上的黑影哪里是一个人,只不过是一个很大的鸟窝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把鸟窝看成了人头,而把鸟窝下面的几根粗壮的的树枝看成了人形而已。

    冬梅松了口气,看到怀里的小宝贝依然睡的香甜,于是低头在他的小脸蛋上微微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来到医生家门口时,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,冬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敲开医生的房门。

    医生带个眼睛,衣服胡乱的披在身上,把冬梅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忙不好意思的说:“大夫,真不好意,这么晚了,打扰您睡觉,可是我娃娃病了,耽误不起,不看不行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代的医生素质相比现在的略微高一点,他笑了笑说:“都是一个村子的人,看你客气的,娃娃有病了,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让冬梅坐下慢慢说病情。

    冬梅给医生叙述了一遍,医生听后说小婴儿痢疾拉肚子非同小可,一定要重视,及早治疗,于是给开了一堆的药,吃的,喝的,外敷的等等,并叮嘱吃的时候,只能吃成人剂量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包好了药,医生算账开钱的时候,冬梅把手伸进口袋里,摸着空荡荡的口袋和仅有的五毛钱,心里充满了尴尬。

    医生拿着算盘打了一通,告诉冬梅一共两块四毛钱。

    听到药费要两块多钱,冬梅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她知道自己全身上下只有五毛钱,根本不够给孩子看病的钱,她低着头,不知道该怎么给医生说自己钱不够。

    医生把算盘拿在手里等了半天,也不见冬梅掏钱的举动,表情也变的很尴尬,就在这气氛凝固的时候,房子外面的门却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医生诧异了一下说:“今天还怪了,晚上看病的人,一个接着一个。”

    医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走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敲门声,心想一定也是哪个年轻的母亲,抱着自己的小婴儿来看病了,一般人不会半夜三更来看病的,这样也好,自己还可以从她那里先借几块钱,等明天去娘家了,拿了钱了再给还上。

    门推开了,冬梅诧异的看到小叔子头上冒着汗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小叔子,满脸的诧异,刚想问他怎么来了,不想小叔子先开口说话:“嫂子,妈害怕你拿的钱不够,又给了我五块钱,让我拿过来给娃看病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叔子就把攥在手里已经揉成团的五块钱交到了冬梅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五块钱,可是自己嫁入卫国家之后,手里攥的最多的一次钱。

    及时雨小叔子送过来的五块钱,缓解了囊中羞涩的冬梅,同时她心里对于婆婆的气也瞬间消掉了好一部分,但是她还是决定要回娘家。

    在村口,冬梅抱着熟睡的小宝宝对小叔子说:“你回去吧,不用等我了,我去尹家村去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瞌睡的打了个呵欠说:“嫂子,你别生气了,回家吧,妈就那脾气,刀子嘴豆腐心,过去就过去了。咱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不依不饶说:“什么刀子嘴豆腐心,我看是刀子嘴刀子心吧。你回去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叔子一看冬梅的决心已定,拦也拦不回去,就说:“你实在要回,那我送你吧,要不这月黑风高的,来个坏人了,也没人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冬梅的脾气牛起来非常的大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,她转身一边往娘家的方向走,一边说:“不用你送我了,要是你回去晚了,妈还担心你的安全呢。不用你保护我,遇到坏人,我娃娃会保护我的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完,看了看怀里闭着眼睛,撅着嘴睡觉的小宝宝。

    小叔子站在原地进退两难,送也不是,回也不是。

    冬梅抱着孩子刚走出去还不到一百米,突然看到前面一人高的玉米地里,玉米竿子莎莎的在动,冬梅吓了一大跳,她知道农村的玉米地里,玉米长的又高又密,要是有坏人藏了进去,路上走的人看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想这不行,得马上回去,小叔子会不会已经走远了,她忙转过身去,看到小叔子还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动弹。

    小叔子看到冬梅身子转了过来,忙朝着嫂子喊:“嫂子,咱回吧,要是我一个人回去了,妈肯定要拿扫帚打我呢。”|

    冬梅一听有台阶下了,忙回声道:“走吧,回把,只要妈不打你,啥话都好说。”说完,抱着孩子跟着小叔子走上了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小叔子跟小孩子一样,跟在冬梅的旁边,开心的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冬梅早饭都没有吃,就收拾了包裹,抱着小宝宝往屋子外面走。

    从灶房里出来的婆婆,一看冬梅来真的,果然要抱着娃娃回娘家,于是语气软了下来,揭下腰间的围裙,一边往冬梅跟前走,一边说:“冬梅,你这是作啥呢,起来这么早。”|

    冬梅板着脸,看都不看婆婆一眼,径直朝着头门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婆婆陪着笑脸,跟着走路的冬梅,给她说:“我把饭都做好了,你进灶房,喝上一碗玉米糊糊,我柜子里面有白糖,我给你取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婆婆就去里屋给冬梅取白糖。

    冬梅站住了,用舌头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说:“不用你取了,我娘家不光有白糖,还有黑糖,就是洋糖也有,我不在你家受这个罪。”说完,冬梅甩开膀子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着。

    婆婆从柜子里面,拿出了一个罐头瓶子,瓶子里面灌的满满的白糖,平时舍不得吃,只有来客人了,才拿出来给稀饭里面放一点。

    她追着已经走出头门的冬梅说:“冬梅啊,你回来吧,以后我不说你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装作没听见,头回都不回,且走路比刚才更快了。

    婆婆裹着小脚,而且个子矮,定睛一看冬梅走路的速度,再看看瘦瘦的冬梅,随风摇摆的背影,心说,你以为我真是舍不得你,我是舍不得我的宝贝孙子,几天见不到他,我这心里就想的慌,就难受的不行。

    回到娘家的冬梅觉得自然畅快了许多,不像在婆家,那么拘束,那么放不开,时不时的还要看她的臭脸。

    在自己家里,她觉得全身心放松,似乎抱着孩子,也感觉没有那么累了。

    她对比来,对比去,自己家虽然没有卫国家宽敞,瓦房没有卫国家瓦房多,钱没有卫国家钱多,可是自己家吃的好,穿的好,她实在想不明白,卫国妈舍不得吃,舍不得花,要积攒下来那么多钱干什么。

    傍晚,天蒙蒙黑的时候,冬梅妈从地里干完活回来,母女两吃了饭,就坐在了冬梅原先的那个炕上,唠起了嗑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冬梅奶孩子累的瘦了一圈,就把孩子从冬梅的怀里接过来,让自己的闺女休息一会,宝宝已经能辨认出自己的母亲了,一看抱着自己的人不是妈妈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一口气,把宝宝从母亲的手里接过来说:“你个粘人的娃娃,存心是想累死妈妈。”

    小宝宝一进妈妈的怀抱,立刻就停止了哭泣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着冬梅憔悴的样子说:“咋了,跟婆婆斗气了?”

    冬梅把孩子抱在怀里,轻轻的摇着,给母亲说:“别提我那个婆婆了,简直不讲理,家法大的很,凡事不论大小,只要按照她的方法作才行,不然她就要说你,骂你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借着煤油灯的灯光,手闲不下来,一边听冬梅抱怨,一边顺手作起了针线活说:“婆媳矛盾,清官都难断啊。不过,作为刚过门的媳妇,你要适应婆婆家的一套才行,嫁到了别人家,就是别人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本来想着自己和卫国妈的矛盾,母亲一定会站在自己的一边,可没想到母亲竟然替人家说话,她给母亲解释道:“妈,你真是不知道,我把自己当他家人,可是婆婆根本就不把我当他们自家人。你知道吗,她买了西红柿都不给我吃,买的白糖从来没给我碗里放过??????”

    冬梅妈眼睛花了,作针线的时候,鼻梁上架着个老花镜,她把眼睛往上一推,把眼睛抬出镜片说:“那是你婆婆的不对,但是你作为媳妇更要体谅她,理解她。不过,听你这么一说,我觉得你婆婆其实人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母亲的话,让冬梅大跌眼镜,她不解的说:“这还叫可以,她这要是叫可以的话,那么天底下就没有不可以的婆婆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给女儿举例子说:“你不知道。前些年,咱村子西头的宗宽,你知道吧,她媳妇刚来的时候,被她婆婆咋整的,媳妇下完面条,把面汤给倒了,婆婆嫌媳妇浪费粮食,顺手把灶房里面的案板抱起来,就给媳妇扔了过去,当场把媳妇打的头破血流,昏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母亲说完后,看看冬梅的反应,发现冬梅惊讶的长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冬梅妈继续举例子说:“那还不算啥,还有你九婆家的媳妇,你也知道吧,被婆婆关在屋子里面,差点饿死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的认真,迅速的点了点头说:“太恐怖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一字语句慢慢的说:“那婆婆可厉害着呢。媳妇在家里当牛做马都不行,必须要长眼色,按照婆婆的心思来事才行,一不顺心思,婆婆就对媳妇劈头盖脸的上去了,自己打完不解气,还要叫上儿子一起打,有一次,婆婆拿擀面杖把媳妇的腿都打瘸了呢?????”

    冬梅听罢大惊失色,心想那样日子,还过的下去不。

    母亲好像能听到她心里说的话一样,继续说:“不过咋办,娃娃都有了,再说了,咱们女人家,离了婚就不值钱了,谁要,要是跟个二婚,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还如不如前面的男人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陷入了深深的思考。

    冬梅妈继续说:“所以说,你婆婆光说说你,没有动手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在加上卫国,念过书,考上学的人,知书达理,懂是非,讲道理。还有,他们家家境也不错,就算不给你吃西红柿,不让你吃糖,不给你钱,总没有让你饿着吧,有小麦面吃呢吧。你是不知道,咱村子里有些家境不好的,媳妇一天连饭都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后,觉得母亲说的对,有道理,不过她想在娘家,住上个十七八天的,再回家,于是问母亲可以不。

    母亲毫不犹豫的回答她说:“算了,别呆那么长时间了,明天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扭着头,一副不愿意的样子说:“明天我不想回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